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洋阳回应对EOS的质疑:套旧模版容易失败

2018-06-10 16:54:36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廖洋阳回应对EOS的质疑:套旧模版容易失败

文/温泉

5月20日,由网易科技和起风财经联合主办的“链上无限”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期间,网易科技对全球最大的区块链社区之一EOS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进行了专访。

在专访中,廖洋阳回应了对EOS的诸多质疑。他认为,在看待EOS价值的时候,不能站在现在,用以前的经验去看未来的世界,这种方法不对。用旧的估值模版去套一个新事物,很容易失败。

廖洋阳认为,EOS很大的价值在于它的经济模型,也就是它的社群。现在的公司跟未来的区块链的社群不能简单类比。他解释,一个公司生产一个产品,卖给用户,公司价值完全取决于公司能给用户多少价值,用户能给公司多少钱,创造多少收入。但是,未来不是这样的,未来是一家公司生产一条区块链的价值的源码和架构,把它开源,所有持有代币的人,全部成为利益共同体,这个公司的规模是无限的。

廖洋阳认为,币价的不断上涨,和EOS社群的不断成长一定是有关系的。

以下为采访速记全文,略经编辑:

网易科技:有一些对EOS质疑的观点,认为EOS虽然打的是免费和速度快的点,但是区块链并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这个点只是适用了大众炒币的心理。他们认为它其实是炒币3.0,它现在的价格过高。跟以太坊相比,现在80%的融资需求都是用以太币,那以太坊的市值才多少,EOS一上来市值就这么高,它的价格已经偏离了实际的价值。

廖洋阳: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EOS对市场痛点的理解是这样的,它的理解层面,就觉得这个市场存在这样的问题。它觉得我现在看到的市场是这样的,你看到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从设计团队的眼光来看,觉得市场有这样的问题。什么问题呢?

第一,由于收费层面的问题,比如说各种各样的应用都需要用到以太坊,那普通人就根本不太可能进,大家购买以太坊,好像就有一个很大的门槛。大家不太容易理解区块链到底是干什么的,比如说我要给我爸妈解释区块链的应用是什么样的,我很难解释,因为他没法用。他用了微信就比较简单,他就知道这个东西是给我儿子发信息用的,可以语音,可以视频,这个就比较好解释,别人用了才知道是什么。如果内部来说,它永远是一个小圈子里的,整个推广速度会慢很多。但是,免费会不会是一个最终形态?未必,但是在现阶段来说,它可以起到该有的作用。从这个角度理解来说,它是有意义的。但是会不会说明未来的是免费世界,这不知道,我们只能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看。在这个阶段里,能做到以太坊做不到的东西,有变化还是有好处的,没有变化,就意味着这是一滩死水。所以,一旦只要产生了变化,我们就会未来它可能会激发一定的新的东西出来。无论是新的环境,还是对整个生态规模的扩大,都可能是有益处的。这一点来说,我倒不觉得它是以炒作的概念去说这个事的。因为拿免费作为纯炒作的概念,不是特别合乎逻辑的一个事情。如果是传统的区块链币的炒作路径一般是,这个东西能赚钱,这是炒作的路径。赚钱的方式是币不断变少,它的价格就往上升,大部分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输出,是一个通缩的货币,随着数量变少,那价值肯定是往上升的,这是吸引人去买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它有没有炒作的概念在里面,我觉得也会有。比如说在白皮书的写法里面,会不会有些东西在目前没有达到,但是它写进去了,这肯定也是有的。白皮书是跟我们写商业计划书是一样的,你给投资人看的是未来能做到的事情,而不是现在能做到的事情。如果只写现在能做到的事情,对投资人来说吸引力不大。因为它不知道你做的这个事在长期来看有什么意义或者是有什么想象的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家写商业计划书都是这么写的。所以,你说它在白皮书里有没有针对现在没做到的东西,写了这些东西,肯定是有的。有没有一点炒作,肯定也是有的。但是这个炒作未必是他们自己去做的,而有可能是一些早期金融者或者是其他的人更想这样的事。

网易科技:您怎么看现在它的价值和价格的关系呢?

廖洋阳:现在很多类比都是拿以太坊现在是多少体量,EOS为什么能在现在的情况达到以太坊的比例来看。这种估值方式在过去来看是错的。

网易科技:为什么?

