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限制台积电供给华为?华为: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

2020-03-31 17:42:05 来源: 态℃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
  • 01 2019年华为5G收入是30亿美元,对华为账面上的影响非常小;美国对华为5G的打击后,不用花大量时间给政府和相关客户去解释。
  • 02 我想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置之不理。我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反制措施:为什么不能对美国政府实行一些5G芯片、5G手机、5G网络限制使用呢?
  • 03 2020年华为公司将是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我们的储备也快用完了。是全面检验我们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的重要一年。
  • 04 我们当然希望华为智能手机继续使用GMS系统,但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我们能做的就是构建HMS生态和APPGallery。尽管很艰难,但也没得选择。
  • 05 希望不要一开始就将NEW IP政治化,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不应该将正在研究的技术问题政治化。

作者 | 崔玉贤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公众号:tech_163)

3月31日华为公布了其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华为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人民币。

2019年华为研发费用高达1317亿元人民币,占全年销售收入15.3%,其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2019年对华为来说是极其挑战的一年,但取得了基本符合预期的经营结果。“至少无需发布极具挑战的年报。”徐直军开玩笑道。

财报发布之后,徐直军对财报进行了在线解读,接受了网易科技等媒体采访。

徐直军表示,2020年对华为公司将是最艰难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全年华为都处于美国实体清单之下,而且,华为储备也快用完了,这是全面检验华为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的重要一年。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财报。”徐直军表示。

对于华为手机在海外的影响,徐直军表示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受“516禁令”影响(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华为纳入实体制裁清单),整体营收减少了100亿美元。由于华为手机在海外不能使用谷歌GMS服务,所以华为推出了HMS系统。

“我们期待谷歌应用在APPGallery能够上架,共同帮助消费者获得更多更好的应用。我们期待华为5G在海外卖得更多,但我们无法做好预测。要取决于华为HMS在海外生态的建设。”徐直军提到。

对于美国政府可能对华为再次施压,甚至将限制华为的全球芯片供应。徐直军表示:“如果美国政策得以实施,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置之不理,我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反制措施。”

徐直军期待这样的消息是假的,否则后患无穷。因为如果这样,全球产业链任何一个环节的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

以下为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回答媒体部分问题:

1、全球疫情蔓延,是否会对华为经营受到影响,华为供应链是否会受到影响,应对方式是什么?

徐直军:我们期盼疫情得到尽快控制,希望所有患者得到康复。在疫情当下,我们会保证华为每一位员工的安全。华为通过了一系列措施保证了员工身体健康安全,在此基础上相应客户和政府需求。

中国已经得到全面恢复。短期内供应全球没有问题。我们不清楚未来疫情发展趋势,如果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少数供应商不能得到供应,是否能够得到长期供应很难预测。我们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也会为此做出努力。

2、中国努力恢复常态,疫情爆发是否会让所处的时代分为截然不同的时代:疫情前,疫情后。在人力资源和业务上是否有一些变化?

徐直军:是否会分为两个时代不清楚,但对每个家庭来说都会是永久的记忆。

对华为来说,还没有时间和精力来考虑未来该怎么改进。目前更多聚焦在确保员工安全情况下,怎么尽快满足政府和客户的需求。

大家都清楚大家都在在线购物、在线娱乐、在线会议。对网络需求大幅增长,对网络稳定安全运行也提出了挑战。华为在170多个国家有服务,华为确保网络安全运营的同时,保证这些服务。

疫情发生期间,华为也发现了在运营管理上的问题和挑战,驱动我们在疫情之后进行改进和优化。

我们发现即使不是面对面开会也能把会开好,即使不面对面开发布会也能把会开好。我们也发现,对网络和5G会带来新的看法。

3、2019年华为5G销售收入是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美国压力对5G有哪些影响?

徐直军:2019年华为5G收入是30亿美元,对华为账面上的影响非常小。

2019年全球5G还属于启动期,还未得到规模发展。5G在全球的热度是前所未有的,从来未有一个技术像5G一样让全球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话,对消费者来接受这个技术节省了大量宣传成本。

美国对华为5G的打击,还是对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至少给我们创造了很多量。我们不用花大量时间给政府和相关客户去解释。我们还有少数2G、3G区域没有继续选择华为的技术。

但我们确实为分中国5G收入有多少,海外5G收入有多少。

4、近日,外媒报道称美国方面可能出台措施,限制华为的全球芯片供应。有可能限制台积电对华为的出售,请问华为如何应对这样的危机?

徐直军:我看了路透社的消息,同时我也看到了人民日报的消息:《中国日报》在3月29日发表了社论《美国政府无法扼杀华为》内文提到“如果新措施得以实施,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对某些美国公司采取同样的措施。”

我想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置之不理。我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反制措施:为什么不能对美国政府实行一些5G芯片、5G手机、5G网络限制使用呢?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和中国公司还可以从韩国三星、MTK等购买元器件。就算华为因为不做芯片而长期发展不起来,也相信中国有很多芯片公司发展起来。华为还是可以从这些企业购买芯片来使用。

如果美国政府任意修改企业产品规格,这是破坏全球生态。美国的这种破坏效应是非常吃惊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全球供应链的破坏是不可描述的,不仅是对华为。

我们期望产业链合作,为全球客户提供更加可信的产品。

我期待这条信息是假的,否则后患无穷。全球产业链任何一个环节的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

5、2019年华为是比较挑战的一年,2020年华为在透明度上会怎么做?

