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APUS李涛:不创造利润的企业都是耍流氓

2017-07-10 08:47:47 来源: 新独角兽
0
分享到:
T + -

专访APUS李涛:不创造利润的企业都是耍流氓


在7月15日第四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召开前夕,网易科技推出十大科技“新独角兽”系列访谈,这些最近两年迅速晋升为10亿美元估值的明星创业公司有着怎样的商业特质和时代烙印?这个系列报道将带来他们的故事。“新独角兽”系列访谈的第七期,推出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

网易科技-新独角兽系列采访之APUS李涛 (来源:网易科技频道)

文/网易科技 彭丽慧

精彩观点:

1、 目前处于系统和工具类产品出海的窗口期,内容服务型产品的出海窗口刚打开,交易类产品的出海会在2019、2020年后打开。

2、 现在出海产品做流量入口赚钱太容易,但下一个时代必然会到来,出海赚钱模式三年内必然会发生变化。如果不能提前布局并准备,最好的时候就是最坏时候的开始。

3.不赚钱、不创造利润的企业都是耍流氓。企业的最大诉求是盈利,并满足用户价值,创造社会价值,做到这三点,才能真正构建健康的商业模式,从而实现可持续盈利。

7月2日,APUS成立三周年。

根据对外发布的数字,APUS的用户达到10亿,,在全球200多个国家,300人团队,2016年收入1亿美元。两年前,成立一年Apus已经估值超10亿美元。

三年前的2014年,o2o正火。

APUS创始人李涛当时分析全球互联网趋势,将其分为三个阶段:1、1998-2006年,全球互联网最发达的市场是美国,中国互联网基本上是海外互联网的代理或者拷贝版本;2、2006-2014年,中国市场开始兴起,中国互联网本土企业快速崛起,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3、2014年后,中美之外的新兴市场兴起。2014年上半年结束时,中国互联网呈现了两个方向:“O2O和出海”。

时任360副总裁的的李涛,看到海外市场的空白,果断放弃了700万美元的股票,投入出海业务中,创立Apus。三年来,很多同期成立的O2O创业项目灰飞烟灭,而APUS成为中国最大出海企业之一。

曾经作为360高管的李涛作风强悍,打法凶狠,外号“推土机”。而作为APUS掌舵人的李涛则自称“非常谨慎保守型”,谋定而后动,但对于已经判断清楚的战略毫不犹豫all in。

三年收割全球10亿用户

当国内创业者们还在移动互联网的红海里厮杀,争夺流量时,APUS已在海外悄无声息完成圈地运动。

据APUS提供的官方数据,上线一周,APUS获得100万用户;1个月,用户数量达1000万;6个月,用户达到1亿。截止目前,APUS的用户已超过10亿。

这个国内低调的企业为何能在海外快速崛起,收割10亿用户?

李涛把三年的创业过程总结为三个战略一个战术。

首先,判断是否有足够大的市场空间。全球70亿人口中,李涛判断将有60亿人会上网,而在2014年底,上网人数已达25亿,也意味着还有35亿的市场空白。“这些未上网用户不会从PC端接入互联网然后再是手机,而是跨越式地发展,通过手机直接接进互联网。”这些35亿未上网用户存在于中美之外的全球市场.

其次,当市场有存量且拥有庞大的人口红利后,要积极获取足够多的资本。2014年6月,刚成立的APUS就获得北极光创投和红点投资1亿人民币的A轮投资,2015年1月,APUS又获得成为资本、SIG创投基金和启明创投共同投资的B轮1亿美金投资,A轮的北极光创投和红点投资跟进,成立不够一年,APUS估值达到15亿美金。“我们比别人更早看到市场的节奏,并更早拿到了足够多的钱,然后去打市场。”

再次,产品恰逢其时。 当时,安卓用户有卡、慢、体验差的痛点,APUS System作为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用户下载后,能一键访问他最常用的APP,这对首次上网的用户很方便,不需要再下载其他APP.