廖洋阳:以太坊在2016年的时候,大家认为它没有任何价值,认为是一个圈钱的东西。

网易科技:原来曾经也有人这么认为以太坊?

廖洋阳:2016年跟以太坊相关评论写的,都认为它是圈钱的。当时对以太坊所有的评论,都是很悲观的,就是一个骗钱的东西,能涨到10块钱以上就偷着乐了,类似这种说法。

你拿现在自己的认知去看未来,您并不知道在这个生态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奇迹,以前都没有预测到以太坊会带来一个众筹的热潮,发币的热潮,这是没有人能预料到的。只有当它出现以后,用互联的眼光回头去看,以太坊能涨成这样是有道理的。只有现在才知道,在那个时点是没人知道的。所以,在现在的时点,用以前的经验去看未来的世界,其实这种方法就不对。我们不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评判价格高,还是低。

网易科技:不能用这种方法来评判EOS的终极价值,但是就EOS目前实现的这些程度来看,跟它目前的价格是不是有所偏离呢?这个是可以评估的。

徐超逸:很简单的一个事情是由于区块链项目自带了金融的属性,所以它的价值完全在于参与那边的人数,参加的人数越多,它的价值越高。

网易科技:为什么?如果本身这个技术不是足够有颠覆性,大家不能在上面看很多应用,这些应用不能用起来,参与的人数多也没用?

廖洋阳:你想一下,大家看好它,对它未来的期许很高,我们在这个价格上,肯定是加了对未来期许的价值,这是肯定的。但是,你没有办法量化地知道它现在的价值是多少,你告诉我你怎么量化现在的价值是多少?没有办法去量化,一个东西的价值永远是现有的价值加未来期许的价值,合在一起形成的价值,只有未来有价值,才有更多的人愿意去赌它的成长价值。如果大家对它未来没有看法,这个东西成长价值就是0,它的价值就不会高,因为你知道它的天花板在哪里。就是因为它还没有占领市场,所以我们觉得它未来的价值是无限高的。正是因为这一点,它现在的价值其实是合理的,就是因为你对它的未来期许加了进来,它在没有市场占有率的情况下,达到了这样的期许,这是很不容易的,你有没有见过哪一个项目有这种情况出现。这里面肯定是有风险,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存在即合理。

网易科技:您对它的坚信是来源于哪呢?您看过它的代码吗?

廖洋阳:我没有具体看过它的代码,但是代码实现其实没有那么难,关键是在于架构,就像你盖房子一样,你要建筑师一个砖一个砖地砌吗?要先把图画出来,图OK了,就可以了,他的工作就完成了,下一步去把砖砌好就可以了。当然,BM也去参与砌砖的过程。但是,在技术层面,区块链现在不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是架构层面的东西。其实以太坊现在遇到问题了,遇到的是社群接受不了变化,由于没有治理,所以它接受不了变化。所以,你就看吧,拿以前改朝换代的例子来看,一个先进的文明取代一个野蛮的文明,大部分情况肯定有因为它的治理和民主比较先进,才取得了原来的东西。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架构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技术是最重要的,技术的实现没有想象得那么难,包括源码层,包括你刚才说的一个问题,EOS的源码在前一个阶段根本就没有实现所谓的架构层面的东西,但并不影响,就像刚才说的,技术的事情永远有人会做到,在技术实现上,不是终极能改变世界的一个东西,而是技术给它进行设计的东西。

拿比特币来说,之前公益协会说比特币解决共识问题,不是从技术解决的,而是从经济学的设计解决的,它是从经济学解决的。所以,EOS现在是一样的。它不一定是从技术层面来解决这个问题,它是通过架构层面来解决的。

网易科技:您所说的架构,是指底层技术的架构?

廖洋阳:DPOS的共识经济,经济治理的机制。

网易科技:就是它的社区的机制,就是超节点竞选的这种机制是吗?

廖洋阳:这跟它的通证经济以及共识机制的设计是紧密结合的,如果没有共识机制,现在并没有超级节点竞选的话,EOS也不是现在这样。只有它把机制设计到位了,大家知道这个游戏规则了,鼓励你去做这个事,大家就愿意做这个事,大部分人是趋利的。这个东西到了,下一个东西会到,一般它有一个方向,不是自发的。

网易科技:您对它架构的认识,是基于它的白皮书吗?

