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科学探索 > 正文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2017-08-03 00:02:34 来源: 网易科学人
0
分享到:
T + -
事实上,许多航天工业中的专家认为,在我们未来的航天旅程中,月球只会变成“中途休息区”,就像亚特兰大机场那样,我们可能需要通过它前往更远的目标。另外,由于月球引力只有地球的1/6,无论是从经济学还是工程学角度来看,月球都将成为人类探索宇宙的最理想起飞基地。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译者|小小

在“印度硅谷”班加罗尔一个由汽车电池仓库临时改造的会议室中,入围谷歌月球X大奖的印度团队TeamIndus的年轻工程师们已经设置好座位,他们显然有点儿紧张。他们面前坐着几排年纪大些的男女专家,其中许多人甚至已经头发花白,他们都是印度雄心勃勃太空计划的核心力量。

作为首个向火星发射轨道飞行器的亚洲太空机构,印度航天机构2月份刚刚取得新的里程碑式成就:一次性向轨道上发射104颗卫星,数量接近此前世界纪录的3倍。而此次会议室中所有人都在关注的对象,只是个微波炉大小的滚动装置。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技术员埃里克·里迪(Erik Reedy)正在思考Synergy Moon团队的火箭设计,这个团队由轨道系统公司(IOS)支持,正在角逐谷歌月球X大奖。2000万美元大奖将颁给首个登陆月球的私人团队,但这个团队的航天器必须要登陆月球,并在表面行走500米,同时传回图像和视频,这个项目存在着巨大的潜在经济回报。

年轻的研究人员解释说,他们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使用火箭将这个装置送入太空,将其放置在距离地球近40万公里的月球轨道上,然后引导它登陆月球,并让它在崎岖的月球表面上漫游。对TeamIndus团队的工程师们来说,他们的公司以十分有限的预算完成了这一切。他们大约花费了6500万美元,其中绝大多数是通过私人投资者筹集的。

孟买著名投资家艾什什·卡乔利亚(Ashish Kacholia)已经向TeamIndus团队投资100万美元以上,他坐在房间的后面,同样显得十分紧张。现场的气氛十分怪异,就像博士论文答辩中导师提出连珠炮式的提问与印度下议院(Lok Sabha,人民院)的喧闹相结合,每个人都在高谈阔论,时而被笑声打断。卡乔利亚原本不需要整天待在这儿,看着这个远远算不上他最大投资的项目,他在这里只想听听科学家们的对话,了解些包括月心轨道预测、力学建模,近地点与远地点等方面的知识。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2:TeamIndus的登月器ECA目前正在班加罗尔进行测试,虽然它的重量仅有15斤,但却承载着整个国家的骄傲和希望。巨大的氦气球附着在登月器上,以模拟月球的引力(只有地球的1/6)。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3:印度团队TeamIndus登月器ECA的高效泡沫仿制品,其原型正在班加罗尔实验室中进行测试。

卡乔利亚解释称:“这真是太令人兴奋了!这些只有25岁、28岁的年轻人正竭尽全力捍卫自己的计算成果和其他所有工作,他们需要接受拥有数千年集体航天经验和智慧的专家考验。”他的朋友贾恩(S. K. Jain)也是印度的知名投资者,他也点头同意。贾恩评论道:“这些孩子正在激发整个印度的想象力!他们对每个人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在50年前首次登月大赛的高潮时期,美国和苏联曾花费了大量的公共资金争夺首先登上月球的殊荣。50年后,我们前往“最近邻居”的新竞赛悄然展开,只是这次主要涉及私人资本,而且成本大幅降低。作为对五支入围决赛团队最终赢家的奖励,他们可以获得2000万美元谷歌月球X大奖。这些团队都是私人资助、尝试登陆月球的团队,他们需要向地球发送回高质量的月球图像。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4:谷歌月球X大奖的竞争者们都有着勃勃雄心。美国Astrobotic Technology公司正在匹兹堡的仓库中打造月球车Griffin,这里曾是个钢铁冲压厂。该公司承诺“让世界各地的人都能访问月球”,目前正推销名为“月球电邮”的服务,起售价460美元。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5:德国的PT Scientists公司制造出奥迪月球四驱车,它可以在121摄氏度的土壤上行走,能够抵御1000瓦灯光(模拟月球环境)下执行任务。这辆月球车不是XPrize大奖的竞争者,但它可能提供个人、商业、教育、科学或技术价值的有效载荷前往月球表面。