关于具体的海外拓展的战术,李涛认为,在海外推广的过程中,和传统行业出海在各国家区域建立分支机构的模式不同,APUS的早期市场扩张充分利用互联网公司的线上的平台资源和传播特性,即利用全球化的网络实施市场扩张。

APUS作为产品被放在Google play等全球的应用市场上提供给用户下载, APUS对于分发平台的选择,除集中优势选在Google Play平台上的推广,亦不忽略其他有区域属性的产品推广平台,如Amazon等,并通过Google、MSN、Yandex、Yahoo等搜索引擎向全球的用户推荐,并通过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形成了用户口碑。

对于为什么APUS上线一周便获得100万用户,一个月便获得1000万用户,李涛对开玩笑的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时间点(Timing)很重要,用户真的很需要这款产品。

不赚钱、不创造利润的企业都是耍流氓

“所有不赚钱、不创造利润的企业都是耍流氓,企业的最大诉求是盈利,并满足用户价值,创造社会价值,唯有做到这三点的企业,才能真正构建健康的商业模式,从而实现可持续盈利”,而在2016年的第一季度,APUS在有足够的用户量后,李涛开始考虑APUS的商业化问题。

“2016年营收1亿美金左右,这对我们庞大的用户量来说,空间还很大。”

商业化方面, APUS目前的主要收入模式为广告,这被李涛认为是最快的变现方式,同时也是最快的验证商业模型的一种方式。

在广告业务上,APUS基于大数据平台来构建程序化的智能推荐系统。APUS通过大数据平台,对用户进行“用户画像”,实现精准投放。而且在这个过程中APUS大数据平台也会对用户的所有消费行为进行数据分析,精准地知道用户的需求是什么,从而更精准地给用户推荐更多的服务。

例如,Uber从二季度开始大规模扩张南美的市场,APUS利用自身的大数据平台对于用户进行完整的一个用户画像,来判断是否是Uber的用户,如果是,APUS通过搜索,浏览器, APUS Know, APUS Discovery上面一些功能把Uber的广告精准地推荐给用户,然后用户就可以直接使用Uber的产品和服务。

广告业务外,APUS针对不同市场国家的需求,开始在电商,游戏,以及包括未来的一些内容和金融服务方面进行商业化尝试和探索。李涛预测,未来预计有不错的商业回报,在新兴市场国家,如东南亚,电商和游戏的联运会比广告接入的利润回报更高。。

互联网出海的下半场,刚刚开始

“中国互联网企业超过90%以上都在看中国市场,没有多少人在谈出海的事情,但现在我认为还是下半场刚要开始。”李涛把中国互联网出海定义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14年-2017年,为流量入口模型,是系统或工具类产品出海的窗口期。这类模型主要以流量或流量入口类的产品为主,比如说操作系统,工具类的软件等等。

第二个阶段是2017年下半年到2019年,是内容服务型阶段,包括阅读、新闻、音乐、视频、游戏等,将迎来内容类产品的高峰。

第三个阶段为2019、2020以后,为商业经营型的窗口期,包括电商、互联网金融等商业服务性内容将会高速发展。

李涛认为,“今天只能说正处于系统工具类产品出海的窗口期,但内容服务型产品出海的窗口已经打开,比如很多新闻、视频、直播类的产品已经出海,但像电商、支付这类产品要再晚两年”,原因是此类产品与其所涉及的传统的经济有很大的关系,而当前大量新兴市场国家的基础设施还远支撑不了此类产业的发展,市场在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尚在培育期。

转型:从工具到大数据

APUS的产品在设计时,强化了平台和工具类的属性,而没有强化内容类、社交类的属性。”all in one一直是APUS的“利剑”,通过把搜索、浏览器、应用市场、游戏中心、新闻聚合、launcher等功能聚合在一个产品上,一站式的解决用户直接接入到互联网里面所有的需求和服务。

