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网易科技年终策划——夜深了,我们为什么还没睡!

这是一群为了生存和梦想而奔跑的小人物。他们头顶着潮流酷炫高薪的光环,却奢望着朝九晚六的生活;他们自由的跳槽、高调的创业做着翻身当高富帅的梦想,却昼夜不分、不敢怀孕,感叹时势大于天……

请点击七盏“亮灯”,看看这些小人物的2013。
CLOSE X

  • 激战公关XX年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精彩的公关战也许不是他们引发的,但他们一定是最累的。

    抗饿

    做这个采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王总仍然在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做方案,身边坐着一位同样在码字的同事,桌上堆着三层红牛的空瓶,整整齐齐,像是勋章。

    “明天要发布新产品,兄弟们已经加班快半个月了。”说完这句,王总叫我出去抽颗烟,“还没吃饭,抽烟抗饿。”

    “王总”

    王总只是公关部的一个小经理,但IT媒体圈里都叫他王总,一是因为他性格豪爽爱交朋友,二是他人脉广,给许多小记者帮过忙。

    王总过去是媒体人,在IT媒体最风光的6、7年前也算的上是个“名记”,从刚刚毕业的小记者到上市公司的市场VP,王总都能给划拉几个熟悉的。在圈里子摸爬滚打多年,看着当年的小记者跌跌撞撞当上了副主编,也看着VP洗尽铅华移民养老。

  • 有心创业 无力回天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距钱到账只差三天时,投资人被带走调查了,如何是好?

    夭折

    三个月前,IT人程磊的第一次创业夭折了。某著名天使投资人承诺了一笔200万的投资,但距离钱到账只差三天时,他突然被带走调查了,程磊听到这个消息时傻眼了。

    梦醒

    “第五天,我又梦见老头了。他出来了,我们的项目可以继续了”。在投资人事发初期,程磊经常在半夜这样更新朋友圈,他所称的老头,就是那个著名的投资人。

    等待、等待、等待……近一个月,程磊只能每天关注着官媒的各种报道,他推掉了很多朋友聚会,怕被问起投资人和项目。时间一天天过去,程磊的创业梦开始慢慢清醒。

    两个月后,他怀着五味杂全的心情去了一家大公司上班。

  • 互联网人到中年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不久前还刚出校园,一眨眼就人近中年。

    “每天早上一睁开眼,我就欠银行400块。”这个6、7年前就已经流行的段子,平静地从齐林口中冒出。

    刚过33岁生日的齐林,即将迈入中年的行列。这个非常普通的互联网老兵,从今年开始,自己的生活变得窘迫无比。无非就两个原因,刚刚在顺义买下的两居室和老婆刚刚怀孕的消息。

    齐林今年突然的买房举措,让很多认识他的人大吃一惊。作为一个坚定的房地产泡沫论者,齐林一直认为房地产存在着巨大的泡沫,而为这个大泡沫买单的代价,就是生活质量降至最低。

    “实在是没办法了。”齐林的神色中带着强烈不满,“原以为今年房价会降下来,结果这是痴心妄想,国五条出来后房价还涨了三成。”发现“再不买就更买不起房”的齐林,只能席卷了两边老人的全部家当,再从银行贷巨款买了套二手房。

  • 从海归白富美到创业“女屌丝”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曾经的“白富美”还没结婚,用她的话说,催也没用,谁会要创业中的女孩呢?

    创业劳苦命

    “很多人说创业很辛苦, 在我看来 创业非常有乐趣。”叶雯佳这样形容她现在的状态。

    现在她的身份是某社交移动APP联合创始人,每天在中关村立方庭大厦出没,雯佳每天在这里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就在这里,雯佳过上了忙起来就吃不上饭的生活。

    曾经白富美

    为了上班方便,雯佳搬到了立方庭大厦附近,步行几分钟就可以到公司,这已经是很多IT民工的理想状态。

    虽然价格并不亲民,但这对雯佳来说并不是大问题,就在几个月前她还在华尔街的一家对冲基金工作,过着百万年薪的白富美生活。

  • 从跳槽到被跳槽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公司并购是常有的事儿,但对那些在两家公司跳槽了两次的人来说,却是满满的尴尬。

    段子

    今年业内某次大型收购让无数人倍感意外,而这样的意外造就了一个近乎于段子的故事。

    故事主人翁小X在当中扮演了一个让人觉得尴尬的角色。在圈内小X几乎被当做一个笑话的佐料来进行传递,这也让小X无法卸下自己的心防。

    在A、B两家公司中间经历过两次跳槽的他,这次因为收购的原因,也经历了一次被跳槽。在面对员工选择条款时,怎么面对前领导和前同事,才是小X最优先考虑的因素。

    高薪

    毕业于北京某知名大学的小X,在实习期间就到了国内互联网巨头企业的子公司A实习。拿些让人羡慕的高薪,小X最后留在了这家公司。

    但小X很快发现,虽然薪水很高,但小X负责的部门在公司的体系中并不重要。而这家巨头公司内部文化封闭,让小X感觉到没有发挥的空间,进而产生了跳槽的冲动。

  • 当文青遇上乡愁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当互联网企业集中在北上广的时候,我们真的有回老家的路吗?

    妥协

    “没有有限的青春,只有甘愿妥协的人生。”这是曼子微博上的一句话。

    曼子,26岁,北京一著名互联网公司女程序员,入行4年。

    文艺范儿

    和很多人印象中鼻子上架着厚酒瓶盖、终日与一台电脑为伴的宅男宅女程序员不同,曼子是个典型的文艺范儿程序员。

    她喜欢历史和摄影,热衷于参加豆瓣上各种品葡萄酒、品鉴古典家具或者参观北京最老四合院的活动。

    但北京也有着不那么文艺的东西,比如受够了的北京雾霾和永远拥挤的地铁1号线,以及屡次因房东卖房被迫搬家的痛苦。每当夜幕降临时,她便想起了远方的家。

  • 谁说我不想要

    已有1人身有同感[查看详情]

    当生孩子和工作不得不二选一的时候,你怎么办?

    惊喜

    2013年8月20日傍晚,吴双双和往常一样正在电脑前忙活着没处理完的工作,突然,手机响了。

    是闺蜜发来的照片。又一个要把吴双双叫“干妈”的胖娃娃出生了。

    就像一年前另一个闺蜜的千金出生一样,吴双双的兴奋无以言表。她从包里掏出记事本,翻开空白页,想要记录下这欣喜若狂的时刻。但几分钟过后,吴双双只写下了六个字:谁说我不想要!

    烦恼

    这位来自南方的80后女孩,2005年毕业后只身来到北京,在一家4A广告公司卖命,转眼已经过去8年。但对她来说,生个娃,比还房贷还要麻烦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