在航空技术发展早期,竞争是推动伟大创新的最有效方式,其中最著名的大奖就是奥泰格奖(Orteig Prize)。查尔斯·林德伯格(Charles Lindbergh)曾于1927年获得这个奖项,当时他驾驶“圣路易斯精神号”飞机从纽约直飞巴黎,中间从未停留。就像对奥泰格奖的追求,月球X大奖的竞争同样涉及国家威望。

来自以色列、日本以及美国的团队,再加上1个多国团队正与印度团队争夺这项荣誉。去年,曾有来自许多国家的16支团队进入半决赛阶段。这些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和商业伙伴关系,集中全力解决三个基本问题,包括从地面发射、在月球着陆,然后在月球表面移动以便收集和传输数据。为了迎接最后的挑战,三个团队计划部署传统月球车的改装车,而另外两个团队打算使用它们自己制造的月球车。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这代表着巨大的飞跃。

就像许多早期航空大奖那样,无论哪个团队都会花费大量资源确保胜利,以便赢得奖金。但所有团队都希望进行全球性宣传,并通过胜利来“提升品牌”,以便最终会使他们的投资获得丰厚回报。作为谷歌X大奖的核心,此次对太空发起的新冲刺存在这样的问题:真的有人能够通过前往遥远的太空赚钱吗?在20世纪60年代的冷战时代,这个问题是很可笑的,当时美国愿意花费超过4%的联邦预算来击败同为超级大国的敌人,以首先登上月球。随着企业家、科学家、梦想家,传福音者、梦想家甚至古怪的人参与到新兴的太空产业中,上述问题的答案绝对是肯定的。

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总统在1962年强烈地敦促美国:选择在这十年中登月和做其他事情,不是因为它们容易,而是因为它们很难。但美国登月团队Moon Expres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鲍勃·理查德兹(Bob Richards)则提出不同的、甚至说有些直白的理由。他说:“我们之所以选择去月球,是因为它有利可图。”

无论理查德兹的说法是否是正确,即使其是正确的,当它被证明的时候,也会变得有点儿模糊。对于航天业务来说,遇到挫折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许多公司早期的资金主要来自政府合同,而不是私人客户。尽管如此,理查德兹预测,世界上第一个万亿富翁将是太空企业家,他也许是通过在月球土壤中开采氦-3发家。氦-3是地球上非常罕见的气体,但在月球上却非常丰富,它是潜力巨大的核聚变燃料源。而核聚变堪称能源技术领域的“圣杯”,科学家们数十年来始终在尝试掌控它。

或者,这位太空企业家通过在靠近地球的小行星或其他天体上采矿积累起巨额财富,机器人技术可以帮助在小行星上挖掘大量的金、银、铂、钛以及其他珍贵元素。Planetary Resources公司联合创始人、物理学家彼得·戴曼迪斯(Peter Diamandis)说:“那里有20万亿美元的支票,只是等着兑现!”这家公司获得《阿凡达》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和几个科技亿万富翁的支持。

