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2018-09-21 16:22:39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网易科技讯9月21日消息,由网易新闻和网易科技主办的“2018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之“ALL IN时代”今天在北京举办。下午的圆桌讨论以“区块链价值和应用”为主题,主持人为天使成长营创始人徐勇,麦当劳(中国)首席智能官蔡栋、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和bumo联合创始人、通证经济实践联盟发起人郭强参与其中,探讨区块链未来的发展前景。

2018年区块链经历了爆发期,目前市场热度已经渐渐冷却。投资人和创业者似乎已经开始准备过冬,然而他们都说冬天不一定是坏事,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认为如果仅仅是把区块链看成是一个分布式的技术,这样显然是没有挖掘到区块链最本质的一些东西。“我们认为区块链产生了一个新的物种,我们最近在定义一个新的区块链范式,我们引入的概念实际上是区块链带来了一个新的物种,我们管它叫DAC,我们把DAC作为一个狭义的范畴,是用来定义自主商业体。”DAC如果应用在共享经济,很多互联网工具所解决不了的,用新的模型就会发现创新范围打开了。很多领域在过去互联网时代可能已经是非常红海的领域,但是在区块链用新的范式去理解这事情却是蓝海。

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麦当劳(中国)首席智能官蔡栋认为区块链本身在供应链上是非常好的落地场景。不过共识机制、安全性还有性能上仍然面临很多挑战。麦当劳目前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户,把会员隐私还给会员。麦当劳中国的积分可以通过和中信体系,以及其他的一些有积分的机构通兑或者打通,这也是区块链的技术能够具体来应用和落地的非常好的场景。无论是权益的积分还是权益的社群,麦当劳目前都在测试,区块链技术方面有待进一步的落地研发工作。

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来自丹华资本的丁若宇介绍丹华资本是发起于美国硅谷的风险投资基金,2013年在斯坦福大学创立,目前管理接近7亿美元的总资产。目前丹华资本已经投了超过60家区块链公司,其中美国占一半,中国也有一小半。丁若宇谈到目前投资区块链技术既重视技术驱动又重视模型创新,两者相结合。他认为区块链是一个新的计算平台,基于信任这个点能够不断被应用,另一方面区块链是一个用经济问题去解决技术问题的事情,新的共识机制从经济和技术中一起解决原来在中心化里面信任这样不容易解决的问题。

而谈到目前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成熟与否时,丁若宇认为过去已经积累的技术到现在看需要有一些突破性的领域,比如混合共识和它背后的经济模型、加密数据计算和加密搜素等方面,蔡栋则说今年是供应链大年,TPS分辨存储是个很大的技术问题,另外隐私保护也会是技术完善的一大方向。郭强谈到区块链改变了很多东西,可是没有一个经济激励模型在,光靠区块链本身的特性其实很难让很多的问题真正被解决。

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

最后在谈到目前区块链正处于冬天,融资变难,创业者变少的时候,三位圆桌讨论嘉宾均表现出了乐观的态度,“强者欢迎寒冬”。他们认为冬天正是布局的好时候,人才从不靠谱的项目出来,就能进入靠谱的场景。(孟倩)

以下是讨论全文:

圆桌讨论 区块链价值和应用

徐勇:非常高兴,其实在网易我专业绿叶好几年,从去年和前年的网易科技论坛到今年继续做嘉宾主持,来聆听各位大咖的现场指挥。其实我中午发现绿叶是互相被耽误的午餐,艾诚我之前也和她主持过,我看她眼神很茫然不认识我。中午国内很知名的基金合伙人我也妥妥把她给忘了,所以我觉得如果说今天下午彼此不被遗忘的话,刚好这一环节是现场和大咖探讨问题的环节,不像刚才牛奎光刚才的几位老总都是艾诚来提问,如果我们在座的有问题可以写小纸条传给工作人员如果问题比较精彩我来负责帮大家来请教我们现场的几位。

另外有一个说明现场嘉宾有一位郭强郭总。嘉宾请自我介绍的时候请您说一下在您的机构和本人发现了区块链有什么样的价值做什么样的应用?我觉得从若宇开始。

丁若宇:大家好我是丁若宇,来自丹华资本,丹华资本是发起于美国硅谷的风险投资基金,创立在2013年斯坦福大学,现在我们已经是管理接近7亿美元的总资产,是传统的VC基金跟2017年、2018年这一波兴起的不一样,在于我们其实是从传统古典的股权投资做起的,2013年到2016年我们分别融了2千万美元基金,我们2016年进入中国做人民币基金,现在全球在硅谷北京和上海都有办公室,LP,包括最优秀的科技上市公司还有最优秀的金融机构。对于区块链,我们是2014年开始投资,那个时候主要是在美国,而且那时候还没有盛兴,现在我们已经投了超过60家区块链公司。其中美国占有一半,中国也有一小半。在其他的世界主流国家包括新加坡、韩国等这一些市场也有投资。

