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科技频道 > 正文

一下科技韩坤:变现主要靠直播 打赏收入很可观

2017-07-14 07:46:59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0
分享到:
T + -

一下科技韩坤:变现主要靠直播 打赏收入很可观



科技日新月异,商业守正出奇。今天,“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自然规律仍亘古不变,而长成一家科技独角兽公司所需的时间已大大缩减。在新思维、新技术的催化作用下,人工智能、基因科学、出行、知识社区等领域纷纷长出了一个个科技与商业水乳交融的“小巨人”,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思维与行动。

在第四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前夕,我们推出十大科技“新独角兽”系列访谈。这些最近两年迅速晋升为10亿美元估值的明星创业公司有着怎样的商业特质和时代烙印?本系列报道将带来他们的故事。“新独角兽”系列访谈第九期,推出“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专访。

文/网易科技 王先

2017年7月5日这天,从清早开始,韩国明星宋仲基与宋慧乔的婚讯刷遍了社交网络。“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在上午9点03分颇带时效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恭喜好朋友宋仲基”,配图之一是与其在某次发布会上的合照。

手指再往前翻扫几条,朋友圈的内容分别还有一下科技副总裁、明星赵丽颖的最新动态,与公司投资方之一StarVC合伙人黄晓明、李冰冰、任泉的饭局,以及跟一下科技“首席创意官”、明星贾乃亮的拜年合影,等等。

多财善贾,长袖善舞。虽然韩坤看起来有一种不善言辞似的朴实,但并不妨碍他在明星与资本圈的广泛交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一下科技这场移动互联网和娱乐结合的生意——与之前他任联合创始人后被收购的酷6比起来——看上去如鱼得水到近乎匪夷所思的程度。

随着2016年短视频行业势起,一下科技与快手这两家同诞生于2011年的公司迎来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同年年底,旗下拥有秒拍、小咖秀及一直播平台的一下科技宣布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一度创下国内移动视频行业单轮最高融资额纪录,稳居独角兽席位。

“冰桶挑战”下的秒拍厚积薄发

对外界,韩坤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明星朋友”的原因总是做羚羊挂角似的轻描淡写,“我觉得有这样几个原因吧:第一是我们公司产品的特性,像秒拍、小咖秀、一直播都非常娱乐化,很多明星们都是用户,所以慢慢我们就变成了好朋友;第二是因为公司有很多明星投资人,比如StarVC几个合伙人,这样就和明星之间距离变得很近。”

他并不认为明星战略是从一下科技诞生的那天就确定的,“多少有一定机缘巧合”。团队最早对秒拍的定位是做工具,“就是想让用户快速地把内容拍下来并且分享,但后来就逐渐变成了一个娱乐平台,大家把好玩的、好看的视频都传到了秒拍。”

实际上,公司在最初3年时间里产品一直在尝试状态,并未得到外界太多关注。

转折始于2014年打通线上线下流行起来的“冰桶挑战”,秒拍也成为一下科技最早崭露头角的产品。

冰桶挑战是当年由美国波士顿学院前棒球手发起的一项公益活动,很快便得到了各界有影响力人物的广泛参与支持。扩散到中国,网络上迅速出现了几百位科技与娱乐圈名人的响应。

由于冰桶挑战的视频主要流传于微博,而秒拍在2013年已经得到了新浪领投的B轮融资且打通了微博、成为微博手机客户端内置应用,加上明星示范效应的推动,秒拍的品牌影响力一触即发。

微博与明星效应带动视频矩阵形成

“从那开始我们慢慢变得更娱乐化、明星化,有很多很多明星都在秒拍里面,他的粉丝也在这里。”韩坤认为如果把一下科技前3年时间默默无闻的时间看作发展的第一阶段,那么秒拍的诞生及爆发可以算作第二阶段。

秒拍与过去做法最大的不同是对时间的限定。在秒拍推出之前,用户拍摄视频由于不受时长规定,往往拍出的视频过大,无论上传还是观看速度都比较慢。秒拍做了一个强制规定:只能拍10秒,这不但在保证内容连贯性的基础上尽可能地降低了用户上传时间,也方便了分享。

