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第一案”:谁能搜集我的脸?

2019-11-07 21:34:16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人脸识别第一案”:谁能搜集我的脸?)

10月5日上午,一位女士在人脸识别设备前卡住了。她有点尴尬地说,之前注册人脸信息时是素颜,但当天来游园化了妆。

家住杭州的郭兵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下称“动物世界”)的年卡用户。每次入园,他需要在闸机上刷年卡,同时验证指纹。这种入园方式,自今年4月花费1360元办理了年卡以来,他已经经历过5次。

今年10月,一条短信带来了改变。10月17日,郭兵收到动物世界发来的消息,“园区年卡系统已升级为人脸识别入园,原指纹识别已取消,即日起,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将无法正常入园。”

郭兵的工作与法律相关,他敏感地察觉到,自己的权利或许受到了损害。他认为,人脸识别收集的面部特征信息属于个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非法提供或者滥用将极易危害人身和财产安全。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通过升级年卡系统强制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

随后,郭兵到动物世界和工作人员协商,要求退还年卡费用。协商无果后,他将动物世界诉至法院。2019年11月1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此案被称为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引发了舆论关于技术与安全的讨论。

11月5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门口。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 摄

人脸识别具备一定技术优势

11月5日上午10点,一位女士带着孩子来到动物世界,检票口闸机处有两个通道,各有一台人脸识别设备,扫描不到5秒,闸口打开,这位女士和孩子顺利入园。

在此之前,她刚刚在自助购票机上购买了年卡,随后到年卡中心,对着摄像头注册人脸信息,激活年卡。面对新京报记者的询问,这位女士表示,“很方便”。

人脸识别入园系统是动物世界今年7月份启用的,在此之前,入园需要同时验证年卡和指纹。10月5日,动物世界品牌经理袁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曾到其他景区考察,综合考虑了成本和便捷度后,才决定针对年卡用户启用人脸识别系统。

“以前指纹和年卡同时核验,效率比较低,且存在指纹识别不准确的情况。”袁女士说,有年卡用户反映,可能吃个螃蟹手指头划破了,下次来就进不去,要去年卡中心重新录指纹,很麻烦。另一方面,使用指纹识别系统时,用户必须要同时带上年卡,有人的卡忘带或者丢了就要重新补卡,补卡会产生20元费用,“这也会给用户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

而启用了人脸识别系统后,袁女士表示,“很多用户都说还是很方便的,效率快很多,准确率更高。”

不过,某人工智能科技企业高级品牌经理傅小龙看来,人脸识别和指纹识别在效率上只有零点几秒的差异,但人脸识别存在“非接触”和“无感”的优势。

“指纹需要接触,有人有卫生考虑,人脸识别用户体验感更好,”傅小龙说,“另外有少数人因天生原因,确实是识别不出指纹的。”

新京报记者发现,动物世界的人脸识别也无法做到完全精准。10月5日上午,一位女士在人脸识别设备前卡住了。她有点尴尬地说,之前注册人脸信息时是素颜,但当天来游园化了妆。

对此,河南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教授张重生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年卡用户办理年卡时将照片录入系统,刷脸进景区时,摄像头捕捉到脸部图像后,传送回服务器上,在已经注册的人脸数据库中进行比对,返回信息。对于上面这位女士出现的情况,张重生表示,有可能是因为此人工识别系统算法没有见过足够多的化妆后的数据。

11月5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入口闸机处的人脸识别机器。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 摄

存个人信息泄露风险

面对郭兵的质疑,动物世界工作人员曾表示,“手机号、姓名、指纹信息都提供了,现在不就是刷个脸吗?”

这让郭兵难以接受,“因为人脸识别可能损害是最大的,可能造成终身损害。”他担心,“人脸信息一旦被泄露或者被非法获取了,或者一些工作人员为了不正当的目的,把这些信息泄露了,怎么控制?”