APUS在短时间内扩张到10亿用户后,李涛从2017年开始提出平台战略。

“一个产品只要拥有足够大的用户量,就可以成为一个平台。”李涛认为平台从来都不是天然产生的,想要就能拥有的,有足够多的用户是形成平台的关键。

平台战略的本质是把APUS当成一个接触到用户的平台,平台上所有的内容和服务不是APUS来做,而通过deeplink的技术,把打车、游戏、电商、视频、新闻等内容接到APUS平台上,内容和服务提供商通过APUS的平台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用户。反过来APUS也通过服务商提供的内容能服务APUS的用户。

在此过程中,APUS大数据平台会对用户的所有消费行为进行分析,形成精准画像,通过人工智能的推荐引擎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而能否真正成为一个大数据公司,李涛认为觉得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是用户量够不够大,即数字资产的数量有多大。第二是数字资产的数据维度有多少,即每一个用户的用户画像或者能够拿到的数据维度有多少。第三个是推荐引擎是否强大,因为推荐引擎的强大直接决定了商业化变现的效果是不是够强,即是否能够分析出来这个用户想要什么,能否够给用户进行更加精准的推荐。

“从2016年的下半年到2017年现在一年的时间,我们最主要的战略其实已经从原来的工具类的战略转到了平台,从平台类战略转到了大数据。”李涛对网易科技表示。

在赚钱最容易时转型

“打江山容易,经营好这个江山非常难”,爱读史书的李涛更深知这个道理,“你圈进来10亿用户是容易的,但是怎么满足好这10亿用户的需求,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让他留在你的平台上,这个实际上是有挑战性的,”李涛认为是要做成一个真正的生态服务的平台,关键是人才,保持战略的领先和优秀人才的储备,即能否引进更多的基于服务思维、服务基因的人才,能否把现有的人才转变成拥有服务基因的人。

此外,中国企业的出海从工具平台型转型到内容服务的时刻将要到来。李涛认为现在做流量入口赚钱太容易,也就意味着很难考虑未来,但问题是,下一个时代是必然会到来的,如果企业不能提前做好准备,去改变,那最好的时候可能就变成最坏的时候了。李涛认为的出海赚钱模式改变在未来的三年之内就会发生。

从2014年看到了海外市场空白后,李涛选择从360离职创业,“等到很多人2016年都跳进来做出海时,发现很难了。创业死掉的公司太多太多了,取决于有没有未雨绸缪做好了准备。李涛认为创业团队能不能居安思危,能不能在赚钱最容易的时候想到三年之后怎么办,并提前布局和转型是关键。

而他最大的担心是,Apus大部分的员工能否意识到这点,在赚钱最容易时,进行转变自己,并坚决和公司一起转型。

以下为网易科技与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访谈主要内容:

利用全球化网络快速圈地,抢占市场先机

网易科技:近三年APUS经历了哪些的关键的节点?

李涛:第一个节点就是我们2014年7月份创办,那时,人财物几件事情都要搞定,找到钱把团队拉起来,把产品做出来,要把产品发布出去,看一看市场的反映是不是如一开始所构思或者是设想一样。这是第一个关键的节点。

第二个关键节点是在2015年1月份B轮融资时,核心其实很简单,要拿到钱在海外快速圈地。

快速圈地有两个关键策略,一是拿到钱以后就快速圈地,二是不跟任何人缠斗。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开始有一些潜在的竞争对手,比如说猎豹,和猎豹的官司只是我们在一路快速地奔袭的过程中的一个插曲,那件事情验证了我们的战略是正确的。不在任何这种缠斗中花费任何精力和时间,快速地跳过往前跑。在一个庞大的空白市场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快速地圈地,把市场给做大。

你能不能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能不能够拥有数亿甚至十亿以上的用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市场早期你的地圈得有多大。回过头来看今天的BAT,其实都是在市场早期的时候快速的圈地,而不是说忙着跟人家去打仗或者去PK。

第三个节点在2016年一季度,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就是商业化,证明自己赚钱和盈利的能力。我一直坚定地这么认为,所有不赚钱、不创造利润的企业其实创业都是耍流氓。你也可以说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我认为虽然融资可以代表市场对你某种意义上的认可,但本质上企业的价值是你为社会创造了多少价值。

第四节点就是今年,Apus要转型为大数据公司。

网易科技:以什么样的手段来在海外市场快速圈地呢?

