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2018-01-13 13:18:21 来源: 财经天下(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供应商:“还钱!”?乐视:“没钱。”)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文|周晶晶

图|周晶晶

编辑|鹿鸣

2018年1月11日上午,北京气温零下,寒风中,近10名乐视供应商双手交叉取暖,他们有的缩着脖子,有的戴上帽子,尽可能把自己捂严,焦灼地在乐视大厦门口走来走去。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他们是前来讨债的乐视供应商的一份子,在挂好写有“乐视还钱!”的红色条幅后,走进大厦一楼大厅与同伴们会合。

大厅内,黑压压的人群,这里聚集了更庞大的队伍。供应商们摆放了4个高约1.8米、长1米的橘色帐篷,帐篷上贴有“乐视还钱”的口号和来自28家基建供应商的声明。

据供应商反映,目前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和服务商有50多家,欠款总计7000多万,今天前来讨债的有20多家,主要涉及乐视手机售后、乐视基建两大业务,乐视在两项业务中累计欠下约5000万元款项。

112日下午两点半,《财经天下》周刊4次致电乐视控股副总裁赵磊,以询问供应商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但均未能接通。随后,乐视方面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债务小组一直在跟进处理,有进度都会进行发布。

“打卡”式讨债

201611月乐视传出资金断裂开始,来自天南海北的乐视供应商纷纷向北京乐视总部涌来,至今已两百余天。

这些来自河南、内蒙、四川、山东等各地的店建供应商和服务商已经完全熟悉了周边环境,最早的从201612月末,临过年前两周左右的时间来到乐视大厦楼下,随后几乎保持着一月一次的频率。

在这场持久战中,有人动摇、有人通过不受推崇的极端方式拿到欠款、有人干脆放弃,还有一部分人始终坚守在讨债“根据地”。

20179月,乐视宣布与部分供应商达成债务偿还协议,此后媒体大规模报道了供应商从乐视大厦大撤退的“盛况”。然而,没拿到承诺的讨债者们,继续相约在乐视大厦楼下度过2017年北京的秋冬。

这部分人已经形成了有组织有分工的队伍。每天早上930“打卡”,下午530“下班”,中午相约吃饭,偶尔开个会讨论“作战计划”,双休日“休战”回家,甚至还挑选了专门负责对接媒体和乐视方面的代表。

和往常一样,当他们看到任何与乐视债务相关的信息,都会重新从天南海北聚集到这里,这次是因为听说贾跃亭的妻子甘薇回国全权负责国内债务。

201812日,贾跃亭公开发文称,对乐视体系债务危机引发的影响”深感愧疚和自责“,委托妻子甘薇、兄长贾跃民全权处理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并表示”我会尽责到底“。

然而,艰苦的持久战战果并不显著。偶尔有来自乐视的高层出面谈判,结果也都不让人愉快——“没钱”、“我做不了主”、“没有解决方案”,这些来自乐视方面的回应像三九天的北京来了一场暴雨,噼里啪啦打在讨债者们脸上,凉在心里,抬头一看面前仍是看不到尽头的等待。

“到现在,甘薇、贾跃民都没有给我们任何回应和对话机会。”供应商们表示。

“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亮子扯着条幅的两角,与三四个供应商一起合力将其挂在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门口,红底条幅上的白色大字在阳光照射下格外显眼,来来往往的车流和行人却很少抬头望一眼,大概眼前的景象太过熟悉。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来自江西的亮子是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201710月开始了漫漫讨债路,至今3个月,算是讨债大军中的“后辈”。

由于资金紧张,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选择火车这种交通方式,频繁往返于北京和1000多公里外的江西之间。

“累死人了,一趟得坐十几个小时,已经来了9趟了,几乎是每周都来。”亮子很无奈,“但是没办法啊,我们拉横幅他们(乐视)来见一下我们,我们不拉横幅他们都不理。”

不过,冻着手挂上的横幅也就存在了1个多小时。中午12点左右,来了三四个警察,让他们把横幅撤下。

亮哥和同伴们对警察的到来已见怪不怪,“来好多次了,经常有人报警,乐视那边,供应商这边都有人报。”

横幅撤下后不久,大厦内就响起了声嘶力竭、情绪高亢的男声“贾跃亭还钱!甘薇还钱!”,对初见者来说足够震撼。

几分钟前,负责乐视手机售后的老李熟练地使用话筒和音响将讨债口号录进去,聒噪的音响声开始持续在大厅内回荡。

这是他们的出镜率较高的讨债道具,不过有所升级,从喇叭换成了无线话筒和音响,说到升级,此前频繁在报道中出现的瑜伽垫也换成更立体坚固的帐篷。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老李来自山东,他介绍,前些天他们的“花样”更多,乐视大厦大门、前台和大厅墙上都被贴上白纸黑字的条幅,上面写着“乐视还我救命钱!乐视还我过年钱!”,此外,供应商们还自制了“讨债服”,白色大褂的背面用红色墨水写着“乐视还钱!”,十多人排成两排站在乐视大厦门口。

对于这些行为,乐视大厦前台工作人员拒绝了《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要求,但根据观察,工作人员与上门讨债的供应商之间并不“见外”,双方甚至还聊起了天。

被讨债的讨债人

年纪轻轻因被欠款背负几百万债务,或人到中年开始为看不到头的债务跋山涉水,这些听起来就让人绝望的事,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前来讨债的乐视供应商身上。