2013年,Planetary Resources收购Asterank,后者在网站上提供60多万颗小行星的科学数据,以及在这些小行星上采矿的经济价值评估。戴曼迪斯也是XPrize基金会的创始人和执行主席,这个基金会赞助了其他几个竞赛奖项,它们旨在推动人工智能、数学、能源以及全球卫生等领域的发明和技术进步。XPrize基金会高级总监钱德拉·冈萨雷斯-莫勒(Chanda Gonzales- Mowrer)表示,月球X大奖将为人类进入更遥远太空时代开辟新的通道。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7:在特拉维夫的以色列团队SpaceIL总部中,7岁的尤瓦尔·克林格(Yuval Klinger)穿着自己的正式太空服,她正满腔热情地积极追踪以色列团队取得的进展,并在考虑将来是否将航天飞行作为自己的职业。不仅仅克林格对此感兴趣,SpaceIL领导者伊兰·普瑞曼(Eran Privman)表示:“我们希望以色列的所有孩子都能对此感兴趣,并希望他们能像父母解释我们在做什么。”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8:SpaceIL登陆器的部分模型被放在静音室,这里能够吸收电磁波,工程师能够测试其天线在月球上发送和接收数据。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9:在SpaceIL位于特拉维夫附近的其他设施中,热真空室产生与月球白天同样强烈的热度,那里相当于14个地球日连续晴天。

正如全世界对林德伯格取得的辉煌壮举大加赞誉激发了人们对民用航空的巨大兴趣一样,月球竞赛的目的也是激发公众对私人太空先驱的想象力,这些人已经运送货物到国际空间站,并部署卫星、轨道火箭和测试模块。很快这些航天器可能载着乘客进入太空。英国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将旗下太空公司Virgin Galactic称为“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太空公司”,正准备把乘客送入太空进行短暂的太空旅行,让他们体验失重的感觉,并欣赏令人敬畏的地球景观。

SpaceX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2月份宣布,2018年底,该公司“龙”飞创将搭载2名私人公民前往月球附近观光。2个月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表示,他每年将出售价值10亿美元的股票,以资助旗下商业与太空旅游公司Blue Origin。

有很多理由怀疑,这些公司能否很快将私人客户送入太空。毕竟Virgin Galactic的原型太空船2014年坠毁,导致该公司的太空努力推迟了数年。虽然月球X大奖即将走向终点,但依然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比如发射可能错过最后期限,发射前的火箭试验失败等。此外,这种竞赛对公众想象力的影响也可能被证明是有限的。

首先,它缺乏人类参与的戏剧性和悬念,而1969年曾有人类登陆月球,并安全返回地球。这次壮举拉开了人类探索月球表面的新时代,尽管其仅仅持续了3年。无人驾驶月球车已经存在了数十年,当中国2013年成功发射“玉兔”后,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国家向月球发送登陆器的国家。

那么,它有什么真正了不起的地方?总部位于匹兹堡的Astrobotic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桑顿(John Thornton)解释称:“真正创新的地方在于进入太空的成本大幅下降。”Astrobotic的目标是“让所有人都能前往月球”,该公司还提供所谓的“月球电邮(MoonMail)”服务,包括为那些想在月球表面留下某些东西的客户提供递送服务,比如照片、纸条从逝去亲人的头发等。桑顿说:“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可以做数学 运算,向投资者表明我们确实有可行的赚钱计划。而在几年前,这些还都是科幻小说中的场景。”

如果将把人送上月球的竞赛比作是在技术爆发早期构建房子大小、异常昂贵的大型机,那么今天的竞赛就像是进入不同的计算时代:让廉价电脑出现在每个人的桌面上,或者几年后出现在每个人的手机里。今天电脑体积已经非常小,而且为它们提供电量的电池如此紧凑,我们可以将越来越小、越来越廉价的设备送上月球。与高尔夫球车大小的月球登陆车不同,下一代在月球上探索、绘图甚至采矿的月球车可能只像儿童玩具卡车。更重要的是,这就是当今天空经济背后的驱动因素。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传奇机器人专家、登陆车以及无人驾驶技术先驱威廉·惠特克(William L. “Red” Whittaker)表示:“想想微型机器人和微型卫星CubeSats,它们都令人感到震惊。小型化将是下一件大事。”然而,人类太空飞行仍然比较复杂,所以仍然需要大量的燃料支持我们到达目的地。但这些进步可能预示着,人们可以更小、更灵活、更便宜的方式重返月球,甚至进入更远的太空。

