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2017-10-08 08:45:31 来源: 网易科学人
0
分享到:
T + -
双手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验证某个人的身份。首先,他们研究上面的记号和伤痕。在英国,超过20%的人手部都有伤疤。第二,手部都有独特的形态特征,比如指尖螺纹、掌纹和脉纹等。当身体在子宫内发育时,细胞会自发地聚集,而不是遵循预先制定的蓝图。这意味着静脉模式是一次性的。与指纹不同,静脉会被皮肤包裹起来,因此不太容易改变。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译者|小小

在追踪恋童癖者或强奸犯时,英国邓迪大学解剖学和法医人类学中心教授苏·布莱克(Sue Black)不需要借助任何高科技仪器,只需要看看他们手上的血管、伤疤以及其他记号就可以确认罪犯的身份。

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图1:在邓迪大学解剖学和法医人类学中心的数据库中,每只手都曾被多次拍照,然后分成24个网格,并检查27个记号

2006年的一天,布莱克教授接到了一个名叫尼克·马什(Nick Marsh)的男人的电话。马什是一名法医摄影师,17年前曾与布莱克共事,当时他们隶属于英国外交部的法医团队,负责调查科索沃战争罪行受害者的遗体。马什知道布莱克有一种天分,可以从肉和骨头碎片中辨认出人的身份。现在马什有了另一种不同的证据,想知道布莱克是否能帮上忙。

这个证据是长约8秒的数字视频片段。马什始终在调查一个涉及十几岁女孩的案件,她声称自己的父亲晚上曾到她的卧室骚扰她。当母亲拒绝相信她的时候,女孩整夜开着网络摄像头,方向则正对着她的床上。摄影机捕捉到触碰她的人的双手和前臂,她的父亲否认自己是视频中的那个人。布莱克解释说:“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恐怖、最可怕的事情之一,一部真正的恐怖电影。”

马什询问布莱克,是否有什么办法能识别出视频中罪犯的身份。她没有任何线索,并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也从来没有发现通过人手来识别人的身份。”但在研究了这段视频后,布莱克注意到一些以前从未注意过的东西,即男人手背上清晰可见的血管。在黑暗中,摄像机启用了红外模式,静脉中血液显示为黑线。作为解剖学专家,布莱克非常了解手部的静脉模式,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也不相同。为此,布莱克要求警方拍下女孩父亲手部和前臂的照片。

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图2:2017年7月份,布莱克教授在邓迪大学解剖学和法医人类学中心工作

布莱克作为控方的专家证人出现在法庭上,并展示了她的静脉模式分析。这是英国法律史上第一次有此类证据出现在法庭上。当她被介绍给众人时,法官甚至不得不停止审判90分钟,要求她解释这种分析法的原理。布莱克解释了她的理由,但她也承认,没有统计数据支持手相进行匹配的精确性。他说:“这项研究从来没有人做过。我只能说,如果不想法设法对所有证据进行匹配,我们就不能肯定罪犯的身份。”

尽管如此,布莱克仍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控方律师预计这位父亲会被判有罪。然而,他最终却被判无罪。布莱克回忆说:“我问律师,是否有什么地方我们做错了,或者是我无法精确传达相关科学知识。她回答说:‘不,这门科学没有问题。’陪审团只是不相信那个女孩,他们认为她看起来不那么沮丧。”布莱克被这样的理由震惊得目瞪口呆。

此案审判后不久,严重有组织犯罪署(SOCA)询问布莱克,她是否可以帮助警方进行被称为“Operation Ore”的调查。这是一项长期的调查,超过7000名英国人涉嫌下载淫秽图像,此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曾在得克萨斯州儿童色情经销商的数据库发现有关他们的信息细节。这次行动成为英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电脑犯罪调查,有3700多人被捕,其中包括几名公众人物,比如The Who乐队的吉他手皮特·唐森德(Pete Townshend)以及《幕后危机》(The Thick of It)中演员兼作家克里斯·朗哈姆(Chris Langham)。

