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网易科技 > 正文

除了废钞,印度政府还在做几件大事转型数字化

2017-11-14 09:42:34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How India Is Moving Toward a Digital-First Economy)

除了废钞,印度政府还在做几件大事转型数字化

网易科技讯 11月14日消息,《哈佛商业评论》网站(HBR)发布文章讲述印度正在如何迈向数字先行的经济体。近年来,除了引发巨大关注的“废钞令”以外,该国政府还实施了重大的税制改革,以及大力支持数字化系统和普惠金融的发展。

2016年11月8日,印度政府做了一件其它政府没有以同等规模做过的事情:它决定废除全国86%的流通纸币。在随后的几个月里,10多亿人口参与该国金融和货币体系的“重新启动”。

自那以后,人们围绕该转变如何展开进行积极的争论。有的认为那会给印度经济带来灾难,有的跟我们一样看到了全然不同的东西:印度数字化转型的开始。举例来说,想想看,在突如其来的去货币化以前,一个2016年创建的政府支付系统那一年10月每月处理10万笔交易;一年后,在去货币化后,同样的系统每月处理的交易数量高达7600万笔。与此同时,据印度财政部称,印度经济现在运转的现金比去货币化前少了450亿美元。印度的数字基础设施正在焕发活力,政府政策和技术创新在这当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该国正在快速迈向数字先行的经济体。

阿尔温德·古普塔(Arvind Gupta)是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的人民党(BJP)技术负责人,担任这一职位已经有7年。他对于数字化转型的看法,源自于他在1990年代初期作为首个网络浏览器(Mosaic,诞生于网景之前)的研究团队的成员的经验,以及作为技术企业家的经历。菲利普·奥斯瓦尔德(Philip Auerswald)是一位经济学家,他最近的著作追溯了人类历史漫长的数字化变革过程。两人共同通过此文描绘了一个由政府引领的数字化变革的独特故事。

去货币化并不是印度政府近年来实施的唯一一项备受瞩目的经济举措。它还实施了规模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单次税制改革:用单一的商品服务税(以下简称“GST”)替代包含17种不同的税的繁复税制。该举措在实施以前也不被看好,有人预计它会引发可怕的影响,之后该政策的实施也引来了不少的非议。但事实上,在GST出台后的第一个月里,超过100万商家注册使用该系统。在实施后的头几个星期,构成GST的透明度加大和数字数据可用性就开始给中小企业打开了新的借贷来源。不管过程有多么地蹒跚,不管遇到了什么不可避免的困难,最重要的是,在拖延数十年后,税制总算进入了合理化进程。

政府的数字化转型不会一蹴而就

政府服务的数字化转型的益处不会一夜之间就到来。事实上,长期来看益处最大,而要付出的代价则集中在短期。正因为此,技术引领的变革通常都会受到原有利益集团的抵制:他们当中至少有一部分人会因为变革而败下阵来。从这一点来看,围绕变革的短期影响的争论,基本上都没有领会这次技术引领的变革的意义。

去货币化和GST的实施尤其如此:这些是旨在带来长期性的动态效应的政策。虽然数字金融服务在去货币化后加速普及,税制改革后提供给小企业的贷款增多,让很多外部观察家感到意外,但二者都不是政策预期之外的结果,而是有意识的激活印度数字基础设施的行动。

该数字基础设施的名称体现了它在软件开发领域的起源,而不是体现了公共政策:它被称为“India Stack”。在软件领域,“stack”是指相互叠加的软件服务的多个互相依存的层。India Stack也有多层组成,但它的层是由政府服务的不同类别来定义。在堆栈的底部——因此也是印度数字化转型故事的开始——是一个名为UID(唯一身份识别)系统的全国数字身份系统,但在印度它更多地以它的项目名称Aadhaar被提及。

Aadhaar数字身份证:India Stack数字化系统的基础

广义来看,政府主导的数字化变革没有跟上商界的数字化变革。在那些用户量突破10亿关口的系统中,很多都来自于美国,都属于私营部门的项目——Facebook和谷歌就是典型的例子。印度的Aadhaar则是一个例外,在包括印地语在内的多种印度语言中,Aadhaar意指“基础”。

