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陈磊:掌握算力的小圈子决定比特币是不是泡沫

2018-01-11 10:06:32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迅雷陈磊:掌握算力的小圈子决定比特币是不是泡沫

网易科技讯1月11日消息,借2018CES之机,在拉斯维加斯极客公园举办的“极客之夜”上,迅雷集团CEO陈磊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进行了一场关于区块链为共享计算带来的新可能的对话。

陈磊认为,曾经认为迅雷下载的路越走越窄,和当时迅雷选的商业模式有很大的关系,对上游和下游都不是特别健康。一个是版权方,一个是用户。作为当时中国最大的视频分发平台,迅雷对版权方是非常不友好的。同时作为最大的下载工具,对用户是要求他花钱买速度。但现在迅雷在做玩客云,希望能够改变。

具体而言,首先要有一个保护机制,让版权方自己保护自己的方式,这种方式可能用区块链去做是最好的。所以区块链在玩客云这个体系里面,在TO B和TO C两端的应用里面,都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价值的。

同时他坦言,在做区块链的时候,特别是当有了链克这样一个虚拟资产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怎么应对炒作。“其实币圈的炒作,对我们来说,一直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

谈到比特币会不会涨,陈磊觉得有两个事情大家要关注。第一就是比特币今天其实已经不是中本聪设计的那种非常民主的、非常公平的比特币了。比特币的算力,其实集中在一个比较小的圈子里。那么持有这个算力的这个圈子,对它的社会责任是不是能够承担起来,最后会决定比特币是会变成泡沫还是会持续的增长。

“因为这个圈子的群体,他可以有两种考虑。一种考虑是说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操纵比特币的价格。实际上你去看比特币的交易量虽然很大,但是真正参与到比特币交易的人口,跟互联网人口比还是很小。如果这个群体说,我一遍一遍去赚这些人的钱,一遍一遍的割韭菜。那最终比特币会失去民心。一次一次的坐过山车,最终总有一天大家是不敢坐了。”

以下内容由网易科技根据二人现场对话整理:

张鹏:其实我们之前一直也在关注,迅雷最近有很多有意思的热点。但在这之前,我们得要做一个标准动作。这有一个题板,这有笔,你写一个关键词。这次CES你觉得,什么东西是你看到最印象深刻,或者趋势怎么样。四个字之内吧。你用一个成语也可以,一般文化高的都喜欢用成语。好,我们看看,给大家展示一下,这个写的是什么?融合。好,怎么解释这个融合呢?

陈磊:今年这个CES呢,很多的公司互相的越来越像。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变成了人工智能公司。做实体产品的公司开始做互联网技术。我们看到海尔也好,LG也好,都推出了智能家居的成套的系统。

还有一个叫Hexoskin产品,是一个T恤衫,它可以用机器去洗,但是同时它又有智能。它是能够去调节湿度,温度。

张鹏:作为衣服的层面开始有更多智能的东西。

陈磊:所以我一直觉得今年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高度融合的一年。未来产品里面,可能很多的产品都会今天没有计算能力,或者数字和联网能力的产品,未来可能都不少。所以我觉得今年的CES,是这个趋势,就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的趋势,一个很明显的代表。

张鹏:所以你表现CES其实不光是硬件这一个概念,你看硬件是前端,它后面智能的东西越来越强。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的硬件,其实是因为它背后的智能多了,所以硬件的东西也多了。

你像很多公司,比如说Google今年在CES上,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去年是亚马逊在里面统领全场。今年Google急了一看,确实是融合,大家越来越像。

说完这个趋势,说说咱们迅雷自己。这个玩客云最近真是火的不得了。我看你这个嗓音,估计也是跟大家对这个感兴趣有关。区块链这个技术在玩客云这个产品里面的应用,其实很多人知道这个概念,但他没有充分理解。你能给我们官方的,专业的,简短的,让我们能迅速把这个事理解一下。

陈磊:做玩客云之前,我们其实做了一个产品叫赚钱宝,也是很火爆的。只是我们控制产能,卖的没有那么多。但是赚钱宝这个产品,当时面临一些挑战。其中一个挑战就是,用户会质疑你对他的资源的使用,是不是公平的。

张鹏:其实是相当于把我闲置的资源用起来。

陈磊:对。

张鹏:但是用户会觉得,你怎么知道我用了……

陈磊:或者说你测量的方式是不是合理的。

张鹏:对。

陈磊:因为我们的产品为什么叫玩客云呢。是因为使用我们产品的用户,他是参与性特别强的。我们的赚钱宝,有127种改装。真的是把板子拆出来,甚至有些人对板子本身,都在进行一些改动。把板子拆出来重新包装,有一些用户是把我们的板子,十几个一组装到一机箱里。他真的是在很投入的在去使用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给新一代产品(起名)叫玩客云。