徐勇:蔡总。

蔡栋:我叫蔡栋,很多新老朋友,我之前是在万达网络科技集团负责大数据和创新事业。短短的两年内我们有机会组成了一个四百人的团队,大数据还有C端B端区块链应用以及人工智能和云计算。我现在是麦当劳中国CIO。我们通过商业运作和资本的投资我们之前万达网络科技研究院就是专门做IOT、AI和区块链,还有云计算的专业人才放在一起做中长期的技术储备和创新。刚才问了区块链的应用在万达的时候场景非常庞大,是供应金融方面、实体商业、新零售还有食品溯源,因为我们有扶贫项目做了大量的尝试。而且很多是落地所以就是说我们等一会可以做进一步介绍,哪一些有很多坑,哪一些是成功,尤其是人才还有怎么在传统的企业里做这些。我本人之前背景是在海外投行和能源交易做了好几年的工作。谢谢。

徐勇:郭总这个环节我们先作一下自我介绍,我们的主题是区块链的价值和应用,在自我介绍的同时来表述一下您或者您所在的机构看到的AI有哪一些价值做了那一些应用的尝试。

郭强:非常感谢,我其实是最近几年是做古典的投资,我们2011年跟发改委产业基金现在已经到了二期,我们主要是在发觉早期的技术类的项目,像5G、大数据当然包括区块链。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非常有幸的投资了一个非常好的区块链的企业,它其实是我们在上一次区块链小高潮差不多2013年到2015年,那时候第一次区块链或者比特币进入主流的视野,无论是中国的VC还是美国的VC都开始大量在这领域进行早期的投资。其实融资都非常顺利,也是投资最多的区块链企业之一,在工业连金融这一块做了非常好的探索,基本上到现在应该是今年已经跑了快接近200亿的贸易融资的工业金融的金额做的是非常好。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觉得联盟链在有限的范围之内去应用,其实是受了很多的局限性,所以在2018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条公链,我现在也花很多时间在公链这一件事情上。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

徐勇:我也顺着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自己也做了基金,在股权我们做了AC资本,我们也投了一些项目,我们也做了一些投资人培训工作。接下来的问题我也还想请教几位嘉宾,把区块链拆分一下我们可以拆成区块链的思想,尤其是有比特币的信仰。我们可以拆分区块链的技术,不管是存储点对点的存储还是加密也好,另外通过通证的模型代表了一些区块链在经济学上的应用,我想请教几位嘉宾,如果我们把区块链做这样一个拆分的话,你们觉得这几块哪一块可能更先落地,或者说对于近期有比较好的落地场景能产生比较好的价值,你们更看好哪一项或者哪几项,从郭总。我们依次分享一下观点。

郭强:非常感谢主持人非常好的问题,正好接着我刚才说的,为什么要做公链,其实之前有一个概念做一些广域网或者广域的应用,但是二十年以后已经把这概念忘记就掉了,很多你用TCIB的应用显然不如后来的淘宝、不如后来的微信即便是做应用IT解决方案也比不上现在的云计算和SAAS的概念,同样的概念我们如果仅仅是把区块链看成是一个分布式的技术,我们显然是没有挖掘到区块链最本质的一些东西。我们认为区块链它产生了一个新的物种,我们最近为了就是说在定义一个新的区块链范式,我们引入的概念实际上是区块链带来了一个新的物种,我们管它叫DAC,我们把这DAC作为一个狭义的范畴,非常明确的定义自主商业体。它包含三个要素第一有一条链,第二做制度设计的经济模型,同时它还需要有一个社群,这社群跟我们拉的微信群是不一样,它实际上对某一个领域里面的利益采取的是一种利益相关方的角色进行这一种价值的认同。我们定义好这DAC范畴之后我们就会发现比如说共享经济我们在很多互联网工具所解决不了的范畴,你用新的模型你会发现一下子整个的创新范围就完全的被张开了,很多领域在过去互联网时代可能已经是非常红海的领域,但是在区块链如果你用新的范式去理解这事情你发现全部是蓝海。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最近生态的项目,前一阵沸沸扬扬的项目它做新零售把很多的小商家通过数据确权的方式给做成一个大的数据平台,我们知道过去互联网是要VC烧很多钱补贴,有平台之后非常值钱,但是打造平台的过程是非常艰辛甚至就是说我们在很多领域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用BIC的模型让大家互相协同通过数据确权的方式去构造一个新平台,我们就发现完全不一样了这是我举的例子。

徐勇:或者在您的观点里面区块链应该是思想和模式驱动型而不仅仅是技术的驱动行业?