要指出的是:Aadhaar不仅是全球唯一一来自美国以外的用户规模达到10亿的技术系统,还是唯一一个由公共部门开发的同类系统。部分因为它独一无二的公共部门血统,它还是最快达到10亿用户规模的技术系统;通过India Stack定义的互用性,基于Aadhaar打造的各项服务反过来也创造了自己的规模记录。

印度于2009年推出Aadhaar,抱着一个当时看来不大可能实现的目标:以生物特征识别的12位数字的形式给每一个印度人带来单一的数字身份。该全国唯一数字身份系统结合使用了最好的开放技术,来打造一个基于申请者的生物特征识别信息(他们提交的虹膜扫描和指纹)生成独特数字的系统。在Aadhaar系统首次登记的五年内,超过6亿人口主动注册Aadhaar,获得UID身份号码。然而,在推出初期,寻找“杀手级应用”来证明Aadhaar的价值并不容易。虽然身份验证如今可以通过数字形式完成,但银行账户和支付系统仍然基于纸质文件来运转——要求完成各种分开的繁琐“了解客户”验证程序,导致印度仍然有大多数的人口还没能享受到银行服务的好处。

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掌权的时候,他将数字化转型放在他的发展计划的中心位置。令一些人感到意外的是,他还不仅仅支持旧政府开发的系统,还大幅上提它的预算,扩大它的规模,最重要的是,放大了它的影响。

利用技术从身份认证迈向普惠金融

莫迪政府最先采取的行动是,在2014年8月28日推出Jan Dhan(另称为PMJDY)普惠金融项目。在Jan Dhan实施的第一天,政府创造了1000万个用已有的Aadhaar ID无纸化注册的银行账户,而且银行获取用户成本较以往大幅减少。自那以后,政府又创造了3亿个新的基本银行账户。除了带来免费的零余额账户以外,Jan Dhan还提供10万卢比(约合1500美元)的意外保险,以及为账户持有人提供5000卢比(约合80美元)的透支额度——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刺激人们参与正式的银行系统。

有了基于生物特征验证的身份号码和银行账户,让给服务堆栈再增加一层成为可能:移动支付。有了身份证创建银行账户和收款的银行账户以后,印度数亿有资格获得政府服务的人口突然之间能够以数字方式使用那些服务。在印度,这种数字基础设施被称作“JAM”三位一体,它包括:Jan Dhan的创新性互连(低成本的银行账户),Aadhaar(身份证),以及手机号码。India Stack现在能够有四层:身份层,文件层,支付层,交易层。

要理解这些变化给印度人带来的影响,看看一位有资格获得政府补贴来送两个女儿上学的农村妇女的困境就知道。直到不到两年前,要获得那些补贴,她需要填写一份核对其两个女儿入学资格的表格;让表格通过学校的审核;将表格交到政府办公室。假设表格的处理过程没有出现障碍——一个很大的假设——那之后她得等待表格传送到系统,直到补贴支票发放给她。要领取支票,她需要跑到政府办公室去。如果该办公室存在腐败问题,那她在最终领到支票以前得交出支票金额的15%至20%。当然,之后她还得跑到银行去兑现支票。她本有资格获得2000卢比的补贴,但最后她可能只能拿到1400卢比左右(理想情况下),因为其余的600卢比要么花在交通费上,要么被贪污掉。

而对于同样的情况,使用India Stack的话,那位母亲则能够到女儿的学校的办公室,使用平板电脑或者智能手机通过她的Aadhaar号码验证她的身份。她获得补贴的资格已经记录在系统当中,她的Aadhaar号码现在与Jan Dhan普惠金融项目为她创建的零余额银行账户关联。系统工作流程通过批处理批准她的请求。在24到48个小时内,她的手机就会收到2000卢比已经全额转到她的银行账户的提醒短信。

India Stack通过大量其它的项目给政府服务的提供带来了类似的改变,尤其是养老金、煤气提供等等,在明显提高公民体验质量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政府的运转效率。2500万多户家庭如今直接通过他们的银行账户获得煤气补贴,这是政府服务与其Aadhaar号码关联起来的结果。跟学费补贴一样,该补贴也直接转给意向中的受益人,而不是转到中间机构。

