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希望了解谷歌搜索中国版,不会放任自流

2018-09-06 01:02:35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CONGRESS' CHIEF TECH WATCHDOG IS NOT HAPPY WITH GOOGLE)

美议员:希望了解谷歌搜索中国版,不会放任自流

网易科技讯 9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本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将邀请Facebook、Twitter等科技公司出席听证会,就如何应对网络媒体出现的种种问题进行讨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马克·华纳(Mark Warner)日前接受了《连线》专访,就谷歌高管的缺席、白宫的“停止偏见”(stopthebias)运动、对本周听证会的预期进行了交谈。

通常来说,很多议员对技术几乎一无所知,但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并非如此。这位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人于2009年宣誓就职参议院之前,华纳曾在风险投资和电信行业长期工作。自从Facebook、谷歌和Twitter在2016年大选期间支持外国势力影响竞选的消息传出后,这种技术背景对华纳很有帮助。

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华纳就关于如何应对这些科技巨头难以想象和未经控制的权力主持了大量讨论。他提出了一项立法措施来规范数字政治广告,并发表了一份包含可能性解决方案的20点提案。今年早些时候,在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举行的听证会上,他似乎根本不需要任何帮助,就能弄清楚如何通过WhatsApp doohicky发送电子邮件。

华纳非常希望与科技行业巨头合作,但他们并没有让事情变得简单。扎克伯格在巨大压力下出席了国会听证会,但坚称自己不是解决公司诸多问题的最佳人选。但最终,这些科技公司的老板们不情愿地开始改变主意。华纳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特例。

周三,当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出席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听证会,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却并未到场。委员会邀请了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佩奇,但谷歌希望公司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委员会对此予以拒绝,结果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未予理会。

谷歌发言人周五表示,沃克将于本周私下向委员会和国会成员汇报情况,但华纳的新闻秘书证实沃克并不会出庭作证。

谷歌拒绝派遣其最高级别的管理人员,这对该公司来说尤其令人担忧。过去一周,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及其下属在没有实锤的情况下,转而攻击这家搜索巨头,指责其新闻结果存在太多偏见。与此同时,有报道称,谷歌正在开发新的搜索引擎,以便打入中国市场,这在公司内部和美国国会都引起了警惕。

《连线》与华纳就这家搜索巨头引人注目的缺席、白宫的“停止偏见”(stopthebias)运动、对本周听证会的预期进行了交谈。下面是这段对话的简单编辑版本。

《连线》:自去年以来,我已经记不清众议院和参议院有多少次就社交媒体的干扰问题举行了听证会。为什么这次听证会会有所不同呢?

华纳:我想很多人都做过功课。我不认为这是关于网站存在故障的问题。我的一些同事甚至不知道社交媒体是如何工作的。

我告诉这些公司的是,我不希望这是对2016年发生事情的回顾,但我想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以防止这种情况在2018年及以后发生。更多情况下,这种操纵不仅可以用于政治,也可以用于商业和其他领域。

我也在几周前发表了那篇提案并提出了一些建议。我觉得很奇怪,我听到一些人说这过于深思熟滤。《华尔街日报》的一些人说,这将是美国创新的终结。关于我的想法,我想听听(这些公司)哪些有意义,哪些没有意义。我知道很多议员都想知道美国人是否有权知道他们是和人联系还是和机器人联系。

我并不是说要消灭机器人,但是我们如何在适当的位置放置一些标记,以便我们能判断其实际的体量Twitter的一些机器人上非常有攻击性。

我们还需要确保美国人知道,这种不良行为并没有停止过。在过去的两周里,微软、Facebook和Twitter在删除其他账户方面的行动非常重要。回顾2016年,俄罗斯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的活动运动实际上分为两部分。一个是对我们选举系统和政党的网络攻击。另一个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的误导和虚假宣传。我认为最大的问题之一不仅仅是在竞选前线,而是把网络入侵和虚假信息攻击结合在了一起。

如果一个人以外国演员的身份入侵了Equifax,他们得到了你的个人信息并向您发送包含你个人信息的链接和帐户,你会说,“哦,天哪,我要打开这个,”然后其中有关于我或者重要商业人物的虚假视频,会造成巨大的影响。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破坏力。我还没听说我们将如何应对。

《连线》:谷歌拒绝派出一名高管作证,国会也拒绝让其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代替他出庭。你对谷歌的缺席有多关注,如果听证会的目标是得到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不接受他们派来的人呢?

