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治疗获近百万点赞,昨天他从火神山治愈出院

2020-02-20 18:36:35 来源: 态℃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20年2月20日下午1点,在经历了长达20天的治疗后,新冠肺炎患者万春晖出院了。

幸运地住进武汉市中心医院,又成为火神山医院首批住院患者,曾经在生死边缘挣扎,上过激素又被抢救回来,万春晖的感觉就是太幸运了。

他感慨道,“我们家还好,虽然说都感染了,但是最后一个都没少,都过来了,,我们家这一次真的是太幸运了,这个运气好到简直是没法形容。”

在20天的治疗中,万春晖已经成为了一名网红病人,他在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上记录下来自己的所见所闻,鼓舞了自己,也鼓舞了众多人。在万春晖出院的这天,万春晖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20天治疗获近百万点赞,昨天他从火神山治愈出院

运气好到自己不敢相信,火神山点名让住院

1、住进火神山医院是什么感受?

万春晖:天哪,舒坦呢!我来了之后就感觉我进到保险箱了,特别放心,特别开心。我当时下车的时候,他们有几个人都是轮椅推走的,我当时没坐轮椅,我有意把东西放在轮椅上,他们推着,我走过来了。

这边条件真的挺好的,吃得也特别好。我们每一餐都能保证有盒饭,起码每天都还有一个汤,三菜一汤,此外还有牛奶或者酸奶,再加上水果。水果有时候给两个,我现在桌子上还放了一个苹果,没吃完,吃不完,太多了。另外还有青菜,其实在之前很难吃到青菜。病房里还有电视和空调,甚至细心到有人准备了拖鞋。我进到火神山第一天一直在吸氧,同时有个监护仪量我的血压、血氧、心率,医生隔会儿就会来量一次体温。

到了火神山这边我的状况很平稳,一天比一天好,可能因为有比较充足的氧气,在之前我都没吸上过氧,这边各方面设施都比较好,氧气也供应比较足。其实我到火神山这边,打针就打了三天,打的针也特别的简单,也有中药抗炎的药。

2、什么时候确诊肺炎的?看病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万春晖:其实确诊不是像别人想的那样,做检测马上就拿到结果,不是这样的。1月24号我第一次发烧,26号晚上第一次到医院做检查,当时做了CT,查了血,就告诉我是疑似,当天回家了。后来29号我觉得很糟糕,就到医院想办法看能不能住院。我运气特别好,30号那天武汉市中心医院刚好新开了一个病区,刚好剩了一张病床,刚好就给我了,我就住进去了。31号就做了核酸检测,后面一直没有看到结果,不过到了2号医生过来直接问我愿不愿意去火神山,因为火神山那边看了我的病历,就要我去。火神山只收确诊的病人,所以我那个时候知道我肯定确诊了。

3、得病最开始是什么感觉,这个过程什么症状比较明显?

万春晖:其实所有的感觉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发烧,我是属于那种持续发烧怎么都不退的,而且越烧越高。最高应该是2月2号那天,是39.5度,医生那天没有办法就给我上了激素,要不然我的发烧就控制不住了,那时候已经非常严重了。

再一个就是咳,我的天呢!这咳的简直是,我当时给他们开玩笑,我说周星弛那个《九品芝麻官》不是有一个片断吗?就是后排那个人咳的把肺都咳出来了,我的肺真的都快咳出来的,这个病咳得非常严重,这个咳好可怕。我从早晨睁开眼就一直咳到晚上睡着,一直咳,咳得胸口肚子和背后全是疼的,因为咳的时候会振动,这些地方就会跟着疼。

说老实话我没进医院之前特别害怕,但进了医院我就放心了,因为他们真的是很认真的在救我们,当时在中心医院的时候,他们那边的条件比这边差,防护服有限,不能随便用。医护人员从上班开始到下班八个小时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上厕所。他们真的很不容易,真的是拿命拼,也有医护人员感染。

4、住进火神山医院前,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的过程中经历过什么?

