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实录:中国“最帅”买手海外抢口罩

2020-02-11 11:52:33 来源: 后厂村7号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能给一个人是一个人,能撑一天是一天。

文字 | 孟倩 彭丽慧 闫妍 丁广胜 

编辑 | 章剑锋 萧阳

出品 | 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

口罩哪里能买到?

买不到!

医护人员缺口罩、外出买菜需要口罩,复工需要口罩……新冠肺炎疫情下,14亿人的口罩,成为了最为紧缺的物资。

除了国内紧锣密鼓加大生产外,海外华人、留学生、境外游导游等部分人,在全球范围内采购口罩,他们不收一分钱,义务将承受着生命之重的口罩收集起来,运送回他们爱之深的国度,希望与同胞们共克时艰。

那些来自全球各地的一只只的口罩,展现了人性的光辉和底色。

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栏目“驰援武汉”特别报道之三,讲述五位华人在海外买口罩的故事。

Part 1 “只要群里发口罩需求,各国领队就一家店一家店购买”

讲述|韩宏侠(“一群人一件事,我们都是旅游从业者” 志愿者组织负责人之一)

身份|广州资深导游领队

年龄|80后

采购地点|全球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医生用钢笔手写了一封求救信,信上说,他被政府抽调马上要进入隔离病房了,但他记挂着他们卫生所剩下的86位同事,因为他们86个人没有一个有 N95口罩。

在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最严重的的武汉周边的一个小县城里,一个卫生院80多个人没有一个 N95,这是多么可怕又悲哀的事情。

知道这件事后,我忍不住哭了好久。当时我就想,我们组织没有办法弄到那么多的防护服,但我们可以帮他们解决 N95。

我在海外“抢”口罩

▲导游“人肉”的口罩到达白云机场

1、“特殊时期,特事特办”

一开始没有经验,第一批口罩就在白云机场海关处被卡住了,因为我们连接收函都没有。

当机场工作人员知道这批口罩是免费捐赠给武汉的,在看到我们的群和捐款数据后,立马就派了一位工作人员陪同我们去到顺丰的邮寄点。

从那以后,但凡我们从白云机场推出来的所有物资,海关工作人员再看到我们的接收函,都会说,“特殊时期,特事特办”,给予我们最大的便利,保障我们第一时间把物资送到一线医护人员手里。

我们有两个五百人的“一群人一件事、我们都是旅游从业者”微信群,里面都是导游领队们。

1月23日建群后,我们从日本、迪拜、巴丹岛、莫斯科、南非、突尼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人肉”带回国内急需的医用物资。

都是自发自愿、不计报酬、不留名字。

只要在大群里发出口罩和防护服的需求,在各国的领队们就一家店一家店寻找购买,在世界各地,谁发现了口罩就会拍照发到群里,我们专门对接到了一个由武大毕业的医生组织的物资鉴定群,他们会帮我们鉴定口罩的标准和真假。

我们的采购人员遍布各国,机场每天随时可能有物资跟随航班降落,在白云机场附近有我们很多的导游,我只要在群里面招呼一声“有物资落地”,10到20分钟之内,就会有十几位在白云机场等候。

我在海外“抢”口罩

▲机场接物资

1月28号那天,我们整整一天接了十来批物资,在机场的小伙伴累了就坐在边上吃盒饭,等着接下一个航班的降落。团队机场负责人介绍,这是常态,他们经常忙起来连午饭都顾不上。

我在海外“抢”口罩

▲机场就地打包口罩

为了让医护人员能尽快戴上口罩,我们坚持货不过夜,在白云机场落地后,直接用顺丰发往武汉。

无论我们的航班几点钟降落,顺丰的工作人员都会开车把物资拉到他们的仓库去,帮我们打包寄出,而且还会尽可能帮我们多寄物资少算快递费。

我在海外“抢”口罩

▲机场邮寄口罩

最初我们发现这些顺丰的工作人员没有口罩,就想从我们运回来的口罩里边抽100个送给他们,但他们说我们这个口罩是去救人的,他们不能要。

2、我们都觉得是天上掉了一个大馅饼,开心死了

也有很多海外人士主动给我们捐赠,比如迪拜的华人捐赠了5000个目前市面上标准最高的1860的 N95,遗憾的是,目前为止,这位捐赠的华人我还没有见过,也没有他的微信。我们和他之间是通过一位在迪拜卖货的华人对接。

