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主播跳槽乱象调查:热钱砸出来的直播平台竞争

2018-02-10 08:19:43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游戏主播跳槽乱象调查:热钱砸出来的直播平台竞争)

游戏主播跳槽乱象调查:热钱砸出来的直播平台竞争

游戏主播灰灰的直播截图。

游戏主播跳槽乱象调查:热钱砸出来的直播平台竞争

平台针对主播跳槽发出的追责公告。

游戏主播的跳槽率正逐步提高。

“平台挖人”、“天价违约金”等字眼,频繁出现在相关报道标题中。有人认为,一些主播跳槽是缺乏契约精神的行为,也有人称这属于正常商业竞争。

直播平台与游戏主播,似乎同处于某种焦虑之中。平台付出了巨大的推广成本,却留不住当家主播,随之而来的是收益直线下滑;主播跳槽也面临着高风险,一纸诉讼之后,结局可能是“老东家没脸回、新东家进不去”。

“一开始只有两个粉丝”

游戏主播灰灰入行近3年,已在斗鱼直播上有着超过50万的粉丝。

灰灰沉迷LOL,喜欢看LPL,曾经想做一名LPL的解说。大四期间,灰灰经常逛微博,寻找报名途径。“我大学学的是财务管理,很早就拿到了和专业相关的offer,所以那段时间特别空闲,可以尽情追梦。后来,我找到一个龙珠直播小姐姐的邮箱,发了我正儿八经的求职简历过去,当时那个小姐姐还笑了我,让我准备艺人简历。我算是从那时开始入行的吧。”

大四快结束时,灰灰幸运地得到一个机会,成为《王者荣耀》的官方解说,她也就此决定留在电竞圈。“我当时本来试镜了LPL的解说,等通知时,《王者荣耀》和《全民超神》两个游戏突然出来了。当时《全民超神》比较火,很多主播解说抢着去做《全民超神》。我当时是个小白,选了《王者荣耀》。当时还没有王者的女解说,我算是最早一批做王者视频的视频作者吧。”

做了《王者荣耀》的解说之后,灰灰签约企鹅电竞。

她坦言,签约后有了正式工作的感觉,也稳定了很多。“我的日常工作就是解说、主播和做视频,那时平均每月有3万到5万元收入,在游戏主播里算中等。”

与灰灰一样,阿龙选择做游戏主播也是因为喜欢打游戏。“有一天我玩游戏,觉得特无聊,你知道那种打通了特别难的关,特有成就感,却没人知道的感觉吗?我想,人家可以直播打游戏,我为什么不能?”

阿龙如今也是企鹅电竞的主播,主打单机主机,也常“吃鸡”。“高三时,我偷偷在Y?Y上注册了个号,直播御龙在天砸星。大学的时候,在龙珠直播上播《古墓丽影》。一开始只有两个粉丝,我和我室友,播了6天后多了3个订阅。”

等到粉丝渐多,平台直播公会主动联系阿龙,希望和他签约。

阿龙回忆,合约提出了两点要求:每个月播满25天,后台流水要达标。“流水就是礼物收入,一个月3000元算合格。平台拿一半,公会拿10%,我拿40%。签约之后还是自己播自己的,工资还要从别人手上过一遍,后来因公会拖欠我工资,我就换地方了。”

在阿龙看来,主播有基本的自由选择权,但违约成本也要相应提高。

“主播跳槽是最头疼的事”

“游戏主播的开播时长是直播行业里公认最长的,一般一个月按25天算的话,得播90小时甚至更长,毕竟打游戏本来就消磨时间。我之前带过的一个男主播特别拼,除了直播几乎没什么社交。”

米妮是一名主播经纪人,她坦言,游戏主播是业内公认的“辛苦活”,竞争也异常激烈。“很多人播了几个月就不播了,坚持不下去。”

作为经纪人,米妮的工作就是帮主播处理日常事务,洽谈合作。

“男主播很好带,他们会很拼。女主播比较麻烦,因为她们都长得漂亮,直播时粉丝会捧着,现实中也有很多男生捧着,难免有点任性。平台那边觉得他们付了工资,也会要求我们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