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网易科技 > 正文

起底跨国裸聊敲诈:团灭时仍有女大学生应招

2017-07-17 08:39:17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起底跨国裸聊敲诈:按剧本打卡上班,团灭时仍有女大学生应招)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实习生 邹禧乾

一个模仿“今日头条”的网络页面,里面有近300条写着真实姓名、单位、手机号的标题链接,每一条点进去,都是裸体聊天的视频截图。

作为一名老公安,长沙浏阳市公安局指挥作战中心黄怡群看到这一幕时,仍然感到震惊。作案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钱。给钱了,这些不雅视频可以从该网址中删除,若没有,则一直挂在上面,而且每天滚动更新,不断有新的受害者信息被公布。

然而,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作案者身处国外,窝点隐秘,人员流动大,要抓捕并非易事。浏阳公安逐级汇报,公安部将该案取代号为“2.12”电信网络新型犯罪,专案督办。经过4个多月的侦查研判,湖南警方雷霆出击,并于7月6日从

起底跨国裸聊敲诈:团灭时仍有女大学生应招

犯罪分子在柬埔寨抓捕现场。 长沙警方供图

柬埔寨将74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国,该案系湖南警方破获的最大一起跨国电信网络新型犯罪专案。

相比以往多见的跨国电信诈骗类犯罪,该案犯罪手段更卑劣,可谓“简单、粗暴、无底线”,警方侦查难度更大、成本更高。7月13日,该案主侦单位浏阳市公安局相关办案人员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揭秘该犯罪团伙作案经过,“无论是人力、物力投入,还是时间、空间跨度及打击效果上,在长沙公安历史上都是空前的。”

起底跨国裸聊敲诈:团灭时仍有女大学生应招

警方查获的作案工具。 长沙警方 图

引诱聊天:作案人员有一套“剧本”

在受害人报案前,浏阳警方从未接触过此类裸聊敲诈的案件。

黄怡群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曾办过广西宾阳籍QQ诈骗案,嫌犯冒称单位领导诈骗,迅速把钱款转走,通过不断转账操作,甚至将钱款转到国外,以逃避侦查。所以,一开始,警方以为那些裸体聊天视频画面是假的,不过是又一种诈骗手段。直到他们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受害人,最终确认受害人是真的被诱骗进行了裸聊,然后再被敲诈。

讯问了多名犯罪嫌疑人的浏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陈军介绍,犯罪嫌疑人通过大量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定向确定某个特殊群体,在微信里设置艳丽的美女图像,通过加好友方式,勾引受害人。待受害人通过好友验证,便开始步步引诱裸聊。“要么说‘老公出差去了,一个人在家,很寂寞’,要么说‘老公出轨,很苦闷,想寻找平衡’……聊天内容很多,但有一点很突出:她很无聊,想发泄。”

黄怡群介绍,作案人员有一套“剧本”,“别的不用聊,照着那一套‘话术’走,文字聊到最后,就是欲望要释放,然后开始视频裸聊。”

7月13日,“裸聊女”林某某在讯问中说,在与受害人视频时,“对方见我把衣服脱了,他也把衣服给脱了,然后我自慰给他看,对方也在视频中裸体并露脸。”

林某某强调,只有让对方露脸,他们的视频才算录制成功。

前来报案的受害人笔录显示,他们看到有陌生女子求加微信,出于好奇通过验证,和该女子闲聊之后,对方要求裸聊,仅仅视频了三分钟,第二天就又有陌生人请求加好友,这次是个男的,称要2万元,否则把视频公布出去,让他身败名裂。

“犯罪分子对受害人有一定选择,这些受害人都是男性,以中年为主,有正当职业,身份体面,而对方敲诈的金额又是他们能负担得起的。”黄怡群介绍。

一名受害人在给作案人员指定帐户存入12000元和8000元后还是选择了报案。浏阳警方侦查发现,作案团伙的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可以分为“三线”流水线式运作,一线聊天组负责引诱裸聊、录制视频,二线敲诈组接过视频后负责敲诈勒索,三线管理组安排国内专人取款、敦促一二线人员工作,对接高层老板。犯罪团伙有专人从福建取款,资金随后汇往国外。

警方还发现,犯罪团伙分成几个窝点,驻扎在柬埔寨不同城市,窝点并不固定,人员也不固定,但犯罪行径却有猖獗之势。

公司化运作:每人每天必须引诱成功3名受害者

一切准备就绪后,中国警方7月1日赴柬埔寨进行了抓捕,7月6日押回74名涉案人员。

长沙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方俊参与了金边窝点的行动。他告诉澎湃新闻,金边窝点在一栋别墅里,此前他们已得知,犯罪团伙已经在房子周围安装了摄像头,一辆车在旁边马路停留超过十分钟,就会引起警觉。所以他们在柬埔寨警方的配合下,选择了周六早上——作案人员还在睡觉的时间行动。

