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归还是来了:区块链公司大裁员!

2018-12-25 15:03:46 来源: 碳链价值
0
分享到:
T + -


所有裁员的背后,都是员工的付出换不回足够的收入。人才在牛市的时候是“人才”,在熊市赚不到钱的时候便成了冗余。

作者:江小渔

编辑:秦晋

随着熊市逐渐深入,年初疯狂扩张的区块链巨头们也纷纷撑不住了。最近,这些巨头们不仅停止了扩张的脚步,还开始了花样裁员。

 01 

理想主义爆棚的Consensys:将裁掉一半以上的员工

2014年7月,以太坊以30美分/枚的价格,发起了价值1800万美元的ICO。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Joe Lubin 成为了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以远低于1美元的价格买入了大量以太坊。在此几个月后,他又创建了开发工作室 ConsenSys,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创建开发工具及应用程序。

Lubin是“去中心化的信仰者”,他认为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也由此叛逆地将Consensys 总部选在了布鲁克林下层中产阶级社区 Bushwick 。从外观上看,Bogart Street49 号的墙壁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涂鸦,门上则被酒吧卫生间常见的贴纸覆盖着,显得脏兮兮的。——人们很难看出这是一家企业。

Consensys是Lubin本人的理想乌托邦。他想将Consensys打造成一个为去中心化世界构建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的全球“有机体”,对内则在组织中实行“全民主”,员工可以选择自己的头衔,很少有人有固定的办公桌。

同时,他还为此掏出真金白银。从头至尾,Consensys 始终未选择股权融资、发债或者进行ICO。Lubin 本人慷慨解囊,用个人加密货币存款为所有 ConsenSys 提供资金。幸运的是,随着以太坊随后价格一路暴涨,Lubin的身价也不断飙升。据福布斯估计,至2018年2月,Joe Lubin净资产约有50亿美元。

Consensys也随之成为了全球资金最雄厚的加密货币集团之一,并且投资了大量区块链公司和项目。Consensys本身就拥有约1200名员工;而在 Consensys 总部布鲁克林,超过50家区块链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且覆盖的种类繁多。据估计,Lubin 的全球“有机体”每年耗资超过 1 亿美元。

然而,随着熊市的逐步深入,以太坊价格从近1400美元直线掉落至100美元,跌幅超90%。Lubin个人的资产也从50亿美元不断缩水,很可能已经不足10亿美元。更糟糕的是,随着ICO泡沫的破灭,Consensys 几乎所有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业务甚至毫无盈利的可能性。于是,一年1亿美元的资金耗费显得格外奢侈。

裁员来得顺理成章。在Lubin宣布“重新聚焦优先事项”不久之后,ConsenSys在12月7日发出声明,称将裁掉13%的员工。

然而这还不是终点。紧接着,12月21日,三位知情人士又向coindesk表示,ConsenSys正在分拆或削减其投资组合中一些创业公司的资金。因此,该公司1200名员工中的大约50%将离开。

 02 

土豪比特大陆:开裁海外部门,削减员工福利

寒冬严酷,环球同此凉热。当我们看完了西半球正在上演的裁员潮后,现在我们把视线转移到东方。

2011 年初,Lubin 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并且得到顿悟: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同样是2011年,吴忌寒在一篇博文中看到了比特币白皮书,并将此翻译成了中文,介绍到了中国。七年之后,二人都已是加密货币圈内的顶级富豪。

2017年,比特大陆营收约25亿美元,净利润逾11亿美元,其中矿机销售营收占比超90%。此后,比特大陆也开始了它的迅速扩张,从几百人的团队迅速扩张到了3000人,同时还拥有多个海外团队。某种意义上,比特大陆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但伴随着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暴跌,和Lubin一样,吴忌寒的身家与比特大陆的加密资产也开始了巨幅缩水。不过比Consensys幸运的是,比特大陆今年一直紧张地进行着股权融资。今年7月比特大陆完成了B轮融资,估值120亿美元。2018年8月,牛市的余温尚未完全散去之时,比特大陆又完成了B+轮融资,拿到了4亿多美元。据业内人士测算,比特大陆现在可能手握8亿美元的现金,是业内最不需要担心现金流出问题的一家公司。

