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财经 | 娱乐 | 商业 | 科技 | 汽车 | 数码 | 女人 | 旅游 | 教育 | 文化 | 广州 | 军事 | 部落
评论 | NBA | 明星 | 证券 | 基金 | 探索 | 房产 | 手机 | 两性 | 健康 | 培训 | 电影 | 游戏 | 拍卖 | 论坛
科技  技术趋势  探索 学院 IT茶馆  要闻 专题 IT业界 通信 互联网 视频教程 病毒 游戏 论坛 新玩意 重磅报道导航
无标题文档
     最新报道:
 投票
如果是你,你会怎样对待你身边的艾滋病患者?

鄙视他们
搬家到远远的地方
不去接近他们就好
不应该歧视人家
主动去关心他们
投票结果

   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已定为遏制艾滋,履行承诺。世卫组织性病防控合作中心主任陈志强教授称设定这一主题的背景是,艾滋病在全球流行的形势仍非常严峻。

   我国防治艾滋病工作正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而把握这一重要关口的唯一措施就是履行承诺,政府和社会各界都要共同履行遏制艾滋的承诺。>>>查看详细

 ·HIV的发现  ·艾滋病毒的起源
  自1981年6月5日以来,人们开始积极探索其病因。由于首批报道的艾滋病例几乎都是男同性恋者,所以人们自然而然想到同性恋性活动与艾滋病的关系。但是同性恋通过肛门进行性交的行为,至少在有人类历史记载的时候即亦存在。[全文]   人类免疫缺陷综合征首先发现于六、七十年代,而在80年代初,证明该疾病是由艾滋病毒所引起。在随后的十几年里,艾滋病以令人惊奇的速度在人群中流行开来。从82年底的800名病例到目前全世界有近二千多万感染者。[全文]
 ·艾滋病的命名  ·艾滋男一号
  CDC把这类疾病归纳出一个病名,叫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简称艾滋病。这个名称,正式发表在CDC的1982年9月24的MMWR中。当时说明,此病是由于免疫功能失调,有经过病理切片或组织培养证明的KS、PCP,以及其它机会性感染的一种病。[全文]   1981年6月5日,不象征雄壮,也不代表辉煌,但是,这一天的一则报导,令人们刻骨铭心。世界上第一次有关艾滋病的正式报道,加州大学洛杉矾分校附院发现的那个免疫功能极低的31岁的同性恋病人,便成了第一号艾滋病人。[全文]

  艾滋病在中国的传播正在逐渐从有高危行为的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由于艾滋病的传染途径之一是通过血液传染,所以,在日常生活中许多导致出血的事情都有可能会被传染上艾滋病。如:文眉、文眼线、洗牙、拔牙、修脚、刮胡子,就连跟人打架也得小心……

  艾滋病的第一传播,就是血液传播包括输血传播。所以,静脉吸毒者共用针头针管最容易传播艾滋病。还有,有血液接触的医疗器械,拔牙洗牙器械、理发和美容工具,比如穿耳孔针、文身针和针灸针,都可能把艾滋病病毒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身上。[全文]

  一位市民因口腔不适去上海一家大医院口腔科就诊,细心的医生对这位患者作了艾滋病病毒常规检查。检查结果让这位患者惊呆了: 阳性,即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这起罕见的口腔门诊检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病例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人们有理由问:看口腔门诊有没有可能被传染上艾滋病毒?口腔诊所的卫生消毒让人放心吗?[全文]

  报复社会的行为真的有,有的是无奈,有的却是恶意。吸毒的卖淫艾滋女可能只是为了维持自己的毒瘾,不得不从事卖淫;但是不加保护的性行为或意外仍然可能伤及他人的性命。

  而另一些人则是为了维持治疗的金钱,或对社会的憎恨而不惜伤害别人的生命。后一种人很自私,卑鄙,严重鄙视。但无论如何一个感染者是不能再危害社会,把自己的不幸嫁接在别人的身上。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报告显示,今年全世界新增艾滋感染者500万,感染者总人数已达4030万。全世界有310万人死于艾滋,其中57万是15岁以下的儿童。本年度新增感染者里,超过一半人年龄在15到24岁之间。
  在性的方面,创新并不是一种人人都认同的态度。人对性既有无穷无尽的想象力,又因循守旧,这一切都取决于能否在危险和愉悦之间保持足够的平衡。

  危险的性,总是有一定时效。那些随着生活内容的变化而被新创生的性体验,一般被视为危险——它在挑战新的愉悦体验,同时颠覆原有的生活规则。[全文]

