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Voyles:精准交互无人机的现在和未来

2018-08-17 16:29:27 来源: 网易智能 举报
0
分享到:
T + -

Richard Voyles:精准交互无人机的现在和未来

本文系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smartman 163)出品。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网易智能讯8月17日消息】8月15日-19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中国电子学会、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承办的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正式开幕。本届大会以“共创智慧新动能,共享开放新时代”为主题。

美国普渡大学教授Richard Voyles进行了主题为《精准交互无人机在机器人和物联网领域的应用》的演讲,他履历丰富,研究领域包括电子工程、机械工程、计算机科学,曾经在普渡、杜克明尼苏达和斯坦福任职。他认为无线传感网络在未来科技发展中至关重要。

Richard Voyles教授指出,我们的网络当中并不只是计算节点,还要有传感节点、思考节点和驱动节点,比如精准无人机是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之间连接的桥梁,使得驱动器的控制网络和无线传感器相连,才能驱动现实世界和智慧家庭。

在应用层面,Richard Voyles表示,传感网络技术已经应用在很多领域当中,比如核废物的分离,这样人就不用人类去做了。美国能源部有一个废物隔离实验场,里面有很多核废物,也有一个非常深的井,大概有600多米,还有普利茅斯的气体扩散场,把地下的污染气体引出来,这都用到了传感技术的帮助。(定西)

以下是Richard Voyles演讲实录:

Brad Nelson讲的内容技术性比较强,作为最后一位发言人,我需要把之前很多嘉宾的内容进行整合。刚才提到了远程感应,保护不受辐射的影响。我自己做的是比较狭隘的领域,就是无人机。

我个人的履历当中包括电子工程、机械工程、计算机科学,曾经在普渡、杜克明尼苏达和斯坦福任职,曾经在行业、政府和学术界工作,大小公司、创始企业等等,我在三所大学都有Tenure,也有参与三所创始企业,同时做过政府官员,曾经在美国能源部、美国国家科技基金会、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工作,其实是科技政策办公室机器人专家,我也参与过机器人处理和废料行业的项目,可以看到我的背景是非常丰富的,所以今天要谈的精准和交互是什么意思呢?我的背景当中还有一点需要大家了解,就是我有四个女儿,很多研究生都会跟我开玩笑,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三点,只有孩子是四个。

如何理解精准交互无人机?我要谈的不是精准农业的角度,而是从控制的角度来谈这个话题,也就是空中的精准控制。这里给大家提供一个背景,因为这个背景对我的研究非常重要,就是高度控制、力量控制和网络。

首先介绍的是无线传感网络,这其实是物联网的前身。之前的发言人已经提到了无线传感网络的概念,也就是利用这些闭环的网络。机器人是做什么的呢?机器人其实是在世界当中发挥作用的,不是一个网络系统,而是一个桥梁,它的传感器连接了网络世界和物理世界,从模拟世界到数字世界,机器人可以形成这样一个闭环,就是再从网络世界到物理世界。我在实验室所做的很多工作和传统所说的精确或者精准不太一样,我会强调是怎样实现这样一些精准的,包括精准无人机是一个飞行器,可以有六度的自由。

无限传感网络其实是物联网的前身,关注的是核心技术和低功耗长时间的传感,八九十年代主要是关注如何节约电池的电源,以及如何从一个临时的网络当中输入信息,也就是现在的云。很多人关注自组织网络的形成,还有就是传感器数据的多条路由。应用的实例就是海洋监测,我们协调了多个传感器,有对盐度的监测传感器,有对水活动监测传感器,是以小时或者天作为采样的周期,没有反馈的控制,被应用于气候变化的监测。现在无线传感器网络已经有些应用实例了,这样的努力也给我们带来了我们称为的物联网。

