大疆的"小坦克",是教学工具还是玩具?

2019-06-14 10:06:44 来源: 极客公园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大疆的「小坦克」,是教学工具还是玩具?)

文/哲铭

6月12日,大疆发布了全新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以下部分简称S1),售价3499元。一时间,超五万人聚集到了RoboMaster的官方新品推文下,而微博上多位用户转发的相关视频观看量超过20万次。

S1延续了大疆一贯「过硬」的风格:全身配备了31个传感器,可以感知图像、光线、声音、振动,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大疆的一些入门无人机产品。除此以外,基于ARM Cortex A系列的SoC、五颗核心、工业级CAN总线等配置也足以让人再次感慨大疆在产品打磨上的极致。

「眼花缭乱」的华丽配置之后,S1需要向市场证明的,是其能否真正实现「教学」这一目标,正如大疆公共关系总监谢阗地所说:「直到现在推出产品这个(指商业价值)不是我们考虑最重要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是说怎么让孩子喜欢,孩子和家长都觉得能学到东西。」

RoboMaster S1|大疆

成熟度「过高」的玩具内核

S1的发布可以视为大疆正式进入教育领域的标志。在这两年创客教育、编程教育、STEAM教育之风刮遍东西南北,贯穿K12的背景下,这一举动显得有些情理之中。

一名家长曾对极客公园说,孩子在未来一定会遇见更多的新东西,而这些新事物的底色将会和计算机思维、工程思维等挂钩,STEAM教育正好能培养孩子的这些能力。虽然在追问下,她并不能把什么是计算机思维和工程思维讲清楚,也不清楚这二者有哪些不同,但她对于这种教育需求的迫切性却毫不怀疑。

同样的执念还出现在更多家长的身上,据睿艺联合家长帮发布的《2017中国家庭素质教育消费报告》,在全国范围内接受调研的6301个家庭中,每年在孩子素质教育上投入费用超过1万元以上的家庭占比60%;80% 的家长愿意为孩子选报校外素质教育课程;其中有62% 的家长倾向选择科创类(包括机器人教育、少儿编程等)课程。

许多编程教育创业公司创始人也坚信也一点,编程猫CEO李天驰认为编程思维、计算机思维将是未来不可或缺的思维方式。认知变化推动着这个市场也在悄然变化,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STEAM教育培训市场空间已约达220亿。

一种由科技飞速发展催生的新学习氛围笼罩了从资本到市场中的每一环节,大疆凭借S1也扎入了其中。

62% 的家长倾向选择科创类(包括机器人教育、少儿编程等)课程|视觉中国

S1首席产品研发工程师在发布会上介绍,这款教育机器人可以让用户轻松体验、学习前沿科技,让学习「足够酷」。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实践与知识融合」是大疆目前给出的关于如何让STEAM从理念变为现实的答案。显然,S1便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教具」。

在S1中,14岁以上的玩家们可以通过Scratch和Python两种语言写程序、编技能让S1更加强大。在竞速模式中,可以结合物理学知识编出「一键漂移」程序;在乱斗模式中,玩家可以设计S型规避机动程序、利用视觉技术的自动锁定程序、还能利用物理学知识优化弹道。

但在STEAM教育的相关从业者眼里,S1的身份却不这么确定。

「在课堂中,其实裸露得越多越好。」一位资深从业者认为裸露可以让学生们从传感器或更细小的原件开始感知原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真正做教具是很难的。但大部分人很难真正的学进去编程,大疆这个切入点很好,很容易上手,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确实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高端玩具。」

中国儿童中心的科技教师谢鹏桌上堆满了上课用的原件,塑料工具盒中放着他做「趋光性小虫」这个实验的两个传感器,下堂课他需要让学生通过两只眼睛感光的数值差来理解传感器。当他看到大疆这款新品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这款产品具有娱乐性质,产品成熟度过高,目前还不知道对于教学的痛点在哪里。」

大疆S1的云台上装备了发射器,可以发射红外光束或水晶弹(主要成分是水)|大疆

通往教学工具之路

如果将大疆的新品作为玩具来认知,那么一个明显的优势是:在编程机器人中的市场劲敌们的优势被削弱了。

童心制物(Makeblock) 是目前国内主打编程机器人的头部企业,目前其有「编程教育辅助硬件」以及「编程+动手创造」两大产品体系。「全球目前有25000所学校在用我们的教材或产品,有超过800万的全球用户在使用我们的软件进行STEAM教育方面的学习,在国内也进驻了很多的学校」童心制物创始人王建军2019年5月曾对外公布了公司的最新业绩,「全球化的布局让公司70%的收入来自海外,合作的教育机构超过2000家」。

有业内观点认为,Makeblock的机器人是以开源的状态来对接,讲究拼插;而大疆的机器人则是轻松易上手,是一种不分年龄段的玩具,收割的市场不同,这两者不具有可比性,大疆这款产品在市场上的表现一定错不了。

正在画曲线的RoboMaster|大疆

但大疆方面却显得不甘于只作为一件高端玩具存在。在面对是否会搭建B端供应商体系问题时,他们的首席产品研发工程师坦言:「我们会和非常广泛的合作伙伴、上下游进行合作,不管是学校,还是机构都会有非常广泛的合作,也会建立相关的渠道跟他们进行对接。」

或许对大疆来说,另一个更有借鉴意义的对手是兼容了玩具与教具两种角色的乐高。

十年前,当乐高EV3在国内还是个稀罕物时,刘文便托人从美国给儿子带回了这款将近1万人民币的STEM学习必备品,十年后当小儿子能开始初步接触拼搭、编程时,他已经开始筹备在国内给小儿子购入新的EV3。在中国儿童中心,从2000年引入乐高平台以来,乐高仍然是谢鹏在他开设的创客中期课程会使用到的教学用品。因为于他而言,「乐高有它自己的封闭环境」——比赛、课程、设备等都十分成熟。

乐高在国内比赛体系搭建得很成熟,这对于乐高成为教具有大的影响。乐高的STEAM产品体系也在不断更新,2019年4月8日,乐高教育发布了STEAM动手实践式学习方案中的最新产品——LEGO Education SPIKE Prime科创套装,不仅价格有降低,还配套开发了新模块和课程。

在比赛方面,大疆有一定优势,其资助的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Master则从2013年便开始赛事尝试,到今天,已经成为相对完备成熟的一项重要比赛。但除此以外,在搭建自己的教育系统当中,大疆尚未有加码优势。不过,大疆方面表示将来将在课程体系、服务等方面对其进行优化。

看来,大疆长久以来对外介绍资料中的那句:大疆是在无人机系统、手持影像系统和机器人教育领域领先的科技品牌,正在逐渐变成现实。

王凤枝 本文来源:极客公园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比情商更能拉开距离的,是逻辑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