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总编辑回应"阅文新合同":平台和作家需长期共赢

2020-06-03 20:51:49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阅文总编辑杨晨回应“阅文新合同”:平台和作家需要长期共赢)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一个月前,阅文的“合同事件”让整个网文圈20年发展累积下来的”沉疴旧疾“成为近期热议的文化话题。

6月3日,阅文集团宣布升级其作家合作体系,以确保各级作者的对等权益。基于充分调研、结合实际情况下,阅文推出责权对等下的分级合约体系,明示合约作品的各类权益及多元回报。

此次,涉及升级的合约体系,包括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三类。在基础协议、授权协议下,作者可对每部作品自主选择是否授权及授权方式,并享受不同的权益和资源。其中,第二类授权协议对作品的授权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权完整期限)和乙版(按完本后20年)两级可选,分别匹配不同的权益。而在第一类基础协议中,即便作者完全不授权,也可享受平台提供的创作支持和发表作品等各类服务;深度协议则将对作家的更多发展诉求进行多样的权益安排。

针对业界普遍存在的平台与作家权益界定不清的问题,此次合同做了引人注目的修改,包括:明确作品的著作人身权归属于作者;是否要加入免费模式,由作者自主选择和确认。

网络文学发展20年,首次出现尊重作家不同需求的的可选合同,甚至更改了一些延用十几年的条款。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行业经过多年发展,到了自我梳理的阶段。”

此次合同内容的改变,归根结底还是阅文价值理念和管理思路的蝶变,将直接促进整个网络文学生态的良性升级。在健康内容生态下,大量作品得以孵化、开发、衍生,触达更广泛的受众,也让一个个新生代潜力作家脱颖而出,不断地壮大了网络文学人才队伍。

从网文到动画、影视、游戏等其他形式的IP开发,处于源头的网文内容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后续开发价值,《庆余年》《诛仙》2019年的商业表现,证明优质的IP历经多年仍能焕发活力。在杨晨看来,建设良好的内容生态、发挥优质内容的价值始终是平台为行业带来的核心价值。

就“合同纠纷”的始末和对新合同的具体解读,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杨晨。

阅文总编辑回应阅文新合同:平台和作家需长期共赢

合同的调整,是对权利和义务的明确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此次的“合同纠纷”,为何舆论反映如此激烈?

杨晨:我觉得这背后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整个行业历年发展中积累了一些问题,比如对作者和平台权益的不规范、不明确,合同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通过这次争论把问题暴露出来了。

另一个我觉得特别重要的因素,就是作家跟我们关于合同的讨论其实一直都有,但这一次特别不一样,声量特别大。我身处风波的中心,所以比较能够看到作家们的真实情况,有些作家只是前期有讨论,但后面渐渐的就不一样了,真正发声的都不是我们的作家。

很多人虽然不是阅文作家,但是一定要“义愤填膺”地出来发声,可以明显看到后面有人为组织的痕迹。

澎湃新闻:旧有合同是否确实有不合理之处,如果有的话,具体是哪些地方?新合同做了相应调整吗?

杨晨:这段时间,我们对整个旧合同做了细致的审视,也听取大量作家的声音。发现确实里面有一些问题。

比如之前争议的焦点之一是作家跟我们的“聘请”关系,很多作家担心,这会让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委托关系变成了单方面的“剥削压榨”,作者失去著作权。其实这就是一个表述问题。我们在合同里没有明确地约定作家的权利,导致他们产生误解。

针对作家广泛关心的著作权、免费/付费模式等问题,新合同都以条款做了明确。比如说大家都很关心的免费阅读,我们在合同中就约定了作家拥有选择权——作品要不要参与免费?会与作家充分沟通并征得同意。另外,为了保证作家收益,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我们还会厘清免费和付费的内容库和价格体系,还将加大与腾讯的流量整合与分发力度。

此外,新合同还强调了著作人身权属作者,平台与作家属合作关系并提供多种福利权益等。把原先很多没有明确的东西明确了,让作家更加放心。

澎湃新闻:新合约的版本分为基础协议、授权协议和深度协议等三类四种,能否详细介绍这一点?

