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网CEO李国庆:我真是很孤独的(三)

2011-04-02 15:53:32 来源: 东方企业家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很长时间,李国庆搞清楚了一件事,自己做不了B2B企业。而在微博上不肯出面挺自己的企业家,也是因为所干的行当不一样。他说:“他们也很郁闷。有自觉的人仍然欣赏我,没自觉的人、已经麻木的人就会唾弃我。”

为了保留自己的独立人格,他要求自己只懂消费者,对消费者的行为有洞察就够了。李的一位师兄走上仕途。李一本正经地没完没了地提醒他,既然选择了当官就别想着发财。“一次,他对我说,你也不来看我,很寂寞。我说你就寂寞着吧。你还会痛苦。”李说道。和这些人相处,李国庆的原则是,再好也不能找他们办事。有官员找到他,他回道:“你们也别找我跟我这儿赚钱。如果哪天中纪委找我谈话,不用问,我什么都说。我都交待了。”

李说:“我就这么干干净净的,得了。”

刚创业时,一位官员在李国庆的地下室说,你这叫什么玩意儿啊。10年后,再见李国庆,他说,你这个路子是对的,安全啊。这时李得意洋洋,如同打了胜仗一样。不过,有时李国庆也想,如果回到10多年前,自己应该选择另外一条路,不用通过商业去影响更多的人。“当教授、研究人员,做学问也行。”他说道。

1996年,认识俞渝后,两人创办当当网。从那时起,只有俞渝和当当网是划等号的。上市之前,俞渝和李国庆都是当当网的联合总裁。作为不安定分子,在董事会里李国庆的信任指数远低俞渝。这和大学时期有秘书看管一样,“纵然有更大的使命感,还是一只小小鸟。”2008年,李国庆在一期《波士堂》节目里感慨。

决定上市之时,俞渝成为执行董事长,李国庆“转正”为总裁。更像纽约人的李可以痛快地表达了。可“浑不吝”的北京大男人必然容易伤害别人和受到伤害。谁管他是简单无恶意呢。

李国庆也知道这事,比如说,淘宝打假,反对百度侵权。“我批评这些事的时候,因为它在这个行业占了60%以上。就像谁一批评网上卖书有什么问题,一定是当当网的问题,因为当当网占了60%.”他说,“我是被迫批评他们的。我尊敬一些不是靠政府寻租,是靠自身的力量、科技的力量创造财富的人。”“可是,他们一走向事实垄断,我觉得他们境界不高了,可以一直创新啊。我对他们产生了新的思考。”李说。

俞渝并不完全认同李国庆的做法。她坚持“独善其身”的做派。“她不喜欢跟人冲突。她希望小日子过得很平滑,没必要去批评别人。”李国庆这样评价俞渝。两人也经常因为这个起争执,为此,李经常把俞渝气哭。

更多的时候,李很听俞渝的话。没结婚前,俞渝对李国庆说,亚洲男人因为不喜欢锻炼,没有胸肌,到了30多岁后,很容易“啤酒肚”。“我坚持锻炼身体,每天只吃七分饱。”李说。

他们俩有许多相同的兴趣爱好。比如说都喜欢滑雪,都喜欢从雪道上俯冲下来速度几近失控再收放自如的感觉。他们乐于过省吃俭用的生活。“我老逗她,美国中产阶级价值观。”李说。连朋友杨小冬都看不下去了,每次去他们家都感慨,“该换个大house了。”

陈年反击李国庆也是嘲笑其过苦日子都成惯性了。在去年派代网年会上,陈年说,中国B2C的确走过了非常艰难的路程,而李国庆是一个非常好的见证者。中国B2C在2007年之前走的都是非常艰难困苦的路。“我在卓越,2003年、2004年的确是迫于无奈,股东也好,整个公司的经营、增长也好,感觉到捉襟见肘,所以才会卖给亚马逊。国庆过惯苦日子了,他不相信好日子,这是国庆怀疑一切的原因。”“他们俩都掐了十多年了。私下里也是朋友。”派代网李成东说。

在许多同行眼里,李国庆是勇敢的,而俞渝是坚强的。俞渝不在乎这些调侃,她坚持将美国中产阶级的低成本价值观运用到公司运营管理实践中。她认为,这是一种意识、一种习惯,不能虚荣。“当当不像某些公司到处都是广告。我更愿意把那个钱用在包装箱上,更为结实,适合长途运输。我们更愿意给物流工人涨薪。”今年,当当网员工会增加到3000人左右,其中物流员工大约为一半以上。“谁都愿意过好日子。”俞渝说道。