我所思考的方向有点不太一样,之前发言人提到了智慧家庭的概念,这里讲的不仅仅是评估环境,而是对环境产生影响。我们经常谈到的应用领域叫做网络物理系统,我在实验室花了几年的时间在做“智能特百惠”,我们和特百惠公司合作,打造智能厨房,实际上可以把这个厨房看作智能机器人。主要是通过传感网络实现低功耗,更长的生命周期,也要进行食品的类别和数量的传感。我们做的不是全部人类的活动,而是关注于智慧厨房,重点在于食品的准备。

Lumba一开始是有三个按钮,后来变成了一个按钮,也就是变得非常简单,厨房也是一样,谁希望在厨房的容器当中加上一个键盘?这种类型的问题是需要我们关注的,我们需要非常简单的操作方式,同时要有非常简单的机器学习算法,需要有技术的集群使得食品的容器能够自动地识别食物的类别,然后看一看不同的食品容器怎样基于各类人群,因为不同的人在家里使用容器的方式不太一样,美国的家庭早晨会喝麦片牛奶,使用的容器和晚上可能不一样,因为是有不同的食品品类,外表看起来是有类似的,所以需要有些自动识别的机制。

智能厨房需要人们帮助规划食品和午餐,可以从刚才的一张幻灯片上看出,我们会不断地看怎样能够把用户包括在内,尤其是用户的体验包含在这个环节当中。机器人只做传感和思考,人类作为实现这个行动的渠道,通过人类和智能冰箱的互动,可能会由智能冰箱跟其它的设备相联系,然后给人们提供冰箱当中储存食品的信息,这样我们开发的一些项目就要做一个以控制为核心的架构。我们知道无线传感器有很多的节点,这是我们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合作的微节点,这些微节点和其它的宏节点结合,以便创造出无线的传感网络,可以实现闭环控制。

我们开发的另外一个伴生的产品叫做变形总线,主要是为了适应各种传感器和驱动器。我们把变形总线作为一个标准性的产品推出,和常规总线不太一样,常规总线收集传感数据的时候是这样一个流程,希望的是传感器和CPU相沟通,然后把其它的内容放进去,利用总线的沟通传感功能。这种常规总线结构当中,我们希望传感器能够对信息进行一些转换,也希望CPU能够做一些思考,所以在变形总线当中我们的转型器会在整个总线当中移动,利用这些基于设备的信号更加有效地对传感器进行变形。如果看总线的拓扑结构并不是完全崭新的结构,但是一个多极并联的总线。

这里我们看到的是高性能的节点,产出了宏节点和微节点,可以具有重新编程的功能,而且是自适应的软件,我们利用总线当中的架构帮助这些系统。比如我们的无人机和机器人,能够适应改变的环境,使得软件编程师的工作更加容易,可以设计一些系统,能够适应变化的环境。这些元素怎么和刚才我们提到的网络相连接?我们的网络当中并不只是计算节点,要有传感节点、思考节点和驱动节点,比如精准无人机是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之间连接的桥梁,驱动器的控制网络和无线传感器相连,要驱动现实世界智慧家庭,需要驱动实际的医疗机器人系统。这就涉及到物联网的技术了,所以和传统上讲的无线传感器网络还是有些不同。

刚才谈到很多带有节点的机器人,我们采用了可重构节点的履带机器人,主要应用于一些灾难的救援。我们的爬行器是非常小的设备,可以进行搜救,也可以在废墟上面寻找那些幸存者,实际的突发情况当中需要找到被废墟掩埋的那些幸存者。我们也开发出了Modern-Ship机器人,可以从这张图看得很清楚,我们的实验室除了基础研究和系统集成以外,我们关注的一方面是如何进行传感和思考,并且如何进行功能整合,这样才能真正做成实用的机器人。我们也和很多其它的实验室进行合作,因为我们知道并没有解决所有问题的能力。