廖洋阳:这是渐行的,从0开始的那个阶段是0,就我们一家做点什么事,当我们把它做到1的时候,后面到100的时候,当然不是说100分,而是这个数量从1到100,整个社群增长的规模,比如说现在持续了3个月以上的,我们每个月都在看,它确实是拔高了设想的目标。所以,如果从现在的视角切进来,不了解以前的事,你可能不太清楚它如何从0走到100,但你经历了这一系列的过程的话,你才能知道原来它的价值是这样一步步被发掘出来的,然后一步步去形成的。

网易科技:那它的价值是怎么一步步被发掘出来的?

廖洋阳:这个事跟我们的关系是比较大,确实是我们也教育了很多人,包括现在很多节点的候选人。很多节点的候选人,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个机制体制,对他们个人来说,或者是对他们这个组织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好处。我也跟很多现有的节点竞选人沟通过这个事,你们可以去做竞选节点的事,把这些事告诉他们,他们了解了这个机制的特性以后,这个信息对称需要你了解这个机制以前是怎么发挥作用的,未来它会往哪方面发展,信息对称以后才能做出这样的决策去做点事,如果有人告诉他这个事,并且展示给他,我已经做到了,已经证实了这个模式是可行的,已经有人做到这个事了,那就很OK。那标杆在哪里呢?我们就去模仿它。

网易科技:后面的币价的上涨,跟你们对市场的教育和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是有关系的。

廖洋阳:一定是有关系的,只不过我没办法说它的关系有多大,因为我们做了一个催化剂的角色,促进了这件事的发展。

网易科技:我记得您好像是在EOS价格特别低的时候买的?

廖洋阳:对,买过,不是买的,是买过,都买过。

网易科技:是从它3块钱左右的时候买的吗?

廖洋阳:我是从它一路跌下来的过程,就是10块左右开始买的,然后跌到3块,然后涨起来的过程也是买的,100我都买过。

网易科技:您为什么是这样买的?

廖洋阳:就是投资策略,有的人是一把放进去,我是慢慢投的,还有一年,当时的众筹周期还是挺长的。

网易科技:您对它的认识也是一个逐渐的过程。

廖洋阳:这是必须的,肯定是的。这个模式是不是work,长达一年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只有一个预期,我们并不知道细节上到底会发生哪些变化,而且它的时间节点在什么时候发生,我们不清楚,那时候我们做了很多错的对策。比如说我们在价值跌到3块的时候,我们就在分析为什么价格会跌,最明显的就是当时市场每天有200万个EOS增发出来,在那个价格上,跌到3、5块的时候就是一千万人民币,我们觉得也还好。但是,在那个市场上,可能没人愿意出这个钱来买这个东西,因为未来随时可以买,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当时我们判断是价格还会再往下走。那时候我们的合伙人是预测到今年3月份的时候,离主网上线3个月的时候,价格才会往上走,结果大家发现再不抢就抢不到了。这里面,我们对价格的估计出现了严重的偏差。但是,有一点他说对了,从3月份开始,整个生态对节点候选人的吸引,逐渐出现了。事实上整个节点候选的热潮也是从3月份开始的,在3月份之前,没有任何一家节点候选人,包括社群出现。

网易科技:3月份有一点点,4月份才逐渐有更多的人进来。

廖洋阳:3月份是一个起点,所以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是并不知道这个过程中到底会发生什么,它的随机性很强。至少从现在来看,它验证了我们的一些猜测,这一年它给节点竞选留出了一个充分的时间,社群的发展也确实达到了一个既有的预期,现在在热度上,从社群的推动达到了一个特别高的程度。

网易科技:你们买入最多的是EOS发展过程中的哪几个关键节点?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觉得可以再多买一点?

廖洋阳:肯定是价格低的时候会多一点,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假设我每天买一千块,那在价格低的时候,我肯定买得比较多。

网易科技:价格低的时候,也证明之前的预测错了,它跌了,那我再往里投钱的时候,它会不会跌的更厉害?

廖洋阳:在那个时候,我觉得价格越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去买,因为成本变低了。

网易科技:大部分人对未来的预期也显得不那么乐观。

廖洋阳:还好,如果我们对未来的预期不乐观的话,就不参与了这个项目。既然在那一刻确定了,就不会改变,当我们决定要做EOS这块事情的时候,未来的方向全是确定的,就让你怎么应对环境的变化。环境变化,价格越来越低,怎么活下来的问题,而不是去不去做这个事的问题,去不去做这个事,在那个节点确定以后,至少是两到三年以后不会变。

网易科技:EOS是您最了解的几个公链之一。

廖洋阳:对。

网易科技:在很早期的时候,在那么多币里面,您是怎么发现EOS的?