最近,俞渝总是喊着要从东四十条的第五广场搬走。她嫌那比安定门的办公场所贵了。“物业费每平米4.6元。旁边那个楼盘是6.7元,可我感觉还是贵。”她说。

说得再多,他们最大的共同点还是要办一家让人舒服的网上百货公司。

那是一段愉快而甜蜜的回忆。华尔街回国的俞渝和更像纽约人的李一边谈着恋爱,一边下定决心,要办就办一家作风正派、有知识分子味儿的公司。

在中央书记处工作时,李国庆研究过匈牙利早期的工人合作组织。他对许多人持有期权特别迷恋,他相信,更多的人有超额的回报,才有超额的付出,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因此,和许多互联网公司一样,当当网很早就引入了期权激励机制,并每年增发新的期权。从2008年开始,当当网还首次允许老员工兑现一部分内部股权,由公司进行回购。按照当当网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其普通员工(不含高管)拥有1562万股普通股,约合312.4万股ADS,按照每股30美元计算,这部分期权的价值接近1亿美元。除期权之外,当当网的部分员工及离职员工还拥有公司227万原始普通股,按照上市当日的收盘价也价值1358万美元,由俞渝代持。

“国庆和俞渝不仅把股份分给了若干个前女友,我也有,叫亲友股。”杨小冬说。

管理是一种体验。李国庆经常坐地铁上下班,不同线路地铁的高峰低谷时间,他很门清。“晚上6点半以后,地铁二号线是有空位的。”他说。根据交通状况和更为细节性的情况,他在公司实行弹性工作制,甚至建议每个员工每周有1天在家工作。“为什么不可以呢?”李游说人事部,“环保不说,又不会给北京交通添堵。”

有一回,李国庆发现,公司给一些农村来的物流工人只交两险一金。他问人事,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农村来的,是农村户口,按国家法律就不能享受像咱们城里人的五险一金。”李半晌没说话。有时,他见到一位快递员背着两个大麻袋在大厦里转不出去,他扛起一个麻袋,带他走出“水泥森林”。

李国庆更喜欢自己赋予自己使命与责任。当当网创办初期,李国庆十分明确地告诉当当网董事会和一部分高管:“每个人追求不一样,企业价值最大化不是我李国庆的使命。”听者疑惑。

很早之前,李国庆迷恋欧文。“不一样的是,我反对平均主义,特别强调贡献大小,拉开贫富,拉开收入差距,这是推动公司发展的动力。”李说。

当当网也是李国庆的一个实验品。他想得到的结果是,一个照章纳税、中规中矩的公司,在大环境中能不能生存、发展和壮大。“这个已经证明了。”李说,“有一天董事会不认可我的经营管理,多数股东也不认可了,那我就再办一个公司去,我相信更加炉火纯青。”

这个实验品并不是李的“儿子”。可他像旧式大家族里的族长一样苛责它。两厢比较一下:李国庆的儿子上小学时,李对他说,中等生就行。等到孩子上初中时,他对儿子说,中上等生就可 以了。但是,对当当网,李国庆要求必须是“优等生”,品学兼优——价格低不能以牺牲品质为代价,真品低价,以假货价卖正货;还要注重客户体验。

当当网很早就建立了自己的买手团队。“买手团队是最难培育的。购物中心之所以能够打败百货公司就是这样。本来国外的零售业进军中国都是买手团队,有选品队伍、采购队伍等,本来他们能成功。结果呢,进入中国这十年,跟着国内的零售业都学会了代销,要进店费,品牌商将这部分加到进价里,结果并没有给顾客创造低价。这是所有跨国公司自己也玩不起来,并没有给顾客创造低价的原因。”当当网一位专业人士称。

决定扩大产品品类后,李国庆团队曾用很长一段时间厘清商业模式。最后,他们决定做网上百货公司,为客户精选商品,包括精选优质商家,方法是1+3——对联营商户的品类选择、定价策略也会进行控制。自营和联营的百货品类没有上限限制,但选择品类有一定的原则;联营商品很多也是当当在配送,只是不入当当的库房,未来会采取联营入库方式,以便于整体改善服务质量。“通过不断强化买手团队,当当在自营的百货品类上可以做到和图书一样的控制力。就像我们八年前所说的图书音像正版货、盗版价一样,我们在日用百货上要做到正货假货价。”上述高管称。

本文截稿时,李国庆正在微博上为“百度文库侵权门”一事出谋划策。许多人认为他回归理性了。事实是,李国庆从来未发生真正的变化。他自小就有自己坚定的立场。即使47岁了,也不要指望变化。不管他打扮成什么模样——有时候是一只愤怒的小鸟,有时候像医人医己的啄木鸟,还有时候是闹喳喳的喜鹊,但都是小小鸟。

王婷 本文来源:东方企业家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