布莱克再次被问及,她是否能识别出图片中的人的身份?她说:“Operation Ore调查案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情况可能非常多。此前的我十分幼稚,以为它们只存在于孤立的情况下。”布莱克表示,每天有大约100万张虐待儿童的图片被上传到网络上。当警察没收手机并发现不雅图片时,他们发现平均约有10万张个人图片。布莱克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警察无法找出所有人,也不能逮捕他们。”

最后,布莱克只担任了Operation Ore的咨询顾问。当记者揭露了警察调查方法存在缺陷时,她很快也陷入了争论之中。尽管如此,对于布莱克来说,这依然是个重要转折点。在参与Operation Ore调查过程中,她突然发现一个自己没有充分意识到的问题,即她可能就是那个“可以做些事情的人”。

在审判后的几个月里,布拉克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新想法。马什曾提到,警察正发现越来越多的不雅图片和儿童视频,而且施虐者经常亲自现身。布莱克说:“对儿童的性侵犯通常与力量有关,而触摸则是其中重要的部分。当行凶者看到自己虐待孩子的画面时,他们会觉得正重温当时的场景。如果他们的某个身体部位出现在图像中,那就会让他们产生更多的参与感。”

问题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虐待者身体唯一的可见部分就是他们的双手和生殖器。以前人们普遍认为,这样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某人有罪。但是布莱克不相信,她说:“这样的研究从来没有被充分探索过。我曾参与调查过受害者死亡的犯罪活动,但这些案件都有受害者和行凶者。我认为我们可以从这些图像中提取出出某些东西,并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使用它们。我想,我们应该研究它。”

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图3:布莱克的办公室中充满了各种用具,这是她在研究解剖学和法医科学之间联系时收集到的

布莱克出生在一个蓝领家庭中,她是家中两个女儿中最小的一个。她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在阿伯丁大学主修生物学和人体解剖学。毕业后,她在伦敦的圣托马斯医院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她曾为警察工作过,后来又在外交部工作过,甚至曾去过科索沃。2001年,布莱克被授予OBE勋章。此后,她曾在伊拉克等国家的冲突地区工作但。2004年海啸过后,又曾前往泰国工作。2003年,布莱克接管了邓迪大学的解剖学和人体识别中心,并开始研究解剖学与法医学之间的联系。2016年,为了表彰布莱克对法医人类学的贡献,她获得了女爵士封号。

布莱克说:“在法医案件中工作的团队,成员之间的联系通常非常紧密。在某个案件结束后,我们会坐下来讨论它。尽管我们还不需要,但总是能够咨询到很多东西。我们对彼此都很感兴趣,如果有人不舒服,我们就会进行妥善处理。当一个团队接触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这是非常糟糕的,你们每个人都必须知道,每个成员都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痛苦。”

在Operation Ore之后,布莱克意识到,只有拥有真正的科学基础,手部分析才会得到认真对待。如果被告的静脉模式与罪犯相匹配,那就更好了。但是如果被告声称许多人有可匹配的静脉,布莱克就无法用任何经过科学验证的证据来支持她的论点。换句话说,她需要一个拥有囊括大量资料的庞大数据库,而且建立这个数据库的预算要非常少。

2007年4月,布莱克的部门赢得了一份合同,教授550多名警察、验尸官以及执法官员鉴定灾难受害者的身份。布莱克要求参与者拍下他们的双手、前臂、脚和腿的照片。大多数人同意了这个要求。 到2008年,布莱克发表了一项研究,证实静脉模式分析的有效性。不久之后,她被要求在另一个案件中帮忙。8名被告属于苏格兰最知名的恋童癖网络。多年来,他们密谋强奸和性虐儿童,并分享了至少12.5万张虐童照片。许多细节令人震惊,以至于在听证会期间,公众和媒体都被禁止观看照片,但咨询顾问可以观看。

许多图片都是男人虐待朋友孩子的场景。一幅关键照片后来被称为“Hogmanay”,展示了这两名头目之一尼尔·斯特罗恩(Neil Strachan,41岁)试图强奸一个18个月大男孩的场景。在2005年的新年前夕,他曾受托照看孩子。斯特罗恩唯一显示在图片中的身体部位是他的生殖器和左手。布莱克分析了这张图片。