杨晨:不同作家对合同文本及未来发展的诉求是多样的,所以我们推出的多版本合同就是为了满足他们的不同需求。比如基础协议和授权协议都是针对单本作品的单独授权:基础协议为作家无偿提供一个充分开放、独立的写作空间,以及平台上系列创作支持服务,作家无须将著作财产权授权给平台,平台与作家均不从中分成。

“授权协议”基于平台为作家提供服务的基础上,结合授权期限不同,为作家及协议作品匹配相应权益,同时作品运营、开发后收益共享。

“深度协议”则是针对不同作家需求在分成、授权范围上有不同细则规定,旨在更灵活地对作品进行运营。

作家和平台需要长期共赢

澎湃新闻:作为阅文集团的总编辑,在合同纠纷期间,你的心情如何?

杨晨:心情还是比较差,还是希望尽快回归到理性讨论和推进创作的工作中来。我们作为编辑,日常和作家的联系比较紧密,作家的心情也会反馈到我们这里。其实很多作家觉得这样的事情干扰到了自己正常工作,甚至正常地更新小说还会受到威胁;而有些作家只是比较中立客观地分析这些情况,就被各种水军攻击。

澎湃新闻:争议爆发之前,有作家反映过合同是不合理的吗?之前的一些反馈,是不是在处理上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杨晨:有反映,我们一直很关注作家的声音。前几年是比较零散地接到一些反馈,但这一次特别集中。我的感受是,不同的表述可能带来完全不同的沟通效果。我们希望用优化合同,的方式去更明确地保障作家的权益,升级合作体系,让作家能够在我们这里能够更安心地创作。

澎湃新闻:新合同当中提到,免费和付费模式都是由作者来选择的,这是否意味着之前传闻中的“免费阅读”是未来重点考虑的方向和趋势?

杨晨:这两者我觉得不矛盾,原有业务将继续保持核心地位,我们会不断巩固和做强,在现有模式之外,我们也会探索各种新的模式。

我们会对这些新模式进行探索,然后也会跟作家进行协商,有愿意参与的作者我们会不会欢迎,如果不愿意参与,也不会强迫。

澎湃新闻:这是否表示,未来付费模式的比重和地位是要大于免费模式的?

杨晨:我们一直认为,免费阅读与付费阅读是互为补充的关系。阅文会一如既往地巩固,深化付费阅读模式。未来,为了探索更多行业可能性,丰富作家收入结构,阅文集团也不排除尝试包括免费阅读在内的更多商业模式。

澎湃新闻:之前的作家恳谈会,整体效果如何?大家把所有的话畅所欲言地说出来了吗?

杨晨:还算是比较和谐,对于作家而言,他们是很能够认识到他们跟我们是属于共生体,就是我们能够更好,作家也能更好,作家一定是望能够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但不希望影响平台的发展。恳谈会上就有作家说到和平台是鱼水关系,大家一路相互扶持,才有了产业今天的局面。大家的价值方向是一致的,应该一起做大蛋糕。

如果他自己争取的利益过多,导致我们利益受损,其实也是作家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很多作家是跟着阅文平台一路成长,在这里跟编辑成了很好的朋友,接触到大量的读者,爱好得到满足同时还改变了自身命运。你可以看到我们编辑部有大量作家送来的锦旗,他们用这种很传统的方式表达感谢,希望可以跟平台长期共赢。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作家就这件事情的不同发声?

杨晨:其实,我们一直充分尊重作家反馈和建议的声音,这次也结合平台运营的实际情况,进行了合同修改。

让我感慨很深的一点是,其实这次风波中真正发声的在职作家并不多,反而有很多作家明确向我表示,认为平台是行业的基础,也在意平台受到的影响。

我觉得这一次也反映出网络暴力非常可怕。理性讨论变成了斗争和站队,只要作家持中立态度,都会被“一拥而上”,被各种恶毒攻击。按理说,对这件事情,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发声,但这一次,戾气和情绪的声音更重,对于事件本身的理性思考完全被淹没了。

签约旧合同的作家,按照新合同标准处理

澎湃新闻:在恳谈会上阅文邀请了哪些作家?除了恳谈会,你与多少作家做过沟通,他们能代表全部作家的意见吗?