第三阶段是以小咖秀的出现为标志。当时团队发现存在一种矛盾表象:很多用户其实并不愿意主动拍摄视频上传,但大家在购买手机的时候却都对像素要求不低。“这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用户不知道拍什么。”韩坤说,所以2015年自带模仿功能的视频拍摄软件小咖秀应运而生,演员蒋欣发在微博上模仿金星“橙汁斗空姐”等视频纷纷迅速被单条转发几十万次。

秒拍与小咖秀培养出的用户使用惯性为第四阶段直播应用“一直播”的上线带来了明显导流,虽然相比市场上其他直播平台,一下科技直播业务的开始要晚很多,对此韩坤表述得很坦诚:“其实我们的直播比别人晚了好长时间,但是因为前期有秒拍的积累,再加上微博的加持,又让一直播迅速在市场里起来了。”

韩坤认为,复盘一下科技的几款代表性产品,其实每款产品前后都借助了微博和明星效应,否则很难有这样的大爆发。

“我们在这个市场里形成了自己的视频矩阵。”

为什么不担心小咖秀成为昙花一现“现象级产品”

“因为我们给它的定位就是生产秒拍的内容。如果小咖秀有一天用户变小了,那我们新的产品又出来了。比如像我们新推出的‘晃咖’,就是我们研发的另外一个新的能够去延续它生命的产品。因为我们相信用户吃喝玩都满足了,然后我们把这个乐给做好,就有我们的市场。”韩坤直言不讳。

他认为,如果说短视频有“护城河”,那么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首先要保证有足够体量的内容,接下来便是分发问题。

“对于短视频,首先你得有这样(足够体量)的内容,接下来可能就是解决它的分发。比如说我能不能看到想看的内容,我今天顶多看50个视频,能不能在信息大爆炸的时候,能把我需求的、我要看的视频找到,这个是现在秒拍做得最关键的事情。”

而人工与人工智能结合的内容分发,今天已经成了包括秒拍在内的各大内容平台不二选择。

以下内容根据网易科技与韩坤对话整理:

视频矩阵的形成

网易科技:复盘“一下科技”过去6年的发展,如果把它分成几个节点,会怎么分?

韩坤:前3年应该是一个节点,这三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开始我们觉得是解决了用户一个非常刚需的东西——就是能把视频拍得好看、又能上传、上传完又能分享给朋友(的产品)。虽然每个手机都带了拍摄(功能),但它的拍摄、上传、分享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我们给它简化了。我们以为这样会有很多用户来用,前三年就一直在这个方向上做各种努力、各种尝试,最后的结果都达不到我们的预期。

直到2013年底我们推出秒拍,和过去的产品有一个非常大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以前用户想拍多长时间拍多长时间,到了秒拍的时候,我们只让拍10秒。因为过去三年,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用户虽然能够拍得好看,但是拍出来的视频特别大,上传慢,别人看也慢。即使带宽没有限制,但是费用也很高。到了2013年底推出来秒拍之后,最大降低了用户上传的时间,这样用户拍出来的内容就能瞬间发出去,就能够分享了。

这个是爆发的一个前提。再加上流量资费的下降和带宽的升级,又是对秒拍从不限时间到10秒之后的又一个大的提升。这个应该是我们的第二个阶段。应该是2014年5月份,秒拍开始真正的爆发。这个应该是第二个阶段。

我们开始做秒拍的前3年,我记得每天大概能有几千个人上传视频就了不得了,到后来就变成了每天几十万人上传,甚至上百万人上传内容。这个时候就形成了我们自己的内容加用户的优势。所以我们也是感受到秒拍是因为不限制时间到限制时间,其实就降低了用户的拍摄难度,我们有了大量内容。

然后我们进一步在想如何降低用户拍摄视频的难度。我们发现很多用户不愿意拍视频,是因为拍不出来好玩好看的视频,所以他就不想拍了。但是每个人去买手机的时候对摄像头像素的要求还挺高的,都是希望越高越好。这里面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用户不知道拍什么。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就推出了小咖秀。小咖秀解决了这个难题,我们给他一个剧本,照着这个音频直接演就行了,马上一个片段就出来了。也就是在秒拍的基础上,进一步降低了用户生产内容的成本。这使得秒拍在2015年的时候真正实现一个大爆发。当时定目标的时候,我们说如果能在2015年底做到2亿的VV(注:VisitView缩写, 访问次数),公司可能就牛了。结果做到了将近20亿次的VV。现在的量又更高了。这个应该是我们的第三个阶段。