万春晖:当时医生跟我说一般从发病开始到第十天就进入病情高峰期,我是1月24号开始发烧,刚好是在二月初,为了控制我的病情给我上了激素。用激素要签字,因为激素毕竟有副作用,所以要签字。上完激素之后第二天就不发烧了。发烧是因为人体的免疫功能一直在提高温度跟病毒斗争,我这种属于免疫性极强的,它又攻击病毒,又攻击我的肺,所以我的炎症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它就通过给激素抑制我的免疫系统让它不工作了,不工作了以后就不发烧了。

但是不工作了,不发烧了,病毒就会加快传播和复制,这个时候炎症也会上来,所以也很微妙。我住院以后就是打针,就不吃药了,打的是利巴韦林、左氧氟沙星,还有激素甲强龙。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开始是三个人一间病房,后来觉得交叉感染有点糟,他们就把房调了,一个房间住两个人。

5、能住进火神山的标准是什么?有了解过吗?

万春晖:我运气简直好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那么多人看不上病,我看上了。那么多人想住院住不了,我住进去了。想都不敢想的火神山直接点名让我来。这都是没想到的事,因为火神山跟别的地方不一样,不是由各个医院决定把谁送过去,是把病例交给火神山,火神山的人看哪个符合条件,然后他们就把这个人要过来。这个选择的标准是火神山决定的。有的人说我肯定找的关系,我说我谁也不认识,我找谁?如果真要说找了关系,只能说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做好事,老天爷照顾我。

20天治疗获近百万点赞,昨天他从火神山治愈出院

死里逃生,得益于良好的精神状态

6、去火神山的都是症状比较重的吗?

万春晖:不一定。火神山是有轻有重,但是说轻重,我们一般人可能理解的轻重,可能就觉得是不是呼吸困难,马上要抢救的那种,他们衡量的标准,比方有一些人,他来的时候,什么症状都没有了,也退烧好多天了,你要瞅他一眼,他跟正常人一样。但是这种人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核酸始终都是阳性,在火神山这边,好几个都是这样的。这些人住院的时间还都特别长。这个病毒真的是狡猾,他好像有智商似的,会躲起来,有时候半天也查不出来这个人是转阴没转阴。

做核酸,核酸取样叫咽试纸,拿一个非常长的签,要求患者张开嘴,把这个东西伸到喉咙里面取样。但是如果这个取样的过程,伸的不够或者他取的黏液,就没取到黏液,只是在旁边刮了一下,他很有可能并没有取到真正的黏液,最后检测就不准,就会是一个阴性。实际上里面可能还是阳性,所以很有可能出现的所谓的叫假阴性。

此外,还有一些病人,中间明显能感觉到有好转,到了二十多天的时候觉得已经缓过来了,突然一下就急转直下。曾经呼吸科主任讲过,他说这个病最危险的时段是在发烧,就是发病之后的10天到第14天,如果到了第10天这个阶段,挺过来了,基本上就没什么大事,如果没挺过来,继续恶化,如果到了第14天,继续恶化,那就要进入抢救阶段,你可能要上呼吸机。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到他到了21天到28天,突然一下子急转直下,如果氧饱和一直都不好,又一直挂着呼吸机,拖到了二十多天,这个时候就很危险了,这个时候很容易就会出现所谓叫炎症风暴吧,炎症风暴一出现的话,全身所有的器官都衰竭,就没救了。

7、什么标准能够判断可以出院了?

万春晖:第一个要求是明显退烧。第二个要求就是核酸两次阴性,第三个要求就是做CT,肺部感染已经明显吸收,明显好转。像火神山这边可能比较严格,有一个专家会诊的过程,大家都同意可以出院了,严格一点是个好事,因为有一些人觉得没事了,赶紧出院,还真不一定,万一要没真好,一下子爆发出来,炎症风暴一出现,特别可怕。

8、现在马上要出院是什么样的感受?

万春晖:死里逃生,活下来了的感觉,感受特别深。我可能刚进来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深的感触,现在感触就特别深,因为我刚进来的时候,我觉得我没事。结果这两天我自己把当时拍的视频,还有别的东西,重新看了一遍,才发现我那个时候咳、喘好厉害,现在你能听出来我既不咳也不喘了,我真以为我没事。

9、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没事?

