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付大头张银海:EOS竞选和超级女生竞选很像

2018-06-04 09:45:26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点付大头张银海:EOS竞选和超级女生很像

文/周奕婷

在会议室接受采访的张银海,身材高大健壮,肚子稍挺,一副典型的北方人身材。一开腔说话,便完全颠覆对方的印象,声音柔和细腻,语速飞快,带着沪腔。笑起来,小巧的精致的五官,淹没在近乎正圆形的脸蛋里,露出一张佛系的脸庞。

2011年,李笑来对外高调宣布自己有六位数比特币,被人追捧为“比特币首富”。张银海却诚惶诚恐,给自己取了个网名“点付大头”,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工作与比特币相关。“你知道的,我们南方人都胆小。”他告诉网易科技,他确实被吓过。当他还是一名普通的证券交易员时,他花三十万人民币买下一万个比特币,却被同事一番话话吓到,“这个会被国家抓的”,他立马清了仓。这笔比特币搁在去年年底每个2万美元的价格计算,他将赚十几亿人民币。

不过他也并没有因此错过实现财务自由的机会,张银海看似柔和的性格中,有北方人的硬气和执着。“点付大头”中的“点付”谐音“颠覆”。早年闭门研究两年比特币后,他像找到一种颠覆旧商业模式的力量,到处宣扬比特币自由平等的精神。到现在大家蜂拥追捧EOS,他因其“人治”理念,而嗤之以鼻。“那时候真是无比孤独。经常说起比特币,就被人当做传销,直接踢出群。”他告诉网易科技。

但他很快找到志同道合者,一起成立了比特币创业营。更重要是,张银海找到一种新数字货币Ripple,这让他心奋不已,他取名为瑞波币,还特意为此写了本介绍的书,“它可以实现任何国家的货币之间的高效低成本的兑换”。张银海托海外朋友批量购入。这个早年1分钱买入的币,最高时曾涨到27元,涨幅2700倍,为张银海迅速实现财富积累。

2015年以太坊刚出来时,他又找到现在链圈红人达叔等,创立国内第一条公链小蚁。五个联合创始人东拼西凑,筹集了60万,钱很快花光了,项目却遭遇监管等多重阻力,差点夭折。最后为减少经济压力,团队商量留下唯一做技术的达叔管理项目,其他人出去挣钱。在熬过两年完全不挣钱的开发阶段,现在小蚁成为中国最被看好的公链项目之一,仅次于红极一时的EOS。

现在的张银海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基金,每天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排队寻找投资。早年创业的经验让他坚信,只有有情怀的人,才值得投。就像马云说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未来很多事难以预料,只有追梦者,而不是投机者,会更容易成功。”

在会议室接受采访的张银海,身材高大健壮,肚子稍挺,一副典型的北方人身材。一开腔说话,便完全颠覆对方的印象,声音柔和细腻,语速飞快,带着沪腔。笑起来,小巧的精致的五官,淹没在近乎正圆形的脸蛋里,露出一张佛系的脸庞。

2011年,李笑来对外高调宣布自己有六位数比特币,被人追捧为“比特币首富”。张银海却诚惶诚恐,给自己取了个网名“点付大头”,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工作与比特币相关。“你知道的,我们南方人都胆小。”他告诉网易科技,他确实被吓过。当他还是一名普通的证券交易员时,他花三十万人民币买下一万个比特币,却被同事一番话话吓到,“这个会被国家抓的”,他立马清了仓。这笔比特币搁在去年年底每个2万美元的价格计算,他将赚十几亿人民币。

不过他也并没有因此错过实现财务自由的机会,张银海看似柔和的性格中,有北方人的硬气和执着。“点付大头”中的“点付”谐音“颠覆”。早年闭门研究两年比特币后,他像找到一种颠覆旧商业模式的力量,到处宣扬比特币自由平等的精神。到现在大家蜂拥追捧EOS,他因其“人治”理念,而嗤之以鼻。“那时候真是无比孤独。经常说起比特币,就被人当做传销,直接踢出群。”他告诉网易科技。

但他很快找到志同道合者,一起成立了比特币创业营。更重要是,张银海找到一种新数字货币Ripple,这让他心奋不已,他取名为瑞波币,还特意为此写了本介绍的书,“它可以实现任何国家的货币之间的高效低成本的兑换”。张银海托海外朋友批量购入。这个早年1分钱买入的币,最高时曾涨到27元,涨幅2700倍,为张银海迅速实现财富积累。

2015年以太坊刚出来时,他又找到现在链圈红人达叔等,创立国内第一条公链小蚁。五个联合创始人东拼西凑,筹集了60万,钱很快花光了,项目却遭遇监管等多重阻力,差点夭折。最后为减少经济压力,团队商量留下唯一做技术的达叔管理项目,其他人出去挣钱。在熬过两年完全不挣钱的开发阶段,现在小蚁成为中国最被看好的公链项目之一,仅次于红极一时的EOS。

现在的张银海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基金,每天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排队寻找投资。早年创业的经验让他坚信,只有有情怀的人,才值得投。就像马云说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未来很多事难以预料,只有追梦者,而不是投机者,会更容易成功。”

张银海接受网易科技周奕婷专访(略有删减)

“我是比特币的信仰者”

网易科技:你是比特币的信仰者吗?