“说来也巧,这栋别墅院子外的大门上是一把挂锁,一扯就开了。而同事们在另一个窝点,碰上做饭阿姨出来倒垃圾,顺势进入抓捕。”方俊介绍说。

别墅内有七八个房间,住了18个人,大厅是一个集中办公区域,分成几个格子间。每个格子上面摆着十几台手机,一沓打印好本子,上面印着密密麻麻的手机号,桌子上还有几盒手机卡,目测有数百张。5名裸聊女睡在平时裸聊的小房间,其余男性住在上下铺的房间里。

讯问中,作案人员供述,在办公区域集中工作的是一线聊天组的人员,主要是90后男性,少部分女性。他们同时操作十几台手机,每天要加满整张A4纸上打印的手机号,差不多三四百人。添加成功后,他们负责闲聊引诱受害人,待受害人有裸聊意向后,看小房间的女性谁有空,就把手机递给谁进行裸聊。也就是说,说暧昧话、引诱受害人的几乎都是男人,在内部,管理层称他们为“小孩子”。

警方透露,裸聊女的年龄从60后到90后都有。“受害人在裸聊那一刻,可能反应都是迟钝的,不会去辨识视频中女方的身份”,方俊介绍。

令人吃惊的是,作案团伙采取公司化运作,裸聊人员每天都要打卡上班。据“裸聊女”林某某供述,她们的上班时间分三个时段,9点30分到12点、12点半到15点半、18点半到20点半(北京时间与柬埔寨时间有一小时时差)。

方俊介绍,作案人员加微信聊天一般在白天,裸体视频则在晚上,裸聊组只在周一至周五上班,敲诈组则不休息,随时敲诈。作案人员制定的犯罪方式,很符合受害人的生活规律。管理人员要求“公司员工”在一个微信群里打卡,签到上班,裸聊女每个人有一个记账的小本,每天必须录制成功3个以上的视频。管理层据此考核发工资。此外,管理人员则用另一个通讯软件,按时向高层汇报“公司经营状况”。

裸聊敲诈的可怕逻辑:风险低,来钱快

林某某供述,她们窝点裸聊后的视频交给了“阿斌”、“阿龙”、“小蔡”、“阿超”四人,四人如何进行敲诈她们不知道。

方俊介绍,该团伙分层管理严格,聊天组成员仅掌握受害人电话号码,而敲诈组成员则掌握有受害人的单位、职务等更详细信息,以便敲诈。

黄怡群介绍,他们在福建抓获取款组成员时,其三天没来得及上交的现金就达47万余元。团伙成员自述今年6月“业绩”最差,只有260余万元。而警方调查显示,该案涉及全国20余省份的受害人800余名。

方俊介绍,他查办的金边窝点有5名裸聊女,如果按每名受害者敲诈8000元、每名裸聊女平均每天录制成功3个视频算,该窝点一月的敲诈“收入”达240万。据林某某供述,裸聊女录制成功视频后,可按收入金额的8%提成。据管理人员供述,敲诈成员按12%提成。除去别墅租金、水电、人员伙食等杂费,暴利可想而知。

比较需要费一点功夫的,是吸引裸聊女的加入。方俊介绍,像林某某确实一开始是跟随朋友来到柬埔寨,随后护照被收走,然后经过几天培训就被要求进行裸聊,“但她们可以选择不裸聊,她们的通讯并没有中断,可以跟家人和警方联系”,方俊介绍,有些裸聊女原来在国内是做“小姐”的,认为裸聊的钱更好赚,“公司”人性化管理,周末不上班,晚上经常出去宵夜、KTV唱歌,每月发放底薪,通过业绩来激励工作积极性,“对于一些女性来说,自尊心降为零,不需要付出什么,一个月随便可以赚两三万,来钱快。”方俊介绍,“当然,也有人觉得没意思,没干几天就回国了,所以她们人员流动大。”

巧合的是,在押解74名犯罪嫌疑人回国当天,一名女子主动到浏阳市公安局咨询银行账户冻结事宜,警方发现,此人也参与过柬埔寨团伙的裸聊敲诈,遂当即进行讯问。

后据该女子交代,她之前在长沙KTV上班,听说去柬埔寨可以赚更多的钱,遂加入该团伙,后来发现还没有在长沙好,只呆了几天即回国。但由于她的出国情况与犯罪团伙作案信息有交叉,警方将其银行账户进行了冻结。该女子不知内情,到银行查询后被告知要找公安局,结果阴差阳错,“自投罗网”。

跨国反诈:犯罪猖獗,打击成本更高

警方前期掌握的情况还有,“犯罪团伙的一些窝点最开始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那是个靠海的城市,团伙成员经常跑出去玩,管理层认为玩得太疯了,业绩下降,遂搬往郊区,进行更严格管理。”

方俊介绍,团伙“高层”多为福建人,有的购买摩托艇进行高消费,有的已经买农场准备洗白,反正认为定居国外,不会轻易被抓,而这种作案方式只要没有被发现,每天源源不断有钱进来。