李涛:本质上圈地就是抢用户,要评估和找到有机会做大的市场。我当时基本上有这么一个判断,在2014年底,中国互联网大概有10亿用户在上网了,所以中国市场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市场,这也是为什么APUS从建立之初我们就要到海外去,因为海外的市场还有着巨大的人口红利,而对中国互联网这个领域来说已经没有人口红利了。

我们从2015年开始快速地圈地,有几个指标,

第一,判断是否有足够大的市场空间。市场有没有那么大,全球有70亿人口,我判断大概有60亿人会上网,那么到2014年底时,有25亿人在上网,也就是说这个市场还有35亿的空白。

第二个当这个市场有存量,有庞大的人口红利后。你要有足够多的资本,所以我们比别人更早看到了整个市场的节奏以后,我们更早拿到了足够多的钱投放到这个市场上。

第三个产品正好能够是符合当下市场所需要的,就是我们经常讲的产品的timing问题。APUS System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是all–in-one的系统,即把用户在刚刚使用智能手机上网的所有的需求都给满足了,比如说launcher、浏览器、search、新闻等这些基本的功能提供给了用户。

第四,用全球化的网络。在战术上你一定要想清楚,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做?那APUS的战术就是通过全球的网络在全球来进行扩张,而不是非常重的派人去各个国家建分支。今天做互联网的国际化已经跟做传统经济的国际化完全不一样了,中国传统企业其实是不成功的,因为都太重资产,另外,在当地钱要到位、人要到位,而且你要雇佣大量当地的人,你又要从中国派去大量的管理人员,这种跨国的管理,文化、法律、政治、经济背景完全不一样,所以他的管理成本非常之高。

网易科技:如何利用全球化的网络?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方法?

李涛: Google play在全球有非常多的用户,那么你的产品就应该放在Google play上,让所有人能下载,那如果做得更好,你也可以让谷歌来做推荐, APUS的产品出来,都会受到谷歌的推荐。

比如说亚马逊AWS已经建成了全球化的IDC网络,在五年到八年前,我们在国内做互联网要到处去建机房、IDC,搞CDN等等,这方面的成本非常高。但在今天,你可以直接利用亚马逊在全球已经布好的AWS亚马逊的云服务。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产品的品牌、口碑、到达用户的路径实际上是通过Facebook、Twitter这样的全球社交网络、社交化的媒体来进行传播并且到达的。那我们的产品放在Google play这样的全球应用下载市场上,然后提供给用户下载的,并且通过Google、MSN、Yandex、Yahoo的这样的搜索引擎向全球的用户推荐。我们的云、整个服务都构架在像AWS云这样的全球化的网络和平台上,然后来提供服务。

所以,当你的企业准备做全球化、做互联网的全球化的时候,首先你就得让自己的企业成为一个云上的企业,就得让自己的企业能够在通过全球化的网络来进行传播。

转型:从工具类产品到大数据产品

网易科技:有观点认为,您和Apus团队的产品基因少些,但营销的基因多一些,那么产品上怎么把产品价值做好呢?

李涛:首先这个观点不对的,确切地说,我们在工具类的产品或平台类的产品基因多, APUS在产品一推出来的时候,产品的设计强化了平台和工具类的属性,而没有强化内容类、社交类的属性,我们就是all in one的把搜索、浏览器、应用市场、游戏中心、新闻聚合、launcher这些功能聚合在一个产品上,在一个系统里边提供给用户,你会发现用这样的一个功能直接一站式的解决用户直接介入到互联网里面所有的需求和服务。

但是比如说像今天我们已经拥有了超过10亿的用户的时候,他自然就成为了一个平台,平台从来都不是天然产生的,平台从来不是你想要就有的。实际上说白了一个产品没有足够大的用户,就根本谈不上平台,不管你是怎么设计的。

反过来一个产品只要你有足够大的用户量,你就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平台,那就多元发展或多项发展就行了。APUS在短时间内扩张到10亿用户后,我们从2017年开始就提出平台战略。我们2017年最主要的两个核心战略;大数据战略,平台战略。

网易科技:平台战略、大数据战略具体指的是什么?

