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被曝早年自称代笔博士论文,收费七千

2018-09-11 07:30:12 来源: 澎湃新闻(上海)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韩春雨被曝早年自称代笔博士论文收费七千,还欲让学生买论文)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盈颖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韩春雨被曝早年自称代笔博士论文,收费七千

韩春雨 资料图

发表“新一代基因编辑技术”NgAgo论文的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因发表一年多仍未有机构实现“重复实验”而在2017年8月主动向期刊撤回论文。2018年8月31日,河北科技大学官网公布于2017年8月启动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的结果,称撤稿论文已不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同时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掌握的材料则显示,韩春雨自曝曾通过代写学位论文牟利,意图组织学生进行学位论文买卖活动,并欲以版面费为条件换取其妻子在他人论文中的署名。

2016年5月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发表“新一代基因编辑技术”NgAgo论文后,“非知名学者”身份、“世界级科学发现”,这一巨大的反差让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立刻受到了热捧,一度被视为中国冉冉升起的科学新星。

根据韩春雨论文描述,NgAgo是一项和目前主流的“基因魔剪”CRISPR拥有同样效率的基因编辑技术,能高效地实现对特定DNA片段的敲除、加入。然而,1年多过去后,作为一项方法学的生物技术,全球没有一家实验室宣布能完整重复韩春雨的NgAgo实验。

2017年8月3日,论文发表后第15个月,《自然-生物技术》发表题为《是该数据说话的时候了》的社论,并宣布韩春雨团队于2016年5月2日发表在该期刊的论文已撤回。

“由于科研界一直无法根据我们论文提供的实验方案重复出论文图4所示的关键结果,我们决定撤回这项研究。”韩春雨团队在撤稿声明中表示。

此前,在陷入期刊漫长调查期的同时,韩春雨在河北科技大学的新实验室已经“开张”并得到了“扩张”。

2016年11月中旬,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河北科技大学中校区南门边的一栋五层旧楼的大门腰封已经改为“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该腰封后被撤去)”,大货车在门口卸货,搬往韩春雨团队位于4楼的新实验室。该楼3层的数间屋子被划到韩春雨团队名下使用,一度重新装修,用作韩春雨学生的宿舍。而4楼的新实验室在2017年农历新年过后就运作起来,只是4楼的楼梯口安装上了玻璃门禁,通行的电梯也需要刷卡,楼道里还有监控。

在此前外界质疑论文是否有问题,韩春雨是否存在学术不端行为时,韩春雨对媒体公开表示,请大家放心,他很珍惜自己的“学术羽毛”。不仅如此,韩春雨强调他们家风都是“严以修身”,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我们家三位教授,我很珍惜名誉。”

自曝曾代写论文

在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独家获得的一份录音资料中,韩春雨表示,博士毕业后,因为“没钱挣”,他与人一起代写论文,“一个博士论文收费7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一个硕士论文收费是4000-5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到高校工作后“还有人找”。

代写论文的收益,每篇都接近韩春雨的名义月收入。据《南方人物周刊》2016年6月3日的报道,韩春雨每月“工资7000元”。在《自然-生物技术》上在线发表论文后不久,2016年5月16日,韩春雨接受《河北日报》采访时说,他对物质要求不高:自己月薪“几千块”,但觉得“够用”,他习惯“安贫乐道”的生活。

但澎湃新闻获得的资料显示,韩春雨认为代写论文赚钱的方式“没问题”,并自曝曾实施过这种行为。韩春雨在录音中提到:“我可以给别人弄虚作假,没问题。但是不署我名,我可以卖给别人,这东西。”他还表示代写SCI论文的“市场需求很大”,“最便宜的五六万”,说:“过去我和王超(音)就干这个,一年做两篇文章,够买一辆好车了。”

韩春雨在录音中透露,王超(音)是韩春雨的“第一个徒弟”。而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是指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在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检索工具之一,其收录的论文覆盖了全球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研究成果。

这份录音资料的形成时间为2014年。其时韩春雨为河北科技大学教职工。

“你到外面买,我不放心”

录音中,韩春雨还试图组织手下学生进行论文买卖活动,且具有半强制性质。他对学生表示,若想拿毕业证,需要花钱买毕业论文,并指明要从高峰、武永强处弄来代写的论文,理由是“你到外面买,我不放心”,而高峰和武永强“弄的东西我信得过,而且他们的结果也是真的。而且该写哪儿、不写哪儿、不该写哪儿,都心里很清楚”。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现,录音中韩春雨提到可代写论文的高峰、武永强分别正是以韩春雨为通讯作者、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上关于NgAgo技术论文的第一作者和第四作者,第一作者高峰更是韩春雨的得意门生。

