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探索新时代来临 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下一个目标

2018-02-12 17:59:46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乔治华盛顿大学名誉教授、空间政策研究所创始人约翰·罗格斯登(John Logsdon)表示,“(马斯克)他再次成就了自己,我将其行事精髓称之为挑战,而挑战是美国人的主要生活方式。SpaceX的成功挑战了美国,欧洲,中国和俄罗斯的传统火箭发射产业。”

太空探索新时代来临 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下一个目标

图示:SpaceX的猎鹰重型火箭将一辆樱桃红色的特斯拉电动跑车带入太空

网易科技讯 2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太空探索公司SpaceX旗下的猎鹰重型火箭成功发射升空,标志着21世纪人类探索太空、发现新纪元的梦想逐步成为了现实。

对于全世界的科学家和航空航天界的元老们来说,本周令人印象深刻。他们依旧在回味着猎鹰重型火箭的一飞冲天,而本周的卡纳维尔角的光环无疑属于太空探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

马斯克在火箭发射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想要一场新的太空竞赛。竞赛总会让人激动不已。”

鉴于马斯克领导的商业航空航天公司SpaceX刚刚发射了世界上推力最强大的火箭,将特斯拉电动跑车推向小行星带,他的此番论断很难让人反驳。猎鹰重型火箭耗资约5亿美元,经历了数年的研发,但是它的成功发射却在一夜之间激起了科学家,工程师和商人对太空探索的兴趣。

乔治华盛顿大学名誉教授、空间政策研究所创始人约翰·罗格斯登(John Logsdon)表示,“(马斯克)他再次成就了自己,我将其行事精髓称之为挑战,而挑战是美国人的主要生活方式。SpaceX的成功挑战了美国,欧洲,中国和俄罗斯的传统火箭发射产业。”

15年以来,SpaceX以自己的方式在航天领域大步前进。长期以来,这一领域都是由美国航空航天局局等国家机构以及其业务的主要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主导。而在进军太空探索的征程中,马斯克并不孤独。亚马逊亿万富翁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通过他自己创办的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发射了一枚可重复使用的火箭,而维珍集团总裁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其他一些企业家也纷纷用轻型火箭跟进。

太空探索新时代来临 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下一个目标

图示:SpaceX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于2014年5月29日发布了该公司的Dragon V2太空船,据称该太空船可以将宇航员带入太空。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高级科学顾问,前SpaceX官员菲尔·拉森(Phil Larson)说,“从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开始,太空时代是由各国政府之间的竞争所开创的”,他提到了1957年苏联发射了首颗人造卫星。

“在过去五到十年,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拉森说,“有时侯世在政府和公司之间。”

他指出:“猎鹰重型火箭的发射显示出我们在探索太空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多远。有许多新型火箭正处于研发当中,有轻型火箭,也有超级重型火箭,也有一些介于两者之间。这是我们所处的太空探索新模式。”

新的太空竞赛不同于美苏两国冷战期间的太空竞赛。诸如美国航天局,俄罗斯航天局和欧洲航天局等政府机构已经相互合作了几十年。而现在,它们和要有着长远目标的太空商业公司更多的是一种友好的竞争与合作关系。

“如果说有什么新颖的话,那就是这些公司本身就有着超越与政府合作的雄心壮志,”太空探索倡导组织Planetary Society空间政策主管凯西德雷尔(Casey Dreier)如是指出。他将目前比喻成太空探索的繁荣昌盛时代(特指美国内战后的28年期间,约1870~1898年)。当时不少亿万富翁都在试图以一己之力重塑未来。

“这对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真的没有坏处,”他说, “这种成果任由他们支配,并且会将他们把火箭送往其他星球的想法更快地变为现实。”

SpaceX和蓝色起源都在研发适合人类太空旅行用的火箭,但其方式完全不同。贝佐斯的蓝色起源公司正在研制新格伦号(New Glenn)火箭,比目前可重复使用的新谢帕德号(New Shepard)火箭要大很多。目前公司的新谢帕德号火箭可以说是小型的猎鹰9号火箭。但马斯克已经着手研制比猎鹰重型火箭更大的航天器:号称BFR的重型火箭,能够让人类探索的步伐深入太空。