方俊坦承,打击跨国网络犯罪难度大,相比以往多见的跨国电信诈骗类犯罪,此类犯罪手段更卑劣,无底线。犯罪分子整合了互联网时代便捷的通讯工具、资金流转方式,犯罪过程更简单、粗暴,而公安机关要打击则需要找通讯单位、银行等多家机构,尤其在国外又没有执法权,跨国抓捕要走很多程序,组织大量人员,打击的步伐就会慢一些。”

安全专家提醒广大网友,不要轻信陌生人,不向陌生人泄露身份和家庭等敏感信息,发现被骗或者被敲诈后不要选择沉默,要第一时间报警,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

7月6日“三湘跨国反诈第一案”的新闻发布会上,长沙市公安局局长唐向阳介绍,为侦破此案长沙警方共投入警力1000余人次,包机押运嫌犯,“无论是人力、物力投入,还是时间、空间跨度及打击效果上,在长沙公安历史上都是空前的。”

黄怡群觉得颇欣慰的是,此次几近“团灭”该裸聊敲诈团伙的同时,他们解救了一批女大学生——该团伙觉得有钱赚,招募了一大批女大学生,准备去缅甸,已经面试过了。

在押解74名嫌犯回国的现场,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对媒体表示:“这类案件不像以往冒充公检法之类的电信诈骗,诈骗金额不会过大,但是次数频繁。此类案件的难点在于,很多受害人因为担心名誉受损、隐私暴露,受害后不报案,一直按照犯罪嫌疑人的要求打款,越陷越深。”

“不论犯罪分子在哪里作案,逃到哪里,我公安机关就会追到哪里,打击到哪里,铲除危害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犯罪,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陈士渠表示。

对话“裸聊女”:被骗柬埔寨,引诱裸聊都是忽悠

7月13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关押在浏阳市看守所的裸聊女林某某。她生于1989年,福建人,自称从小在农村长大,读到小学五年级便辍学,在家放牛,后赴深圳等地打工,20岁不到因怀孕结婚,后离婚,曾开过服装店。去柬埔寨之前,在家带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3岁。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去的柬埔寨?

林某某:5月20日那天,我和男朋友又吵架了,以前我卖衣服认识的一个“小陈”喊我去泰国做事,我想了想就答应了,她买了两张机票,我们在香港转机,到了目的地后我发朋友圈,地址显示是柬埔寨金边。

我问小陈怎么回事,她说先到这边,一会再坐车去泰国,然后让我把朋友圈删掉。后来,我们住进了金边一家旅馆。5月27日,我们离开宾馆,住到一栋民房,里面住了十几个人,有人收走我护照,说去帮我办理签证。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走上“裸聊”这条路的?

林某某:5月30日,我们搬到另一个住处,一个叫“桃姐”的人喊人拿了5个手机给我,叫我跟着学习手机聊天,聊会了再进行视频裸聊。我当时没答应,“桃姐”安排我做饭,但半个月后,他们喊了辆大巴车把我们带到贡布一个铁皮搭建的屋子里,周围有围墙,还有大门锁着。

在这里有专人做饭,我被跟着“小陈”学视频裸聊。刚开始我放不开,“小陈”说,如果男的负责聊好,我只负责视频,收到的钱我只有8%,如果我自己聊天并视频,我有20%分红。

我拿到5个手机后,把通讯录里的电话都加上,如果有人微信通过了就和他聊。过了几天我们聊天组一个男的把他手机给我,说对方要求视频,我当时害怕没有脱衣服,对方就把视频关了。过了两天,又有男的拿手机过来要我跟对方视频,我就把衣服脱了。

澎湃新闻:你跟对方聊天都聊些什么?

林某某:什么都聊,一般问,在干嘛?对方也是随便应你,反正都是忽悠。

澎湃新闻:跟你视频的都是些什么年纪的人?你们视频聊天一般多长时间?

林某某:年轻的老的都有。几分钟。

澎湃新闻:每天都要上班干这事,自己身体上、心理上有什么不适吗?

林某某:你不看他们就行了,眼睛一闭,男女都一样,就是那些器官。

澎湃新闻:你知不知道你干这个是犯罪?

林某某:我不知道。我聊完以后把视频交给他们,我不知道他们要拿去敲诈。我以为那些钱是对方愿意给的钱。又不能多问。

澎湃新闻:如果只是对方愿意给的钱,录视频干嘛?

林某某:我不知道。我被骗到国外,护照被收了,语言又不通,我能怎么办?他们说干半年就可以回去。后来公安来了,我以为我得救了,结果还把我关到这里,还不知道要判几年。

澎湃新闻:他们有没有威胁你,打你,逼你裸聊?

林某某:没有。他们只是鼓励慢慢学,不会让你泄气。

白鑫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子靠卖西红柿在上海买三套房 每年毛利达一个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