张银海:是的,它不依赖于任何第三方,能够做到可信,不可篡改,实时同步,所有人都可以监督。我觉得它会颠覆银行等中介机构。但是中介机构还存在,只是经济模型会被代替,职能非常少,所有的都是自动化的DAC的,审核部分可能还是要。

网易科技:你是瑞波币的命名者,为什么最开始对这个感兴趣?

张银海:跨国跨行的银行转账,都要收取很高的手续费。瑞波的技术是,我不碰你的钱,你的钱在你帐户里,是去中心化。我只提供这套技术,通过这套技术你就能把邮件转过去了,它是一个协议公司。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对我们未来影响会产生很大影响。

网易科技:这是你对瑞波币特别痴迷的原因?

张银海:我看一个虚拟货币的价值主要看它能否解决其他虚拟货币不能解决的问题,或者现实生活的痛点。瑞波币其实就是一个系统。

网易科技:瑞波币现在是不是涨了很多?

张银海:瑞波币涨了很多。刚开始1分钱买进,最高时涨到27元了,涨了2700倍。他的创始人身价已经超过李嘉诚。

网易科技:比特币和瑞波币有什么区别?

张银海:首先,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区块链是源于比特币,应该是高于比特币。从目前来看,比特币只能发送比特币。瑞波是可以在任何国家,收发任意货币,其中也包括法币。瑞波这种数字货币,仅作为一种中间介质。比如人民币换成美金。第一步用人民币买入瑞波币。第二步用瑞波币卖了换成美金,但这当中是一步完成的,就是说用户感觉不到瑞波的存在,直接就是人民币换成美金。

网易科技:数字币对我们的现实生活会产生什么影响?

张银海:现在在日本可以用比特币买机票和水电费。全世界不是所有国家都有支付宝和微信。比如还有非洲国家,互兑换没有银行,不能享受银行转帐服务,只能用数字货币。 比如说中国工商银行转帐到美国的花旗银行,先是通过SWIFT发电报给对方银行,对方银行收到之后两到三天才能到帐,转帐手续费可能需要8-9个点。再比如一些非洲国家,可能一个首都只有一家银行,全世界可能一半以上的人都没有银行卡。数字货币可解决这个问题。

网易科技:区块链技术比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有一定技术门坎,怎么样普惠?

张银海:比如最早的时候,我们收发邮件首先放到一个邮箱,或者到邮局,然后邮局要寄到,同城需要半天,寄到美国需要半个月。现在的支付系统是不是跟这个类似?你先寄到一个中介机构叫SWIFT的邮箱,然后SWIFT发电报,电报发给对方,周期非常长。

互联网可以发送除了价值以外的任意东西。因为信息可以复制粘贴,但是价值不能。2009年比特币出来,可以让全世界没有银行的地方,只要有网络都可以发送价值,因为比特币也是一种价值,发送价值。

这个技术就像早期的互联网一样是慢慢迭代的。早期我接触互联网时,从没想过互联网会改变这个时代。因为我当时接触互联网256K,打开网页非常慢,我从来没有想过能打网络游戏、淘宝。现在收发价值像收发电子邮件一样容易,是人家已经实现了。

投资应该投守梦者而不是追梦者

网易科技:你投一个项目主要看重哪些方面?

张银海:投资不一定要赚钱。比如你众筹一部电影,众筹的金额达到多少,可以根据你的想法改变。如果你能够金额再大点,可以男主角的名字以你的名字命名等,我觉得这些未来都有可能实现。不一定投资就是为了赚钱,有一些人投资为了奉献。

网易科技:投资不一定看短期利益,还看它的长远价值?

张银海:比如谷歌的商业模式,谷歌的价值是在谷歌诞生很多年以后,才出现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才产生价值。不是靠几个风投开会想出来的,是自己跑出来的。很多东西你不用去预测,因为预测本身就是非常不靠谱的。现在要描绘以后的上海,这个本身就有重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不需要事预测、判断,只要跟随,觉得这个东西有用就行了。

采访者女:投资时对团队有什么要求?

