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黑客频频发动攻击,继9月12号百度遭史上最大规模攻击后,在9月21日2006年中国互联网大会的三天时间内,新网、反黑客官方站、宝洁中国三个网站相继失守,一天黑一个,大有向中国互联网宣战的味道,中国互联网安全面临严峻考验。对于黑客的攻击行为业界褒贬不一,然而网友评论却是大呼痛快,有网友认为,网民现在受流氓软件、色情暴力困扰已久,而监管机构顾着多管几个行业而忘记了网民。网友认为,黑客就像网民在水深火热之时,“超人归来”,为饱受蹂躏的网民伸张正义,将“不法之徒”惩之于法。
南方IT沙龙第六期接受报名:中国顶尖黑客解密百度新网被黑
 

  9月23号,一年一度的中国互联网大会落下了帷幕,不过这次出尽风头的不是领导,不是企业巨头,而是黑客。 继9月12号百度遭史上最大规模攻击后,互联网大会的三天时间内,新网、反黑客官方站、宝洁中国三个网站相继失守,一天黑一个,大有向中国互联网宣战的味道,中国互联网安全面临严峻考验。对于黑客的攻击行为业界褒贬不一,然而网友评论却是大呼痛快。网民现在受流氓软件、色情暴力困扰已久,而监管机构顾着多管几个行业而忘记了网民。有网友认为,黑客就像网民在水深火热之时,“超人归来”,为饱受蹂躏的网民伸张正义,将“不法之徒”惩之于法。
  互联网大会终于曲终人散,领导露足了脸面,企业巨头赚足了眼球,媒体也乐于凑热闹,一些刚起步的企业不失时机粉墨登场。中移动鲁向东不忘提醒独立WAP,就算移动不搞垄断你们没有前途;刚洗脚上田的奇虎齐向东再次发表从良声明,呼吁建标准的都是流氓软件;备受挤压的郭凡生终于有机会慷慨陈词,中国互联网实在太不公平了……这就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真实写照,互联网大会像一个大杂烩,你方唱罢我登场。2006中国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是创新,网友终于忍不住站出来说,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创新就是耍流氓……
  中国互联网期待着二次浪潮,没想到屡创低谷,乱像横生,网易科技选出五大乱像罗列如下:

中 国 互 联 网 五 大 乱 像
一、除了口水战无大事

已经记不清楚谁才是中国互联网口水战的奠基人了,模糊记得近期最早的对战发生在周鸿伟与田健之间,为了验明流氓软件正身,俩情同手足“兄弟”不惜反目成仇,相互唾弃。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本来是“哥们俩”的私事,却纷纷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不但360安全卫士大大露脸,3721关注度也大大提升,坏事变好事,乐得双赢。同行看在眼里,痒在心里。从此之后,口水开始铺天盖地——郭凡生找上马云,天极盯上百度,一财瞧中了富士康,3000万到1块钱都是瞬间的事,反正也不在乎那么一点钱。
不得不承认,口水战是中国互联网的一大特色。在低迷环境下,口水战不失为一个消遣的好办法,企业有事做了,媒体也有下锅的料,嘴巴一张,互联网一片欣欣向荣。

二、流氓比流氓软件多

中国互联网十年,很少听闻哪里弄出核心技术或杀手级应用什么的,中国互联网一直饱受没有创新指责,但流氓软件除外。要中国互联网创立这个那个标准很难,但耍流氓这事却是无人能及,地址栏、捆绑下载,总能变着花样出,恨不得插到你的手机上。去投诉吧,它就说你没技术瞎起哄。就算把所有插件都干掉了,拨号软件也能给弹出几个广告来。终于等到有人站出来呼吁建立流氓标准了,没想到给捅了娄子:嚷着建标准的都是大流氓。
流氓软件最新的调查报告表明,超过98%的网民受过流氓软件的侵扰。一句俗话说得好,谎言说了1000遍就成了真理。如果超过98%网民都用流氓软件,那么它就是正版。这就不奇怪,为啥创业者一听到流氓软件就兴奋不已,连VC都兴趣盎然了。

三、管事的比做事的多

互联网已经鲜见能令网民兴奋的事了,好不容易冒出一个“馒头血案”,广电总局说以后不准恶搞了。中国人上网,无非两件事:资讯和娱乐,现实生活中压抑得很,上网找找乐子吧,看视频得问广电总局,打网游得问文化部,想用google不用百度得问信产部。这年头,忍着点吧,说不定以后上网还得拿身份证去公安部备案。
说着憋气,以后不上网了玩手机总行吧,IVR、彩铃,WAP、手游都有几个婆家在管。监管机构为了网民事无巨细,不一而全。可不是,太原市公安局不惜历时一年零两个月,才抓到一个小学文化领导的“情色六月天”。