事实上,许多航天工业中的专家认为,在我们未来的航天旅程中,月球只会变成“中途休息区”,就像亚特兰大机场那样,我们可能需要通过它前往更远的目标。另外,由于月球引力只有地球的1/6,无论是从经济学还是工程学角度来看,月球都将成为人类探索宇宙的最理想起飞基地。

现在被锁定在月球两极的水正以冰的形式存在,它们将是人类探险者的生存命脉和燃料来源。这些水可供人类饮用,可灌溉作物,可分离成氧和氢,前者让我们呼吸,后者支持我们的飞船向更远的太空探索。我们认为当前太空工业的第一个目的地已经显而易见,那就是月球。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0:随着最终发射日期临近,日本Hakuto团队的米泽恭子(Kyoko Yonezawa)正在仔细回想该团队取得的进步。太团队计划使用日本登陆车Sorato,搭载TeamIndus团队的火箭和月球车前往月球,并在月球表面展开探测。在日本,民族自豪感和年轻人的乐观精神成为月球X大奖的巨大动力。队长袴田武史(Takeshi Hakamada)表示:“我们不仅仅是为了赢得奖金,尽管那很不错。”

为了见证日本团队Team Hakuto的测试任务,我在去年9月份前往日本西部偏僻地区Tottori Sand Dunes。在那几天里,凶猛的暴雨猛烈袭击日本海海岸,淹没了所有适合测试月球车的地方。在附近的青年旅舍中,团队队长袴田武史(Takeshi Hakamada)和他的同事们越来越不安。穿着漂亮的灰色夹克和兔子标志(Hakuto就是日本民间故事中的白兔),喝着能量饮料,他们不断微调软件,仔细模仿地球和月球之间2.5秒的延迟通信,两者距离约为40万公里。

突然有一天晚上,天空放晴了,星星也出现了。对讲机中突然喧闹起来,袴田武史团队将各种各样令人印象深刻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以及传感器通过被清除树木的空地和沙丘上。然后工作人员戴上白手套,开始操作2个机器人(一前一后串联),它们各自拥有部分独立功能,这是袴田武史的创意。

Team Hakuto团队成为为其四轮车取名Sorato,是根据日本另类摇滚乐队的曲目命名的。它在未来的任务超出月球X大奖范畴,可以将独立的两轮机器人组合使用。这两个机器人大部分都是使用重量轻、强度高的碳纤维元件构成。袴田武史还在上小学的时候首次看到《星球大战》电影,他立刻就成为太空极客。他说,这个较小的机器人可以深入到裂缝、熔岩管和洞穴中。它将收集这些关键地点的数据,而这些地方将来有可能成为未来月球基地的临时栖息地,在人类到达月球后,永久月球基地建设过程中,人类可利用这些地方充当临时庇护所。

袴田武史还在东京经营着名为iSpace的公司,计划利用日本先进的技术小型化优势探索月球,并为其拍照、绘制地图以及建造模型。该公司获得的细节远比早期月球探测器拍摄的照片和样本数据更详细。他说:“我们不只是为了赢得奖金,虽然那很好。我们在向全世界表明我们有生存的能力,能开发出人们愿意支付重要信息的技术。”

这种月球车看起来有点像老式的水车,主车达到了沙丘上的“滴点”上,即恶劣月球表面。它将于12月份搭乘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发射的火箭,这枚火箭也将携带TeamIndus的月球车升空。要想赢得月球X大奖,这些参赛团队必须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发射升空,但可以在2018年初完成任务。