然而,谁也无法判断熊市将在什么时候结束。身处这样的大熊市中,几乎每天都有矿工选择拔线停机,矿工们更换新矿机的意愿极其低迷。因此,几乎所有的矿机生产商都遭遇了同样的困境——矿机卖不出去。

矿机是比特大陆的收入的主要来源。矿机卖不出去,空养着如此多的人力也就意味着巨幅的亏损。当下,几乎所有区块链巨头的明智做法都是裁员和削减福利,以节约开支。比特大陆也不例外。

早在一个多月前,比特大陆就开始削减一些不必要的福利,例如早餐和加班晚餐,水果茶点等。而昨晚,脉脉上又爆出了“比特大陆裁员潮”事件。

根据这个“统计下比特大陆被裁的同学们”的帖子(原帖地址:https://maimai.cn/web/gossip_detail?src=app&webid=eyJhbGciOiJIUzI1NiIsInR5cCI6IkpXVCJ9.eyJ1IjozMzkzNDY2MCwiaWQiOjE4OTY4MTk1fQ.P6ajN9L-tECxIVfh_GK88zccXRPp_l62dybPNHB2uyA),比特大陆现有员工3200人,年前将裁员1700人,裁员比例超过50%。帖子中不少人指出,自己所在的部门整个都被裁掉了。

从脉脉上看,比特大陆这次裁撤的重点似乎在不赚钱的AI领域。161个热门评论,有相当一部分在讨论AI部门的裁员,更有人称“AI应该是全部干掉,只保留矿机和云端芯片“。

碳链价值亦从脉脉上联系到比特大陆相关人士,对方称裁员比例可能高达70%。该人士还称,比特大陆台湾、美国、以色列等海外部门已经全部裁撤完毕。但该人士也称,这个比例只是内部流传的说法,具体裁员指标各个部门还未分发下去,因此究竟裁多少,要等到各部门真正宣布了才知道。

碳链价值向比特大陆求证,比特大陆官方回应称:“外界传闻不实,系比特大陆视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未来我们也一如既往欢迎各界人才的加盟。”

 03 

火币:2000道区块链从业资格考题在路上……

当我们站在2018年末熊市的当口,寒风凛冽,萧瑟刺骨。此时,我们似乎还能从疯狂的裁员潮中瞥见年初“区块链人才紧缺,60万年薪招记者”的热闹场景。

与比特大陆一样,在去年赚得盆满钵满后,火币也在今年年初开始了疯狂的扩张,公司从一百来人增加到1400人,并扩展了除交易所以外的其他业务,包括教育培训、法律咨询、区块链社交软件、公链项目、研究院等。同样,随着熊市的深入、交易量的萎缩和上币费锐减,火币的收入来源也开始大幅减少。

所有裁员的背后,都是员工的付出换不回足够的收入。人才在牛市的时候是“人才”,在熊市赚不到钱的时候便成了冗余。

但是,既然都赚不到钱,如何判断谁是人才,谁是冗余呢?火币显然是很有章法的。据火币内部员工透露,公司已经为员工们准备了一份2000题的考卷,每个部门出200道题,且难度都不小。这场考试名曰“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这大概是区块链业内第一个从业资格考试了吧),如果一次不过,可以补考;但如果补考不过,“可能就凉凉了”。

碳链价值亦向该员工询问题目如何,该员工称:“考试题目现在不能外露,只能等到考试的时候才知道了。”

另有传言称火币同样将裁员50%,且上周已经清理了100多人。清理的原因包括:实习不给转正;公司搬迁去海南,不愿意去海南的就裁掉等。碳链价值向另一名火币员工问询,对方称:“公司群里现在还有1400人,公司一直是进进出出,但总人数变化不大。”但这名员工也称,不能保证年后还有这么多人。