万春晖:我可能是一个偏向于乐观的人,我的准备是比较充分的。所以我并没有像他们那么急,而且尽量让自己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精神状态,这样的话有利于自己的恢复。有些人可能精神状态有点垮了,病的严重程度不一定很严重。所以我觉得这个病有很多人是自己把自己吓死的。精神的力量其实很大的。

前两天我去旁边的几个房间,给几个病友打打气,他们就说你怎么那么乐观呢?我就是那种天性比较乐观的人,我不喜欢把一个事想得很悲观,当然最坏的准备我会做好。这一次正好这个病,天性乐观能帮很大的忙,一个有信心的,和一个没信心的,病情差不多,但是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不一样,非常的明显的。我隔壁一个老爷子,跟我一块住了有十天左右,他来的时候,我觉得跟我的感觉都差不多,我们来的时候都是咳,有一些喘。 但老爷子就是明显的思想包袱重,我就吸了两天鼻导管,没吸氧,我就慢慢好了。还天天跑出去跟着护士,帮着护士,帮着医生干这个干那个,倒垃圾,清水箱,弄水壶,有几个重病号,他们走不动,要推轮椅,医生人手不够,我就帮着医生把那个重病号给推出去,我精神特别好,我特别喜欢给医生护士帮忙,我就特别乐观这种人,我就好了,我没事了。

但是老爷子就是总觉得自己不行了,结果真的就不行了,一天一天的严重,先用鼻导管吸氧,后来用氧气面罩给吸氧,再后面就把呼吸机搬过来了,到最后有一天就自暴自弃了,因为跟家里人打电话没打通,他当时就觉得家里人都不接他电话了,也不想要他了,肯定是觉得他已经死了,家里人给他准备办后事,也不理他了,其实就是他自己电话当时出了点故障,没通,家里人打不进来,他也打不出去,他当时就自暴自弃,饭也不吃了,氧也不吸了,针也不想打了,把氧气管也拔了,结果就搞的很严重。

后来晚上半夜他的氧饱和都掉到50了,我赶紧叫护士,大概半夜三点多钟,叫护士过来帮忙把它弄好了,老爷子才缓过来。

到了2月14号这天老爷子挺了一天,老爷子想通了,愿意吃饭,愿意打针,愿意吸氧了,一下午氧饱和都特别好,但就是让我把他的毛巾给他到卫生间拿水给他投一下,一瞬间的事,他手那么一擦,我眼看着那个氧饱和从100就掉60,然后人的脸当时就黑掉了,我赶紧叫人来帮忙,医生护士就都来了。直接就把他送到ICU去了,第二天早上人就没了。早晨六点就没了。

这些东西对我来讲,影响特别大,面对这个病,信心特别特别重要,要是自己没信心,真的扛不过去。要是有信心,这个病它能扛过去。凡是信心特别足的,都过来了,都没事,或者信心不足,也不要胡思乱想,有九十多岁老太太,还有老年痴呆的这种,他们都挺过来了,因为他们不乱想。

千万不能胡思乱想,总是觉得自己不行了,给自己造成这么一个潜意识,真的很多人不一定有那么重的病。我们这也有几个特别严重的,但是我给他们打气,给他们鼓劲,他们现在都缓过来了,思想要放端正,真的就缓过来了。

10、这个病况好转情况是不是也和年龄有关系?

万春晖:肯定有关系,年龄大,有基础疾病,胖,这几种都很吃亏。在火神山,我普遍看到年轻的少,年纪大的多,有三四十岁的,大概占到的比例可能也就是20%到30%,大部分可能就是五十多岁,六十多岁,七十多岁,还有八十多岁,九十岁的这种,年龄比较大。

20天治疗获近百万点赞,昨天他从火神山治愈出院

生死之交的医生护士,却从未见过一面真容

11、火神山的医护人员是什么状态?您和他们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万春晖:这边是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来的医护人员,有好多个主任,心血管内科的,呼吸科的,都是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是单位里最强的那种,这真的是中国最好的军医。

我和医生护士关系都特别好,他们有时候看见我,说你吃的太少了,给你再加一个,汤给你再来一份,牛奶再给你来一个,他们就直接给你放到监控舱里面。朝夕相处了十几天,昨天晚上呼吸科的主任就过来跟我告个别,因为他值班的时候可能就跟我碰不上了,我们俩还说,咱们现在可是生死之交了。每一个医生和护士,都是过来跟我告别,和我一块拍个照。因为我看不见他们长什么样,我一次都没见过,因为穿着那么厚的防护。但是他们的声音,我记得,他们人来了,我远远的我没看见,我能听他们声音。

其实他们那天还开玩笑说,其实都特别舍不得你,但是问题是你已经好了,你得出院,我们再舍不得你也得回去了。真是算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起和这个病毒斗了这么多天,感受特别深。

12、与病魔斗争的整个过程里面,看您一直这么乐观,什么是印象最深刻的事?

