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小企业:睡不着觉也要坚守,等疫后爆发

2020-02-23 13:23:04 来源: 态℃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科技采访了旅游业、餐饮业,SaaS行业以及鲜花行业的4位创业者,以管窥豹,记录下这些在时代大背景下的小微企业的自救与坚守、挑战与涅槃。

作者 | 彭丽慧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面对突如其的疫情,有些行业不得不按下暂停键,有些行业却迎来了发展的新机遇。

2003年的非典疫情发生时,互联网C端购物需求激增,一大批电商企业顺势崛起,17年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出现,成为在线教育、远程办公、生鲜电商、线上娱乐等行业的催化剂。

相对应的,几乎所有与线下服务相关的行业都受到了重创:全国餐饮业和零售业销售额大幅受损,影视行业80亿的春节档票房打水漂,旅游业,线下娱乐行业、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纷纷停摆,对于一些小微企业而言,疫情带来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网易科技采访了旅游业、餐饮业,SaaS行业以及鲜花行业的4位创业者,以管窥豹,记录下这些在时代大背景下的小微企业的自救与坚守、挑战与涅槃。



只要顶住这几个月,用花用花的需求就会回来

宜花科技创始人荣超

春节这段时间,我天天睡不着觉,因为这次疫情对鲜花行业的打击挺大的,我们宜花科技这段时间已经亏损了四五百万。

每年的春节和情人节是鲜花行业的旺季,不算春节,情人节当月的收入就能顶上平时两个月的收入,现在因为疫情,一点收入都没有了。

我看到很多餐饮界的老板说现在只能发的三个月的工资,说实话,我们把工人的和工资房租都算上,也是只能撑两三个月。

宜花科技现在有60多位全职员工,但我们是外包化的业务,所以还有300人的服务人员。前几天我给员工写了封邮件,坦言了我们现在遇到的危机,并承诺不裁员,不降薪,但要根据公司企业的生存状态缓发工资。

坦白的讲,如果不这样做公司就会垮掉,这300多人就会全部失业。而这300多人背后还有很多花农、供应商,粗略估计下来,怎么也得几千人,所以我现在压力很重,但还是能挺住的。

去年我们宜花科技有4亿多的收入,平时总是维持三个月左右的流水,再加上公司平时也会有营收,所以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现金流断裂的情况。但因为疫情,我们不仅没有了收入,完全变成纯往外支出。

而对我们最致命的打击是,疫情之下,大家没有了用花需求。

2月10号拍卖市场举行了拍卖,流拍的比例非常高。情人节之前,我们对客户做了一个回访,以此来判要不要针对情人节来备货,结果有40%的花店没开门,50%的花店准备开门,但不敢备货,因为他们只有一点网络订单。

除了情人节,每年三月有妇女节,四月有清明节。五月有母亲节和520,而且四五月更是婚礼高峰期,尤其今年从农历上算是一个很好的年,结婚新人会非常多,这些日子都是用花高峰期,但现在五月份是否能恢复不好说,三四月份肯定是完蛋了。

以前的鲜花市场婚礼占到30%,个人礼品占到30%,个人生活类的需求10%,剩下的是专用的如酒店,餐饮、活动等配套需求的用花,现在这些需求全没了。

而且即使有了用户需求,物流和场所也成为一大问题,这两天是情人节,空运还在,但空运的舱位是有限的,陆地运输大部分都封掉了。场所的话,现在北京的市场全部封闭,开业时间待定。广州的市场也是全部都待定,上海的三个市场开了一个,但是里面只有三分之一的摊位在营业。

不过,最惨的还是花农,花农的损失比我们还要大,保守点说,花农们一年至少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没有了,然后在算上之前的种植、培育等等,亏损的远不止这些,所以现在好多花农不采花了直接让花烂地里了,因为采花还需要另外花钱雇人。

没有场所、没有物流业,再加上用户无需求,经营的必要要素都不在了,此外我背后还有几百人的焦虑和生计问题,现在虽然是挺难的,但我一定能挺住,对企业对员工负责到底的。

而且我相信,鲜花行业的困难只是一时的,疫情结束后,人们的需求就会复苏。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已经越来越成为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情,

所以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寻找别的出路,努力自救,

我们正在找一些技术开发的活儿,甚至找一些国外的客户,把我们的系统卖给他们。现在我们的研发人员都在家上班,他们除了给一个客户开发系统,还接了两个软件的活儿。总之,能赚钱总比坐吃等死强。

我们也会主动去找一些资金,我们有几个公司的注册地是在云南德宏,北京朝阳、上海静安,我们要看看这些地方的政府会不会发布一些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

