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网CEO李国庆:我真是很孤独的(二)

2011-04-02 15:53:32 来源: 东方企业家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981年,“零缺点”、“三好学生”李国庆从北京经纬路中学初中毕业,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忘记交待一个细节,自小李国庆的颧骨一边高一边低,脸歪。这也是他获得李家更多的包容、原谅,甚至溺爱的重要原因。

据北师大二附中校长办公室一位年纪大的老师回忆,她第一次见到李国庆时,心说,哟,这孩子……不过,学校没有因为这个歧视他。青春期里,李国庆有些自卑,更多的是反叛。他要脱颖而出。“我喜欢上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开始对一些主流价值观不认同。”他说道。高二时,能言善辩的李国庆成为学生会主席。

李国庆并不是北师大的子弟生。“我觉得他们(子弟生)特别的独立、自我。”李回忆。当时,清史专家龚书铎的儿子和李国庆一个年级。有一年,他的儿子历史考了19分。“他物理化学极其优秀。”李回忆,“我们觉得特不可思议,清史专家的儿子啊,可人家觉得挺好。”

李国庆学着找“自我”。那时候,全校师生都对学校食堂颇有意见。李国庆带头,组织全校学生罢饭,跟负责食堂的副校长对话。“他那一届最突出,许多老师都跟着一起反对难吃的大锅饭,都提意见。”上述老师回忆。

为此,李国庆写了人生第一份检查,书面不行,还在全校广播。也因为这个,曾获“北京市新长征青年突击手”的李并没有在高中时入党。

1983年,高三的李国庆还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口才好,逻辑强,当律师?后来,他看到,北京大学新开了社会学系。“社会学,就是改造社会。”李毫不犹豫地报了这个有野心的专业。结果,如愿以偿。

“新生报到那天,大部分北京的考生都知道有个李国庆,尤其是师大一附中,师大二附中,师大系统的更熟。他是那种跟谁都不见外的人,跟谁都能搭上讪。”李国庆的大学同学,尊宝音响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小冬说。

表面上,李国庆十分沉醉于大学时代。事实是,这是他纠结人生的开始。

那时的李国庆更加喜欢、擅长挑战权威。“一上学,我们对中文课很有意见。怎么跟我们高中讲的一样啊。”李国庆跟北大一位系领导抱怨,“她说,把这课取消了啊。她还说,这点事还不容易啊。先找系主任开会、再罢课。你们三次不上课,他就得把这课取消了。”

李国庆照做,得逞。

李国庆积极地表明才干。大三时,他当上了学生会副主席,学代会会长。当时的北大每月一次学生提案,对学校各方面提意见。学校书记和校长都在,然后让各个处接受学生质询,回答问题时,每个人不能超过5分钟。李国庆是主持人。保卫处、房产处、教务处处长们都想利用校长和书记在的时候表现。李才不管呢。“到五分钟,我就让他们下去,不下去的我就给他们拽下来。”李乐呵呵地说。

有一次,学生向学校反映,北大一万多名学生骑自行车,校园只有6个打气的气筒,还老坏。后勤处长说,修了还坏索性不修了。李国庆说,你就要保证学生随时用随时是好的。最让李国庆津津乐道的还是和食堂闹。他把高中的经验平移到大学,并进行了局部创新。他设计奖励方式,学生们的饭票有10%带“奖”字。“七个食堂里,你们觉得哪个食堂好,就把带奖字的饭票花在哪。”他说道,“当时有效。”

后来,李国庆发现,一万多人七个食堂,一个食堂要接待两千多人,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后来,哪个食堂伙食差,李国庆让其他的食堂做好的饭,一车车地推出来在差评的食堂门口卖。还不行,学生会组织在差评食堂门口卖方便面。

“我那个时候把我自己都当成校领导了。”李说道,“哪的电线杆子该修没修,黑灯瞎火,我就直接打一个电话。还不是我打,先让秘书拨好电话,我再拿过来。我说,我是李国庆,三天内必须把这两个电线杆子路灯给我安好,安不好咱们下个月质询会见。”

那是李国庆最为膨胀的时期。

19岁就和李国庆成为好朋友的杨小冬并不知道朋友天天在折腾什么。他只知道,这个朋友是要走仕途的。和李一样,杨小冬的脸左右也有点不平衡。“上大学的时候,我会在这方面缺乏自信,他是影响我最多的一个朋友。他跟我一样先天脸不平,但他从来不会在乎这事。”

李国庆哪有时间跟朋友同病相怜,发感慨,早出去挑刺儿了。80年代的北大校园地处蛮荒之郊,经常有学生在校园里挨揍。有一回,看李不顺眼的人勾结校外的捣乱分子威胁恐吓他。他掏出学生证,振振有词道:“我是北大学代会会长,请你们要考虑后果。”对方说:“我们打的就是你。”

第二天,李找到学校派出所。“为什么学生老挨打”,“你们是干什么的”。最后,经学校同意,学生会组织了学生自卫队,一人发一个大木棒。“我记得川军东北军最勇敢。”李笑着说。有一次,学生自卫队跟社会上的“坏蛋组织”对抗。结果,北京市公安局来了一百多辆摩托车,保护着学生怕闹出事件。

时任北大校长丁石孙评价道,李国庆是能闹,但都是正统地闹。李回忆起这些,沉浸其中,乐不思蜀。事实是,并不全是如此快意江湖——李国庆所说的秘书,与其说是助手,倒不如说,是来监督他的;最不能理解的是,一位学生会副主席、学代会会长在大学时期并没有入党。

“在大学时,他是一个很极端的,很有争议的一个人。因此没能入党。”李国庆一位大学同学回忆。

在这位同学看来,入党不成对他打击很大。“大学毕业,我们班只有三个还是团员的,他就是其中一个。”这位同学说,“我都入了党,却没有他。我对他说,开始时,你应该做恶人,然后改邪归正就好了。你老也不瞻前顾后地做好人好事,这些事最终人家要先了解你的动机再去理解事情本身。”

多年后,此番话,这位同学送给了商人李国庆。

说起这段往事,李国庆抽了一根烟。

在同学眼里,李国庆是怪人。一方面,他参加学生会、学代会这些组织;另一方面,他又不太忠诚于这些组织。他经常会冒出点跟主流意见不一样的观点。然后再平衡于两者之间。“他自恃甚高,浑身上下优越感。”他的同学说道。

李并非出身名门。1949年之前,李的父亲在新疆、陕西一带做贸易,还专门有一间经营丝绸布匹的贸易公司。“以后就公私合营了。”李说。

文革时,父亲被定为特务嫌疑分子、反革命和投机倒把。后来,李国庆才知道,父亲接触的是自称“新疆王”盛世才周围的人。他广交朋友,跟各路人士都能相处又有生意往来。等父亲回到北京,李国庆已经上中学了。好多人找到李父,说,一起做生意。但是,李父一考虑六个孩子思想要求进步,他就拒绝了。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父亲还是惹上三大罪状,这些影响了李国庆的进步。

接近毕业时,学校总务长想让李留校,而总务长是化学系教授。“我干你那个干什么,也干不了啊。”李拒绝了。

1987年开始,长达四年的时间,李国庆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直到1999年,和俞渝创办当当网。

王婷 本文来源:东方企业家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带你见识最强记忆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