韩春雨曾在媒体前夸奖高峰“绝对不计较功利,一心想把事情做好,长本事,做有用的人”,并称高峰满足了韩春雨选择“徒弟”的三个标准:品德、热爱科研、勤奋。据石家庄新闻网报道,论文发表后,河北科技大学决定聘请高峰为老师,并于2016年5月18日签了合同。在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官网,高峰的名字同韩春雨一起,列为生命系师资队伍。

第四作者武永强在2011年被河北科技大学录取为研究生,2014年毕业,2016年准备参加博士考试,偶尔还会去韩春雨的实验室帮忙。2017年8月,澎湃新闻记者在韩春雨的新实验室见到了武永强。

欲用版面费换取论文同署其妻之名

此外,韩春雨在录音中表示,因为对他的妻子在评职称时“有点用”,学生在期刊发表文章时,“要是将来联名作者是我媳妇的,我给你出版面费。”

版面费是指学术期刊刊用作者的文章后所收取的费用,一般为数千元。河北科技大学近年出台过一项不成文规定,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必要条件之一是发表过国内核心期刊文章。一位接近河北科技大学的科研工作者告诉澎湃新闻,实验室学生发表期刊文章所需要的版面费,一般由导师从课题费中抽取,无需学生承担。而在韩春雨口中,学生要想免于这笔费用,只有在联名作者中加上韩春雨妻子的名字才行。

澎湃新闻从接触过韩春雨的人处获悉,韩春雨的妻子叫韩秋悦。通过查阅“中国知网”,澎湃新闻记者在以韩春雨为通讯作者的两篇论文中看到“韩秋悦”出现在作者一栏中。在2011年发表于《中国生物工程杂志》的《HeLa细胞中INI1通过与E2A作用下调CD117》一文中,韩秋悦为第二作者。在2012年发表于《遗传》期刊的《BEX2与INI1/hSNF5蛋白的相互作用及其在细胞周期中的功能鉴定》中,韩秋悦为第一作者。值得注意的是,文中显示,韩秋悦和韩春雨的邮箱地址一致,都为以韩春雨的拼音全拼设置的雅虎邮箱。上述两篇论文,除了韩秋悦的所在机构为石家庄市第九医院和河北医科大学研究生院之外,其余作者皆为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学生。

澎湃新闻还查询到韩秋悦在河北医科大学研究生院就读时的学位论文。论文显示,这篇题为《HGR13与SMARCB1蛋白的相互作用及其在细胞周期中功能鉴定》的学位论文在2013年6月完成。论文末尾的“个人简历”显示,韩秋悦于1974年出生,和韩春雨同岁,本科就读于承德医学院临床医疗系。1998年至2012年,韩秋悦供职于石家庄市第九医院,后转至石家庄市第一医院,2009年至2013年为河北医科大学同等学力硕士研究生。值得一提的是,在学位论文的“发表论文”一栏,列出的论文正是上述以韩春雨为通讯作者的两篇期刊论文。

在线医疗健康咨询服务平台“春雨医生”的网页显示,韩秋悦为石家庄市第一医院的主治医师,和论文信息中对韩秋悦“主治医师”的介绍相符。认证为“石家庄市第一医院”的微信公众号在2016年年5月18日推送了一篇文章,称呼韩秋悦为“内科专家”。2016年11月,澎湃新闻在石家庄市第一医院眼院院区的工作人员处证实,确有一位“韩秋悦”在该院区的内科工作。

学术论文的相关国家规定

此前在接受《河北日报》采访时,韩春雨曾表示,“我享受这里宽松的科研环境。河北科技大学给了我潜下心来做事儿的机会。”韩春雨说,“如果换成某些高校,十年不发论文,恐怕早被扫地出门了。”

从韩春雨自曝的内容来看,他不仅代写学位论文,还意图组织学位论文买卖活动,这与国家教育部《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中所界定的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相符。

根据《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五种行为可被视为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其中包括:购买、出售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买卖的;由他人代写、为他人代写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代写的;剽窃他人作品和学术成果的;伪造数据的;有其他严重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

上述《办法》指出:为他人代写学位论文、出售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买卖、代写的人员,属于在读学生的,其所在学校或者学位授予单位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属于学校或者学位授予单位的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的,其所在学校或者学位授予单位可以给予开除处分或者解除聘任合同。

此外,根据教育部发布的《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规定,买卖论文、为他人代写论文、未参加研究或创作而在研究成果或学术论文上署名的构成学术不端行为。《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学术不端行为责任人获得有关部门、机构设立的科研项目、学术奖励或者荣誉称号等利益的,学校应当同时向有关主管部门提出处理建议。