随着时间接近午夜,Tottori Dunes变得更加安静,大海撞击悬崖发出轰鸣声。Hakuto的微型车在沙影(模仿月球表面)中显得有点凄凉。袴田武史与团队成员们正输入一系列计算机指令,它们会在延迟2.5秒后达到月球。突然,月球车苏醒过来,以每秒钟几厘米的速度穿过沙滩。它正确地感知并通过路径周围几个危险的地方,这种能力在月球上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足够大的岩石或沟可能破坏整个任务。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1:日本媒体聚集在偏远的Tottori Sand Dunes,观看Sorato进行现场试验。他们看到袴田武史将月球车放在模拟月球表面的沙地试验台上,他说:“我们想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有可行的技术。”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2:日本月球车Sorato正停放在东京无尘隔间中

袴田武史后来表示:“月球车的表现非常棒!”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骄傲的父亲,看着孩子取得成功而显得喜气洋洋。事实上,他解释说自己对月球车的表现充满信心,他说:“我们相信现在空间创新的最大问题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企业家精神。为了在太空中开辟新市场,你必须说服所有人无视一切陈旧的刻板印象,并相信不只有大型政府机构才能进行这种探索。这就是这次比赛的伟大之处,无论谁获胜,都会证明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

距离大西洋只有几步的距离,鳄鱼、海龟以及偶尔还有山猫出没的佛罗里达州灌木中,卡纳维拉尔角航天发射场(SLC)乍看之下就像个遗物。从1957年到2011年,该基地被用于发射雷神公司和德尔塔公司的火箭。此前,这里曾被用于发射美国首枚弹道导弹,此后用于发射

卫星和太阳系探测器,以便对太阳本身进行更密切观察。

今年3月份的某个晚上,卡纳维拉尔角航天发射场上唯一的声音就是海风通过锈迹斑斑的塔楼形成的哨声。但在此前维修舱锁定大门的后面,拥有美国第一家公司获得政府批准执行太空任务的原型车,它最终被准备发射到月球。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的助理、当前Moon Express公司负责人鲍勃·理查德兹(Bob Richards)说:“有如果月球车能提供同样的功能,就根本不需要探测车。”事实上,他补充说,谷歌月球X大奖经常被误解为登月车之争。他说:“谷歌月球X大奖的最大挑战就是登陆月球。登月车本身无法自己登陆,事实上登月车根本未出现在比赛规则中,只需要完成前行500米就算成功。”

由此诞生了在推进器的帮助下、跳跃前进以便获胜的想法。无论从形状还是体积上看,这种MX-1E机器人航天器都有点儿像《星球大战》中的R2-D2机器人。最初通过火箭发射到低地球轨道后,MX-1E将利用超高过氧化氢为主要推进剂,以相当于子弹的速度前往月球。

到达月球轨道后,Moon Express的月球车最终会实现工程师们委婉地称之为“软着陆”的目标。即使在反推力的辅助下,垂直下降仍然是暴力的,要求具有灵活缓冲能力的着陆腿系统,它能够吸收撞击和反弹伤害,帮助月球车足以胜任接下来的任务。用少量的剩余燃料,MX-1E会进行远距离跳跃或连续小跳,前行到足够赢得X大奖的距离。

理查德兹的口才和声誉让这一切听起来如此地诱人,可以吸引你去投资。但值得注意的是,Moon Express使用的有效载体不像SpaceX的猎鹰火箭经过实践检验,他们使用美国初创企业Rocket Lab的火箭。这家公司的发射场位于新西兰北岛上的玛希亚半岛上,去年9月份才刚刚开放。

测试在今年刚刚开始,这意味着该公司需要非常激进的时间表,才能实现今年年底实际发射的规定。以前的里程碑大奖最终期限已延长,但X大奖致力于迅速结束比赛。因此基金会人员表示,这场比赛最终可能没有赢家,尽管他们坚持称“真的希望有人赢”。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3:美国登月团队Moon Express正以卡纳维拉尔角为基地打造MX-1E月球车。在午餐-学习会议上,这款袖珍飞船模型占据了会议桌上的中心位置。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4:在会议室外,团队成员正在测试期间休息,并将他们的原型摆好位置以供拍照。Moon Express首席执行官鲍勃·理查德兹(Bob Richards)说:“现在我们需要转变成太空物种,其意义甚至可与两栖动物从海洋来到陆地那样重大。”