此外,我们也会跟传统的行业去找一些整合的机会,以前我们是和传统市场做竞争的,现在互联网公司都喜欢大量的产品买断式,再卖给消费者,或者卖给下一级,我觉得这个方法是错的。所以我们未来一种模式是会更倾向于跟那些原有的商户去做合作,通过互联网化,提高效率,把中间的不必要节点去掉,帮助他们往产业上游上走。

与此同时,对于鲜花产业来说,我认为在上游的种植端,中间消费市场,购买渠道、销售渠道上会有一轮深刻的改革,产生一个新的产业结构。所以这也是危机中也孕育着生机吧。

我们辛辛苦苦创业五年,多难的事情都经历过,非常不希望这个时候倒下,而这就要看逆境中谁能努力求生存。

我们现在既是最悲观的时候,也是最乐观的时候。最悲观的是现在啥都没了,乐观的是,以前在行里发展顾及很多,谈合作也很难谈,因为大家都活得不错,相互竞争,杀红了眼,现在大家都开始坐下来,冷静地想一想我们的这个产业的未来在哪里。

我自己心理状态一直还是很好,因为我知道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要做就是要笑着去找办法活下来。只要顶住这几个月的困难,春暖花开的日子就在不远处。

需求突增,SssS企业机遇与挑战并存

致趣科技创始人&CEO何润

我们是一家营销技术公司,主要帮助B2B以及B2大C客户去解决获客到转化的问题,由于这次突发的疫情,让我们这个市场变得更刚需了。

大年初二开始我们就已经在忙了,这两个礼拜尤其忙,像是在“打仗”。每天内部会议就没断过,从早晨10点钟开始到晚上7点钟结束,外部也都有客户找我们。

上个礼拜有一家挺牛的上市软件产品公司总裁找到我,想赶紧把业务从线下推到线上来,我们要保障它的技术稳定性,疫情也让他们如临大敌。

疫情对于我们的影响是一半利好,一半利空。利好的地方表现在,市场变得更刚需了,我们有一批很依赖会议营销和见面销售的客户,因为疫情,使得他们的业务不得不由线下转到线上,而我们本身提供的正是这种线上线下的一站式获客产品,所以需求涨得就比较猛了。就拿我们老客户来说,现在一个礼拜活动比之前要翻2-3倍。

B2B的生意的链条会比较长,我们通常把它拆成“获客—商机—成单”三个阶段,我们目前明显看到“获客”和“商机”同比有不少增长,从整体上说,我们订单数量的增长上来看还是比较可观的,可能不会翻倍但增长50%以上肯定是有的。

需求的突增也让我们的技术和服务器受到挑战,我们在不断的加班,在努力的支撑这种突增的需求和流量,这就增加了运营成本。

其实对于Saas企业来说,最大的挑战是现金流。我们的现金流以及收款肯定也会受一些影响,不过比预期的要好一些。也可能是跟客户群体有关系,如果面对的是稍微小一些的客户,收款肯定会相对难一些,影响到现金流,但好在我们企业大中型客户比较多,截止目前,我们服务了微软、腾讯、浪潮、联想、施耐德、沃尔玛等200多家知名客户,这部分的影响目前还要再观测一下。

不过由于我们产品的客单价比较高,有15万和30万两档产品,所以销售上会有挑战。

我最近碰的最多的客户就是想先使用,再付款。其实我是能理解他们的,对于一些小企业来说,花十五万、三十万买一个软件不是那么容易做决定的,这个礼拜,我就碰到两三家这样的公司过来找我们。他们在过去几年,其实评估很多次也没有下定要买的决心。

15万那档的产品我们正在尝试着“线上成单”,但30万这款由于价格高肯定会受一些影响,之前我们比较依赖于与客户见面销售,甚至要跟客户一起开几次会才能卖出。所以如何把30万这档的产品也搬到线上去销售是一大挑战。

我认为,这次疫情对于SaaS行业来说,短期上,企是会遇到很多困难, 但从中长期来看,对于2B企业肯定会是一个积极的因素,因为它会促使很多的企业开始更加关注数字化转型,开始在线办公,所以我认为,一定会对整个行业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我们Saas行业是比较苦的,以前熬了很多年才能熬过来。我觉得现在依旧没有熬出头,但这次疫情很可能会是Saa行业的一个转折点,会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这就要看谁能抗住这两个月的压力,把握机会跑出来,今年一定会是一个爆发和昂扬向上的态势。