 04 

区块链媒体:疯狂砍人,10个员工成为标配

春江水暖鸭先知。区块链媒体的裁员,其实早就走在了行业的最前面。

Consensys、比特大陆、火币等标志性企业年初极速扩张,年末又裁员,手握大笔资金的区块链媒体亦如是。年初诞生了不少估值几亿美元的区块链媒体,某些头部区块链媒体发个快讯广告就得几万元,办场大会能赚上百万元。如今,这样的光景早已不在了。

如今的区块链大会,赠票的多,掏钱买票的少。即便这样,能把会场坐满就很不错。甚至有个别项目,为了凑齐听宣讲的人数撑场面,花钱雇佣学生当托儿听演讲。因此,如今办会大多是赔钱,大会大赔,小会小赔,于是“闭门私享会”“线下沙龙”等小型会议开始变多,大会则越来越少。这大概是区块链媒体裁掉不少办会的商务的原因吧。

再说广告收入。从去年到今年年中,ICO泡沫始终存在,项目方为了割韭菜,做宣传,四处拉拢媒体,并且愿意给高昂的广告费——这也是出现了上千家区块链媒体的原因,因为有人养活他们。到如今不仅ICO泡沫完全破灭,像上述的那些大公司也开始纷纷裁员。媒体服务的是行业,如果行业变穷,媒体又何来的收入呢?

最后说说融资。虽然很多区块链媒体年初声称拿到了千万融资,但其实大多拿的是token fund的钱。而token fund的投资又基本是币,尤其是以太坊。现在,以太坊较高位已经跌了90%以上,多数区块链媒体拿到的币融资都被熊市坑杀。

在这种情形下,区块链媒体不得不裁员。例如金色财经人最多的时候有180人,传闻现在已经裁到了80人。核财经人最多时有80人,目前也已经裁到了30人左右,据说还将往下裁减。耳朵财经裁到只剩下12个人。

不知不觉,10个人成为了区块链媒体届的标配。现在若要论什么是区块链大媒体,10个人以上的就是区块链大媒体。很多做得好的区块链媒体,都是十几个人的人员配置。而某些资金耗尽的区块链媒体,则开始走“光杆司令”路线,即只保留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裁掉几乎所有的员工,聘用兼职。熊市之下,这也是无奈的法子。

 05 

被裁的人们

宛若一场狂欢,数以万计的人抱着“这就是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的想法,在去年年末、今年年初涌入了区块链行业。而不到一年时间,这群人又被从区块链行业洗出。

一位原国内知名公链项目的运营负责人向碳链价值表示:“我看到的只有一场泡沫。最初,我对别人说,不要投资空气币,这些项目并没有人在做事。然而现在我可以对你说,对于我们项目我也没有信心,我看到他们的做法与空气币项目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可能就是团队牛逼一点。现在我被裁掉了,我终于可以对你说出这些话了。“

碳链价值接触到的许多被裁掉的区块链从业者都表示,已经无法维持对这个行业的信仰。“它更像是一个风口,而不是一个趋势,就像共享单车那样。而风口一过就没了,我们又得去找新的风口了。“一位被头部区块链媒体裁掉的记者表示。

更多的人则渴望回归到原有的行业中去,尽管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回去了。整个互联网行业都笼罩在资本寒冬的阴影下,区块链世界外同样是绝望的裁员潮。更何况,那些抱着暴富梦想进军区块链行业的人,已经被传统互联网从业人士打上了负面的标签。

对于现状,这群人只能默默接受。人生是一场康波,如今,他们要回到低谷中去了。

这个冬天很冷,但这并不会动摇到区块链行业的根基。虽然大量17年后入场的人被洗掉,但老人和核心人士却没有离开,相反,像图灵奖得主这样重量级别的玩家正在逐渐进场。

裁员是个人之痛。但站在更为宏观的角度,区块链行业能够认真做事的时候到了。寒冬的积雪里埋着来春的种子,一切仍在继续。

吴梦阳 本文来源:碳链价值 责任编辑:吴梦阳_NBJ112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刷完这52本书,我的三观被颠覆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