精准农业方面我们也在做一些尝试,这里讲的无论是精准还是互动其实都需要对机器人非常精准的操控,我们的实验室研究也是在过去的几十年的方向当中不断调整。

互动的无人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这是一个非常老的例子,可以说主要是空中操作移动的系统,能够移动一个非常重的物体。这里重点要关注的是这一群人,可以看到上面的无人机,这是一个载人的飞机,实际上是在做一个重力补偿,也是在做非常精准的调校和组装。这个领域也是大家都在关注的领域,也就是空中的操控。当然,考虑的不仅仅是X轴和Y轴,必须要考虑到多维的操控。最近大家都在研究六旋翼无人机,也就是实现六个自由度的无人机,可以进行更为精准的力量控制,我们希望实现的是高度的控制和方向的控制。

这是之前我们在无人机方面做的一些早期的工作,和视频比较相似的是,这里大家可以看到,由于可以转向不同的自由度,同样也可以在不同的方向施加力量,也在推动很多工作和应用的发展。因为和周围环境的精准互动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将虚拟世界的信息转化为实际的行动,这些旋翼是通过在空中使用,它的精准度肯定不如地面上那么精准。蓝色的线是理想的曲线,其实是用来衡量扭矩的,需要考虑力量的大小和高度,红色的线是具体使用的效率。

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和物理世界进行互动,可以应用于各个领域,具体的配置也要进一步优化,让其在不同的高度实现不同的精度运转,这种多旋翼的无人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如何能够优化无人机,本身要能够做得更为精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之前我们也是和农业部进行合作,过去的几十年在开发核电站,有些技术应用在军事领域,有些设施已经达到了生命的终点,现在需要摧毁某些设施,有些可能无法用人接近或者接触,这样能够进一步减少对人的污染。

我们做的是一些实验室的实验,希望能够实现不同的配置下看到不同的效果。因为这是对无人机性能进行调校,让它实现优化的表现,所以这张图实际上就是我们测试的结果,看一看如何能够对它的配置进行进一步的优化。我们也和SIFI WORK一起做了一些工作,看一看如何能够更好地作出产品的原型,能够实现这些无人机更精准的控制,比如消费产品的领域当中如何实现更好的效果。实际上优化以后表现确实是更好了,无论是哪个设计上都比以前更好一些。

这样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虽然有些技术细节,比如我是那个无人机的话,想要旋翼旋转,一种是要和旋臂垂直旋转,另外就是平行向内旋转。折和固定翼非常相似,有些飞机是平行翼,有些飞机是倾斜翼,这种倾斜翼会对飞行有些特殊的影响,这里我们还是对其进行优化,看一看在力上面能够实现最优化的效果。无论是从哪个方向进行旋转,我们都要对其实现最好的调校,考虑到空气动力学的影响,稍做调整就可以移动得更快。实际上这种上反角效应即使是四旋翼的无人机,可能在实际的飞行速度上都会有20%的误差。

总结一下我们为什么要把传感网络技术应用在这些领域当中,比如核废物的分离,这样人就不用自己去做了。美国能源部有一个废物隔离实验场,里面有很多核废物,也有一个非常深的井,大概有600多米,还有普利茅斯的气体扩散场,把地下的污染气体引出来。当然,也有一些低密度的气体,希望将这些气体扩散限制在有限的范围内。这种扩散场大概有1英里的长度,但我们无法用一个无人机覆盖所有的地方,因为可能要收集一些残留物的样本,之后只有将前期的工作做好才能正式拆除。

我们采用一些简单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很多设施都是美国能源部的东西,所以没有办法播放演示视频了。普渡大学也得到了其他机构的支持,我们也在这里做了很多实验,同样也是看一看,一方面能够减少对用户的风险,因为在有很多工人之前在那里工作,另一方面需要将工厂进行清理,减少对人们的伤害。(完)

关注网易智能公众号(smartman163),为你解读AI领域大公司大事件,新观点新应用。

李泽宽 本文来源:网易智能 责任编辑:李泽宽_NBJS667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