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下,阅文集团被腾讯"接管"是好事吗?

2020-04-27 22:07:00 来源: 态℃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作者 | 科科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公众号:tech_163)


等了一个下午后,阅文大动荡尘埃落定。

创始人吴文辉以及部分高管团队离职,腾讯互娱团队将接管阅文集团,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任CEO。

下午早些时间,吴文辉“出走”的传言已沸沸扬扬。而受此消息影响,阅文集团股价持续走高。截至下午4点收盘,报收31.7港元/股,涨幅5.14%。

这并不是吴文辉团队的第一次“出走”。

吴文辉和他的第一次“出走”

从北大计算机系毕业后,吴文辉一头钻进了网络小说的世界里。

2002年,“玄幻文学协会”更名为“起点中文网”。黑暗之心(吴文辉)和宝剑锋(林庭锋)、藏剑江南(商学松)、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5号蚂蚁(郑红波)成为最初的六位创始人。

在2003年1月,吴文辉推出了“千字两分,五千字一角”的收费标准。至此,吴文辉开启了了网文行业的付费模式,这也标志着网文付费阅读的商业时代的到来,该模式被其他阅读平台纷纷效仿。

此后,起点中文网一路顺风顺水;2004年10月,财大气粗的盛大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了起点,它成为盛大全资子公司,吴文辉也加入盛大帝国,出任盛大文学总裁。

盛大文学迎来了发展的鼎盛时期。最辉煌的时候,盛大文学曾占据了整个网络文学72%的市场份额。

时间来到2008年,盛大已经拥有了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等几个网络小说平台。为了更好的整合,盛大网络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陈天桥希望找来一个强有力的人来挑起这个担子,于是他找来了侯小强。而此时的吴文辉身为盛大文学总裁,却没能上位,白白抱着“网络文学教父”的虚名。

一山容不下二虎。

公司内部日渐焦灼的权力斗争,再加上盛大文学两次冲击IPO失败,2013年3月6日,以商学松为首的起点核心团队20多人集体递交了辞职信,3月25日,吴文辉也递交了辞呈,带领起点的核心编辑团队和头部作者离开盛大。

在重整旗鼓后,吴文辉在2013年5月创立了创世中文网,和盛大同打擂台。

2014年4月16日,腾讯互动娱乐宣布将打造明星IP的粉丝经济,全面布局互动娱乐产业,“泛娱乐”战略内容涵盖文学、动漫、游戏、影视等多个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9月悄然成立的腾讯文学也正式亮相,并宣布将以子公司的形式展开独立运营。腾讯文学的全新领导团队首次露面:原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被正式任命为腾讯文学首席执行官(CEO),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腾讯文学董事长则由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担任。

内忧外患下,阅文集团被腾讯接管是好事吗?

而当时,吴文辉还曾发布一条微博称,“十年一觉江湖梦,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真是兴亡一叹间,下一个十年不知又是何等风浪。”

没有起点核心团队支撑,加上大神作家、白金作家的出走,盛大文学终于没撑下去:2014年年末,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化,价格接近后者顶峰时期的估值7.3亿美元。

此时,吴文辉正是腾讯文学CEO。

兜兜转转间,十年后,起点中文网又回到了吴文辉手上,成功上演“王者归来”。

2015年,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学后,成立了新公司阅文集团,统一管理和运营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等网文品牌,吴文辉担任CEO。

阅文要成为下一个漫威


随着国内文化产业的发展,IP和泛娱乐概念兴起。单个IP的改编已被运营成一条成熟产业链,一篇网络文学作品可以延伸至电影、电视剧、网剧、游戏和动漫、音乐等方方面面。

用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的话说,它“牵扯的是一个几千亿的市场”。

《庆余年》、《全职高手》、《将夜》...........近年来,热门的IP改编剧几乎都带着浓郁的阅文基因。

因此,手握众多网文IP的阅文,凭借丰富的内容储备,强大的平台优势,再加上背靠腾讯这棵超级流量大树,在IP研发这条路上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为了更高的整合产业上下游,把握主动权以及行业话语权,2018年10月,阅文以155亿元的超高溢价收购了新丽传媒。“下游领域最初我们完全没有话语权,很多时候只是把版权授权给他,所以怎么开发,我们是完全没有参与的。”吴文辉说。