在这样一个用户群里面,你会发现其实跟我们极客公园,极客这两个字很像。就是大家对你这个产品的要求会很高。所以我们在做这一代产品的时候,就觉得要用区块链的技术,去把用户的资源,用一种公平公正的方式,不可篡改的方式去把它measure。

张鹏:丈量,度量出来。

陈磊:对。增加它的可信性。还有一点,玩客云它本身不光是一个共享计算的设备。同时对用户来说,它是一个私有的云盘,类似一个百度云,等于你把百度云搬回自己家。同时它也是一个迅雷的下载器。

这个下载的产品,我之前也聊过,我觉得迅雷下载的路,越走越窄。跟当时迅雷选的这个商业模式有很大的关系。在09年我们非常强大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选了一个商业模式,是对我们上游和下游都不是特别健康。一个是版权方,一个是用户。作为当时中国最大的视频分发平台,我们对版权方是非常不友好的。同时作为最大的下载工具,我们对用户是要求他花钱买速度。

我们在做玩客云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就希望能够改变。首先我们要有一个保护,让版权方自己保护自己的方式,这种方式呢,我们认为是用区块链去做是最好的。所以区块链在玩客云这个体系里面,在TO B和TO C两端的应用里面,都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价值的。

张鹏:所以从这你可以感觉到,区块链真正把技术搁到一个你已经有的东西。换句话说,它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对原有你这个方向的加强。比如说我觉得那一点很认同。我记得是在2017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当时在讲,我们怎么去把一个家里面计算能量,包括下载带宽共享出去。确实有了区块链之后,你把这个事变成一个更有公理去度量的一个东西。

而且有觉得其实你们最近有很多的调整变化,一开始的时候,玩客币这个概念。最近你们这个一系列往上狂涨,大家都觉得好像是跟币圈沾上光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后来我发现你们把这个改了一下,就不叫玩客币了,后来叫链克。我还挺奇怪,本来挺好的一个擦边,蹭了一个热点,怎么自己还把这个给改了。而且还要实名制,你们出于什么考虑。

陈磊:一开始这个玩客币,实际上它是依附于玩客云的。我们起这个名字,也就是说玩客云是主体,玩客币是依附在玩客云上的度量工具。本身也是这样,但是在我们做这个业务的过程当中呢,我们发现玩客币这个产品本身,它也是有它独特的价值和发展空间的。他们改名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是远离了玩客,我们保留了这个克字。但是我们更强调它是区块链的一个度量单位。叫链克。

张鹏:不是一个币种。

陈磊:对。它是区块链的一个度量单位。在做这个区块链的时候,特别是当你有链克这样一个虚拟资产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你怎么应对炒作。其实币圈的炒作,对我们来说,一直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

张鹏:你觉得是隐患是吗?

陈磊:对。

张鹏:但是确实因为这个,机器卖得很好。

陈磊:机器卖的好,我觉得可能是有一定的关系。但是炒作最终会害掉你。任何一个资产它脱离了,自身实际的价值之后,变成一个炒作工具,那炒作的人他就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炒作来赚钱。而一家企业,如果你允许你的客户被炒作者伤害,一次伤害,两次伤害,你这个企业在用户心中就永远不行了。你这个业务就没法做了。所以我们在设计这个产品和运营这个生态的过程当中呢,一直很关注炒作的行为。

张鹏:就是不能过度。

陈磊:不能脱离它的实际价值。一直脱离了它实际的价值,你一直会回归。所以要坚决抵制炒作。实名制是一种抵制炒作的方式,这个故事没有完。谢谢。我们后面还会出其他的政策,真的是把这个炒作压制住。我们出了实名制之后,我看韩国政府也出了实名制。我觉得所以做区块链的企业,防炒作,防投机,其实跟互联网防黑客,防钓鱼是一样的。所以这是一个长期的,每一个做区块链的企业,都必须去做的事情。

张鹏:实际上归根结底,自己还是要关注自己做这件事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炒作这个事虽然把机器一下卖的很好,我最近听说大家都讲,中国突然发现有这么一个设备,能卖得这么断货,你们其实是非常少有的现象。国内特别热,这次在CES上,我不知道从国外的市场,对这件事的接受度怎么样,沟通起来是更简单了呢,还是更复杂了呢?