郭强:是,其实从互联网发展来看也是这样,很多的思维方式是反直觉,烧钱打造平台IT时代很难理解。同样在区块链的时代它开始也可以反直觉这一些人这一些利益相关方他为什么能够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新的社群。这社群跟我们拉的这一些微信群,我们拉的这一些粉丝是不太一样的,他们本质上是互相的博弈、竞争,同时他们还可以互相去协作就像比特币似,旷工、程序员、极客使用的人他们会协作起来这是反直觉的。

徐勇:蔡总有没有不同的观点或者能不能具体来阐述一下在您所在的机构在区块链价值和应用方面做了哪一些工作?

蔡栋:我讲这之前就是说区块链有很多的特点,因为大家都知道点对点的驱动型或者去中介多中心的协作关系。实际上是共识你选择的区块链,因为它是很技术的东西。你选择的共识机制决定了刚才郭老师讲的社群和社区的关系和协作方式。在不同的共识机制下模型都变成了一个新的词,就是通证经济模型会决定闭环形成得了吗?能不能形成一个新型的商业模式。我认为区块链本身在供应链上是非常好的落地场景,这是非常多的已经落地,但是真正协作出来技术上的选择,刚才说的共识机制、安全性也好还有性能上仍然也有很多挑战。但是供应链金融肯定是很好,这还涉及到B2B的场景,但是更多实体经济更希望产品的服务给更多的消费者享受到,因为不然的话我们讲了这么多区块链你们猜猜以太坊或者日活的去中心的应用你们猜猜日活量多少?几千个。听上去跟上午讲的AI大数据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就是说很多工作要做因为技术上的挑战还有共识上的一致性,就是说你我之间到底用什么链连起来把我们的价值互传,所以就是说我们最近是在麦当劳我们想了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先不说什么场景,要解决的是一个DID,就是去中心化的账户,就是把我们的会员隐私还给他,这也是区块链的好处。我们能够把它的有价值的东西真正还给用户,然后由它来决定就是确权。如果这个确定好了就是去中心的ID做好了,很多的场景就可以开始起来,因为有了ID以后有价值的东西传送和物理世界的连接就可以形成。但是在我们这么大的体量,我们买当劳有1280万的新会员,这以前的区块链根本支撑不了,无论是权益的积分、权益的社群也好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在测试,包括真正都在写公链,还是有待进一步的落地研发工作。但是在零售业也是很典型,新零售要把你的泛金融,不是一般的积分,但是你的行为都是有价值,怎么把它变成数字化怎么确权最后把这价值链打通,这是下一步的热点,我觉得也是投资的热点,也是我们在关注的热点。

徐勇:站在麦当劳的角度我们处在对技术研究开发寻找落地长颈的过程当中,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针对于用户端的实实在在的应用落实下来能这样来理解吗?

蔡栋:财经是有不需要过多的探索,我们需要给我们的客户精细,就是让他们了解我们的供应链比如说食品的质量、给小孩餐的营养。

徐勇:这主要是C端还是?

蔡栋:C端供应链是非常庞大。我如果没记错30亿鸡溯源你想想看物联网。

徐勇:让C端的客户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放心吃、大胆吃对我们整个供应链有更好的信任。

蔡栋:对,另外一个比如说中信体系中信书局、中信信用卡还有其他行业的合作。比如说我们把它权益打通,这么大量级必须做底层的开始但是场景是在。

徐勇:就是说麦当劳中国是国有资本参与的公司中信是麦当劳中国一个非常大的股东。

蔡栋:对。

徐勇:麦当劳中国的积分可以通过和中信体系其他的一些有积分的机构有可能是一个积分通兑或者打通的关联关系,这也是区块链的技术能够具体来应用和落地的非常好的场景。

蔡栋:对,这里要说纯粹靠区块链本身是不可能做到。刚才说了不可能三角形去中心化、安全可扩展性。

徐勇:我们或者叫无中心化。

蔡栋:对,就是郭老师供应链还是联盟链:只能选择两个,但是有新的算法试着解决不可能的三角形我们还是在大量的研发就是把区块链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就是人工智能是专门处理非结构化数据,比如说生物识别的数据也是很敏感因为模型就是数据,这怎么放到区块链上保护客户隐私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研发技术点之一。

徐勇:若宇对于区块链的思想区块链的模型或者技术你怎么来看,或者在但华基金多往投资那么多项目里面你们更看中技术驱动还是模型创新?