而新丽作为业内领先的精品剧制作公司,拥有《我的前半生》、《白鹿原》、《失恋33天》 《夏洛特烦恼》、 《妖猫传》等多部制作精良、备受好评的代表作;好的制作团队,再加上阅文多个优质的IP资源,以及腾讯的大流量渠道,通过此次收购,阅文要实现了内容优势向产业链下游有效延展,也让腾讯在泛娱乐全产业链更进了一步。

“17年前,我和宝剑、江南、意者、左手聚在一起,在聊天室为我们的心血和梦想命名为‘起点’。”

在去年起点中文网成立17年周年分享会上,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回忆往昔,坦言当初建立“起点”纯粹是为读者找到了一个能好好看书的地方,为作者建立了一个能稳定写作的平台。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不仅让中国的网络文学得以繁荣发展,网文也作为IP源头的价值也不断被挖掘。

而17岁的起点,在他眼中,不仅是阅文集团的起点,也是中国网络文学行业下半场的起点。

因此,他认为,阅文作为一家文化公司,不应只看短期效益,更多的是要看未来长期的效益。“就像漫威和DC一样,公司可能会存在100年或者50年,而他们的IP会源源不断的发挥作用。”吴文辉表示,未来,阅文集团也如此。

内忧外患下如何破局

内忧外患下,阅文集团被腾讯接管是好事吗?

付费模式的阅文正在被免费模式冲击,以番茄小说、连尚读书等为代表的免费阅读平台正在崛起。

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在MAU超过1000万的阅读平台中,主打免费的APP超过了五款,MAU>300万的免费阅读平台同比增长了160%,在数字阅读市场占比达到了61.9%。其中,七猫小说以3774万MAU杀入数字阅读APP前三名,仅次于掌阅和QQ阅读。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在线阅读市场份额中,虽然阅文、掌阅、书旗分别以25.2%、20.6%和20.4%的市场份额位列三强,但免费阅读平台米读小说、连尚读书紧随其后,分别以9.6%、9.0%的份额排名第四、五位。

对此,阅文推出了飞读免费小说进行防守,但这也将自己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这对现有的已经成熟的付费阅读体系来说,是一种巨大的造成冲击。

此外,阅文还陷入了付费会员增长乏力、主营业务的下滑的困境。

根据阅文集团财报,2019年上半年阅文付费用户为970万人,远低于2017年的1110万人,和2018年的1080万人。同时,付费用户占活跃用户的比例也在逐渐减少,2018年、2019年、2020年依次为5.8%、5.1%、4.5%。

阅文集团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总收入29.7亿元,同比增长30.1%,净利润3.9亿元,同比下降22.4%。

对比2018年上半年猛增136%的净利润,不难看出,付费会员增长乏力的阅文,走到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处境。

此外,阅文与新丽“联姻”也不是那么成功。新丽承诺2018-2020年连续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的对赌协议,但在2018、2019年都未达目标的情况下,想要压在2020年全部完成,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

而在腾讯入主之后,阅文内部可能将会升级改革。

根据接任阅文集团CEO程武的表态,阅文可预见的升级包括三方面:

一、内强核心,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夯实自身基础并加速跨业态开发,推动IP更快成长;

二、健壮平台,实现连接能力升级,通过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

三、外展空间,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通过业务模式升级,在拥抱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层面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

“内忧外患之下,腾讯出手接管也是能讲通的。”一位行业人士表示,虽然之前阅文和腾讯互娱业务业务是打通的,但换成自己人岂不是更好。

“上下游腾讯都自己把控。”他说。

关注网易科技微信号(ID:tech_163),发送“态度”,即可查看所有态℃稿件。

延伸阅读
乔俊婧 本文来源:态℃ 责任编辑:乔俊婧_NBJ112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