廖洋阳:发现并不难。还是对前面的产品比较了解,用过BM之前的一些产品,在这个行业里,可用的东西蛮少的。平常能用的区块链的应用,其实不多,这算是仅有的一些你可以使用上的东西。所以,你可以更了解它。

网易科技:所以,它在技术上来说是比较好的吗?

廖洋阳:是比较超前的,划时代的一些东西。他们做的一些东西,后面有人模仿,但是在他们之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类似的东西。

网易科技:如果站在质疑你们的角度来看的话,因为你们是在EOS价格非常低的时候就买入了,所以到现在为止,你们基本上肯定是赚的。质疑你们,就会觉得这个时候你们的立场是跟EOS的价格绑定在一起的,你们肯定会倾向于它好,但是后面,比如说6月份之后,或者是再往后会怎么样,就很不一定了。

廖洋阳:这个事如果早期参与,不说它好,应该说什么呢?这个问题就很怪。你是一家公司的天使投资,你天天出去说它坏话的动机何在,作为早期参与者来说,肯定屁股还是决定脑袋的,肯定要说它好,这是必须的。关键是要说它好有没有逻辑,如果没有逻辑就没什么价值了。如果你能说出来这个事,完全在于你信它,就深度参与这个事,你就不要出来,好好地去做生态的建设就可以了。如果不信它的人,不信它的人,为什么要质疑呢?很奇怪,你去参与别的就行了。

网易科技:是因为他觉得EOS的价格远远偏离了它的价值。

廖洋阳:那你不参与不就行了。

网易科技:不参与的话,就只能人云亦云,很难有独立的判断。

廖洋阳:对,因为你进不去有些知识认知,你就跨不过这个门槛,因为你拿的是过去的品牌标准,或者是看的其他的项目,那个项目是这样的,失败了,你这样做肯定是成功不了的,他是套用了一个以前的模板,区块链的演进太快了,套模板容易失败,所以我们也不太去判断其他项目是好是坏,我们只是说我们做的项目的价值在哪,这是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告诉别人我们的价值在哪里,会把逻辑告诉你,我认为未来会涨到两千、三千,我也说过这样的话,这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价值认知去告诉别人,鼓励别人去参与它,而且参与的方式很多,不光是买币,可以扩展一些影响力,成为超级节点。

网易科技:还有一个关键的质疑是说,对EOS进行估值,它需要和很多其他的东西进行对比,放在整个社会的大系统当中来进行对比。根据EOS现在的融资额来看,它跟走入大众生活的一些公司的市值相比,它现在还没创造什么,还没实质性地解决什么问题,它已经融了这么多钱了。它的价格可能是偏高的。

廖洋阳:这个事其实特别简单,旧时代的很多东西,如果真要说的话,互联网已经自称是古典的了,旧时代的一些东西,生产演进了以后,或者是变革了以后,新时代的东西和旧时代的东西是没办法对比的。你拿现在的公司跟未来的区块链的社群去做关联的话,是不能这样做关联的。我们自己的认知是一个公司生产一个产品,卖给用户,你付给我钱,我的价值完全取决于我能给你多少价值,你能给我多少钱,创造多少收入,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未来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未来的事情是一家公司生产一条区块链的价值的源码和架构,把它放到上面去。所有持有代币的人,全部成为利益共同体,这个公司的规模是无限的,以前最大的公司规模才多少人?谷歌公司才多少人,苹果公司几万人,这是最多了。EOS这家公司,我们要看所有参与的人数,通过token经济学,通过治理框架,通过它的work机制,不一定每个人都是全职员工,但是所有人都会参与这个生态的过程。这个生态上面跑起来的这些应用都是它的价值的一部分,所以未来生态的变化、组织架构的变化跟过去是完全不同的,很难用同样的系统标准去评测这个事。这个事还是涉及到是不是该用固有的经验去评判未来的或者是现在的新东西。如果你觉得可以,那你有这个价值判断就可以了。但是,我们觉得这样没办法评判,因为不太可以做类比,我们觉得是这样的。可能肖磊老师觉得是那样的,我们觉得是这样的,中间是存在着认知上的不一样。我们只能说不一致,但是谁对谁错,现在没有办法知道。