另一支旨在赢得比赛的团队将总部放在特拉维夫郊区的工业建筑中,其领导人伊兰·普里弗曼(Eran Privman)被誉为民族英雄,他曾是以色列空军中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拥有特拉维夫大学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博士学位,曾是以色列多家知名科技公司的科研高管,同时也是SpaceIL的首席执行官。普里弗曼说:“我们的愿景是在以色列打造‘阿波罗效应’,真正激发和鼓励孩子们去学习和掌握科学技术。”普里弗曼所指的是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美国阿波罗太空计划对青年的影响,它激励了许多当今高科技公司的创始人。

SpaceIL的月球车约有小冰箱大小,呈现类似飞碟的原型,重约600公斤。它将搭乘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升空,2/3的体重都是准备着陆时消耗的燃料。它的腿类似MX-1E,拥有弹跳能力。它将使用很少的燃料跳跃近600米距离,以满足X大奖的要求。以色列团队的努力始于2010年末,当时“三个疯狂的家伙虽然没有很多钱,但他们认为把机器人送到月球上将会很酷”,这就是联合创始人亚里夫·巴什(Yariv Bash)描述的创业场景。

他们挣扎着走向终点线,以满足最初的比赛期限要求,他们需要展示登陆战略和至少50万美元的资产计划。巴什回忆称:“我们向任何人求取资金支持,甚至睡觉时都在向妻子要钱。”虽然资金短缺,但这个团队并不缺少专门知识:巴什是电子工程师和计算机工程师,曾负责以色列情报部队的研发工作。

他们最初的设计要小得多,就像两公升的汽水瓶,比他们今年夏天利用来自世界各地的零部件组装的月球车小得多。作为并非为盈利而存在的企业,SpaceIL已经结束其余业务,并成为X大奖中唯一的非盈利团队,它获得两个著名亿万富翁的慷慨资助,分别是科技企业家莫里斯·可汗(Morris Kahn)和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它现在的使命本质上有2个,第一当然是赢得大奖,第二则是教育和激励新一代的潜在技术领袖,毕竟以色列经常被称为“创业国度”。

和印度差不多,这里的民族自豪感也很明显。几乎每所以色列学校现在都有关于SpaceIL努力的教学课程,孩子们密切关注这个项目的进展,希望它能将成为以色列有史以来第一个对月球表面进行探索的私人资助项目。普里弗曼说:“我们希望以色列的所有孩子都能了解这个领域,并希望这些孩子能够告诉他们的父母是怎么回事。”

除了这些选择跳跃前进的月球车, Hakuto、TeamIndus以及位于美国加州的Synergy Moon团队都计划使用独立的轮式月球车来收集数据,这强调了规则中有争议的漏洞:Hakuto可能通过分包发射和着陆任务而赢得比赛,因为它只需将Sorato月球车部署在月球表面就能赢得胜利。但X大奖竞赛主管冈萨雷斯·莫勒(Gonzales Mowrer)表示:“这样做也没有问题,我们希望团队用各种方法完成任务。”

从融资的角度来看,这些竞争对手必须向评委们展示,他们至少90%的资金来源于非政府部门。莫勒称:“观看团队之间的网络交流以及与外部供应商的合作来降低成本是非常有趣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场比赛的最终目标已经实现了。”

多国创新者让再次登月更近 但也是因有利可图

图15:印度TeamIndus团队成员在ECA测试之余,工程师拉克斯曼·墨菲(Lakshman Murthy)正在休息。这个团队的100多名成员希望得到比奖金更多的红利。团队成员西莉卡·拉维山卡尔(Sheelika Ravishankar)表示:“在城市之外和偏远地区,有许多非常聪明的孩子。我们需要他们知道:一切皆有可能。我们需要能够接触到他们。”