到了第四个阶段,就是直播的爆发。我们做直播的时候其实也走了很多弯路。最早做直播的时候,因为秒拍的用户量已经很大,又有小咖秀产品,我们在想直播到底是一个独立的客户端好,还是集成在秒拍里面好。我们肯定首先想集成在秒拍里面,这样的话,我们推广一个秒拍,就相当于把两个产品都推广出去了。

但在秒拍里面去做直播的时候,我们发现直播的内容和秒拍的内容还是很不一样的。比如秒拍里面的内容都是短视频,都是记录型的。但是直播要求即时性的,而且它的互动性也非常强。当我们用秒拍拍视频的时候,会给出两个选择,是记录视频还是去直播。这个时候给用户体验上带来了一个选择障碍。我们在2016年的5月份就下定决心把直播分离出来了,叫一直播。其实我们的直播比别人晚了好长时间,但是因为前期有秒拍的积累,再加上微博的加持,又让一直播迅速在市场里起来了。这个应该是我们的第四个阶段。

我们现在正在做第五个阶段的事情,还是想怎么样能够让用户更好的使用我们的产品。

网易科技: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这三款产品,觉得比较准确地切入了哪些元素?

韩坤:其实每个产品都借助了微博和明星。如果没有他们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大爆发,我们在这个市场里形成了自己的视频矩阵。

三个产品的特点和分工其实都不一样。但是其实不管是一直播也好,还是小咖秀也好,都是为秒拍的内容服务的,都是在把秒拍的内容量给扩大。比如小咖秀降低用户生产内容的成本,给他创意。直播呢,比如做40分钟直播,这里可能有很多精彩片段,又会同步到秒拍里边去。所以秒拍的内容(应该)是目前所有移动视频平台里面最全最大的。

产品定位为“生产秒拍的内容”

网易科技:大概在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这个行业竞争变得白热化的?

韩坤:不管哪个行业,只要能够向这种规模化的大平台发展,都会遇到这样的竞争。竞争其实对于行业来说是好事,我觉得最后是大浪淘沙,金子总会冒出来的。因为之前我们一直在视频这个领域在做,相信我们现在这样的坚持应该会有一个很好的回报。

网易科技:产品跟市面上其他产品最大差异化在哪些方面?

韩坤:我觉得差异化可能是我们是一个视频矩阵,不是单一的产品。因为我们也是想让用户更快更简单的使用我们的产品,而不用去做选择。

网易科技:跟诞生在同一年的快手比较,自己认为秒拍跟它的差异化主要在哪些方面?

韩坤:可能秒拍更加偏娱乐,包括垂直。比如秒拍上不仅有明星,还有很多大V,很多垂直的用户,他们在这生产生活类的视频。秒拍也好、一直播也好,你在上面能够看到有人在教学,比如教你怎么做饭,教你怎么去演讲之类的,体育频道、美食频道的内容量越来越丰富。我觉得这个可能在市面上,我们的产品是独一无二的——就是说用这种垂直的内容加上明星网红的内容。国内的网红基本上都是出自于小咖秀、秒拍或者一直播。

网易科技:有没有担心过像小咖秀有一天会成为脸萌、足迹这种现象级的产品?

韩坤:这个是我们不担心的。因为我们给它的定位就是生产秒拍的内容。如果小咖秀有一天用户变小了,那我们新的产品又出来了。比如像我们新推出的“晃咖”,就是我们研发的另外一个新的能够去延续它生命的产品。因为我们相信用户吃喝玩都满足了,然后我们把这个乐给做好,就有我们的市场。

网易科技:如果说短视频和直播这两个行业有护城河,那么可能分别在哪里?