布莱克在斯特罗恩的一个错误中发现破绽。后者的辩护团队要求拍摄他的大腿照片,他们的意图可能是为了表明身体部位不能用来证明某个人的身份。然而,当摄影师拍下这张照片时,他要求拍摄对象保持与照片上相同的姿势,布莱克说:“这让我们对被告的拇指有了清晰的认识。”布莱克将斯特罗恩的手指与Hogmanay照片中的左拇指进行对比,并找到了一些匹配的细节,包括指甲底部白色区域中形状异常的月牙形。布莱克说:“这一次,我可以支持自己的数据库,并将统计添加到数据中。”2009年10月,斯特罗恩被判处终身监禁,经过上诉后刑期减至9年。

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图4:布莱克的办公室利用人类骨骼、解剖艺术复制品、家庭照片和一封来自女王的信装饰着

双手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验证某个人的身份。首先,他们研究上面的记号和伤痕。在英国,超过20%的人手部都有伤疤。第二,手部都有独特的形态特征,比如指尖螺纹、掌纹和脉纹等。当身体在子宫内发育时,细胞会自发地聚集,而不是遵循预先制定的蓝图。这意味着静脉模式是一次性的。与指纹不同,静脉会被皮肤包裹起来,因此不太容易改变。

布莱克主要分析手背,因为这些在她与犯罪案件有关的录像中明显可见。她首先在手上画了24个网格,覆盖了从指甲到手腕的所有部位。然后她分析每个网格,寻找可识别的标记,并研究静脉模式,然后在屏幕上画出暗线以使它们更清晰可见。布莱克最常检查的特征是静脉、伤疤、雀斑、胎记、痣、指甲以及皮肤上的皱纹。每个特征都有不同的含义。举例来说,根据线性或非线性、外科手术或偶然受伤所致以及运行方向等,可以对疤痕进行分类。将被告的手与数据库中的资料进行比较时,布莱克可以使用几何公式计算出其他人拥有相同标记和静脉模式的可能性。

布莱克的数据库(现在分析了1000双手)还提出许多引人入胜的见解。例如,你很有可能在第二根手指的尖端,或者手背的中间找到线性疤痕。似乎没有人在他们的小手指上找到痣,如果你的双手相同部位都有痣,那它很可能位于你的手腕和第二个关节之间的三角形的下半部分。平均而言,男性手上有疤痕的比例比女性高50%,但右撇子的人更有可能在左手上留下疤痕,而右撇子的女性则更容易在右手上留下疤痕,目前还没人知道原因。

布莱克被其数据库中的手部资料所讲述的故事深深吸引住了。她的论文引用亚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笔下《A Study in Scarlet》中的话:“福尔摩斯声称,每个人的手指甲、衣袖、靴子以及裤子的膝盖部位都会留下线索。大拇指与食指之间的茧子、表情、衬衣袖口,这些事情会泄露某个人的秘密。”

有时候,布莱克的方法 论也会遇到挑战。2014年,曼彻斯特警方要求布莱克参加对杰里米·奥克奇(Jeremy Oketch)的案件进行调查,这位30岁的药剂师曾两次强奸一名两岁的女孩,并拍摄下袭击场景。尽管这是不可能证明的,但孩子的沉默表明她已经被麻醉了。尽管警方有55分钟的录像用以发觉线索,但强奸犯唯一可见的部分是一只手和他的生殖器。

布莱克回忆说:“这段视频让人感觉非常痛苦。”当法官希拉里·曼利(Hilary Manley)离开法庭去看它时,她明显感到震惊。布莱克受到影响吗?她说:“虐待儿童的图像会影响到每个观看它的人的看法。观看视频时我感到非常焦虑,因为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你必须保持客观心态,这不是我回去分析这一事件的地方,我的工作是为调查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奥克奇的案件给布莱克带来了两个技术问题。首先,奥克奇是非洲裔美国人。她说:“我们之前看到的所有人都是白人,我不知道是否以前的方法在深色皮肤上同样有效,但它们确实如此。”第二,很多镜头都很清晰,要匹配的地方很多,因此潜在的分歧几乎完全消失了。这听起来似乎很理想,但这种明显的确定性也会带来风险。布莱克从一个柜子里拿了一份文件,然后翻到奥克奇案给我看。信息被罗列起来,在“手部”资料下方出现了一长串的特征:手形、静脉模式等。在“生殖器”下面也有一个相似的列表:阴茎形态、静脉模式、横向偏差等。