如果说将来航天业中能出现沃尔玛或者宜家这样的巨头,那么肯定包括Interorbital Systems,它是支持Synergy Moon的幕后公司,目标是成为“商业航天领域中成本最低的供应商”。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兰达·莱里奇·米利罗恩(Randa Relich Milliron)解释说,要做到这一点,它将以模块化、标准化的方式制造火箭;尽可能使用现成的组件,包括工业灌溉管道和微控制器;并以较低成本的燃料进行试验,比如松节油作为推进剂。

米利罗恩的办公室位于加州沙漠中的莫哈韦航天港,在洛杉矶市中心以北160公里左右。她自豪地指者公司的宣传册,里面提供了自制TubeSat Personal Satellite Kit的方法,只需要1.6万美元。这个价格包括免费发射,高中生或大学生还可享受8000美元优惠。客户可以组装管道和装备,同时可以添加任何小型配件,比如在轨道上追踪迁徙动物的摄像头或能够监测天气状况的传感器等。该公司计划将个人卫星发射到地球上空308公里的轨道上,这个高度足以让他们操作3个星期到2个月,主要取决于太阳的活动。在这之后,设备会在重返大气层时安全烧毁。

米利罗恩与丈夫罗德里克(Roderick)经营这家公司和开发火箭项目断断续续已经超过20年时间。可以说剩下的几个竞争团队中,米利罗恩团队的勇气值得钦佩,但他们获胜的机会却不大。即使他们的设备被DIY火箭送上月球,他们计划使用定制的“throwbot(即可抛掷的机器人,多被警察、军队以及消防机构使用,以提供危险场所的视频,比如恐怖分子隐藏地点、可疑毒品实验室或燃烧建筑等)”作为月球车装置同样令人担忧。

即便如此,这对夫妇和少量员工依然在仓库中坚持不懈地努力。他们将仓库设置在大型军事机棚和简易小屋间尘土飞扬的沙漠发射场附近。旁边就是巨大的“飞机墓地”,巨大的老旧商业客机停靠在这里,等着被切割成废料。米利罗恩说,他们最初的发射将在加州海岸的驳船上。他们拒绝公布自己的预算数字,但描述了宏伟的梦想,现在很难知道究竟是什么使他们或Synergy Moon加入太空竞赛。

然而这个团队确实拥有通过验证的发射合同,虽然其客户似乎就是自己,因为它是唯一在比赛中计划自己承担所有事情的团队,包括发射、着陆、在月球表面机动以及发送回图片和视频等。米利罗恩表示:“有时候我们觉得就像叛徒或弃儿,只能自己建造火箭。但这就是重点,我们是颠覆者。我们要向全世界表明,我们所做的一切能够大幅降低成本。”

从莫哈韦沙漠前哨到大西洋海岸的卡纳维拉尔角,从特拉维夫郊区到日本的沙丘和班加罗尔的仓库,五支队伍都在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每个团队都想赢得比赛,但所有竞争对手出奇地友好。在过去几年里,即使是正式团队数量从29支减少到16支,再到最后剩余的5支,每支都会举办年度峰会,邀请其他团队成员以及XPrize基金会官员,每位团队领袖坦率地介绍迄今为止的成功和挫折。

联盟已经形成,如TeamIndus和Hakuto签署协议,共同搭乘印度太空机构的火箭,直到登陆月球才开始竞争。一个产业正在诞生。TeamIndus团队领袖拉胡尔·纳拉扬(Rahul Narayan)说:“这里真的存在‘Yes We Can’式氛围,但它将如何演变我还不知道。我不确定有谁知道,但现在是时候实现梦想的时候了!”

郭浩 本文来源:网易科学人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
本文系网易科学人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科学人,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内容合作联系邮箱guohao_will@163.com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8岁姑娘当了39次伴娘 自嘲"嫁不出去是有原因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