这位(居中对接的)华人也是我们志愿团队的负责人之一,我们把在迪拜所有的物资都放在他家,由于我们导游的航班是不确定的,不管几点钟,他都会随叫随到,并把打包好的物资送到机场。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口罩到达白云机场

物资送到机场后,我们就会“人肉”背回来。

一般情况下都是导游先和旅行团的游客沟通,看他们是否愿意帮我们免费托运。99% 的客人都很乐意。

我记得我们最少的一个团,是8个大人2个小孩乘坐南航,帮我们从纽约托了8箱、8960个口罩回来。

让我感动的是,这趟航班上,有五个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知道我们要托运口罩,就联系我说,“姐,我们可以帮你带回来,我们只带自己随身的用品,其他行李可以全部都扔了。”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口罩到达白云机场

那趟货物,纽约机场那边需要交1200美金的托运费,但没有想到的是,等我们的导游上了飞机,南航的工作人员知道我们托运的是捐献物资,马上把费用原封不动返还给我们。

我们都觉得是天上掉了一个大馅饼,开心死了。

众所周知,每家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限重标准,当我们碰到国航、南航等这些国内航空公司,只要他们知道我们物资是捐献到国内,都会告诉我们,你随便托,超了都不要紧,我们不要钱的。

3、武汉周边的小医院小诊所,情况比大家想象要严峻

刚开始湖北的疫情比较严重,我们组织决定只对接湖北的医院,然后再慢慢辐射到全国的医院,而且湖北的医院中,物资优先给武汉的医院。随着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开始聚焦到武汉后,我们就开始重点支援还没有太多人关注,但依旧急缺物资的武汉周边的,像黄冈市的浠水、武穴这些县城的医院、卫生所。

浠水县的一家卫生院公开求助了好几天,我们组织对接上他们,知道附近和他们一样物资紧缺的医院、卫生院还有很多,我就让他们把附近的卫生院都联合起来,成立一个群。他们把需要的物资发到群里,我们就可以赶紧采买物资配给他们。

我在海外“抢”口罩

▲湖北县城的医生收到口罩

由于特殊时期,广州这边顺丰只能寄武汉,如何把物资运到他们手里就成了一大难题。

后来我们就想了个办法,先把物资寄到武汉的医院,再由武汉医院我们信任的医护人员或者是志愿者帮忙收取物资,转寄 EMS 给那些县城的医院。

有时候为了赶时间,武汉的医护人员也会开车帮我们把物资送到高速路的收费站,那些县城的医护人员就在收费站去拿物资。

昨天我看到一张照片,那些医护人员为了这个物资能顺利交付,就在高速公路上边走边吃泡面等,看的我真的太难受了。

希望公众在聚焦武汉的时候,也能分一点注意力给到武汉周边的县城小医院、小诊所,他们的情况比大家想象的要严峻得多。

4、这种信任比天大

我们遇到了很多好人,也碰到了一些发国难财的小人。

刚开始,外界只要求到我们,我们都会免费托运回来,但后来发现有些人打着捐赠的口号,把口罩运回国后高价卖掉。还有一些人借着捐款的名义干一些龌龊的事情,比如用我的头像去骗钱,还有一些无良的商家用我们的运送物资的照片去骗捐款。