华纳:我认识肯特·沃克。他是个好人。我尊重他,但我们在去年11月份就拒绝了这位律师。这是一个关于解决方案的听证会。我认为这说明谷歌不想参与讨论。我不认为这对他们有利,对于提出好的解决方案也没有好处。

我想问他们,谷歌为什么要为中国市场开发一个搜索引擎。也许他们不想回答其中的一些问题。但如果谷歌认为我们将会对其放任自流,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多年来,我与谷歌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工作关系,但我感到惊讶的是,他们可能不愿参与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并最终获得解决方案的讨论。

《连线》:当你说你要和你的共和党同事一起宣布某事时,你是指的立法吗?

华纳:这与其说是一项具体的立法,不如说是一场路演,以两党合作的方式走到美国领导层和学术界领导层面前,为他们提供关于这一问题更高层次、更为复杂的概述。

《连线》:这与为想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科技公司提供咨询有些不同。

华纳:这和我们周三要讲的内容不一样。但这非常重要。

《连线》:谷歌缺席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其他右翼议员正对搜索领域的偏见提出质疑。你是否认真关注过他们所谓的算法偏见问题?

华纳:我认为这表明白宫明显缺乏对搜索工作原理的理解。有些算法会让人产生成瘾倾向,这确实令人担忧,但通常情况下,如果公司有你的搜索资料,并且你搜索一个左倾的故事,他们会给你另一个,通常是更极端的故事,继续吸引你的注意力。

此外,搜索的部分内容也取决于点击量,而左倾和右倾的极端内容并不会吸引那么多的眼球。

《连线》:你提交了一个20点提案来解决科技领域的一些最大问题,其中很多都与机器人以及外国影响有关,原因显而易见。但有一件事我没有看到,那就是不管人们相信与否,社交媒体上的这些“回声室效应”都会让人阅读极端内容,我们该如何对其进行处理?你对这个问题的立场是什么?

华纳:你完全可以找到学术专家来验证我们对这个问题的了解,事实上这种算法会把你带向一个更极端的方向。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这就是我对谷歌感到如此沮丧的原因之一。我们不会就此置之不理。我们会发布一些安全提示,我很高兴Facebook和Twitter将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坐到听证会的桌前。但如果(科技公司)不帮助我们,把这个问题留给国会,我们就会把它搞砸。

《连线》:这些公司常常被归入同一类,也就是所谓的大科技企业……但它们是截然不同的,我想知道你是否了解比如Facebook、谷歌和Twitter在内的每个公司的主要关注点:。

华纳:你说的完全正确——它们常常被混为一谈,但是对于每个平台的关注点是不同的。对于Facebook,我真正担心的是透明度和用户数据。正如我们通过剑桥分析公司事件看到的那样,用户无法从该公司得到有关数据使用地点和方式的清晰信息。而对于Twitter,我关注的是他们解决信息滥用、机器人和合谋行为等问题的方式,以及他们的系统会被坏人操纵到何种程度。而YouTube则是激进和虚假信息的重点区域。

《连线》:科技资金在政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科技平台对于政治竞选来说非常重要。对于政治广告的新限制,一些最大的抱怨者是那些为竞选公职的国会议员购买这些广告的人。既然如此,人们为什么要相信国会真的会对科技行业进行监管呢?

华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努力要让科技公司参与进来。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工作是帮助我们保持坦诚相见。这就是我们需要这场听证会的原因。这就是我发表提案的原因。并不是说我已经得到了完美的答案,但让我给你们一个菜单,让我们看看哪些有意义,哪些没有意义。让我们摆脱过去曾经的尴尬对话。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