丁若宇:我们又重视技术驱动又重视模型创新,我觉得是两者结合。我可以用高度概括来说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我们对于区块链整体的看法,一个就是说它是一个新的计算平台,这个新的计算平台每一次我们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区块链大的平台演变过程之中都有取舍,我们想大概十年前苹果智能手机第一次出来的时候,它的功能其实是非常有限。在苹果手机出现之前其实手机上面的应用都是非常非常基础,或者可以说不是智能的应用,当手机出来的时候,大家会说这手机屏幕这么小,它的计算能力它的CPU跟电脑差那么多,我怎么样可以在手机上写一个文档,怎么样可以用Word怎么用电脑上的APP就有很多的质疑,但是不同的在于什么?因为手机有了它的便携性并且有了新的传感器,像TPC还有前置和后置摄像头,所以在手机平台上新的性能可以运行像滴滴谷歌依靠GPS的应用。同样的道理就像大家去诟病针对手机刚出来的性能不足的一样道理,就是区块链在早期的时候其实它的性能是不如中心化,但是它取舍了很多这一些东西之后它得到是一个信任,就是信任这一基础设施降低了信任的成本,并且这信任能够成为新的在整个领域原生APP最核心的特殊优势,或者说以前都做不了。什么样的应用是以前都做不了,但是现在因为有了区块链信任机器基于信任这个点独特的出来原生的应用。

第二个我觉得区块链讨论很多技术的推动和创新但同时的话我觉得它是一个用经济问题去解决技术问题的一个事情。怎么讲?其实我们看最简单的像比特币的网络是任何的工作量证明的系统它其实只能够容忍50%,从一个绝对的技术角度来讲其实不是充分完备的事情,但是正因为有了经济模型在里面,使得经济的拉升激励模型在保护网络的前提下才能够达到经济问题不容易解决的问题,而新的共识机制其实也是在这里面从经济和技术问题是一起解决原来在中心化信任里面这样一些不容易解决的问题。

徐勇:其实刚才几位嘉宾都讲了区块链的技术,也有专家讲区块链是点对点传输、是分布式的存储是加密算法,可能有一些货币的算法,这几项技术都不是新技术都是已经相对来讲有多年的发展,但是做了非常多的组合。我们看过往的行业发展,增强和虚拟现实AR和VR,因为底层技术不够成熟做应用还不够时机,我想请问嘉宾你们觉得区块链的底层技术现在成熟了吗?现在如果来做应用的话时机到了吗?在这应用过程当中不同的人可能会用不同的场景去应用,你们有没有看到有一些人犯了哪一些错误或者存在哪一些问题我觉得从若宇宙这样边?

丁若宇:我觉得技术领域最独树一帜或者最深刻研究的这么一个特殊的领域。因为我们坐落在硅谷我们创始人也是斯坦福教授我本人也是斯坦福计算机系毕业。所以我觉得任何一波浪潮起来,尤其计算机这么多的细分领域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其实很多的技术是三四十年前就出现的,比如说早期的数据库这样一些技术。我们看到其实比特币把几个很久的技术拼起来,但是它从经济角度去做了一些创新,做经济激励的角度。但同时光是过去这一些技术是不够的,我们从过去已经积累的技术到现在未来向前看的技术,我觉得其实有十个小的分点,我觉得现在需要突破性的一些领域,能够在我们已经有了基础上做新的突破使得我们新的方向上让更多的机制落地,第一是混合共识和它背后的经济模型,比如说我们看到的时空验证。这里面基于物理存储和计算的共识机制有可能跟工作量竞争。比如说DIG是传统的数据结构但是它的背后没有跟经济模型充分的结合,在结合以后有协议或者DIG结合的混合共识,这其实是在刚才大家都看到,整个的多元曲线上找一个更好的点能够在更好的领域应用。第二就是加密就是在加密的数据上做计算,现在的话相对来说比较早期完全完整的加密计算是不能落地的。第三点叫多方计算这其实也是姚教授的方向,这是把一个任务拆分让多方同时来计算,并且在加密基础之上。第四加密搜索,我们知道谷歌做搜索它的数据都是它自己能看到中心化数据库,但是未来这数据加密且分散怎么样能够在上面快速的搜索。第五是链上链下这个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第六个就是更高效的证明,虽然现在有应用但是效率很差,我们在斯坦福大学有新的算法产生突破。第七个是跨链不光是资产的跨链还有自沉的跨链,第八是从交易角度去做一个比较好的突破。第九个是或者说数据定价模型,这更多是在我们看好数据市场,原来我们易贝阿里巴巴是交易物理的资产卖货,但是未来的话我们数字资产在隐私保护的情况下我怎么样给我的数据做定价。第十个是底层通信,我们走到更快基于UBP的解决方案这一些都是比较好的例子。

徐勇:若宇对技术了路线图,蔡总站在应用的角度有没有遇到挑战如果给同行建议您觉得同行最好不要蹚了哪一些坑?

