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的小白鼠受了多少痛苦?科学家想研究想改进

2018-06-14 01:02:30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How Much Pain Should Animals Endure for Science?)

网易科技讯 6月14日消息,动物承受的疼痛是难以估量的,因此这是一项真实有意义的研究项目!

实验室的小白鼠受了多少痛苦?科学家想研究想改进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美国每年大约有820800多只用于科学研究的豚鼠、猪、狗、猫和其它动物适用于《动物福利法》,同时,大约有71370只动物遭受了无法缓解的疼痛。这些统计数据并未跟踪数百万只用于实验室研究的啮齿类动物,它们被排除在《动物福利法》之外(尽管这些动物也受到其它美国联邦法规的保护)。科学家和相关研究机构表示,他们将致力于将实验室动物的疼痛降至最低,但是他们是如何衡量动物承受多大的痛苦呢?

今年早些时候,动物遭受疼痛的问题一度成为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新闻,当时瑞士禁止厨房烹饪活龙虾。没有人知道是否这些仅有一个基本神经系统的大爪甲壳类海洋生物能够经历疼痛,尽管如此,目前瑞士官方部门要求厨房烹饪龙虾之前需要将它击晕,然后放入锅中。

当我想像龙虾所处困境时,我能够意识到动物福利法规对这些甲壳类生物具有里程碑意义。但是瑞士相关部门的举措也让我感到困惑,科学家在研究工作中是如何测量和处理动物疼痛的呢?使用小动物模拟人类疾病或者疼痛的实验是当代我们应用医学治疗的跳板,然而,伦理学家和动物保护倡导人士认为,我们所获得的研究利益必须超过动物承受疼痛付出的代价,这样的牺牲才是合理的。

为了掌握更多信息,研究人员给美国加州大学动物保护和应用程序主任拉里·卡伯恩(Larry Carbone)打了电话,他说:“目前大多数国家的政策都要求尽可能减轻或者避免实验动物遭受疼痛,因为这些动物不会说话,人们知道它们在接触实验时有多痛苦是非常难的事情。”但是经过多年研究,工作人员已设计出一些标准化方法,可以测量啮齿类动物和其它动物对疼痛刺激的反应,例如:对实验室老鼠照射一束热光,观察它爪子反应速度,依据它的反应程度,再对老鼠服用疼痛药物进行对比。

卡伯恩说:“更复杂的测试将跟踪动物的行为变化,测量啮齿类动物遭受的疼痛程度。例如:如果对身体疼痛的老鼠提供一个选择——它停留在放有镇痛药物的鼠仓中,还是停留在放有普通食物的鼠仓中?结果显示,它们通常会在放有镇痛药物的鼠仓中度过更长时间。研究人员曾认为,动物和我们人类一样,服用镇痛药物有效,能够缓解疼痛反应。

在对啮齿类动物进行腹部手术实验时,研究人员同时监控了它们疼痛迹象(例如:身体因剧痛扭动或者行走摇晃,挖洞或者筑巢习性发生变化)。卡伯恩表示,老鼠术后有强烈建造巢穴的动机,我们知道如果老鼠的身体非常疼痛,它们就尽可能想建造一个舒适的老鼠窝。

然而,在所有动物实验中科学家仍没有办法测量动物身体不适或者疼痛,其中包括那些慢性疼痛或者情绪焦虑。同时,有些生物是否存在疼痛感仍存在争议,不仅仅是龙虾,还有鱼类,它们的大脑结构与人类相差很大,是否会像人类一样遭受痛苦?

虽然大多数动物对有害刺激做出强烈反应(人们可以想一想炽热光线),但这与感觉疼痛和创伤是不一样的。瑞士伯尔尼大学动物福利部主席、生物学家汉诺·维尔贝尔(Hanno Wurbel)称,“我们永远无法确定”龙虾和鱼类会遭受怎样的痛苦。

尽管如此,他认为近期研究可能得出“一个貌似合理的结论”。依据法律规定,美国研究实验室应该将人们和其它动物(包括鱼类)承受的疼痛考虑在内,确定实验室应该对实验动物施加多大程度的疼痛,之后依照《动物福利法》和《美国公共卫生服务条例及指南》,提交委员会评估如何对每个研究机构的实验动物进行照料和管理。这些地方委员会可以批准或者拒绝提议的研究方案,审查动物遭受的疼痛或者创伤是否超过可接受的限度,或者通过麻醉或者镇痛药进行缓解。