每个特征都被标记出来,以显示强奸犯和嫌疑犯之间是否相同,结果完全一致。布莱克说:“正如我所了解的那样,这可能是个挑战,因为它会让你扪心自问,你是否真的看到了一切。这项工作的一部分是学会如何去看,并问问自己你可能不会注意到什么。”最后,匹配证据十分确凿。当布拉克提交报告时,奥克奇改变了自己的无罪抗辩,他被判监禁15年。布莱克说,这种认罪改变很重要。这意味着原本用于审判方面的资金会被节省下来,这也意味着孩子也不必在法庭上作证。

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图5:布莱克首先会分析图片中手背上她所绘制的24个网格,然后查找识别标志,并凸显静脉模式

布莱克的团队每年帮助世界各地的执法机构破获30到50起案件,包括FBI、国际刑警组织以及欧洲刑警组织。从2006年起,通过布莱克的分析,被指控的被告认罪比例高达82%。布莱克还会处理与案件相关案件,比如罪犯们将自己的脸伪装起来。获得的拨款帮助扩展了布莱克的数据库,她的团队也减少了编译报告所需的时间。

当警察寻求帮助时,布莱克负责管理这个项目,但是客户需要向邓迪大学付费。任何向布莱克团队支付报酬的行为,都可以被看作是对其客观性的妥协。图像或视频资料是通过加密驱动器传送给她的。布莱克有个三人团队,但她会首先观看所有的视频证据,并代表同事们”吸收了最初的震惊“。她解释说:“你必须整体观看过资料,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后你可以缩小范围,看看那些对你的工作来说更重要的部分。”

在那之后,布莱克与露西娜·汉克曼(Lucina Hackman)分享了她认为重要的材料,汉克曼是邓迪大学解剖学和法医人类学中心的高级讲师,她们会独立地列出最重要的解剖学特征。然后确定罪犯的最重要特征,而团队中的摄影专家克里斯·赖恩(Chris Rynn)会通过数字技术让图像变得更加清晰。当他们确定了罪犯的特征后,就会研究嫌疑犯的图像,试图建立一种匹配。简而言之,任何生物特征的确定性程度都取决于数据集的大小,而布莱克的数据还不够大,不足以证明统计概率。因此,她关注司法机构所使用的系统,客观地进行匹配。

即使有嫌疑人和罪犯清晰的手部图像,也不可能在科学上保证他们能够获得完美匹配,因为这取决于所有的解剖特征。嫌疑犯无法被百分之百地确定,但手部匹配可“强力支持”,确定嫌疑犯和罪犯是同一个人,它出错的概率仅为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在通常情况下,这足以让被告改变自己的证词,因为通常有额外的证据来支持诉讼。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投资数十亿美元来创造更庞大的数据集,布莱克说这是因为没有钱去研究如何抓捕虐待儿童的人。在法医领域,大多数研究经费都投入到DNA上,因为这是他们所知道和信任的。布莱克说:“我们研究了数据库中所有人左右手的静脉模式,还没能找到完全匹配的情况。自我们开始以来,我们已经多次扩展数据库,但我们需要更大的数据库来提高确定性。我们认为,我们可能会得到类似指纹一样好的东西。”

布莱克试图将搜索重复模式的过程自动化,并创建能够从数百万个静态图像或视频图像中提取特征的算法。她说:“我们已经完成了试点项目,表明我们可以提取出静脉模式和色素模式。我们现在正在研究是否能在关节上找到皮肤折痕模式。当你把所有这些特征和模式都叠加在一起时,你就能让识别精确性达到指纹识别的层次,甚至达到DNA的水平。”当被问及随着法医手部分析变得越来越普遍,恋童癖者是否会戴上手套时,布莱克坚定地说:“他们不会。大多数犯罪的人都不是很聪明,并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被抓住。”