傅小龙告诉新京报记者,动物世界是否会发生数据泄露,取决于采用了什么样的技术方案,如果人脸数据储存在动物园的服务器上,那么的确有可能发生泄露,但景区的数据也有可能“只比对,不存储。”

据傅小龙介绍,即便发生了数据泄露,如果园区对数据进行了脱敏,非法获取了这些信息的人便无法追溯到游客的真实信息,“不知道是男是女,是哪位游客”,这与实施公司的资质能力有关。

11月5日,新京报记者向动物世界品牌经理袁女士询问园区的人脸识别系统是由哪家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公司资质如何,是否进行数据储存与脱敏。袁女士表示,这属于商业机密,不方便回答。但袁女士说,“我们和技术公司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肯定是综合考量过的。”

同日,新京报记者看到,入园闸机的人脸识别机器上有“鼎游信息”四字。经检索,在深圳市鼎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游”)的官网上,有一条今年5月发布的消息,称该公司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合作,“我们不仅在景区主入口部署了带人脸识别的闸机,更在自驾游的车行入口,准备了移动人脸检票的高端设备,到达车闸口,无需下车,我们的工作人员就能够带着设备过来刷脸啦。”

据鼎游官网,该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景区管理信息化提供完整解决方案的高科技公司”,目前“公司所实施项目遍及全国27个行政区划的2000余家景区”。天眼查信息显示,鼎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为1726.631万元人民币,负责计算机软硬件及其配套零件、网络产品、电子信息产品、信息安全产品的技术开发、销售、技术咨询。

11月6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鼎游负责动物世界的项目经理陈新浩,对方表示“技术人员不对外。”而负责华东地区业务的区域经理孙小姐说,“不清楚,公司目前没有指示,没有人具体负责这事。”

11月5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年卡中心的墙上贴着年卡办理流程海报。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 摄

人脸识别的必要性待定

在起诉书中,郭兵引用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9条规定,“经营者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消费者同意。”

在他看来,动物世界并非必须要采用人脸识别技术,理论上来讲,“必要”一般指的是要达到某一个目的,采取的方式对权益受影响的这些人(消费者)的损害应该最小,“现在采取的方式显然对消费者有非常大的权益侵害可能性”。

对此,君合律师事务所刘佳迪律师分析,2018年5月开始实施的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制定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中提到,个人信息控制者在开展个人信息处理活动时,应遵循最少够用原则,“就是只要收集的信息,能够足以使得提供服务就即可,不需要去收集提供服务之外的过多的信息。”刘佳迪认为,动物世界通过原来的指纹识别方案即可保证游客入园,面部信息的收集未必是必要的。

对于动物世界收集面部信息的正当性,刘佳迪表示,我国法律目前还没有严格限定收集个人信息的机构。

“到底哪些行业或者哪些类别的机构才有权利去收集个人生物信息,在法律层面还是空白,但不排除监管机构目前也关注到目前有滥用的这种情形,从而在立法层面会采取更多的行动。”刘佳迪说。

在郭兵看来,法律不可避免具有滞后性,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新技术每时每刻都在不断推出,但应对新技术的法律不可能那么及时制定或者修改出来。他希望,此事通过法院判决,起到指引或者规范的作用。

11月5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年卡办理窗口。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 摄

涉嫌违约及侵犯用户知情权

另一处让郭兵耿耿于怀的是,动物世界变更入园方式,并未提前征求其意见,而只是发了条短信进行简单通知。

11月5日上午11点左右,在动物世界验票通道,年卡用户徐先生一家也被卡住了,“没有人通知我们啊,”徐先生说,“我们连短信都没有收到。”

动物世界品牌经理袁女士承认,在变更系统前,确实没有与年卡用户协商,咨询意见。

“动物园没有经过与消费者协商的情形下变更入园方式,是不妥当的。”刘佳迪说,购买年卡形成了消费者和动物世界之间的买卖合同,当时买卖合同中约定的条款是识别指纹及年卡入园,如今变成人脸识别,相当于变更了原来合同条款。

对于一项已经成立的合同,任何一项条款变更,应当得到合同相对方同意,“这是合同法上的公平原则,也是要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刘佳迪说。

另一方面,刘佳迪认为,郭兵办理年卡的时候,并不知道将来会变更为人脸识别入园,若他知悉动物园是通过刷脸来入园,有可能就不会选择这项服务,“这涉及到消费者知情权的问题。”

对此,郭兵表示,自己当初办卡时采集指纹便不太认可,“但因为带孩子过去了,也没法真去较真儿。”

目前,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郭兵表示,自己不会接受庭外和解,“我大老远跑到法院去起诉,也不可能就是为了这点钱。”“如果通过这次纠纷,技术方、法律政策制定者、普通老百姓能够通过讨论的方式来达成一个(使用人脸识别)最低限度的共识,我觉得这个案件就有意义。”郭兵说。

动物世界也在反思,袁女士表示,“我们后续在处理方式上会有更多的考虑,如果再做一些变更的话,会提前问一下年卡用户的意见,先调研一下。”

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刘军

yaoliwei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姚立伟_NT605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