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打假组和防伪组。

现在我们所有的照片一定要打上我们“一群人一件事,我们都是旅游从业者””和“义捐不卖”、“只捐不卖”的水印,才可以发出去。

我在海外“抢”口罩

我在海外“抢”口罩

▲为防止图片被用来骗人,都打上组织的logo

截止到现在,我们团队一共捐献了15万只口罩,虽然不多,但我个人认为,在海外采购这块我们的反应是最快的,等到很多国家限购的时候,我们已经把物资全部都送到了国内第一线了,这也代表了我们导游们的心意。

让我们感动的是,很多接受过我们捐献的一线医护人员也反过来给我们捐款。我们拒绝后,他们又转而介绍其他想捐款的志愿者给我们,我觉得这种信任比天大。

5、辛酸中更多的是欣慰

我们组织刚成立的前五天,作为主要负责人,我每天只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

之前我刚做过手术,而且心脏不好,那几天就很怕自己会心脏猝死。我们组织很多小伙伴忙起来都是每天睡眠不足2小时。

虽然我们每天都接触这么多口罩,但我们群里说的最多话之一,就是“谁能帮我买个口罩?

我们在机场驻守发货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他们有人一个口罩用了三天。

我们家的口罩是我在楼下面买的,50块钱50个,都说是假的。我就让我婆婆、老公戴的时候搁里面垫层卫生纸。

我们导游和医护人员一样,很多人都对我们抱有一些偏见,我们做这些事情别的不求,只希望社会能用一个比较常理的心态来看待导游这个行业。

因为疫情我们都被迫失业了,但是我们都觉得这辈子都没干过这么有意义的事情。回想起来真的是辛酸中更多的是欣慰。

Part 2 海外华人:“在纽约买口罩被另眼相看,单价从2美金涨到了5美金”

讲述|steve

身份|前国内媒体人、美国广告行业从业者

年龄|70后

采购地点| 美国纽约

整个纽约城口罩都很缺,华人去买的时候还会被另眼相看。

我是上周末(2月1日左右)开始到处找口罩的,本来以为这边的情况还好,纽约市只有1例确诊,街头也没几个人戴口罩,即使是纽约的中国城,戴口罩的人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一。

1、连锁药店没货小药店纷纷涨价

最开始,我去了美国最大的药店连锁 CVS 和 Dennis Gross,和国内一样,美国买口罩也大多是在药店,但去了才发现,货架已经空了,店员说补货时间未知。

我突然意识到缺货严重性,赶紧又去跑了些小店,而且之前装修房子在五金店买过防尘口罩,我也打算去试一试。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受访者拍摄供图

可能是华人找的太多,很多小药店在门口都贴出了小广告,显示里面有货,但其实他们和连锁药店不一样的是,他们可以随意涨价,而且大多没有 N95型口罩。我跑了多家小店,也才买到了100多个。

现在,N95的价格从之前的20美金10个,已经涨到了单价5美金一个,涨幅150%,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不容易买到。

我觉得原因之一就是美国这边的口罩大多是从中国进口的,中国都没货,这边肯定缺货严重,换句话说,如果纽约疫情变得严重,这个缺口会更大更严重。

2、现在全球的华人都在尽可能的做贡献

很多美国人都有这样的认识,疫情爆发是中国人的问题,并且鲜有同情。

这里不光是缺货,在进店询问和购买的时候,还会被另眼相看,上周我和一个朋友走在街上,朋友戴了口罩我没有戴,路人看我的眼神就不太对了,意味深长。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受访者拍摄供图

我是经历过非典的,那时候也是在北京居家隔离,我们就是众志成城战胜了疫情,现在全球的华人都在尽可能的做贡献。

而且我是湖北孝感人,老家情况也不容乐观,现在家人还生活在武汉,大家都在非常谨慎地生活着、隔离着。

我会尽我所能采买到更多的口罩,大部分捐出去,然后也希望寄些给武汉的家人保护自己。

这个周末,我会再去各个大小药店跑一圈,目前买到的还远远不够,我觉得每个人买一些然后捐出去,这样才能帮大忙。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受访者拍摄供图