随着疫情的发展,我的心情也是跌宕起伏过。从大年初二武汉突然封城开始,我们就特别紧张,也特别沮丧,因为从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在担心我们公司会不会要凉了,然后也会不断地去掐根据现有的现金流我们能支撑多久,不过随着客户的需求上涨,这种感觉会放松一些,如果你十天前找我,我肯定会跟你说得更悲观一点。

过去的十天,我的心态从一开始很担心到现在已经变的很平稳,而且越来越把这次疫情当机会,现在做的,就是看我们能不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

疫情对行业影响巨大,但相信旅游业的明天是美好的

6人游旅行网CEO贾建强

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我们遇到客人大面积的取消订单要求,最终春节期间取消了接近60%的团,这意味着,在过去三个月里面,我们公司的所有业绩都白做了,原本春节是旅游行业的旺季,去年春节我们收入达到了2个亿,今年一切都打了水漂。

用户取消订单也紧接着带来了后续问题,就是旅行社要面临反向现金流的风险。机票、酒店、门票,当地的司机等这些旅游资源都是早就定好的,而且返还周期长,以航空公司为例,境外航空公司都是需要在20个工作日以上才能退回。

所以旅游公司需要足够多的钱,先帮客人把钱垫上,然后再去管供应链要钱,现在所有旅游公司的处理方式都是,能垫的就垫上,不能垫的,希望客人理解,只能等上游环节把钱退回来。

这个春节我们可能要承担的用户退款高达到5000万左右,现在我们所有的旅行顾问都在家办公,因为要在2月份处理完所有客人以及给供应商的退款。

说实话,我们旅游公司其实就是资源整合服务商,很可能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来垫付这么大额的资金。而且目前来看,短期内的风险并没有体现出来。比如供应商的钱到底钱能不能退回来,如果供应商的钱无法退回,那旅行社就收不到钱无法给客人退钱。

但好在,“6人游”的业务模式是实时定制,我们相比其他旅游公司好一点的是,没有那种巨大的库存风险,就是提前把机酒预定好,等着在春节或者在春节结束之前,再去卖一波的这种风险。而且我们面向的是中高端用户的定制游,用户的素质也都比较高,所以我能给客人取消的资源尽量都取消了,无法取消的,客人也能理解,因此我们在退款这方面,目前没有太大的压力,基本上处理的差不多了。

而且我们还是旅行社中最早表态要帮所有医护人员取消出游所需的费用的企业 所有的损失由我们自己承担,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们比较担心的是疫情的结束时间问题,就是未来的两三个月或者三四个月的经营的问题。旅行社是明确规定暂停所有的旅游业务,而餐饮业不开门,还可以做外卖。

此外,旅游行业的客单价比餐饮业要高很多,库存风险也是要高很多。而且行业平均毛利只有10%左右,餐饮行业可能毛利率可能不止这个,所以我认为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就是旅游业。

业务暂停了,但公司人员的工资、房租、办公费用等费用还是要一如既往地支出。但这对于一个毛利率如此低的行业来说,在未来三个到五个月的时间里,这些公司的资金链,现金流,资金储备是不是可以扛得住,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拿我们公司的员工工资来说,“6人游”现在有220多员工,每月就需要支付300万元的员工工资。

而且旅游行业的大部分企业都不是上市公司,大家基本都是不盈利或者微利的那种模式,这带来一个问题就是,旅行社很难从银行贷到钱。但好在我们公司经营的还算比较踏实,稳步,所以目前看来现金流还可以。

即使这样我们依然担心,在未来三到五个月的时间,如果疫情没有好转的情况下,公司的经营会不会出现问题,那那个时候我们就要有一些灵活的调整策略,比如说业务上的拓展,做一些类似于线上的旅游的分享,线上的旅游的课程,甚至做一些纯互联网方面的一些业务等等。

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但是我依然愿意带着兄弟们去扛一段时间。

据我所知,现在已经有旅游公司开始努力自救,如同程国旅发动三千人的旅游顾问全部转向他们的电商业务。而且我还看到的很多旅行社现在都在做微商,做分销,然后想办法去赚佣金,反正就是想各种办法赚钱养活自己。

而现阶段,整个旅游行业的所有的从业人员都是被动失业的状态,但他们都在非常努力的帮客人去争取尽量的降低损失,找各种资源,找旅游局,找国外的各种机构去倡议,去想办法去做退款,但在中间可能也接受到了很多的不理解,我看到网上一些旅行社的从业人员就被客人说赚黑心钱,赚国难钱,其实我们旅行行业的人真的挺不容易的。

虽然我们这个行业现在很困难,但我相信明天是美好的。而且根据我的疫情的判断,应该是很快就可以得到控制的,因为国家已经在尽最大的努力在管控了,并且据我了解,目前它的传染性确实很强,但治愈率是很高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应该相信国家。

