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哈利波特到魔兽世界 神秘学的娱乐时代(二)

2005-07-25 15:20:03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神秘学的前世今生

神秘学,英文为“occultism”,在《美国传统辞典》里解释为“研究超自然的学科”,其要义就是“信仰隐蔽或神秘的力量以及把它们置于人类控制之下的可能性”。在法语里,和神秘学相对应的单词为“ sot risme”,是哲学术语里面对于那些“秘传的学说”的通称。法国《快报》在最近关于神秘学的一篇报道里,试图对神秘学做一个总结,作者认为神秘学细部包含极广,如果概括起来大致是:1.流经上千年时间而不曾被正统所湮没的哲学和宗教分支;2.未能成形为宗教的那些古老信仰;3.秘教,即不能彰显的秘密信仰及其团体,比如犹太神秘学,撒旦教,蔷薇十字会和共济会等;4.象征学和符号学的原始形态。

西方的神秘学历史悠久,上溯可以早到古希腊爱留希尼地区的秘密祭礼,一种既广为流传又充满隐秘气息的仪式。而普遍认为,公元前6世纪的古希腊数学家和天文学家毕达哥拉斯是西方神秘学的创始人,他确信数字支配着万物自然。大约两个世纪之后,亚里士多德首次提到两类认知概念:一是“对外传授”的,以大众为对象的;另一种则是隐匿的,只在某个团体入会成员中相传的。但是“神秘学”这个界定,却是直到公元166年才由萨莫色雷斯岛上(在爱琴海东北部)一个名叫Grec Lucien的人正式记录于文字。到了公元3世纪前后,一帮聚集在亚历山大城的新柏拉图学派追随者将“神秘学”主义发扬光大并广为传播。他们不同程度地承继了柏拉图学说里面超感觉的一面,同时又在东方学说的影响下,在里面加入了默想、静修和玄学的成分。

神秘学的黄金时代应该是在此后8个世纪才来临,那是天主教徒和教堂建造者的时代,也是几何学的时代,人们相信通过哥特教堂高耸的尖顶便能和上帝对话,而俗世一切物体的几何形体则是上帝的书写,需要用心去默想和感应——这个时期是神秘学和传统教会惟一和平共处的时光,等到令人炫目的文艺复兴来临,一切都改变了。瑞士医生帕拉塞尔斯(Paracelse)革命性的医学理论,第一次将人体作为自然的观照而不再是上帝的创造,然后是人道主义哲学家米朗陶尔(Pic de la Mirandole),他将犹太教神秘哲学“卡巴拉”(Kabbale)阐释在基督教义之中,而意大利人布鲁诺则挑战教廷哲学里的地心说,告诉人们宇宙是无限大的,而且是物质的……教廷将这些“异想天开”的人裁判为异端,米朗陶尔被捕入狱,布鲁诺被烧死,于是从17世纪开始,在教会的高压之下,神秘学说的追随者开始采用秘密结社的方式。比如古老而神秘的法国“玫瑰十字会”(Rose-Croix),到今天仍然有一万名左右的会员,主要分布在巴黎以外的省内,以中产阶级为主,他们代代相传的是中世纪骑士Christian Rosencreutz的信仰,这个默默无闻的普通骑士梦想在最后的审判到来之前,把人类所有的智者联合在一起。

到19世纪的时候,神秘学开始被一些狂热的信徒和通灵术混为一体。其中比较有名的是一个女折衷主义者Helene Blavatsky,她创建了一个“神智学社团”,自称接收到了几个从天而降的印度大师所传递的信息,证明她的所有认知都来自于西藏——虽然她从未到过那个地方。道理上说不通并未影响她被人追随,她在法国的信徒现在还有上百人。

“麻瓜”世界的想象

记者◎于萍

《哈利·波特》系列第6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将在7月16日上市。从亚马逊书店的网站上可以看到美国版封面:绿底紫字;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邓布利多正在对手持魔杖的哈利·波特面授机宜。这一封面透露了许多信息:一、邓布利多时日不多。5月份J.K.罗琳曾宣称,一名主角将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死去,邓布利多作为魔法学校首席魔法师,在传授了哈利·波特独门绝技,并登上封面后,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二、哈利·波特经过校长的指点魔艺大长,这一超凡的魔法既可以用来对付伏地魔,也可以吓唬那些试图破坏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青年舞会的捣乱分子;三、封面中“与混血王子”这几个字的书写分外扭曲,可以推断出路修斯·马尔夫即将死去,罗恩与赫敏会开始约会,斯内普教授终于开始教授伏地魔防御课了;四、从哈利·波特拿魔杖的手法看,他是个左撇子;五、在用过黑色、蓝色封面后,这次选用绿色,下次将是粉色……

如此绞尽脑汁的猜测,只因为《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正处于严密监护下,除J.K.罗琳本人与个别印刷工人外,没人知道它的情节。为了防止2003年杂货铺盗书事件与亚马逊提前发货事件的再发生,《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版权所有人英国Bloomsbury出版社和美国Scholastic儿童出版社像守护绝世财宝一般对1080万本新书严加看管,运往分销商的途中,保安伺候,严禁拍照,为儆效尤,还逮捕了两名试图泄露新书情节的英国印刷工人。只等格林尼治时间7月16日零时,全球同步,开封售卖,迎接蜂拥抢购。这样的煞有介事在美式文化盛行的英国,可算独一份。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曾断言:《哈利·波特》系列的风行,将使J.K.罗琳成为这个岛国继狄更斯、奥斯汀和伍尔芙后最知名的作家。