张银海:我一直认为投资的逻辑就是投守梦者而不是追梦者。就是你原来在哪个行业多牛,我基本上不太会投,说明你一直在追梦。我会投一些守梦者,就是说你一直在坚持做一件事情。我一般投的团队都是好多年坚持做一件事情。我们的想法就是你不要把项目当成生意,当成一个事业来做,比较靠谱。

网易科技:你有没有做过最失败的投资?

张银海:有啊。当年比特币三十万人民币买了一万个,然后到公司里面,领导跟我讲这个东西国家肯定要抓人的。我就把五十万卖了,也赚了十几万,然后投入天津文交所期货,买了一个叫黄河咆哮,结果天天跌停,出来的时候大概四万块钱,这个事比较失败。

网易科技:你投资时怎么把握好情怀和现实的平衡?因为团队完全靠情怀做事,不考虑实际利益也不行吧?

张银海:区块链做成功的,多少是有点情怀的。当时小蚁的达叔,几十万块钱做了两年,两年多没拿过一分工资,就是给程序员每个月发工资。没有情怀,能坚持下去吗?

我们当年投的IOTA也是,这个创始人把所有币都分发出去,自己都没有币,然后你们给我捐款,你说这种项目,没有情怀能做出来吗?

网易科技:有的创业者,很多人有情怀,可能力差一些,你也会投吗?

张银海:首先我看人品,不是奔着圈钱的目的做的。但是也要看他的能力,某些方面比我强。我才会投。如果你这方面不如我,我肯定不投。

“现在投区块链商业模式,投一个死一个”

网易科技:投资时,对项目本身遵循什么原则?

张银海:我们投区块链的时候,把自己定位成区块链领域的Berkshire Hathaway,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是巴菲特。那巴菲特的老师叫格雷姆,他写的一本叫聪明的投资者。什么叫聪明的投资者,就是那种价值投资者。我们这个基金也希望做一个价值投资者。具体讲,第一叫看得准,第二叫投得早,第三拿得住。我们想跟这个行业一起成长。

看得准,我们有估值模型,把区块链分成四个档次,第一个叫技术有突破性创新。还有技术创新,技术可靠,团队执行力高。还有技术可靠,但是创新能力一般。第四档就是商业模式,我们现在不太投商业模式,因为区块链现在处于萌芽期,你投商业模式,投资一个死一个。就像在很偏的地方开了小区,人都没住呢,你开美发厅,不是死吗?

区块链本身的属性和互联网不同。互联网的应用层价值非常大,协议层价值不大。比如说基于SNTP开发的雅虎和163都在美国上市了,而且市值一度都非常高,做电子邮件的。因为SNTP不收费,但是以太坊或比特币做的一些应用都要收费,所以它的底层面价值非常高。

网易科技:你们现在投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还是应用多些?

张银海:我们基本上不投应用,只投技术。如果是应用类,必须要符合通证经济学,必须要颠覆生产关系。比如一个视频直播。主播很漂亮,或讲得非常好,我给你打赏一百块,但是你只能收到二十块。中间各个服务商都收掉了。但如果做一个区块链直播平台,我直接给你代币,这个代币可以自动转化成一个稳定货币。我给你一百块你收到九十九块,其他是以太坊的手续费,这就是颠覆生产关系。

技术方面,我们投公有链。联盟链只是一个过渡性方案,不是最终方案。比如互联网最早期诞生时,有家公司说你想上网,必须买我的U盘,你插这个U盘才能上网,这家公司商业模式清晰,然后获得很多风投,是明星项目,它做局域网。最后有家公司说,我不需要U盘就可以上网,结果要U盘的公司就死掉了。就像当年我们用手机的时候,最早HTC用一只笔,然后乔布斯说我们有十只笔为什么还要笔呢?结果大家都不用笔了。所以我觉得联盟链只是过渡型方案,它适用于非常小的场景。

网易科技:你觉得联盟链会消失?

张银海:不会消失,现在局域网也没消失。比如说现在银行系统里面就用局域网,我不对外开放的。比如说我母公司管理子公司,不希望让别人看到,可以用联盟链。

“EOS是人治我不看好

网易科技:你看好什么样的公链?

张银海:首先这个公链必须要解决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而且我要看开发代码,不只是白皮书。比如有的项目大家都很看好,但我发现它这套理论逻辑上有问题的,是个矛盾理论。另外,公链要解决分叉问题,就是去中心化的决策和治理问题。不能说资产上链,然后分列成两条,到底以哪条为准?比特币分叉是因为矿工和开发者有矛盾。以太坊分叉是因为用户和开发者有矛盾。用户、开发者和矿工三者的关系怎么建立起来?怎么协调?那就涉及到链上治理。所以我们也投了一些电商治理项目。

网易科技:怎么治理?一个编程治理还是需要人员去治理?