万春晖:我最沮丧的就是隔壁老爷子没了那一天,紧接着又是旁边的一个老爷子中风了,送ICU了。15号那天很沮丧,情绪特差。但就是那天晚上,护士过来跟我聊天,说你经历过这样的一些,已经成长了。所以我后来就觉得,我特别坚强,没有什么可以打倒我,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我当时进医院的时候就承诺,我要从火神山走出去,现在我兑现了这个承诺。

13、现在家里人是什么情况?听到您出院她们什么感受?

万春晖:目前家里人都在酒店里隔离,家里现在没人。我老婆和我妈妈在不同的隔离点,把我们家闺女也带去了。我妈应该算临床确诊,她做核酸是阴性的,但是她血检还有CT都明显显示是肺炎。现在我妈退烧也有十多天了,我老婆也退烧有十几天了,我老婆没去医院看,就自己在家吃点药就好了。

她们可能症状都不算特别重,我妈的CT结果明显显示是双肺感染,我老婆因为没去做检查,她后来自己在家吃着药,就扛过去了。我扛不过去,在家里,没顶过去,后来赶紧到医院来了,我要是没到医院,可能2月1号或者2号那两天,人已经没了。

家里人肯定开心,现在你想,家里有好多人都因为这个去世的,我们家自己还好,虽然说都感染了,但是最后一个都没少,都过来了,所以真的是太幸运了,我们家这一次真的是太幸运了,这个运气好到简直是没法形容。

14、您出去之后想做点什么?

万春晖:我得在家隔离14天,不能动。

我的想法,第一,满足条件的情况下,符合条件的情况下,捐血浆救人,这是必须要做的一个事。

第二,医生护士太辛苦了,我很想帮帮他们,其实我也没想过帮他们什么很大的忙,因为我知道他们穿着防护服,没法吃没法喝,上个厕所都不允许,那衣服一穿就是多少个小时,他们上一个班是六个小时,六个小时一个班,再加上穿和脱那个防护服要两个小时,这就是八个小时,再加上从火神山到他们住的酒店,公交车要开一个半小时,还是单程,来回就三个小时,所以把这整个一算,十一个小时。他们每天要有十一个小时在工作和路上,所以他们经常会吃不着饭,有可能下班回去的时候又错过饭点了,没得吃,只能在酒店吃个方便面。

我认识的这帮医生都是北方人,大部分来增援的军医都是北方人,只有少数从广东来的,北方人他们实际上更喜欢吃的是面食,但是这边给他们提供的都是米饭,这些医生想吃饺子,想吃面条,想吃烙饼,但是他们吃不着。我想找有资质的单位,给他们做个饺子,做个面条,给他们搞个小惊喜。这个不复杂,能办到,也有人愿意来做,唯一现在关键是我要等部队这边要同意,我也做不了什么大事,做点小事,让他们贴心的,这不就挺好的吗?

人家救你一命,请人家吃个饭这算个啥,我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来帮忙,现在这个时候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要号召大家做点什么好事,还真没多少人搭理你,现在这个社会真的要碰到危难的时刻,我突然一下觉得咱们中国人心还挺齐的,所以我有时候我也在想,国歌里面唱的,到了最危急的时候,起来。他们真起来了,老百姓都自发的,没有报酬,自己贴钱,自己搭东西。

15、目前还有很多病人在治疗中,您想对他们说点什么打气的话?

万春晖:要把心态放平和,不能急,这可能对病情本身是不利的,还有大部分人是可以扛过去的,我妈七十多岁,前段时间还做了肾脏大手术,摘了一个9厘米大的肿瘤,那么大的手术,一个老太太,她都能够自己退烧。我老婆身体一直不是特别好,她自己吃药也能退烧。

有些基础疾病的,年纪比较大的,这样的人可能更需要医疗资源的介入。我们得客观地看待,毕竟摊上这么大一个事,整个城市的医疗资源短时间内被耗尽了,我们也要看到实际情况。

任何人不能放弃自己,要有信心,你要没信心,没谁比你更会关心你自己,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因为如果你要是放弃你自己,那谁还管你?谁帮你都没用,这个病,医生、护士给你做的任何治疗,实际上都是一个支持性治疗,比方说肺不舒服,氧气不足,呼吸困难,给你加氧气,让你呼吸得好;咳、喘,给你加药,让你咳和喘的症状少一点;发烧,就给你退烧,哪个地方不太好,就给你治。

但是最终还是得靠你自己来战胜这个病毒,因为这个病毒我们现在没有特效药,还是要靠你自己。

延伸阅读
王凤枝 本文来源:态℃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