李涛:平台战略的本质就是我们把APUS当成一个能够接触到用户的一个平台,上面所有的内容和所有的服务不是APUS来做,我们通过deeplink的方式,比如说把打车游戏电商,视频,新闻这些内容都接到APUS的平台上,这些内容的服务提供商通过APUS的平台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用户。反过来APUS也通过他们提供的内容能服务我们的用户,让用户的体验变得更好,这是我们在平台开放策略的一个基本思想。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APUS大数据平台也会对用户的所有消费行为进行一个分析,通过这些大数据,我们也可以精准地知道用户的需求是什么,从而能够更精准地给用户推荐更多的服务。所以我们整个team到目前为止,可能最强的基因主要还是在工具类和平台类的产品上。

网易科技:APUS现在已经积累10亿用户,那未来会基于大数据做什么?

李涛:第一个我们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平台,用deeplink的技术把所有的服务先接进来,然后用这些服务去推荐,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推荐引擎,我们会把这些服务都通过我们的引擎推荐给用户,从而来满足用户,比如说我们发现你是一个金融的用户以及你对金融的喜好是什么,风险的偏好程度是什么,我们也会给你推荐不同的金融产品。甚至我们还可以通过这些数据来对不同的用户来做相应征信的这种判断,然后能够帮很多金融平台拿到更准确的用户,从而能够把他们的产品推荐给用户。我们为不同的服务来定制不同的推荐引擎,来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

踩过所有的坑

网易科技:APUS在出海三年遇见到哪些坑?

李涛:基本上我们应该踩了所有的坑吧,比如说成本问题。在全球化进行推广,一定要花钱去推广和做传播,那么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区域怎么去投放广告、做推广,这些实际上是要花心思的。要花很高的成本才能验证出来。我们刚开始拓展海外市场是不知道怎么投放广告,全世界一刀切,用一个价钱推全世界。后来你发现印度的有印度的价格,美国有美国的价格,印度的价格便宜,美国的价格贵,这是第二个层次的认识。第三个层次的认识你会发现美国虽然价钱贵,但利润绝对值很高,印度的利润绝对值很低。到第四个层次你又发现美国虽然利润的绝对值很高,利润率很低,印度虽然利润的绝对值很低,但利润率很高。所以你会发现基本上每经历一个阶段,只有一层一层的踩下去,才能一路把坑踩过去。

网易科技:接下来会重点开拓哪个区域?

李涛:新兴市场国家会是我们的重点,新兴市场国家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占领市场、教育市场、培养市场,是未来会产生巨大回报和收获的市场。但同时我们企业还要生存,还需要有相应的商业回报,我们就必须要选择有很好的商业回报的市场,而欧美一些国家的利润率、利润值还是蛮高的,所以这个市场我们也会做。APUS在市场上平均每年新增用户的规模大概在4亿左右,所以一定会覆盖到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市场。

网易科技: APUS在海外的竞争对手是谁?

李涛:中国企业出海最大的竞争对手一定都是中国企业,但是本质上应该说这场战争基本上已经是结束了。评判的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户量和收入、利润,其实这个是很容易对比出来的。

[快问快答]环节:

网易科技:提到出海,您想到的三个关键词是什么?

李涛: APUS、30亿人口、新增5亿用户

网易科技:您最恐惧(担心)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李涛: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我们团队的思维的转变,赚钱太舒服时怎么实现转型和突破。

网易科技:终极理想是什么?

李涛:能够把APUS做成一个非常庞大的全球化互联网平台,通过我们平台改变更多人的生活状态,

网易科技:最佩服哪些企业家?

李涛:18年前对我影响最大的其实是柳传志,在360期间,我比较欣赏任正非,现在比较佩服马化腾。

网易科技:如果让您推荐一本书,您会推荐哪本?

李涛:南渡北归。

张洁 本文来源:新独角兽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矮新郎领证时发现女方穿高跟鞋 当场发飙拳脚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