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资讯”App能成功吗?

说到底,用户使用新闻客户端就是为了满足对新闻资讯的需求。

一点资讯

导语: “我不在意今天你说一点资讯跟谁很像,因为它最终是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产品。”一点资讯创始人郑朝晖开门见山地说。郑朝晖这么说是因为,总是有人把一点资讯跟《今日头条》《Zaker》等个性化推荐应用相提并论。 [详细]

04

公司解码

一点资讯

如今用户手机中的阅读应用,已经不限于传统门户在手机端的延伸产品,同时还有更多创业者进入,用技术创新颠覆阅读体验。

从国外市场来看,阅读应用正是巨头们的“香饽饽”:2011年8月,兴趣阅读应用Zite被CNN以2000万美元收购,去年7月,Facebook收购RSS工具提供商Pulp,今年4月,LinkedIn 9000万美元收购新闻阅读应用Pulse,次月,雅虎斥3000万美元收购了精简阅读应用Summly……在中国,移动阅读应用的差异分野才刚刚开始。 

一点资讯:学习用户兴趣 推荐信息

 

一点资讯上线四个月来,在极少推广的情况下积累了数十万用户,并在不久前推出了Web版本,应用在Appstore新闻类排行100左右。

“兴趣门户”这个词未免太抽象。从现在的产品形态来看,一点资讯其实就是一个通过用户社交记录和使用行为判断用户兴趣,为用户推送相应资讯的应用。一打开一点资讯,它会提示你选择微博账户登录,从微博的公开数据中筛选出你的兴趣范围,如果不想用微博登陆,可以在其中选择职业角色,一点资讯会基于角色兴趣推送文章。

  

然后,一点资讯会通过你的点击,阅读停留时间,“收藏”和“喜欢”等操作,分析你的兴趣点和兴趣外延,也就是说,使用的越多,它就越“聪明”。

  

这样说来,一点资讯跟其他个性化推荐应用其实没什么区别。不过,在大数据的概念下,资讯的推荐也是要强大的算法做支持,用一段这种资讯产品就会知道:这个应用是否懂你。

  

在今年7月这款应用推出以前,一点资讯的团队已经用了一年的时间做底层架构和筛选算法,经过学习,系统可以识别出垃圾文章、软文和深度文章。据郑朝晖介绍,一点资讯只有一个编辑,其他全部依靠技术达到识别、推送和学习的效果。

  

一点资讯依赖算法的背后,有一个资深的技术团队,作为创始人的郑朝辉,曾担任雅虎北京研究院院长,一直负责雅虎全球市场的搜索和个性化主页。而其他技术人员多是来自硅谷知名互联网公司核心成员以及国内BAT的高级工程师。

“你可以说是一点资讯现在就是个性化推荐,但它本质上是兴趣门户。”为了更接地气,郑朝晖决定从资讯个性化推荐入手,先积累用户的兴趣数据。

用极致的技术去替代繁重的人力服务,这种思维非常符合硅谷的产品模式。比如,拥有超过4亿用户的Whatsapp,团队竟然只有50个人。

不过,说到底,用户使用新闻客户端就是为了满足对新闻资讯的需求。从这一点上看,技术真的比编辑更懂得用户吗?用户真的有耐心等到应用学会自己的使用习惯吗?而且许多用户并不清楚自己的兴趣点,需要被推送一些热点信息。

盈利模式:精准广告推送

郑朝晖认为,用户越来越依赖手机,需要更多有价值的资讯。这时候供需就会产生,媒体会将注意力由生产热点新闻转向生产更多针对用户兴趣的深度内容,网络信息会向价值阅读过渡,信息需求量也会迎来爆炸。这对于技术驱动的创业公司来说,机会就在帮助用户更方便的获取想要的资讯之中。

  

而一点资讯的智能推荐系统,通过不断学习用户的使用过程,积累数据,始终围绕用户的个人兴趣和兴趣外延呈现资讯,用户粘性会越来越强。在此基础上,一点资讯还可以融入其他兴趣推送,如用户感兴趣的广告、商品和应用等等。由此产生商业模式:精准推送,是最高效的互联网广告模式。

  

此外,郑朝晖还提到,在用户兴趣的数据中,还可以衍生出基于兴趣的功能应用,形成应用矩阵,这个想法,则更加符合“兴趣门户”的定义。

[详细]

创业团队

 

创业团队

其实,一点资讯的技术架构在一年前就已经有了,兴趣门户的构想,源自郑朝晖在雅虎工作的启发。在任职雅虎中国研究院院长之前,郑朝晖一直在雅虎美国总部最核心的技术团队中负责优化雅虎全网搜索引擎和雅虎各网站的个性化推荐,经历了杨致远和卡罗尔·巴茨两朝掌门。

 

 2010年9月,雅虎总部派郑朝晖回国组建雅虎中国研究院,通过在中国招募和培养有才华的工程师,继续维护雅虎的搜索系统和广告推送系统。

 

 在这期间,郑朝晖萌生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创业的想法,他在研究院里提出了“startup+”计划,希望团队能够以创业者的心态,在大公司中建立创业公司氛围,借用大公司的平台与资源,做出用技术驱动的产品。

 

 在此期间,郑朝晖组织研发了一个基于Android平台的应用智能推荐商店,想借此试水移动互联网。但他发现,产品研发出来以后,运营和推广却跟不上趟。

 

 他知道,在技术方面,永远都是大公司有优势,有资源,有人才,但在运营推广方面,却需要其他部门的协同配合。如果公司不重视,协同部门也不会多花精力去做。郑朝晖觉得,这就像是生了一个孩子,却没法把它养大。

 

 郑朝晖意识到,在大公司里,不会出现颠覆性创新。大公司的核心产品是稳定的,聚集那么多最优秀的工程师,主要工作其实是在做优化。核心业务不允许尝试改变,动一下都会影响到业绩。

  

这无异于“温水煮青蛙”,大公司业绩稳上很容易,但是要想颠覆式创新创造高峰,只能革掉自己的命,没有大公司会这样做。

  

郑朝晖遇到了天花板,决定创业。“如果离职还继续做以前做的事,那不如换个公司继续打工,只有在大公司里做不成功,才值得创业继续做。”

  

在创业过程中,郑朝晖明显感觉到了不同:“大公司的程序员总是想着怎么充分利用数据,但创业公司的程序员是在想,我需要什么数据,我要创造它。”

投资人点评

  • 投资人

    红点投资高级分析师 谢晨星

    用户订阅类的兴趣资讯App肯定是有价值的,这种“乱序排列”的方式打破了传统新闻的浏览方式,以用户的兴趣为中心。《今日头条》第一年就已经做到了6千万的用户数量和1800万的日均活跃用户数,也已经开始试水商业化运作。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一点资讯进入移动阅读这个细分领域的时间较晚,从目前的用户数量来看,运营可能也做的一般,未来成长会比较困难。

    另外,一点资讯创始人郑朝晖虽然是技术牛人,懂搜索、展示内容的商业化,但想玩转媒体行业,还需一段时间。

撰稿:相与 王一粟     专题:王一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