杨晨:我不是很方便透露作家的名字,因为担心他们会被攻击。我们邀请了跟我们签不同合约的作家,以及在外有公开发声的作家,包括支持和反对我们的作家参加恳谈会。

他们并不希望平台受到严重影响,有一些发出反对声音的作家,其实也是因为误会。我们觉得加强沟通,互相对话,坦诚地说出彼此地观点,会更有利于后续的进展。就作家的数量而言,我们编辑团队和日常维护的作家都有沟通,整体至少是以千为数量级的。

澎湃新闻:对于“五五断更节”,有消息披露称,阅文有团队在背后进行秘密操作抵制作家的“断更”行为,或是将其打造成“五五爆更节”,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杨晨:我们当然反对“断更节”,但是这些事情,参与的很多都不是作家,都没有作品了,还怎么“断更”?

真正的作家大多不愿意参与这样的行为,甚至在当天受到很多威胁,但是实际也没有很多作家真的去响应这件事。我们不会去参与或是干涉作家的自主行为,但我们希望作家能够正常创作,也能稳定地更新,因为对于作家本身而言,这是更健康有序的发展。

澎湃新闻:签了争议合同的作家,是否能够重签新合同?如果不能的话,应该如何处理?

杨晨:考虑到作家群体数量庞大,一对一换约工作可能需较耗费较长时间,为了尽快满足作家诉求,阅文已经发布公开声明,承诺针对此前部分作家签署的协议,将按照优化后的新合同精神执行。

澎湃新闻:阅文打算怎么保护中腰部作者,乃至底层小透明作者的利益?

杨晨:第一就是我们通过合同来保障他们的权益,第二,我们也会通过持续地打击盗版来维护作家群体的整体利益。同时,针对新人作家和中腰部作者,阅文有完善的培育扶持机制,通过鼓励创新题材、各类征文大赛,让更多作者得到发展机会。

作家受到谣言影响,普遍担心新团队会动摇内容付费的整体机制,这样会对中腰部作者产生巨大的伤害。但当我们明确表态会继续推进我们的付费政策,他们已经表示了理解。

我觉得这些作家挺可爱的,其实大部分作家都很理性,都很愿意去跟我们敞开心扉去谈,我也觉得很感动。明明借着这个声势,作家可以为自己更争取更多的权益,但是他们提的要求也在合理范围内,因此我们也更有信心去解决这件事。

澎湃新闻:新团队履职阅文后,将主要对哪些业务做出突破性的调整和变化?是否能透露一些趋势?

杨晨:新团队刚上任就遇到了本次风波和挑战,面对十几年来一直存在的行业问题,去倾听作家的声音,一起商讨合理的发展模式,并在1个月内就推出了新版合同。我想这体现的就是新团队开放、革新的心态。

阅文在不同时期都有系统性思考,不管是模式创新,还是在权责对等的合作态度,这都代表行业与时代的进步。帮助阅文平台上的作者创作出有影响力的优秀作品,才是实现作者自身价值与平台价值的根本。

澎湃新闻:对于这次的合同争议,你是否和吴文辉交流过,他怎么看待这件事?

杨晨:旧有的作家条款我们用了很多年,对行业也有很大的影响。其实我理解之前大家攻击的点,其实未必在于新旧团队的区别,而在于对合同本身的不满意,对发展诉求的集中表达。既然作家们有这个诉求,我们就统一地优化,这样的话,我觉得对于未来长期发展肯定是有利的。

阅文总编辑回应阅文新合同:平台和作家需长期共赢

延伸阅读
乔俊婧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乔俊婧_NBJ112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白岩松:50岁的我很好奇,你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