  如果把全世界所有人的性交往关系用直线连起来,那么这将会是一张(或N张)巨大的性关系人际网络。目前没有人能完整准确地说出这个性关系网络究竟覆盖了全球多少人口,更可怕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上了这张网,只要你已经不是处女或处男了。或许你可以保证,你这一辈子只跟一个人做爱,你却无法保证对方这一生中也只有你一个性伴。

  不论性交往的原因是什么:相爱、好奇、例行公事或强奸,一旦你与他人进行了无防护措施的性行为之后,你将无法百分百地保证这是一次没有后遗症的游戏。即使是HIV感染者,他也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全文]

  危险的性,在艾滋阴影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阴影,那就是我们对于性自由、性解放的幻想。出于对长期以来性压抑和性缺乏的反拨,日益开放而容易的性,被很多人看成是一场伟大人性所策动的正义革命,但人们似乎不太愿意相信,这极有可能是对于西方以“性解放”为表现形式的政治对抗运动的误读。

  要想从简单的性或单纯的性当中获得快乐,一是必须意识到包括性在内的任何快乐都是有风险的,因而保持性观念上的清明理性和节制态度绝对有必要。二是要充分尊重性,从以往那种性禁忌和性自由的双重禁锢中走出来,学习并且享受性。[全文]

   性接触是目前全球主要的艾滋传播途径,全球70%~80%感染者是通过性接触感染上HIV,其中异性间性接触传播占70%以上,而男同性恋性接触传播占5%~10%。一次没有保护的性交,传染HIV的概率约为0.5~3%。
  我们都知道,艾滋病的传播有三种途径,即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在性传播的预防中,使用安全套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手段。在使用安全套的同时还可以预防性传播疾病和避免怀孕。因此,仅仅知道安全套的用途还远远不够,还应该掌握如何正确使用安全套。[全文]
  “戴了套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一个拥有多名性伴侣的朋友向记者这样表述了他对安全套预防艾滋病的认识。事实上,自从性这一话题自近几年解禁以来,安全套迅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和日常生活,而有上述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

  “正确使用安全套是可以在性交时有效预防艾滋病,但安全套的预防率只有85%。”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性学会理事长徐天民介绍说,艾滋病的预防应该标本兼治,安全套只是一个治标手段,其目的是通过技术方法将艾滋病在中国的发展势头抑制下去。安全套不应也不可能成为人类抵御艾滋病的依靠。[全文]

  郑州市政府日前态度鲜明地在宾馆、饭店和美容美发、桑拿洗浴等场所的从业人员中,声势浩大地开展"安全套使用率达100%"的工作。一时间,全国各界人士对郑州及全国各大城市推出的“安全套百分百”计划议论纷纷,焦点之一便是此举是对这些公共场所性交易行为的纵容还是理性保护。

  政府推广使用安全套,与打击卖淫嫖娼行为并不矛盾。关键是我们不能把安全套与卖淫嫖娼划等号,舆论宣传中也不能将安全套画面突出放大,作为某贪官生活腐化的“有力证据”,唯此,安全套才能从人们心理的“隐私”角度走到防控艾滋病的“前台”。 [全文]

  小小的安全套在公众观念中承载着过多的负面、阴暗的主观色彩,世界卫生组织WHO一直在告诫人们,预防HIV经由性接触传播最有效简便的措施是使用安全套,并把倡导使用安全套视为时尚和负责任的行为。
  1981年6月5日,不象征雄壮,也不代表辉煌,更没有历史学家大书特书。但是,这一天的一则报导,令人们刻骨铭心。

  1980年圣诞节前,加州大学洛杉矾分校的免疫学教师戈特里布要他的学生去寻找供免疫学教学用的病例资料,学生在附院病房中找到了一名免疫功能极低的31岁的同性恋病人。他便是世界第一号艾滋病人,自此,艾滋病流传全世界。 [全文]

   美国艾滋病流行最早见于同性恋人群。1989年,中国发现的本土第一例因性接触感染艾滋病病人与多个同性有性关系。

  学术界认为,同性恋是性病艾滋病的高危人群。至于原因,学者分析说,因为同性恋的性接触方式多为肛门性交,而肛门性交常造成直肠黏膜充血轻度损伤,精液中的艾滋病病毒可通过破损黏膜进入血液循环或淋巴系统,所以性伴侣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概率很大。而同性恋者的性伴侣不固定,高危行为多,多已结婚生子,周围人群处于无保护状态,且活动高度隐秘,易把HIV病毒传播给普通人群。著名的同性恋研究学者李银河和张北川都对此表示担忧。[全文]