案例研究:迪恩·路易斯·哈代(Dean Lewis Hardy)

2004年前往泰国旅行期间,来自英国肯特郡的哈代拍了4名从8岁到10岁的女孩不雅照片,其中包括他用手抚摸她们的照片。5年后,在通过对他的手部图像进行分析后,哈代被证明犯有猥亵罪,被判处6年监禁。检方表示,这是第一个使用手部分析的案例。布莱克发现了哈代的伤疤,还有他的雀斑和拇指皮肤皱纹。布莱克解释道:“伤疤和折痕是偶然的,雀斑则是随机的,但它们的存在表明了哈代有雀斑的遗传倾向。因此,我们有不同的病因学特征。”

辨别恋童癖?她有一种通过手就能识别出来的方法

图6:左图:右侧是罪犯的左手食指,而左侧则是嫌疑人哈代的手指。它突出了雀斑和四点标点的疤痕。中间:右侧是哈代的食指,左侧则是罪犯的食指。过滤器让雀斑变得更明显,然后将其归类为可以将嫌疑犯和罪犯对比的模式。右图:这两张照片都是嫌疑人的大拇指。皮肤、指甲以及手指上的小月牙上的皱褶都已经被勾勒出来,以帮助与罪犯的相关特征进行比较。

2016年6月,肯特警方要求布莱克对理查德·哈克尔(Richard Huckle)进行调查,他是英国历史上最暴虐的恋童癖者之一。在2006年至2014年期间,哈克尔曾在吉隆坡强奸和虐待了200名马来西亚儿童,其中包括婴儿,当时他伪装成英语教师和慈善家。他还将强奸和攻击图片与视频在暗网上与恋童癖者分享。

2014年12月,当哈克尔抵达盖特威克机场与父母共度圣诞节时,国家犯罪局(NCA)的官员逮捕了他,并在他的手提电脑上发现了两万张不雅图片和视频。NCA下属的CEOP部门查看了所有图片和短片。这些材料令人深感不安,尽管只有23名儿童可被确认身份,但受害者的实际数量可能高得多,因为调查人员在哈克尔的电脑上发现了一份他制定的“虐待评级”,共分为15级。此外,他还编写了一份60页的手册,名为“恋童癖者与贫困:儿童爱情指南”,该指南专注于如何虐待儿童而不会被抓到。哈克尔计划在网上发布这份指南,并想要为恋童癖者创建专门的维基百科。

当布莱克分析图像中的手背时,她绘制了24个网格,然后寻找识别标记,并在静脉模式中凸显出来。CEOP的官员挑选他们认为最清晰的材料,并将其传递给了布莱克。她说:“有些东西的时间太久,所以它被降解了,但我们不需要去研究它。摄影技术的进步意味着,那些恋童癖者现在正拍更清晰的照片,这也可以使识别更容易。我们花了大约4天时间来观察所有的东西,看看我们能使用什么,并把这些部件分离开来。”

最后,布莱克的团队能够提供证据,表明哈克尔很可能是罪魁祸首。就像奥克奇那样,哈克尔最终认罪。哈克尔被判犯有71项罪名,被判处22次终身监禁。布莱克并没有详述个别案例的恐怖,但他更愿意谈论可以做些什么来阻止虐待儿童的图片在网上流传。布莱克问道:“我们的手机难道不能识别身体的某些部位,并阻止图像的拍摄吗?这是我希望苹果等公司迎接的挑战,阻止技术成为孩子的纯真被偷走的帮凶。因为统计数据表明,1/6的人在孩童时期就有过不愉快的性经历。1/6的人都成为受害者,我想不出比这更严重的犯罪了。你能吗?”(小小)

郭浩 本文来源:网易科学人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司机"神倒车" 旋转一圈连撞三车:看手机分心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