当然,怎么运回国内也是一个问题,联邦快递给武汉寄一个小包裹就需要350美金,显然不是个好办法。我还联系了一些在纽约这边的捐赠机构,目前看武大校友会比较靠谱,如果我采买到一定量的口罩,他们会来取,然后通过一家合作的物流直接运回国内的医院,捐赠到一线的医护人员。

3、不能疫情一过去就忘记了伤疤

我每天都在关注这次疫情的变化,非常揪心。

我是非典的亲历者,那会在最为严重的北京城,万人空巷,对中国影响甚大,而这次的疫情更为严重。

美国人的歧视和指责是不可取的,而且在疫情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我觉得这个影响还会持续,不太容易马上消去。

但咱们确实也需要去总结教训,很多人指责乱吃野生动物,那咱们是不是需要更加严格的管控,不能疫情一过去就忘记了伤疤。

痛苦过去之后,一定要吸取教训。

Part 3 留学生:“帮助人好像会上瘾,我把土耳其到中国的市场利益链搞断了”

讲述|凯维

身份|土耳其留学生

年龄|19岁

采购地点| 土耳其

最开始物资特别好买,所有人都是来找我们卖口罩。随着事态的发展,现在是我们求人家卖口罩给我们。

我想减去中间商的环节。因为一件防护服,中间商卖出去是一百三四十人民币,实际上没有这么贵的。于是我就直接把土耳其这边的价格报给中国那边,直接就是买价进、买价出,把这条利益链搞断了。

从1月25日开始,我一直以义务的形式来帮助国内有需要的团体,在没有任何利润的情况下向国内运输了5批物资,超过70万个口罩,1万件防护服。

我来自中国新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已经留学7年了。

1、很多人把我当成骗子,我被气哭了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发回国内的物资

第一批物资有3000个口罩,那时候口罩还是比较好买的,我有几个朋友是开药店的,他们帮我联系之后很快就买到了3000个3M 的口罩。

这些其实是我自己买了之后捐走的,因为我女朋友是黄冈人。

她跟我说,黄冈那边封城之后,很多人问买不到口罩怎么办。于是我就先给他们发了3000个口罩。我不是买家,我没有收一分钱,就是想着谁缺口罩就发给谁。

在那之后就开始有人来找我,让我帮他们采购。

我在捐助群里被公然指认为骗子,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一下子就成为骗子了,可能是我年龄小,我直接被气哭了。但也有人一直在鼓励我,直接就把钱转给我,让我去买物资,不像其他人那样一直让我用各种证件和证明来证实自己的身份。

第一个来找我的是一家前线的医院,我和这家医院还闹了一些矛盾,因为开发票的时候,我买的价格是41里拉,发票上写的是39里拉加8% 的税。因此医院认为是我赚了钱。在土耳其,习惯是将税加在后面的,不过,后来我也证明了我并没有赚一分钱。

我想找到靠谱又便宜的物资,在当地的一栋11层楼高的大楼里,从早上九点开始逛到了晚上他们关门的时候,我将近问了九百家店,从其中找到了三家靠谱的店,又从中选择了质量最好的一个。

那些批发商你并不确定他们到底在卖什么,一个卖斧头的可能也在卖口罩,所以要一个一个去问。

那天晚上我就生病了,一直发烧咳嗽,我还以为我被感染了。但是去医院检查之后,还好没有事。

2、好像帮助人会上瘾

我本来以为捐完3000个口罩之后就结束了。

后来我手机里对接了武汉、黄冈、南通和苏州等地方的机构,太多了,里面有很多医院。其实也有一些不是很紧要的地方的人找我,我就不会帮他们。

我本来想着就发一个500套、1000套的防护服,自己去上学,但是好像帮助人会上瘾。

当时在运输口罩等物资的时候,我试着像伊斯坦布尔很多做物流公司的人一样依靠旅游公司把这些东西带回国。我也一直机场举着牌子,写着支援武汉,想让中国人带回去,但是他们给我的回复就是快滚开。