四、流量作假吓退风投

没有太多拿的出手的东西,用数字说话,流量成为了唯一可信的硬指标了。数据本身是科学的方法,但到了中国互联网却变得暧昧起来,就像中国富豪的财产一样,说不清里面多少奥妙。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风投要看流量,老板要求流量,这还不容易嘛。中国有1亿多网民,每天给他弹出个广告,装个插件,流量就哗啦哗啦的来。还不行,打下擦边球,网民不喜欢我的产品可以,基本生理需求总有吧。

五、诚信不知何处去

网民还没来得及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首先尝到了苦果。网店全是5钻级信誉,钱付了货就是没到。费尽苦心聊上一个MM,不是遭到打劫就是勒索。电话总是莫明其妙的多,原来名片都给公布到网上去了。更不幸的,一把汗水一把血泪拖拽大的女儿突然接到网民电话,被告知她是领养的,而她老爸是通缉多年的要犯。
开了网银,钱总是莫名其妙被盗,银行还赖你没安全意识。哪一天,幸福来的太突然,账上无端多了一百几十亿,还真不敢用。


  “找100人挖坑,再找100人填坑,什么没干经济奇迹般发展起来”。互联网大会上,李彦宏发话了,互联网又回到了6年前泡沫时代。然而受苦的是普通老百姓,今天被欺诈勒索,明天被流氓欺负,后天就被以莫非有的罪名全球通缉……中国互联网不是回到几年前,而是回到了革命前。造假横行,诚信不再,流氓猖獗,危机处处……互联网处于“无政府状态”,当邪门歪道成为主流,而老百姓处于绝对弱势、任人蹂躏的时候,他们还能冀望什么呢,只能期待哪天有超人出现,行侠仗义,将他们打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据最近媒体报道,黑客攻击百度仅用了六成功力,而理由是该黑客对百度最近裁员、与天极及搜狐的口水战等事件中的处理方式让他非常不满。该黑客认为, “对于高技术的黑客来说,攻击百度并不是公众想象的复杂。黑客还透露,包括新浪、搜狐等在内的中国40%网站,黑客都曾进入。“新浪的一些子域名也被黑过,但公众不容易知晓。”
 
  新网被黑的原因分析:低级错误。新网的主次域名服务器都是指到同一个IP 210.51.170.67。新网自己的网站域名服务器是:Primary DNS: ns2.xinnetdns.com 210.51.170.48 / Secondary DNS: ns.xinnetdns.com 210.51.170.66 。但是, 当你去Ping其主域名服务器ns2.xinnetdns.com时, ns2.xinnetdns.com又被指到上面的同一个IP: 210.51.170.67 。当你去Ping其次域名服务器, ns.xinnetdns.com, 被指到同一个IP段的另外一个IP: 210.51.170.66 。主域名服务器和次域名服务器应该设在不同的IP段,是一个DNS域是名服务器设定的常识。如果是菜鸟级别的黑客初学者, 对210.51.170.67这个服务器发动攻击, 210.51.170.66常常也不能幸免, 结果, 也一下可以黑掉几万个网站, 这个黑客初学者的成就感也太容易就有了。
 
  自认2006中国(广州)国际黑客防范技术高峰论坛官方站攻击者透露:他们官方站在站上宣传的太过的夸张,什么防御各种黑客攻击,并且提供各种防御措施.说的蛮真的,事实上呢,自己的站点漏点一大堆,就连快绝版的.IDQ漏洞都还有呢,我都在怀疑他的服务器几年没打补丁了.还有连ASP语言都没学明白就学人家自己写脚本,还用在自己的站上.就这个样的安全也来搞全球的网络安全领域的全球性高峰论坛.丢人不丢人啊?
 

  黑客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变身“超人”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事,也赢得了网民不少喝彩。但人们不由发出了一个疑问,黑了网站以后呢,能让SK-II受害者获得应有的赔偿么?
  从深一层面来说,就算电影里面的超人,凭一己之力,只能救少数人于为难之中。一个国家的秩序,总不能依赖一个超人来看管,超人的意义更多在于他能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正义的重要,但超人总不能代替法治,一旦陷入大混乱,超人也无能为力。同样,中国互联网的规范,不能以来少数几个有正义感的黑客来完成。况且,很难避免有人戴着“黑客超人”的帽子,做出为非作歹的事情。
  黑客界一直在为“黑客正名”而努力,黑客的精神也是重在建设而不在破坏,黑客在中国互联网应该扮演哪种角色是人们值得深思的问题。

网易科技2006年9月出品 / 专题策划制作:古丰 王少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