由NgAgo技术带来的荣誉与学术诚信冲击

与这些学术不端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韩春雨因为发表一篇“重要论文”收获接踵而来的荣誉。

自2016年5月关于NgAgo技术的论文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之后,韩春雨本人当上了河北省科协副主席、河北最美教师,并候选国家“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于2017年1月落选)”和“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于2016年12月落选)”。在NgAgo技术能否重复尚陷学界质疑沼泽时,韩春雨的NgAgo基因编辑技术项目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两年共100万元的资助,河北科技大学项目估算总额为2.24亿元的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也已得到河北省发改委的批复,1958万元的进口仪器设备已经完成招标。

扬名之后,韩春雨接受了《河北日报》采访。报道称,韩春雨多次仿照周星驰电影中的台词表示,“其实,我是一名科学家。”在报道中,韩春雨这样对记者解释,这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我不是‘野鸡大学’的‘草根学者’,我是百分百的纯正科学家”,第二层意思是:“我是一名科学家,请不要用科学研究之外的标尺来审度我。”

然而,面对学术界以及媒体对实验无法重复的询问时,韩春雨并没有按照学术的规范,以科学家的准则作出回应。2016年10月8日,当《科技日报》记者建议在监控的环境下公开重复实验时,韩春雨拒绝,并表示“我这个实验已经有人重复出来,连《自然》的记者David都调查过了,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

由于始终未正式回应质疑,韩春雨的学术诚信持续受到冲击。

2016年10月10日,13位中国生物学家通过澎湃新闻和中国青年报公开实名质疑NgAgo技术,呼吁河北科技大学及相关机构启动学术调查。2016年10月12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邵峰在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上,公布了致河北科技大学校长孙鹤旭的一封信,信中建议“河北科大按照国际惯例成立由校内和校外相关专家组成的委员会,认真仔细核实韩春雨的研究成果”,并呼吁“在进一步实验验证其正确与否之前,各方(包括河北科大)宜谨慎对待韩春雨及其研究成果,不宜给予过高或不必要的支持”。

2016年10月14日,河北科技大学就舆论质疑韩春雨成果一事发出书面材料予以回应,表示:“已经有独立于我校之外的机构运用韩春雨团队的NgAgo技术实现了基因编辑,该机构与韩春雨团队的合作正在洽谈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校方的回应中,前述机构是匿名状态。校方只是在回应中称,“具体信息我们会适时向社会公布”。校方强调,“一项新的科学发现往往需要一个较长的验证周期,尤其是在成果的初创阶段。”

2016年11月11日,南通大学副教授刘东等人在国内期刊《Cell Research(细胞研究)》发表题为《基于NgAgo的fabp11a基因敲低引起的斑马鱼眼睛发育缺陷》的“致编辑信”文章,表示在使用NgAgo之后,没有发现任何基因编辑的现象。

2016年11月16日,来自国内外20家实验室的负责人联名撰写文章《Questions about NgAgo(关于NgaAgo的疑问)》,以学术通讯的形式在线发表在国内期刊《Protein&Cell(蛋白质与细胞)》上,质疑韩春雨NgAgo实验的重复性。

2016年11月29日,《自然-生物技术》在线发表了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教授Stephen C Ekker团队、德国弗莱堡大学医学中心细胞与基因治疗研究所负责人Toni Cathomen团队、韩国基础科学研究所基因编辑中心金镇洙(Jin-Soo Kim)团队针对韩春雨课题组的NgAgo基因编辑技术的评论通信文章,表示利用NgAgo技术未能检测到DNA引导的基因组编辑。

与此同时,《自然-生物技术》还发表了一篇“编辑部关注”,用来“提醒读者对原论文结果(韩春雨课题组论文)的可重复性存有担忧”,并表示:“让原作者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对上述通信文章所提出的担忧展开调查,并补充信息和证据来给原论文提供依据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将继续与原论文的作者保持联系,并为他们提供机会,以在2017年1月底之前完成其调查。届时,我们会向公众公布最新进展。”

2017年1月19日,《自然-生物技术》发言人就韩春雨课题组“利用NgAgo进行DNA引导的基因组编辑”论文发表最新声明,表示“期刊获得了与NgAgo系统可重复性相关的新数据,在决定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之前,我们需要调查研究这些数据”。当日,韩春雨对澎湃新闻表示,“(数据)是我们给他们提交的”。被问到提交的是不是原始数据时,韩春雨说:“不是。是……这样,按照我们学校规定,我不能回答记者问题。”