张银海: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投了一个叫闪电比特币。首先它有一个11个人的理事会,这11个帐号是所有持币者选举产生的。比如说系统,任何软件都需要更新和升级,那所有持币者进行投资。如果大部分人都同意,这个系统就自动升级。如果不同意就不升级,这种机制我觉得是链下处理会形成各种问题。在链上就不会,我们比较看好链上。

网易科技:公链的扩容问题是不是也是公链的问题?

张银海:我觉得不是一个问题。比特币每秒交易7-8笔,比特现金扩容到10兆就是它的十倍,就是每秒70-80倍。比特币如果像VISA一样每秒能40万笔,那比特现金每个区块大小要扩容到17个G,那技术上是达不到。扩容说明是个伪命题,根本就达不到。

那只有别的方法。比如闪电网络,就是线下撮合,一群人打麻将,最后都在链上。另外,闪电比特币提出的这个方向也比较好,目前每秒支持几千笔交易,已经跟建设银行一样了。通过软件升级,可以达到每秒几万笔,甚至几十万笔都可以。比如2100笔上链是2兆,改成4兆不就是4600笔了吗?那改成8兆呢,就升级了嘛。

网易科技:你怎么看EOS这条公链?

张银海:EOS治理结构有问题的,它是一种人治。你有没有发现它的竞选和超级女生很像?我不是很看好。EOS技术上肯定比小蚁要厉害。BM技术水平高,情商比较低。他当时搞比特股成立理事会,他自己占六位,一共就十一票,他竟然出局了。EOS的发展有很多不确定性。它不像以太坊非常开放,所有社区都可以参与。它的节点一共就21个人,可以集体作恶,集体操控这个链,所以我不太看好EOS。

“参加座谈会讲比特币 被当作传销者踢出群”

网易科技:2014年,NEO小蚁成立。你是联合创始人之一,当时为什么有那么强的敏感力,意识到公链的价值?

张银海:当时我们在上海搞了一个比特创业营。当时也是穷途末路,抱团取暖。当时搞比特币在中国主流圈基本挺难混下去。大家很排斥这个东西,当时我在一个群讲比特币,它们觉得是搞传销,还没等我把哈佛商业周刊一篇介绍比特币的纯技术文章发到群里,他们就把我踢掉了。当时那种氛围,大家比较孤独,聚在一起搞个比特创业营。

2015年以太坊在中国路演,我们说搞个小蚁。不过,也确实想解决一些问题。没人愿意投,我们5个创始人,每人投了四万块钱,再加上一个机构投了三十几万,一共是六十几万就把它搞起来了。

网易科技:项目开发过程顺利吗?

张银海:开发过程非常艰难,如果是为了钱,肯定不会继续做下去,后来坚持了两年。最开始构想做一个众筹的链,比如可以发布股票众筹信息。因为区块链实施同步,不可篡改,全民监督。所以股权众筹所有信息非常简单,流转快,看得清楚。但国家后来把股权众筹叫停了,我们也不能做了。后来因为区块链在国外开始火了,国家也大力支持区块链。后来商量这个事情就让达叔负责,因为众筹的钱不够用,就留达叔做,我们后来转型做别的项目了。

“我们南方人都比较胆小 所以取个网名”

网易科技:为什么给自己取名叫点付大头?

张银海:这个很有意思,南方人胆子都比较小一点。2011年接触比特币,大家都说这个东西国家要抓人的,南方人胆子都比较小,都用网名。李笑来是北方人,敢大胆对外说自己有一万个比特币。我名字中的“点付”,谐音“颠覆”。另一个意思是点对点支付。以前跟达鸿飞一起做的一个项目叫点付,一个钱包,定位为未来的支付宝,任意货币之间可以互相发送。“大头”就是以前上学时打游戏,比较喜欢DOTA,所以跟它谐音。

网易科技: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张银海:我把豆瓣前面一百名的电影全部研究了一遍,因为我看电影之前都习惯性要看下豆瓣,如果评分太低就不看了。因为,这么多人选出来的经典能不看吗?肯定是对人类有意义的,比如说《阿凡达》,我看了三遍。《阿凡达》跟那个区块链就有结合,是神在人世间的化身,这不就是区块链里面的数字身份吗?

网易科技:《阿凡达》跟区块链之间有什么关系?

张银海:《阿凡达》是来源于一本书叫《雪崩》。《雪崩》是1995年互联网刚开始成立的时候,《雪崩》里面讲,每个人都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真实的身份,一个是在虚拟世界的身份。《阿凡达》是不是套上头盔,他就是另一个人,区块链很类似。你区块链上有一个虚拟的数字身份,区块链下又有一个真实的身份 。

王华春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再出金句!任志强揭富人的赚钱真相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