网易科技:您买的时候价格比较低。

廖洋阳:我们不止是用价格层面的东西去评判这个事,我们参与这个事的动机一定是我认为这家公司很值钱。如果我认为这家公司还处于它的早期,那现在我不管什么价格,我一定会买你,是这样的情况。你觉得这家公司的价值还没有到顶,你就不能认为它现在的价格是高的。巴菲特那时候说一个公司的价值跟买入的价格是有关系的,它的买入价格太高也是不合理的一笔买卖。但是,区块链行业里,这个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像比特币都是这样,你认为它很高的时候,比特币那时候,我们的同学在2013年买的时候,涨到两三百的时候,就天天睡不着觉了,这个价格太高了,根本撑不住了,全卖了,都涨了200块钱了。你经过以后才会知道,这些固有的经验在这个行业里真不适用,而且它已经证明过太多次了,这个事发生了太多次。

网易科技:是因为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的上涨一再刷新你们的认知吗?

廖洋阳:就是因为在区块链的行业里,由于它结合了组织属性,也结合了金融属性,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所以这个事哪怕最后是错的,它也出不了问题,这个周期也是会很长的,就是证明它错的时间也是极其长的,也许到一百年后才知道这是错的,那这一百年要不要参与,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网易科技:我觉得投资EOS的人群,可能分好几种。我是不是可以把您归为极客人群呢,你就是很相信它的,很信仰它的那种,而不是比较靠后才接受这件事的大众。

廖洋阳:在一个共识的早期,肯定需要一个布道者去传递这个事,基督教也会排传教士到开辟的新大陆上去传教,这是一个道理。你想这个共识更快扩散,那就需要像咱们这样的社群和节点候选人一起去做这个事,这是必须的。如果你认为这个事有价值,就必须去做。这个事完全取决于对你自己在做的事的价值认知。

网易科技:你觉得你们能承受得起它失败的后果吗?

廖洋阳:做任何事都要去承担失败的后果,难道结婚的时候,你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吗?我会承担离婚的后果,这是人生更重大的选择。

网易科技:我可以问您个人资产的多大比例是投在EOS里面的吗?

廖洋阳:2/3左右,大概吧,没那么精确,反正是非常重的比例。

网易科技: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引力区有没有感觉到胜券在握?

廖洋阳:没有。在我们的认知里来说,这个事完全是动态的。

网易科技:难道在你们这个状态,都不会觉得完全有把握吗?

廖洋阳:没有,其实这个生态,或者是这个社群已经足够大了,它不是一个只有一万人,我们在里面有5000个人,觉得我们挺好的一个地方,它已经是一个非常多的势力和组织参与进来的生态了,组织生态很大了。但是,在这个大生态里面,它发生的很多事随机性是很高的,尤其是在短期来看,随机性很高。长期来看,它肯定有趋势,但是短期来看,价格肯定也存在随机性的要素在里面。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可以宣布自己必胜或者是占据某一个必胜的优势。

网易科技:没有取胜的策略吗?基于它的这种投票机制,算不出来我们手里大概有多少票,就可以稳操胜券?

廖洋阳:挺难量化这个事的,本身它的价格也比较高了,体量也比较大了,很难以个别的组织和个别的方式去持久大量的票去决定投票结果,所以它还是整个市场,整个持币者社群去进行心理上的各种博弈,最后得出这样一个结果。

网易科技:你们没算过我手里至少有多少票,我可能才有胜算?

廖洋阳:没有进行算过,也不想算这个事。

网易科技:但是我知道大家现在互相换票已经是一个潜规则,好像是公开的了。

廖洋阳:这个事挺难达成的,拿我们来做比方,比如说我想换给另外一家,我怎么换给他呢?难道说你光要投我,还要投他们,这个话你觉得我们能说吗?