徐直军:会按照2019年策略执行。

6、美国禁令和打击对华为业务影响很大。展望一下2020年业绩情况?包括5G销售在海外受到的困难?

徐直军:2019年是最挑战的一年。但我们仍然有接近半年(5月16日前)的快速增长。我们有大量储备来应对客户需求。

2020年华为公司将是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我们的储备也快用完了。是全面检验我们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的重要一年。

当然新冠疫情是没有预想到的情况。其带来的全球经济衰退和经济动荡是我们2020年没有预测到的新挑战。由于疫情还在发展当中,我们在确保员工安全情况下,尽量满足用户需求。还没有时间预测2020年的发展情况。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财报。

7、华为5G手机在海外销售预期如何?

徐直军:关于5G手机在海外销售。从去年5月16日之后,我们新手机没法使用谷歌的GMS系统。为了保护华为全球手机用户体验,华为推出了HMS系统。我们期待谷歌应用在APPGallery能够上架,就像谷歌google Play可以在APPStore上可以下载一样,共同帮助消费者获得更多更好的应用。

我们期待华为5G在海外卖得更多,但我们无法做好预测。要取决于华为HMS在海外生态的建设。

8、目前欧洲成为疫情重灾区,如何看待欧洲5G网络建设?如何看中国5G建设的机会?

徐直军:欧洲5G会延后,疫情多长时间,就会延后多长时间。中国加快推进5G建设,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组织招标进程中。我相信三大运营商会完成其年初5G建设量,甚至会多一些。

具体完成多少,一部分取决于他们有多少预算,也要取决于供应情况。

9、华为净利润增长速度低于前三年,华为在2019年利润增速下滑原因?华为海外销售占比下滑原因?

徐直军:华为净利润下降很容易理解。5月16日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之后,我们肯定努力加大研发投入,努力补洞。

大量供应商不能给华为提供补给,华为供应链得需要重构。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维持2018年、2017年同样的利润率,不顾生存。我们肯定是先生存下来,补洞。

海外收入占比下降受516之后,谷歌对我们新品提供GMS系统是非常有关系的。我们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业务,在516之前是告诉增长,之后快速下降,然后到第四季度稍微有所回升。

去年在海外影响我们消费者业务的收入至少在100亿美金左右。

10、华为手机在中国有了很大的发展,华为手机业务如何平衡海内外发展?

徐直军:我们选择很简单。在国内全面推进1+8+N全场景战略的实施。同时助力打造消费者生态服务。

我们当然希望华为智能手机继续使用GMS系统,但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我们能做的就是构建HMS生态和APPGallery。尽管很艰难,但也没得选择。

华为整个智能终端业务不可能局限在国内,我们努力做成一个全球企业。

11、欧洲多国政府将华为归为高风险供应商,对华为运营商业务造成的影响?法国、英国目前采取的措施是歧视性的,不公平的?华为怎么应对?

徐直军:至少公开报道,我没有看到过哪个国家将华为列为高风险供应商。欧洲多个国家都还在基于事实来做出决策。

我们也清楚网络安全意味着什么。我们在跟欧洲各个国家政府保持着沟通。一些事情还没有发生,所以我们不会对没发生的情况做评价。

12、华为在日本5G方面的策略是怎样的?

徐直军:公开渠道上未看到日本运营商禁止使用华为设备。我们跟客户的政府和监管机构在沟通。我们在日本本来和KDDI和NTT Docomo有合作,我们只和软银有合作。我们现在合作比较集中在4G领域,和软银也没有部署过多少5G基站。

我们期待与软银有更深的合作,可以从4G延伸到5G。

13、能否更深入谈一下如果美国政府一意孤行,实行相关禁令,美国芯片产业会造成怎样的影响?遭遇怎样的挫折?

徐直军:这里我不会做深入的分析。

14、华为在NEW IP方面的战略是怎样的?

徐直军:我很高兴,产业界和媒体对NEW IP感兴趣了。

NEW IP这个名字是我取的。我们当时正在搞5G研究,NEW RAIDO,为什么不能对应讨论NEW IP呢?大家可以查一下现在的IP协议始于1969,发展于1978,已经发展了近百年。原来的IP聚焦于将电脑联系起来,后来发展到了互联网,将手机连起来。

这么多年来,没法满足快速发展工业互联网对低时延、安全的要求。5G当初的目标也是满足不断增长的移动宽带的需求,还要满足工业互联网的大连接需求。

NEW IP在满足互联网需求之外,也要满足工业互联网的低时延、大连接的需求。所以NEW IP到现在为止还是研究课题,我们IP专家和全球科学家在一起研究探讨。

现在各个国家包括意大利、加拿大、比利时都在自由参与研究,IP面向未来网络的需求。希望NEW IP能够在满足目前网络需求的情况下,满足工业互联网的需求。

希望不要一开始就将NEW IP政治化,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不应该将正在研究的技术问题政治化。

关注网易科技微信号(ID:tech_163),发送“态度”,即可查看所有态℃稿件。

延伸阅读
乔俊婧 本文来源:态℃ 责任编辑:乔俊婧_NBJ112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