帐篷中、大厅里、寒风中,这些讨债者们并未流露出还会痛苦的神情,还会趁着空闲时间打王者荣耀,两只手因冻得红而略显笨拙。那些看似平静,习以为常的表情下隐藏的巨大苦楚,也许只有微信上对话时连发一排哭的表情

才能让人体会到。

这些供应商们在帐篷上贴出的声明显示:我们的资金链断裂,企业举步维艰,因为欠钱,我们曾经的供应商把我们企业的门堵上了,因为没钱给工人发工资,曾经多年同甘共苦的老工人一个个离开,因拖欠办公室房租多次被房东威胁。

“不敢回家,家里都是来要账的。”老风叹了口气,“过年这个节点,农民工没收到工资都来找我们要钱了,没收到钱就去你家、公司找你,大家都认识,会很难堪。”

老风是来自内蒙古的乐视基建商,9月目前还被拖欠账款100多万。他表示,20179月乐视宣布债务解决方案后就再没给钱,公司目前已基本停止营业,这样的公司状态也几乎是每个讨债供应商的遭遇。

在被问到有没有被人催债时,亮子笑了,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还有比催债更严重的。

“用户手机坏了,我们没有材料给他们保修,就来砸我们的店,还打伤我们的人。”

说着,亮子一直翻手机试图找到当天拍的视频。他表示,去年今年都出现这种情况,“现在还有用户一直威胁我们,我们都得躲着,现在每天都要发照片回去(向用户汇报每天要账情况)。”

随后,他向身旁同样是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的同伴发问:你们有人没被用户找麻烦吗?

大家笑了。

明日复明日

挂条幅、喊口号、穿“血衣”,两百多天的坚守和抗议,都没有让讨债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一天结束,乐视大厦重归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老张来自河南,是队伍中来得较早的,201611月,乐视传出资金断裂消息后一个月,他就立马赴京观察情况。

“刚开始去的几个月,都给了一点。”老张透露,20173月,50多家供应商还和乐视签了一个盖过章的还款计划书,计划同年12月底还清所欠债务。

“但最终结果是,5月份以后就再没还过款,总计还款20%,也就是2000多万,还差7000多万。”老张表示自己还有240万款项没拿回。

“他们连我们的押金都挪用,不给我们,相当于下个蛋,把鸡都挪用了。”在一旁的老李忍不住吐槽,“他们还拿我们开的发票抵了税,不给我们钱。”老李觉得,自己傻乎乎地被乐视刺了一刀又一刀。

身在美国、号称要尽职尽责的贾跃亭将国内债务问题委托给了太太和兄长。

2017年年底,受贾跃亭委托,妻子甘薇回国处理乐视公司的相关事务,与贾跃民(贾跃亭兄长)全权代理贾跃亭行使股东权力和处理资产以及出售事宜。

201817日,贾跃亭妻子甘薇在微博发文表示,在过去的一周,通过以资产抵债和出售资产两种方式,实现部分债务的实质解决,希望解冻部分资产。

从声明中可以看到,贾跃亭方面将乐视商城核心优质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

此外,债务小组还出售了酷派股份,转让价款8.07亿港元(约合6.696亿元人民币)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元),偿债比例近60%

与招商银行这类大债主动辄几个亿的债务相比,50多家中小债主7000多万的款项对乐视来说显得小了很多。但老张显得很气愤,因为在他看来,乐视选择先填补了没那么紧急的坑。

“银行家大业大,不会因为这点钱怎么样,大不了走诉讼途径。但对我们这些金钱和时间都耗不起的弱势群体来说可都是命啊!”老张表示,供应商们其实和乐视高层有过多次对话,但“说了等于没说”、“总派些不能做决定的人忽悠人”,这两句话老张重复多次。

从之前的前乐视移动CEO阿木,到现在的乐视控股副总裁赵磊,老张和众多供应商们见证了乐视在短时间内换了一波又一波新鲜血液。

他透露,赵磊是20179月份过来的,到现在也有快半年了,“算是待得很长的了。”

“但态度越来越不好。”老张表示,自己作为供应商选出的谈判代表和赵磊沟通过多次,从“刚开始说会把这个事转告给甘薇和贾跃民 “,到后来直接说”没钱、没解决方案、我做不了主”。

111日下午1点,受乐视方面邀请,亮子和10多名乐视售后服务商一同来到乐视大厦楼上的一间小会议室,准备和赵磊谈判。3个小时过后,赵磊现身,“抽了根烟,不到10分钟就走了。”亮子无奈地说。

历史总是惊人般相似——“没钱、会向甘薇贾跃民汇报情况”。不过乐视方面最后给在场的供应商们撒下了希望的种子——第二天早上过来给解决方案。

事实证明,亮子的判断是正确的。112日,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大概中午12点,乐视方面负责人赵磊和他们进行了短暂对话,“赵磊说老板还没有给出解决方案。”

身经百战的亮子不敢轻信,因为类似的种子在他们的乐视讨债生涯中从未发芽。

事实证明,亮子的判断是正确的。112日,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大概中午12点,乐视方面负责人赵磊和他们进行了短暂对话,“赵磊说,老板还没有给出解决方案。”

19日, 一份写给甘薇和贾跃民、落款为27家供应商的《呼吁对话书》在网上流传开来,对话书 呼吁甘薇和贾跃民能与供应商们坦诚相见、积极对话,这说出了所有还在讨债的供应商们的心声。

“你们在文章里一定要强调这点。”乐视大厦中一位供应商再三表示。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文中供应商名称均为化名)

白鑫 本文来源:财经天下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再出金句!任志强揭富人的赚钱真相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