“马斯克的行事风格就是先宣扬出去,然后着手去做。”洛格斯登说。 “相比之下,贝佐斯的行事风格则是先落实,然后再宣传。”

美国航空航天局也在研制自己的超级火箭SLS,它将成为有史以来推力最强大的火箭,并可能成为打造新太空站或进行深空探测的有力工具。然而,该机构面临着自己的问题:由于参议院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的争议人士无动于衷,美国航空航天局在过去一年中没有明确的负责人。几十年来国会拨付给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资金仅为联邦支出的0.5%,相比于美国在社会保障,军费,或者在阿波罗时代的航天投入来说微乎其微。但专家表示,猎鹰重型火箭的成功发射又给美国航空航天局增加一项强有力的工具,而且其较低的发射成本更具吸引力。是Nasa多项任务的工具箱中的又一个设备 - 它的低成本更具吸引力。

未来太空探索中的主角

太空探索新时代来临 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下一个目标

图示:各大太空探索公司发布的航天器

SpaceX和蓝色起源通过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成为美国航空航天局和电信公司的可靠业务伙伴,并以远低于政府机构发射火箭的价格进行广告宣传。 SpaceX猎鹰9号火箭每次发射的平均成本约为6千万美元,而猎鹰重型火箭的发射成本为9,000万至1.6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估计其SLS重型火箭每次发射的成本约为10亿美元或更多,这也是可重复使用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的之间的平衡。

太空公司Nanoracks首席执行官杰夫·曼伯(Jeff Manber)说:“我们终于坚持到了市场繁荣的地步。这不再仅仅是政府组织或政府资助的一个领域。”

曼伯强调,在这个新的市场中竞争对手必须共同努力,并与政府——也就是他们最大的客户进行合作。这意味着在这次新的太空竞赛中,有国家、企业,也有亿万富翁的参与,有风险、收益和更多的雄心壮志。曼伯自己的目标是打造一个私人空间站,目前他的公司与蓝色起源和政府机构之间都有着合作。

“这是一场竞赛,但并不是单纯的竞争关系,”他说。 “这不是争夺谁第一个登上月球的比赛。我们希望将社会的一整部分转移到太空。”

虽然SpaceX在几年内会努力把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变成日常业务,但它也没有忘记马斯克的雄心壮志,也就是殖民火星。 2016年SpaceX旗下的一枚火箭在发射台上爆炸,导致搭载的卫星严重损毁,并且影响到了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发射基地。今年早些时候,在为美国航天航天局进行的一项发射任务中SpaceX公司出现纰漏。去年,该公司宣布,两名公民已经预定了绕月旅行服务,很有可能通过猎鹰重型火箭实现。

太空探索新时代来临 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下一个目标

图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试射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甲烷燃烧火箭发动机,这种火箭发动机的设计初衷是地球到火星的超远航程。

《太空策略》(Space Policy)杂志编辑马西娅·史密斯(Marcia Smith)称猎鹰重型火箭的发射“非常棒”,但她也给马斯克的目标提出了警告。 “他有食言的记录,”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而他从来没有航天器中搭载过宇航员(人体模特不计数!)。对于SpaceX来说,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为其在载人航天领域的下一个目标。”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已经为载人航天飞行设定了严格的安全要求,但是国会,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对私人航天业的管理已经有了轻微的改变。教授Logsdon表示,在适当的时候,监管机构将面临一个问题:“那些有足够的资金支配、想要在月球上兜风的人是否会关心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安全要求”。

太空探索新时代来临 商业太空飞行将成下一个目标

图示:SpaceX的猎鹰重型火箭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

但是,目前大多数专家都喜欢这个时代。 “SpaceX正在向着新边疆前进,并为其他业内伙伴争取更好的前景,”德雷尔说, “再没有哪天对SpaceX来说更好了。”

“实事求是讲,成为人类非常荣幸,”他补充道, “这总让我们能够追忆令人激动的过往和成功,追求无限可能。正是这些奇异有趣让人类成为自己。”(晗冰)

杨舟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杨舟_NBJS57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