去货币化的“休克疗法”

截至写稿时,已经有11.8亿用户注册了Aadhaar系统。(要说明的是,这些注册是自愿的。)不过,银行账户、SIM连接、所得税申报等其它的服务都需要与Aadhaar ID关联起来,因此Aadhaar ID号码在现在的印度社会必不可少。不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印度政府都没有将部署India Stack纯粹看作只是为了促进政府服务运转的技术性项目。相反,India Stack被设想为一个新的社会基础设施,有能力提高印度社会进行变革的弹性,以及帮助推动印度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数字经济。India Stack的部署是莫迪政府实施的数项体制改革的一大前提条件。由此我们要再说回去货币化和税制改革的实施。

通过突然实施一系列的政策来完成经济性质的巨大转变,并不是什么新鲜概念。在1990年代初期,欧洲和前苏联旨在完成从社会主义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的“休克疗法”项目也是基于类似的假定。然而,那些项目所创造的环境,让少数富有权势的个人能够占用大量以前由国家持有的资产,而印度的数字化休克疗法则恰恰相反:它消除了“不入账”财富的大量集中现象,将经济发展重置到一个更加公平的起点上。

在印度进行去货币化之时,India Stack突然之间就被付诸实践。印度自己的支付企业推出了BHIM应用:一个使用以JAM为基础的统一付款接口(UPI)的数字支付平台。BHIM成为了近代以来普及最快速的金融支付应用之一。UPI系统极具包容性,同时支持智能手机用户和非智能手机用户,因此每一个印度人都能够通过数字形式使用银行服务和进行支付。

结果是?先说说可量化的结果,印度经济如今运转的现金比去货币化实施以前少了大约450亿美元。银行流动性大大提升,中小企业贷款创下历史新高,数字交易增长了760倍。

在税制问题上,India Stack也扮演重要的角色。为了反映这项政策变动所涉的变化之大,要指出的是,印度政府是采取联邦制度,邦拥有至少不亚于美国联邦体系的州的权力和职责。在GST推行以前,印度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得记录不少于17项针对销售额和交易的税项,包括邦级的增值税(VAT)和邦间的商品运输税款。2017年7月1日,那17种税归并为一种税:GST。

该政策变动意味着,存在了数十年的、各邦之间都有差异的不透明且非理性的系统,被一个可应用于全国范围的简单而透明的系统所替代。为此,印度政府为GST的实施采用的口号是:“一国一税”。

不过,跟任何其它类型的破坏性变革一样,GST只能够被理解为一个长期过程的开始。邦政府必须要尽其所能简化和协调税制——而不是保护地方化利益。中央政府必须要继续响应用户反馈,来确保它的在线支付系统尽可能容易使用。是的,企业将需要适应新的现实,短期来看这将带来不小的成本。到企业真正摆脱独立后的头70年里建立的旧式低效能税制,代之以全国正在适应的21世纪数字使能的数字化替代方案的时候,企业就会收获回报。

构建数字赋能的社会

印度每年增加将近1.1亿智能手机用户,目前也接近于推出兼容Aadhaar的设备,即内置生物特征识别技术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到交易能够通过Aadhaar和生物特征认证来进行,形成一个不仅仅无现金化还无银行卡化的系统的时候,“JAM三位一体”的威力就将得到充分的发挥。印度已经有新的电信服务公司通过使用India Stack,以完全无纸化和移动化的方式在短短170天内获得1.08亿用户——它的每用户获取成本不到1美元,远远低于之前25美元的行业标准。

数字化变革的进程——不管是否由政府来引领——会带来大量巨大的社会挑战。印度没有寻求放慢这一进程来减少那些挑战,反而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拥抱还加速数字化变革,确保充分释放经济包容和社会包容的潜力。

过去,印度的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不公平的,不稳定的。该国距离充分实现它的潜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数字化变革带来的社会挑战,不管预期之内的还是预料之外的,都切实存在。要有谦卑的行政管理和实干的决心,才能够解决那些挑战。但数字化变革同样也有长期的益处。

如今,印度正在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向未来迈进。而它采取的到达未来的路径是数字化路径。(乐邦)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0只蟹才1斤多! 男子1618元网购大闸蟹 收货时哭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