我当时就想,这个病可能就是为了惩罚我们吧。

后来我是找了之前勤工俭学带旅游团的领队,他们在土耳其,都十分信任我,也很乐意带回国内,不收取任何费用。当地机场的柜姐在知晓这种情况下,行李超个两三公斤都没有收费。

我在海外“抢”口罩

▲打包和运输物资

其实找物资、运送物资还有联系对接人,这些事都是我一个人在做。70万只口罩、一万多件防护服,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点货,在运输,送到机场帮领队办理值机。

我也找过土耳其一些官方机构,但是他们就是收集捐款然后采购物资,他们采购的物资连我找的物资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他们还在互相推托,把我像个皮球一样,从这边推到那边。我脾气就比较火爆,直接把他们训了一顿。他们说,他们自己也没有办法。

3、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学校开除

说实话,现在没有口罩了,也没有物资了,想找也找不到了。

我其实快累疯了。但是除了累,我还是挺开心的。我这辈子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我这19年做的坏事太多了,从小就特别坏,在国内被开除过三四次,没有办法才到土耳其上学的。

已经十多天没去上课的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被学校开除。不过有好几个人说要给我写表扬信,到时候我把表扬信带给学校看,应该不会给我处分。

我在海外“抢”口罩

▲在机场和领队的合影

除了能自我安慰的开心以外,我还真的没有什么收获,有很多损失。但是就是觉得心里过得去。我们家族也有好多医生。我有两个表姐,她们是当医生的,我就想为什么她们要受这个罪,我们得想办法帮她们。

我真正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会一直以义务的形式帮助需要帮助的团体,没有任何利润的情况下帮助他们采购物资用来捐赠。

Part 4 “被逼无奈做代购,有人要买我的口罩,和我对半分钱”

讲述|豆豆

身份|日本留学生

年龄|90后采购

地点| 日本

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说中国人在被欺负的时候,其他的留学生处于围观的状态,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做那样的人。

我在日本留学快三年了,在京都开了一家和服店,微博上有很多粉丝,当国内发生疫情之后,我每天收到很多私信说,豆豆你救救我吧。

这里面有医生、有护士、还有警察,我看到这些很难受。

现在我有五个群,大概一千五百人在里面,我都是义务给他们买了口罩。同时也组织了大概五万元的募捐,给湖北的医护人员捐助了一批医疗物资。

我在海外“抢”口罩

▲准备的捐赠物资

1、我没有做过代购,都是现学现卖

我没有办法定价,因为我没有做过代购。所以我计划给普通人免费代购口罩,拿成本价给他们,然后用捐款买医疗物资捐到湖北去。

之前在和服店认识的客人知道后,也有很多人捐给我钱。到目前为止,已经运回国大概有七万个民用口罩。另外的医用口罩等物资还在运输途中。

日本物资一天一个变化,我和我男朋友去外地买口罩,开了一天车,跑了十几家药妆店,才买到两三百盒口罩,特别累。我发了微博,大家帮我转发。找到十个左右的留学生帮我一起购买口罩,因为留学生没有车,我又在华人群里找到了一些司机,他们也愿意带着留学生去收集口罩,然后统一发货。

我在海外“抢”口罩

▲收集的七万只民用口罩

国内分发的地点有浙江和北京两个地方,浙江有四个人在帮助我们把口罩寄给普通民众,还有一批是直接寄到北京,在北京找了一个打包公司,帮我们在两天之内把口罩发给全国各地去。

医用的话,是联系湖北医护人员,然后寄到医护人员手里。在日本买医疗物资手续比较麻烦,需要有医疗资格证,它有一个许可,像国内的许可号,得输进去才能证明有资格去买这个物资。

湖北的医护人员,在我看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需要。给我捐款的人中,有定向捐到襄阳的,还有我的高中同学的老师支援到武汉了,就捐给他的老师。