第3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之前,《哈利·波特》系列一直被当作儿童读物。自1997~1999年,每年夏天推出一本的《哈利·波特》在美国被称为“夏日海滩男孩读物”,此前有被称为男士、女士夏日海滩读物的书籍,男孩读物的美称既反映《哈利·波特》的影响力,也为它定了性。但儿童读物肩负的教化功能,让人们开始挑刺。J.K.罗琳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每天都会收到孩子的信,询问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地址,如何获得入学资格。这让大人大惊失色,孩子果然心智弱小,被虚构的魔法世界所蛊惑。最有趣的统计来自《泰晤士报》:英国本土的《哈利·波特》专题网站中,有85%以上都连接有“获得更多魔法的秘密”,“怎样成为一个巫师”这类网站。对巫师的美化是另一大罪状。“巫师初现人世,没有父母、儿女、配偶、家庭,是一个魔怪,一块陨石,是异端分子和叛教者,死有余辜。”这是欧洲文化中对巫师的正统认识。《哈利·波特》却让孩子们逃离不懂魔法的“麻瓜”世界,学习巫术,争当巫师。虽然托尔金的《指环王》中也有术师甘道夫,但他是善良的守护天使,而且《指环王》也并非儿童读物。

从2000年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开始,这一系列开始分儿童版与成人版。两个版本并没有本质区别,但人们开始接受《哈利·波特》并非儿童读物。《哈利·波特》中的异教想象,埃及巫术与希腊神话的借鉴,凯尔特文化的隐喻,已经超出孩子所能理解的范围;故事虽发生在英国,却不是布莱尔的英国,而是中世纪的庄园阴暗寂静,借一道朦胧的光看到巫师飞过。故事虽并不忧伤,但这种情绪可以看成是J.K.罗琳为喜爱怀旧的大人倾情献上的感性之作。更深刻的想象是这个小孩学魔法的故事暗藏着许多对现实的讥讽。

“《哈利·波特》里的小秘密与披头士的歌一样多。”《Slate》上的一篇文章说。这样的隐喻游戏历来是英国魔幻文学的传统。《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充满哲学游戏;C.S.刘易斯的《纳尼亚传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是对当时政体的影射。《哈利·波特》呢?它最大的秘密是嘲讽了铁娘子撒切尔。哈利·波特在惹人厌烦的舅舅家被寄养了11年,才知道自己出身于非“麻瓜”世界的魔法世家。而撒切尔执政,正好11年。撒切尔的拥护者,自私无情的中产阶级,也可以在哈利·波特的舅妈一家身上找到影子——他们住在Privet街,这个词是Private的变称,隐喻了撒切尔的私有化政策。至于为什么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没有牛奶喝?因为撒切尔当政时期取消了学校的牛奶津贴。

J.K.罗琳一直在向英国魔幻文学的前辈致敬。她说最喜欢的小说是《指环王》,外出旅行总随身带一本。《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的名言:“因为龙代表着幻想的世界,因此我对龙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向往。”也让罗琳牢记在心,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的最大研究成果就是发现龙血的12种用途,这也是他巫师生涯的主要成就。人们不敢说J.K.罗琳是英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幻文学家,但不能否认,拜《哈利·波特》所赐,刘易斯·卡莱尔、C.S.刘易斯,或者托尔金这些老前辈才会被再拿出来反刍;在美国脱口秀电视节目与好莱坞电影充斥的英国,《哈利·波特》系列让英国人总算可以大声背诵一句名言:“美国人不懂魔幻,他们怕龙,就像他们怕自由。”

伏尔泰《哲学辞典》里的一段,可看成对逝去的魔幻世界的伤叹:“今天再也没有中魔的人,没有魔法师,没有星相师,没有精灵,这真令人遗憾。一百年以前从哪儿来那么多神秘,实在难以想象。那时候贵族们还生活在城堡里,冬天长夜漫漫,若是没有这些高贵的娱乐,人们会无聊至死。任何一座城堡在某一天总会出现一位仙子,每座村庄都有它的男巫或女巫,每位亲王都有他的星相师,每位夫人都有人给她算命,中魔的人在田野狂奔,人人都争着说自己看过鬼,或者以后会看到鬼。”J.K.罗琳也许是在向这种伤叹致敬,用《哈利·波特》重建魔幻世界。她的写作初衷怕是与《红楼梦》相似:“乐得与二三同志,酒余饭饱,雨夕灯窗之下,同消寂寞,又不必大人先生品题传世。”但这个小孩学魔法的故事的精神意义与现实作用被夸大。也许我们作为不懂魔法的“麻瓜”,对《哈利·波特》这个魔法世界的想象过于丰富了——“麻瓜”(Muggle)这个词也很不祥,它或许是Mugg的变称,它是傻瓜的意思。

刘韧锋 本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放弃1亿去读MBA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