网易科技:这个不像你自己手里有那么多票,想投谁就投谁。

廖洋阳:对,是这样的,换票的人即使想做,也做不了,别人换不换票我不太清楚,但是引力区是没有办法跟别人换票的。

网易科技:你们的票是比较分散的,你们是一个社区,不是大户。

廖洋阳:对,我觉得只要以社区的形式发展的组织,是没有办法去跟别人换票的,换票的共识是达不成的。你可以达成,引力区很好,我投给你,这个共识可以达成。但是,他也很好,你帮我投吧,这没办法,这个共识对你自己是有伤害的,所以我也不允许达成这样的共识。我可以帮助你去告诉别人你有你的价值,这个是我可以做到的。比如说我觉得他们的技术不错,引力区的人可以帮他们介绍一下,这我觉得是可以的,给大家造成一个信息对称的结果。但是,要我们跟别人去换票,这个做不到。

网易科技:您觉得现在的竞选状况,您相信它这种结果的公正性吗?

廖洋阳:结果从长期来看,一定是公正的,短期来看,一定存在随机性,跟价格一样,这个事跟价格的发展是一样的。它是一个市场博弈,市场信息和持币的趋势的博弈,比特币长期发展,一个人手里两三万的比特币,早期筹码极其机动,在价格上升的过程中,筹码实现了大量的分散。EOS未来也是这样,随着新进入的开发团队,新进入的用户,新进入的持币者,它的筹码会不断分散,整个博弈也会动态的不断进行,新进来的人到底认可谁,老的人会不会认知上有一定的变化,再发生不断的判断。所以,我觉得长期来看,肯定会形成相对稳定的投票认知,不一定是格局,可能是投票认知,大家会知道基于什么样的准则去现在一个社群,去成为一个节点,去投给它。但是,短期来看,由于大家没有经历过投票认知的洗礼,所以需要时间。在短期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行为,比如说换票行为或者是买票的行为,这都可能存在,甚至短期可以造成一个影响,今天是这些人上,明天可能那些人上,但是在长期来看,一定是社群决定整个走向。或者是咱们从另外一个极端的角度来看,如果它发展成一个坏的社群文化,它自己会消亡,这个社群和这个项目会消亡,他不会往好的方向去发展,因为它的社群文化是坏的,它促成了一大户或者是极权把持了这个社会的大生态,这个生态的吸引力就会下降,它自然就会被淘汰。如果达不成一个好的投票认知或者是治理架构的形成,它会被其他的竞争对手击败。

网易科技:我发现参加竞选的这些节点,好像有很多,他们参加这个超级节点竞选也没有什么损失,他们可能就在生态里做一些什么事,他就简单地宣传一下,宣布我加入这个超级节点竞选了,好像能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竞选也没有什么损失,这是一种。第二是我发现全球目前参加进来的节点还没有要选的节点多。

廖洋阳:一开始这种情况很正常,只要我参与了,就能当上。为什么呢?你去观察一些其他很多类似DPOS的项目,很多节点没人竞选。

所以就是这样的情况,其实它已经很好了,至少有竞争,有的节点都找不到人,不要选了,我自己先上,或者是慢慢拉人投过来选这个事。所以,你不要认为它已经达到理想状态了,你比别人好就行了,你不要有100分,你只要60分,别人都是59,你就成了。

网易科技:你只要不是最差的那些就可以了,好像胜算还蛮大的,它带来的宣传效果是巨大的。

廖洋阳:任何事都要鼓励早期参与,不就是这个理,现在没上线,都是早期。更多的人都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竞选这个事,竞选这个事有什么好处?没意识到这个事,所以随着未来主网上线以后,更多的生态体进来,更多的组织机构进来,才会有更多的行业反应,到时候竞选会更激烈,会有更多的新人加入竞选。现在还是处于早期,这个生态还处于一个未定型的,未确定的状态,我们现在不能拿一个成熟的环境去看这个事。你拿一个事的早期去比其他的事早期比较合理。

网易科技:我还从别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说法,就是说一些比较知名的机构,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想竞选,他们其实就是想来蹭一下热点。

廖洋阳:这个是很正常的,大家对利益的诉求不一样,有的利益诉求是我想屌丝逆袭,有的人是想切一块蛋糕,有的人就想占山为王,这很正常。你本身在生态里的地位可能都不一样,大家的利益诉求也不一样。重要的是他们都愿意参与这个事,不用去关注它的动机,比如说一个人花100万去做了慈善,您非说他是为了名利去做慈善,你到底是希望他捐100万,还是不希望他捐这100万,你是要结果的,他捐了100万,是做了好事。所以,有的人老是质疑别人的动机,我做的事是好的就可以了,你到底是想让他做事,还是想看他的动机是好的,这就特别奇怪。

张洁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张洁_NT563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