对于未来,我是比较乐观的,就是希望能够在2月底之前,整个的疫情的表现,会有一个比较好的趋势,如果这个趋势在,我觉得就可以提前开始复工,大家要开始去储备,培训,然后开始去帮客人先做远期的咨询。来储备这些潜在的消费人群,提前去占领这个用户的这个需求。

所以对我们来讲,只要疫情有好转,我们整个的经营马上就开始恢复。而且我估计大家在憋了这么久之后,应该会有很多人想出去旅游放松下心情,

就让我们等疫情结束,春暖花开,相约一起出发,去土耳其座热气球,去新西兰皇后镇跳伞,一切美好都是值得等待的。

卖房卖车也不裁员,绝不丢下任何一位员工

某湖北餐饮企业创始人

我在湖北开了12家餐饮店,武汉6家,剩余6家都分散武汉周围的城市,营业额正常是10万多一天,截止目前,由于12家门店无法营业,疫情已经对我们造成了上百万元的损失。按照预计,随着疫情的持续,预计数字会更大。

现在的情况,在持续两三月,我的店可能就要完了。

2012年开始我就外出闯荡创业,做过电商、O2O、线下教育,想抓住每个互联网风口,但都血本无归。

2016年底,回到老家湖北后,我就开始进军餐饮行业,有了之前的创业经验,再加上经过几年的埋头深耕,企业开始有了发展势头,本想在今年大干一场,但人算不如天算,遇上了疫情,一切清零。

按照计划,我准备在2020年上半年把门店扩张50%,多开6、7家门店出来,目前,已经签好合同的新门店只能搁置着,而没有签好合同的项目也决定暂时止步。

自从西贝、眉州东坡、老乡鸡这些大型餐饮企业老板开始纷纷对外发声后,我们很多员工都开始担心我们的财务状况。

我从小就被当过兵的父亲教育,“得人心者得天下”,这个时候很多员工歇业在家,会有迷茫无助的心里,他们更需要安慰。所以我就向员工承诺,绝对不会裁员,同时也在和员工商议,如果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这段时间的工资按基本工资计算。

让我比较感动的是,所有的员工都表示接受。还有些员工主动提出降薪需求,他们说,“王总,我可以不要这2个月工资,我们一起先把这段时间扛过去再说,留的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看到员工们的留言,我一个大老爷们忍不出都要落泪了。当时我就想,就算买房买车借钱也要带着这帮兄弟们扛下去,不丢下他们任何一个。所以,我传达给员工的都是积极、正面的消息,这也是我要求匿名接受采访的原因。

但这背后的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餐饮品牌刚走上正轨,资金流也仅仅只能承担二三个月,相比那些大型的餐饮企业,我们这些小餐饮企业,抗风险能力更弱。

而且我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从大学毕业那天起我就立下誓言,先立业后成家,现在我也四十多了,生意已经走上正轨,父母年龄也大了,就有了结婚生小孩的念头,年前亲戚也帮我安排了相亲,眼下看,也要泡汤了。

如果你问我现在最担心什么?我最担心的是员工的安全,因为我们有50%多的员工都是湖北人,所以我经常半夜睡不着,但好在我们从钟南山院士开始说“人传人”的第三天,就组织公司管理层成立“疫情应急小组”,每天都在微信群里督促员工自查自检。

我是在1月20日左右重点关注疫情的,其实那个时候影响还没那么大,武汉也没封城,虽然我身处武汉,但当时并没有感受到这个疫情的可怕,后来看到疫情越来越严重,就想到贡献一点自己力量。

于是我和一些留守武汉的二十多位员工,就给执勤人员提供餐食,后来,外卖平台为商家提供了佣金减免等政策,我们也加入进去,给周边医院提供免费盒饭。

现在,我也在和全国很多餐饮企业老板们一样,正在努力自救,

我们和商场沟通房租的问题,希望下一期的房租延期支付;然后向政府申请税费减免政策;我们也正准备尝试直播,希望用直播方式线上培养潜在顾客,顺便“兜售”半成品。此外,我们团队也在抖音、快手、小红书等新媒体上开通运营,这样更容易帮助品牌传播。

对于现在遇到的危机,我并没有那么悲观丧气,相反,我认为危机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我相信一切的危机中,都孕育着生机。

我现在经常给我们的员工们说的一句话是,如果我们能顺利渡过疫情,我免费请全部员工及其家属来武汉赏樱花。

延伸阅读
王凤枝 本文来源:态℃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