韩坤:对于短视频,首先你得有这样(足够体量)的内容,接下来可能就是解决它的分发。比如说我能不能看到我想看的内容,我今天顶多看50个视频,能不能在信息大爆炸的时候,能把我需求的、我要看的视频找到,这个是现在秒拍做得最关键的事情。

对于一直播来说,我们还是去做一个直播的平台,我们希望这个平台里不只是能够诞生网红,我们还能够诞生出来非常多的优质的、值得学习的、垂直的内容出来。

网易科技:分发目前是怎么解决的?

韩坤:这个主要还是在人工智能,包括大数据方面进行研究。我们去年就成立了上百人研发的团队,还会在上面加大投入。秒拍、一直播现在都在用人工和人工智能结合。

监管及变现

网易科技:最近一年里,网络视频方面的监管其实一直在趋严,6月底文化部关停了12家网络表演平台,其中也有影响到秒拍。怎么看现在平台的治理以及政策这种不确定性对互联网产品的影响?

韩坤:每个行业的崛起都需要政策规范。其实我觉得政策对于像我们这样类型的公司是好的事情,因为这样类型公司都是越正规越不惜投入代价的,这样我们肯定就是受保护对象。如果(有公司)想在这上面去打擦边球,可能就没有生存空间了,最后用户也都会集中到我们的平台上面来。因为在这上面有足够的重视。

可能再往下的产品发展方面,我们慢慢的会通过技术加人工更好地去解决存在的某一些方面的问题。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一些政策其实对于在这个行业里面的规范化是好的,正面的。

网易科技:比如前段时间广电总局要求A站关闭影视分类、微博取消15分钟视频上传功能,有没有担心这类要求的不确定性未来波及到“一下科技”的产品?

韩坤:它其实也是去规范化这个市场。因为微博也是遵纪守法的嘛,也是非常的规范,比我们做得还更好。所以我觉得各个政策的出台都是一个好的。

网易科技:目前一下科技的变现情况怎么样?

韩坤:主要的变现(方式)其实还是直播,直播里面有电商,有用户打赏,还有付费观看的内容,付费主要是知识型的。有一半以上还是用户打赏收入,另外一半是其他收入。

网易科技:前些日子映客被宣亚并购,外界有很多关于短视频和直播风口已过的声音,你怎么看?

韩坤:我们看直播在去年的时候,不管是媒体还是投资人都非常追捧,之前直播的模式基本都是秀场表演。我记得我们以前自己内部探讨过,我说直播进入门槛很低,但是要生存、要做大的门槛很高。我可以花个几十万买一个技术(设备),然后找几个人在那播,就会有收入了。因为它也不需要特别大的支出,它能够一直花下去。

但是如果始终是一个秀场性的直播,不是每个人都要坐那地方去聊天的。拿我们这些人来说,你们有谁对着一个美女在那地方去聊?但是你们有可能会去看,比如说他在读书,他在讲一个历史,比如某一个专家学者在讲一个正好是你需要的知识。这个时候,你就能够长时间的坐在这里了。再比如说,我喜欢健身,可能在那上面有一个非常好的健身教练在教大家怎么样锻炼,把锻炼的误区告诉你。

我们希望我们的直播是体现在全民直播上,而不只是一个秀场直播。一直播的内容也会沉淀到秒拍上面去,到秒拍上能够看到更全面的内容。

短视频市场的割据是结束了,但是用户的爆发才刚刚开始。比如像我们才6000多万的用户,中国有十几亿的人口呢,那我们能不能覆盖到更多?

快问快答:

网易科技: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什么?

韩坤:《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网易科技:最佩服的企业家是哪一位?

韩坤:我觉得肯定是乔布斯。

网易科技:有哪些想做但暂时还没有做的事情?

韩坤:移动视频在垂直领域线上线下结合的这样的事情。

网易科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韩坤:坦诚的来说,还是想成为中国移动视频第一人。

网易科技:和在酷6的时候相比,觉得这几年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韩坤:我觉得可能还是更加的从容吧。我们以前去创业就是抱着一个公司马上要上市、一定要上市这样的想法。我们现在就是想只要把市场做大了,用户来了,上市不上市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姚立伟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作者:锡安 责任编辑:姚立伟_NT605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