陈磊:我觉得在美国,在CES是更简单了。其实大家看的还是这件事的本质。我们在两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前沿的探索,一个是云计算。我们认为云计算领域是在被技术颠覆的边缘。云计算领域,整个领域面临一个很大的技术颠覆。

张鹏:对。

陈磊:那么区块链呢,又是今天一个颠覆性的技术。所以在解释这两个事情的时候,得到大家的关注,我觉得是比较容易的事情,也是很自然的。我们也很感觉很多的同行,媒体和用户,对我们的产品非常的关注。也给我们走向海外市场范围提供了信心。

张鹏:所以海外也是一个非常顺畅,也会很热的市场,甚至比国内会更热。

陈磊:我希望是这样。

张鹏:你希望是这样。看你的嗓音我觉得差不多。其实我们每个人除了上台会写一个关键词。既然今天是极客之夜,是party,咱们就不能这么严肃,刚才聊了很多挺严肃的。我们有一个环节叫“真心话,大冒险”,我们准备了几个问题,有两个信封。有两个比较刺激的问题,你挑,如果你挑了实在不想答。我这准备了酒,你就把它干了。你挑哪个?

陈磊:我酒精过敏,所以我只能真心话了。

张鹏:这么巧,来来,打开我看看。念一下问题。我来念吧。预测比特币还会涨吗?你虽然说不许炒作,你看第一个问题必须坦诚的说。

陈磊:比特币会不会涨,我觉得有两个事情大家要关注。第一就是比特币今天其实已经不是中本聪设计的那种,非常民主的,非常公平的一个比特币了。比特币的算力,其实集中在一个比较小的圈子里。那么持有这个算力的这个圈子,对它的社会责任是不是能够承担起来,我觉得最后会决定比特币是会变成泡沫呢,还是会持续的增长。

张鹏:你这个视角我觉得很独特。

陈磊:因为这个圈子的群体,他可以有两种考虑。一种考虑是说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操纵比特币的价格。实际上你去看比特币的交易量虽然很大,但是真正参与到比特币交易的人口,跟互联网人口比还是很小。如果这个群体说,我一遍一遍去赚这些人的钱,一遍一遍的割韭菜。那最终比特币会失去民心。一次一次的坐过山车,最终总有一天大家是不敢坐了。

第二还有一种现象,是借助比特币去炒作。比方说分叉,比特币分叉这件事情,其实对比特币本身将有很大的危害。我预测2018年比特币可能会分叉100次。

张鹏:分叉100次?

陈磊:分叉100次。我跟赌一块钱吧。

张鹏:赌一个比特币呗。

陈磊:赌一个比特币,好。

张鹏:你这个观点我觉得特别好,其实确实是它作为这样一个东西,持有它的这群人,怎么去运用它,其实很重要。如果运用的不是从一个正常的心态去看,它的原来的初始。换句话说,就是背离了初心。这件事可能最后是一个系统性的烟消云散。所以它不单独看涨跌其实不重要,看是不是能持续到价值重要。

我把这个问题给你拆开。你看一眼,看好了,我说一下。这个问题我都觉得挺刺激。前段时间迅雷的那些故事你们都知道,我们就想问问,在这个故事背后,你的心累吗?

陈磊:有一次我有一个朋友在微信一个劲问我,最后我忍不住说一句,我说迅雷的CEO是世界上最难干的CEO。

张鹏:最难当的CEO。(笑)

陈磊:对我的个人生活的确产生了一些影响。我觉得最大的影响是我变得更虔诚了。我是一个基督徒,我是16年9月份受洗,变得一个基督徒。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基督徒呢,也是因为在生活的过程当中,16年到17年这段时间,其实有很多的波折,也经历了很大的压力。我觉得有的时候在你面对这些压力和波折的时候,你的确觉得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最终你会发现,上帝真的是在帮你解决。

张鹏:去寻找信仰,信仰的支持。

陈磊:基督教有一句话,叫活出耶稣的样子。说的是什么呢,就是宽厚待人,克己,宽容,爱你的仇敌。这人打左脸,给右脸。我觉得我在这段时间里面,践行基督教的这个逻辑。其实对我面对这些困难和获得很多的支持和信任,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这个真的是对我的生活产生了挺大的变化。

张鹏:我觉得有这种信仰支撑的东西,感觉是非常好的。可能每个人因缘不一样吧。有人到这个节点他就能有这个感觉,有的人可能不能理解这件事。但确实是一些大的变故你会起到作用。所以总体来讲,过去是觉得这个还是对人心怎么样,接下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陈磊:我觉得最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我们专注做业务。把共享计算和区块链这两件事情做好,我相信迅雷发展的道路一定是越做越宽的。

张鹏:值得期待。保护你的嗓子,今天我难为你了。谢谢陈磊非常坦诚的分享。

陈磊:对。

白鑫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京东前副总裁揭露商家不为人知套路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