美国乔治敦大学生物伦理学家汤姆·比彻姆(Tom Beauchamp)称,每种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人们在这些问题上存在很大分歧,这就是为什么从实验室动物研究本身的合理性上存在意见不一致的原因。与美国的政策相比,欧盟国家的相关规定更加严格,他们以实验研究预期达到的社会效益作为衡量标准,对动物是否在实验室会承受伤害进行正式详细的分析。动物保护提倡者凯茜·丽丝(Cathy Liss)是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她指出,长期以来美国与许多国家出现明显“脱节”,未能将实验室啮齿类动物列入《动物福利法》保护要求范围之内。

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政策底线是允许动物实验中使动物遭受严重、无法缓解的疼痛,而他们将这作为收集有价值科学实验数据的唯一途径。

卡伯恩表示,当前的动物实验存在一定困境,例如:使用安慰剂测试一种治疗骨癌疼痛的新药,很难做到对实验动物不产生痛苦。在其它情况下,科学家有担心的正当理由,服用镇痛药治疗实验中产生的不适,可能会最终影响实验结果。这项研究使用啮齿类动物进行实验,评估是否注入干细胞能帮助心脏病发作患者。观察在老鼠接受模拟心脏病发作的手术之后,对它们注射镇痛药是否会影响干细胞治疗进程。

另一方面,卡伯恩指出,疼痛可以触发免疫系统反应,阻碍睡眠和进食模式,并且可能阻止术后治疗,因此,如果你不处理动物疼痛,也可能影响实验结果。那么,当疼痛得到缓解,实验质量是否更加准确呢?

卡伯恩说:“这可能是一个真实的伦理和科学难题,很难有清晰的答案。或许为了获得一个特定问题的有用数据,让实验动物承受未经治疗的疼痛是在所难免的。但是,这一过程存在伦理问题:我们值得这样做吗?我们是否真的需要这样做?是否每一个科学研究课题都必须让实验动物承受痛苦?”

动物保护提倡者凯茜·丽丝是动物保护协会会长,从她的角度来看,任何使用动物的科学实验都应当考虑是否违背《动物福利法》,如果参与实验的动物承受无法缓解的疼痛,那就应该考虑处置一个较高“门槛”,衡量实验动物是否超出承受疼痛的范围。

今年3月份,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医学社会学家潘朵拉·庞德(Pandora Pound)和动物保护研究员克莉丝汀·尼科尔(Christine Nicol)在一份报告中提出动物研究是否有必要进行的一个宏观视角。他们系统地评估了212项与6种药物治疗相关动物研究的利弊关系,其中4种药物正在投入临床使用。从1967年至2005年,这些研究共使用了27149只老鼠、猪、绵羊、猴子和其它动物。

大多数动物实验都对动物构成严重伤害,其中13%研究报告称未使用麻醉剂,97%研究报告没有提到使用镇痛药。总体来讲,他们发现这些实验设计非常糟糕,意味着他们无法对临床益处做出决定性的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动物遭受的任何痛苦都失去了伦理道理理由。

庞德和尼科尔使用一种成本效益分析工具评估这些研究在道德方面的可接受性,他们认为93%以上的研究未通过测试,他们推测称,目前的动物实验缺少伦理道德,人们普遍认为以科研价值为名义进行危害动物的研究实验是“站不住脚的”。

尽管在分析报告中几乎没有研究报告使用镇痛药物,但我们并不确定动物的疼痛究竟会持续多久才能得到治疗。2016年一份研究报告中,卡伯恩和旧金山加州大学同事发现40%涉及大手术的动物实验未提到使用麻醉药,尽管此类手术通常都是采用麻醉药来完成的。

同时,大约75%的研究未提到对实验动物服用镇痛药,也表明动物出现术后不适很可能未进行治疗。旧金山加州大学研究人员指出,如果没有详细的数据,很难得出确切的研究结论。卡伯恩希望该情况逐渐好转,希望越来越多的实验室兽医在术后对啮齿类动物服用持续时间较长的止痛药物。

当前,涉及动物实验的研究工作仍需进一步完善,研究人员指出,关于动物实验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如果动物实验不能产生有效、可重复检测的结果,那么这样的实验就是毫无理由地浪费动物生命。(卡麦拉)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孩17岁放弃保送,22岁哈佛硕士毕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