  一名25岁的英国男同性恋安德鲁·斯丁普森于2002年8月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一年多后医生对他再次进行检查时,却发现HIV病毒从他体内离奇消失。

  抗艾滋病慈善组织“泰伦丝·希金斯信托”的发言人指出:“世界上此前还从未有人自行清除了体内的HIV病毒。发生在安德鲁身上的事情绝对是个医学奇迹。从统计学上来说,这种康复概率如同不乘坐宇宙飞船登上月球一般渺茫。[全文]

  异性相吸、同性相斥,本是自然规律,然而在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之中却有那么一群人--同性恋者,他们的情爱发生了错位。而男性同性恋者在中国是艾滋病第二大感染源。
  科学界是从1998年开始重视对鳄鱼超强免疫系统的研究的。当时的研究显示,鳄鱼血液中所含的某些蛋白质能够杀死对盘尼西林有抗药性的细菌,例如金黄葡萄球菌。与麦钱特一起参与研究的澳洲科学家亚当·布里顿表示,近期又有研究显示,鳄鱼血同样是艾滋病毒的“杀手”,比人类免疫系统的威力强的多。

  以鳄鱼血为基础发展抗体仍存有风险,鳄鱼的免疫系统对人体来说可能威力太强,需要中和成人体能接受的强度,“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或许要花数年时间”。[全文]

   小小的红眼树蛙可能是人们摆脱艾滋病困扰的关键所在。美国研究人员日前研究发现,澳大利亚红眼树蛙的皮肤中含有一种化学物质,这种化学物质可以通过破坏HIV病毒来阻断艾滋病的传播。

  医大生不愿从事艾滋病研究,也暴露了教育体制的缺失:缺少最核心的人才价值观,只注重专业培养,而不注重良知和高度,将使知识分子的主体精神和独立人格大打折扣,最终在利益泥潭中迷失掉群体的方向。[全文]

  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艾滋病分子病毒学专家朱托夫,在与其合作的暨南大学艾滋病基因与疫苗研究开发中心向记者介绍了中美联合攻关的最新发现:有些中国人体内可能存在天然抵抗HIV的变异基因,有人天生不会感染艾滋病毒。

  而且,后来有科学家发现,变异的DC-SIGN不仅不会抓获病毒,而且不会抓细菌,所以可能具有抗SARS、乙肝病毒、结核病细菌等的作用。[全文]

  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和医学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楚,也产生了许多对抗艾滋病毒的方法。自然界也同时存在一些东西天生就是艾滋病的克星。在抗击艾滋的战争中,希望之火将越来越旺!
  从中国人乐生惜命的观念看,很多人罹患比艾滋病要严重得多的绝症,只要没有到生命的最后关头,也会坚持治疗甚至不惜倾家荡产。而针对艾滋病,国家专门出台了“四免一关怀”政策,应该说,艾滋病的治疗环境要比很多严重疾病好得多,放弃治疗从医学上甚至从经济承受能力上讲,都说不过去。

  当年在SARS面前,我们明白那是一场捍卫和塑造生命尊严的崇高行动,我们不能抛弃一个人;在这个意义上,面对艾滋病和面对SARS毫无区别,只不过是局面更为艰难,而意义更为深远。[全文]

   “全球基金第4轮中国艾滋病项目”招聘已经两个月了,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仍没为该项目物色到合适的管理人员。

  医大生不愿从事艾滋病研究,也暴露了教育体制的缺失:缺少最核心的人才价值观,只注重专业培养,而不注重良知和高度,将使知识分子的主体精神和独立人格大打折扣,最终在利益泥潭中迷失掉群体的方向。[全文]

  就基本权利而言,笔者认为,HIV感染者和AIDS病人的权利是固有的,与一般人一样,享受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同样的基本权利。这似乎意味着HIV感染者和AIDS病人的权利无需通过专门的立法再次进行“重复性确认”。

  尽管HIV感染者和AIDS病人本身具有“特殊性”,但不意味着艾滋病立法可以忽视基本权利的概括确认而只规定其具体的“特殊权利”;[全文]

  小小的安全套在公众观念中承载着过多的负面、阴暗的主观色彩,世界卫生组织WHO一直在告诫人们,预防HIV经由性接触传播最有效简便的措施是使用安全套,并把倡导使用安全套视为时尚和负责任的行为。
网易探索频道 制作:吴毅
  网易科技推荐
重磅报道 | 专题 | IT茶馆 | 技术趋势 | 科学 | 科学读图 | 科学专题 | 论坛 | 游戏 | 学院 | 视频 | 艺术设计 | 行业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