2017年8月3日,论文发表后第15个月,《自然-生物技术》发表题为《是该数据说话的时候了》的社论,并宣布韩春雨团队于2016年5月2日发表在该期刊的论文已撤回。

“由于科研界一直无法根据我们论文提供的实验方案重复出论文图4所示的关键结果,我们决定撤回这项研究。”韩春雨团队在撤稿声明中表示。

同日,河北科技大学在其官网刊发《韩春雨团队发布声明》,声明提到:“鉴于该论文已撤稿,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声明中提及:“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NgAgo-gDNA基因编辑的有效性,并将实验结果公布,以回应社会关切。”

宣布启动学术评议逾1年之际,2018年8月31日,外界终于等来曾经引起国内外学术界震动的韩春雨事件调查结果。河北科技大学公布了不足600字的《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关键字是“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

2018年9月1日,河北科技大学官网发布《韩春雨就公布撤稿论文调查处理结果表态》。该文中,韩春雨表示,在国际前沿的基因编辑技术研究领域,存在许多不可预知的问题。在经历了质疑、撤稿和调查之后,通过校内外同行专家的指导和进一步的实验验证,深刻地认识到,撤稿论文的实验设计存在缺陷、研究过程存在着不严谨的问题,论文的发表给国内外同行学者造成了误导和人力物力的浪费。论文发表后,面对媒体和同行的质疑,未能冷静理性对待,发表了一些不当言论,给社会公众带来了不必要的纷扰。

对此,韩春雨表示了歉意,并对同行学者和社会的关注表达了感谢。

新闻附件:录音实录

因为你来了以后,你以为你在干活帮忙,实际上你在添乱。因为你跟我的要求不一样,对吧。咱们两个要求不同。

那你要拿那个证(编注:毕业证),你也得买,对不对。你也得付出,就这个意思,明白了吧?我给你明示就是,论文,从高峰、武永强那来,明白了吧?你到外面去买,我不放心,因为我怕你白花钱,你懂吗?过去我就干过这个。我专门,我过去,博士毕业的时候,没钱挣的时候,我跟那边那个我第一个徒弟王超(编注:音),一个博士论文收费7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一个硕士论文收费是4000到5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

那你,那你,有的是。我跟你说我离开那,(编注:来)高校工作了,还有人找。不要以为……一篇核心期刊收费是10000到20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一个那个什么是……那是连版面费啊。你不会啊,你不得求人嘛。那你找工作,你这样可要想想看,你是买个毕业。你去医大问问去,找导师不光是这些东西要自己掏钱。然后最后还有毕业,你还得喂足了导师,最后才能放你走。因为他捏着你呢,对不对。说白了,我要是不签这个字,谁也放不了你。我是痛痛快快签这个字,但那个东西你必须得负责弄好了,就得找高峰、武永强。你也不能把这……这东西必须是……这东西毕竟它是高脑力含量的劳动,对不对。你也不能太不尊重人了,是不是。

所以就弄一个毕业论文,弄一个那个……那个我不强求你。你愿意到外边买,随便。只要你不写我名就行了,明白了吗?我可不是说要挣你这个钱啊,我可缺钱了,但是你得弄个……你不能弄得不像话了。你弄那个,你不写我名,你随便。其实你要硕士的论文,我不是以前也和你说过吗,你只要硕士论文没我名,随便在外边买。或者你和哪个导师说好了。因为你毕业实际上有一个……你有一个空可钻。你是生物工程的,你可以写任何一个的导师。你只要和他说好了,名是他,我都同意,明白了吗?那样就可以不花很多钱。比如你可以花钱更少,比如你1000块钱跟XXX(编注:听不清)说通了,让他帮你这个忙,那就行了,明白了吗,我不拦你了。他要打电话问我,我绝对不拦你。这个你放心。你只要能找好了就行,明白了吗?

因为说实话,我为什么给你指这个,因为他们两弄的东西我信得过,而且他们的结果也是真的。而且该写哪儿、不写哪儿、不该写哪儿,都心里很清楚,对吧。你不能写写,把咱们实验室机密给泄露了,这可不好了,是不是?也就是说,你给多少我,花个钱去毕个业,够可以了的吧。(笑)够合算。

这一年你都可以出去挣钱去,这些时间能挣多少钱啊。去卖烤串,一个月就挣回来了,你说是不是?你可以在家,回家给……那样你就可以回家给爸妈帮忙去,明白了吧?你看,你要回家帮忙,你得这样想,你虽然花钱,四五千买篇论文,可中间这时间你回家帮忙,比如说你帮忙开个饭店或者其他什么也好,你能挣多少钱呀。

王凤枝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孩17岁放弃保送,22岁哈佛硕士毕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