蔡栋:我就稍微再讲一下第一就是说刚才讲的技术到底成不成熟,今年是供应链之年,最重要是共识机制还有一个它的性能就是TPS。但是单单追求TPS分辨存储是一个大问题。另外刚才提到同态加密多方协作计算,加密的数据搜索对我们来说非常现实的落地依据,我们也要遵守网络安全法还有安全的GDPR都必须要遵守。我们现在就是直接去用硬件加密,像英特尔2015年的芯片就是可信计算环境,这本身并不是很成熟就是2015年就是那一些指令。从这角度我们可以至少保持尽可能的百分之百性能做保护隐私的计算这也是我们关注的场景。不做这个上午讲的所有营销、包括拼多多讲的怎么把这一些数据不仅确权。所以这一方面的关注点不同,因为我们觉得落地更快,所以我们切入点是加密。当然有很多开源的项目在那里,所以与其踩空不如学习人家的现有代码。因为这样对我们实体商业来说要落地,我们不可能等一年两年三年技术成熟以后再来尝试我们有非常大的场景就在那里,我们也会非常欢迎新创公司可以来做POC我非常高兴提供场景提供真实数据给大家做测试。

徐勇:郭总您怎么看。

郭强:因为我们是做基础的。

徐勇:郭总今天是部里的代言人。

郭强:确实是我们投的一个非常好的项目。部里做联盟链其实在供应链金融很好的尝试,其实部里在过去四年做了很好的探索,包括最近在做联盟链都非常兴奋这个行那个也可以做,觉得区块链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是花时间去场景里看难度非常高,比如说溯源大家很多的想法是有研究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经济激励模型在,你光靠区块链本身的特性其实很难让里面很多的问题真正去做解决。包括区块链金融其实它最后也是激励模型,让贸易融资的效率能够提升。所以我就在想为什么要做供应链,为什么要在供应链基础上去考虑通证经济,从这角度我们又在反思,我们对供应链到底怎么样架构的一种看法。比如说大家追求的很多性能、追求的很多安全性、追求的很多数学上的这一些可能性。但是大家有没有看到过去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来看,其实TCRP协议非常多,包括对视频的处理一些隧道,但是最后大家会发现很简单的创意就解决了这一些问题。所以我在想刚才二位也提到过我们考虑区块链更多是从经济的角度去看这问题,但是我发现其实区块链在经济上的考虑是有严重的问题。比如说智能合约,智能合约为什么要完备,这想法本身就是有很大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在追求希望我们做一个图灵模块,比如说适合做金融的合约一样去做就够了,不需要去做面向计算的非常大而全的智能合约这就可以避免很多安全性的问题。你现在智能合约在以太坊去做工作稍微复杂都心虚,所以我觉得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从供应链的角度,如果我们更多的考虑经济的问题,就是说你在设计经济激励模型的时候,你在建立治理模型时候你是不是有足够的工具,我们最后发现,所以为什么在以太坊出了那么多问题,我觉得这一块是整个的以太坊开发小组的这一些人他们没有考虑到经济的考量在基础的供应链上,其实问题是非常多。所以我们在布置公链下一代升级之中,我们除了本身的共识还有智能合约之外,我们希望在治理,我们希望做通证模型这一块做很多的工作,这一块也是一种探索。

徐勇: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最后一个问题请几位嘉宾都用一句话来表述就好现在是典型的区块链冬天融资难创业者变少,你们觉得这个冬天会长吗?春天还远吗?

郭强:其实2015年的冬天更早只是当时不主流大家没有经历过,我觉得冬天是非常好的事情。

徐勇:是本人是乐观的主义者。

蔡栋:我觉得熊市布局挺好而且人才从不靠谱的项目中出来,给靠谱的场景。

徐勇:作为强者欢迎寒冬。

丁若宇:我觉得大家好不容易六个月可以布局六个月以后又起来了。

徐勇:看好六个月之后更好的兴起。其实在历史长河当中我们往往会放大现在对未来的影响,而不够重视未来的趋势有可能引起的现在变化。行业发展基本上价值是王道,应用是基础,未来以来区块链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区块链也已经到来我们祝福这行业更加健康的发展,祝福这行业有更多的更好的应用能够体现更多的价值,感谢几位嘉宾感谢所有的各位。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