能交到医生手里,我觉得比较安心一点,起码他有了口罩。这些医生我都是核实过信息,对接的人也是我认识的,或者是我身边的人有认识的。

除了口罩,我也买了医用手套、防护服之类的。这些大概价值伍万元人民币。是有两百多人捐款的。

开始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没有口罩的渠道,没有医疗物资渠道,没有物流渠道,然后就凭着冲动把这个事情做了。我的感受就是,好多事情大家如果一直计划周全去做的话,要拖到很久,就像现在很多人计划好了可以去买医疗物资和口罩,但是已经没有了。

我在海外“抢”口罩

▲发出的第一条有关口罩的微博

从我发那条微博说想做这个事开始一直到现在,持续一周的时间都在忙,我把和服店也关了,觉得顾不过来。

2、有人要买我的口罩,和我对半分钱

我在海外“抢”口罩

▲开车到处去搜寻的口罩

前段时间别人跟我说菲律宾马尼拉有口罩,我就去了一趟马尼拉,我一个朋友是日本的一位老太太,我们两个一起去的,结果我们到马尼拉的当天,说(当地)有一个疑似病例,第二天就确诊了。

那个医院离我们住的酒店只有五公里,于是第二天早晨我们就回日本了。

我们买口罩还算比较早,一开始算的是70块一盒,后来我们必须得用集装箱来运输了,所以价格上涨到90块钱一盒,但是代购可能卖到四五百块钱一盒。药妆店的人知道这个事情后,比较反感,我也会和他们说明现在国内的情况是什么样,他们也愿意给我们,所以就快一些。

一开始都是身边人,随着拉进群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无关人员,比如说做口罩代购的,他们想在我们群里面买口罩,甚至还有人在我微博私信,跟我说买口罩,然后他再卖出去,这个钱和我对半分。很多代购都找过我。

所以我现在就做限购,一个人只能买两盒,两盒差不多130枚口罩。

3、希望在日华人能够聚集起来,有所作为

这次我退了很多京都的华人圈子的群,因为我觉得大部分人还是处于在讨论这件事情,没有去付出行动的状态。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说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

其实这件事情让我最难过的是,我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还说了一些侮辱人的话。

我前期花了很长时间在一个一个去给他们解释这个事情,我并不是因为商业行为去做这样的事情。

这耽误了购买医疗物资的进程。

我在海外“抢”口罩

▲国内同胞收到口罩之后的反馈

我觉得我自己出来以后还是很爱中国的,通过这个事情我想以后能不能把留学生,或者在日华人聚集起来,在日本做一些事情,可以让日本人改变一下对中国人的看法。

Part 5 “能给一个人是一个人,能撑一天是一天”

讲述|小轶

身份|美国留学生

年龄|90后

采购地点|美国

我从高中开始就去了美国留学,在那边生活了很多年,国内爆发疫情之后很多事情我帮不上忙,但是我知道一些在美国网上购买口罩的渠道,稍微有一点这方面的便利。

我看到湖北很多家医院都发求救信,我觉得医护人员的战场不应该在这里,这个事情不应该让他们医院或者医生独自来承担,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我有这个途径,我有这个能力,能尽自己一份力,为什么不呢?

我可能能力很小,一家医院只能捐赠一、两百个口罩,但是我觉得能给一个人是一个人,能撑一天是一天。

1、我们帮扶的医院又穷又偏,但一样让人心疼

一开始我是在一个叫做“百万口罩”的组织里关注募捐信息。这个组织不接受捐钱,只接受捐物,相当于它们是做一个调配的功能,志愿者统一把物品捐到他们的北美仓库,由他们来负责发货,也进行国内医院的调配。

最吸引我的是里头一个叫“口罩下乡”的组织,我的考虑可能也跟他们的想法比较相似,武汉市现在可以说是全国的救援焦点,所以物资肯定都会集中往武汉、往一线去发。

救援应该是金字塔级的,优先武汉,然后地级市,地级市完了县,县完了镇。

其实湖北周边小一点的地级市医院、县医院,可能他们疫情也会很严重,但被关注、被报道的可能性就没有那么大,就整体疫情防御来说,这些地方也挺重要的。

我援助宜昌市(湖北省地级市)下面的一家镇医院,他们防控形势非常严峻。这家医院负责人告诉我,他们的口罩一直都没有,然后防护服被调到了他们县级医疗机构了,整个医院物资可以说是没有的那种状态。

但是医院里还有好多发热的病例,医护人员要为发热病人进行预检分诊,发热留观、高危转诊等工作,有的还要去发热者、密切接触者家里调查,下到乡村挨家挨户排查。

我在海外“抢”口罩

▲小轶与受捐助医院负责人聊天记录

但这些医生们穿得非常简陋,比如防护服,也不是专业防护服,感觉就是那种非常简单无纺布一次性,包括口罩、头套都是最简陋的那一种。

“口罩下乡”帮扶的医院,要么是穷、要么是偏,要么就是医疗条件差。其中最紧迫的情况,是湖北周边的一家镇医院,他们的院长和书记都已经发热被隔离起来了,下面的医生还只能拿塑料自己做防护。

还有一家镇卫生院,他们那边当时聚集了一些发热病人,也没有办法设置隔离区,因为没有物资支持,那个院长出来问我们口罩可不可以先免费,说他们真的没有钱,已经千疮百孔了。

我们说,都是免费的。

2、美国抢货,下9单被取消了7单

在海外抢物资这事并不顺利。我当时已经是算比较早的那一批捐赠者了,我有一批口罩货源现在已经在运回中国的路上。后来统计,我一共可能下了有9单,包括我想捐赠的,想要自用的,以及我帮人家代购的,但是被美国官网取消了7单,真的在路上的只有2单。

我在海外“抢”口罩

▲小轶捐赠的口罩包裹

我在各种群里关注还有哪里有合规的口罩,哪里能抢。但据我所知,后来只能从欧洲跟北美走,印度跟泰国都被买空了。

现在你要再想在美国网上买的话,基本都已经找不到了。我当时买的时候,虽然显示下单成功,但很多后面都是说要不然延迟发货,要不然就直接取消,因为货源实在是太不够了。

就像“百万口罩”和“北美留学生”这两个组织,还有挺多大大小小的北美组织,他们是大批量的购买,可能直接对接厂家的那种,很多货源都已经买空了。

好不容易买到了几百个口罩,运输回国也非常困难,物流很慢。我用最快那种 EMS 物流,到国内他们说至少还需要一个星期这样子,到达宜昌那家医院也要(再)下个星期了。

我在海外“抢”口罩

▲小轶捐赠的口罩包裹

3、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在困难时刻互相守望罢了

在做捐赠这件事情上,我最担心的是不透明的问题。

如果能让我自己直接看到物资到达了我想捐的人手里,我会更加喜欢这样的途径。

我这次捐赠的口罩,直接填的是那两家医院的地址,从美国直接寄到医院,这样我会更放心一点。

我一共捐了两家医院,其中一家医院的负责人给我列过一个数据,就是他们两周需要多少物资:预检分诊3套,发热门诊4套,流行病调查6套,消杀3套,救护车转运2套,高速筛查4套。两周共需要308套防护服口罩和防护服,一套就能用一天。

我在海外“抢”口罩

▲小轶与受捐助医院负责人聊天记录

我问他们还要不要更多的,或者需要其他更多方面的资源,他们甚至说我们不需要这么多,不如把资源留给其他有需要的医院。

他们主动拒绝了我们想要捐赠更多的物资。

看到一些货源到达这些医院手里的图片,给我一种至少他们现在有一些资源是得到保障了的感觉。

只要能确定捐助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那么这件事我从来不觉得会不值得,也不需要计较值不值得,因为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在困难时刻互相守望罢了。

关注网易科技微信号(ID:tech_163),发送“后厂村7号”,即可观看所有后厂村7号深度稿件。

延伸阅读
乔俊婧 本文来源:后厂村7号 责任编辑:乔俊婧_NBJ112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