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独家专访徐立:AI竞争说到底是一场脑力游戏

2017-06-23 11:04:56 来源: 新独角兽
0
分享到:
T + -

科技日新月异,商业守正出奇。今天,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自然规律仍亘古不变,而长成一家科技独角兽公司所需的时间已大大缩减。在新思维、新技术的催化作用下,人工智能、基因科学、出行、知识社区等领域纷纷长出了一个个科技与商业水乳交融的小巨人,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思维与行动。

独家专访徐立:AI竞争说到底是一场脑力游戏

第四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前夕,网易科技即日起推出十大科技新独角兽系列访谈这些最近两年迅速晋升为10亿美元估值的明星创业公司有着怎样的商业特质和时代烙印?这个系列报道将带来他们的故事。“新独角兽”系列访谈的第一期,推出视觉识别领域的商汤科技创始人兼CEO徐立。

文| 网易科技 崔玉贤 杨霞清

精彩观点:

1. 技术公司打仗的决定因素是不是资本?不完全是。人工智能在3-5年内还是人才战。

2. 2B企业的春天在于把技术做成了标准化的产品。

3. 商业的本质是长期稳定的现金流。

4. 创业公司CEO必须有满血复活的能力。

网易科技-新独角兽系列采访之商汤科技 (来源:网易科技频道)

徐立非常健谈,自小爱看金庸小说,称技术公司要先练内功。201410月,在实验室做了十余年计算机视觉研究和开发后,被资本拖拽出来创业,成立了视觉识别公司商汤科技。

从做技术到CEO,唯一相同点是必须有满血复活的能力。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之前,徐立刚刚结束一场会议。2个小时的采访,徐立从未显露出一丝疲态,反而会讲一两个段子,完全没有技术男的木纳

如同一位投资人所说,在技术领域创业,仅仅有算法和技术是不够。找没找到行业的刚需痛点、产品化能力、营销能力都是关键。公司成立近三年,徐立已经没有时间去写代码,从技术男蜕变为一个需要面面俱到的CEO。

商汤科技,成立于2014年10月,先后获得IDG资本、Star VC、鼎晖投资、万达集团、赛领资本等共四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

技术公司的资本战和人才战怎么打?

商汤的诞生有点衔着金钥匙出生,徐立是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人脸识别的权威学者汤晓鸥教授是徐立的师兄弟,IDG加持首轮投资。

通过师兄弟关系,商汤在创立开始完成了最为重要的原始人才积累。徐立和创始团队都是科学家团队,先通过学术上的联系把师兄弟吸纳进来,形成导师,给导师配备基础设施和架构,包括给予硬件资源、数据标注、硬件平台等方面的投入,通过导师的示范作用,把其他人才吸引进来,这种方法被徐立称为“人才黑洞”效应。

除此之外,商汤科技还与香港中文大学、浙江大学建立了深度合作,共建联合实验室和研发中心,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多所高校成立研究团队。

技术的周期分增长期和平稳期,人工智能技术现在属于增长期这周期人才最稀缺AI打的是人才仗,拼的核心的还是最顶尖的懂算法的人才,商汤科技前期赌人才规划赌对了徐立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说,

2015年,即使商汤只有6个月现金流的情况下,徐立仍然选择重金招人。

一般情况下只有6个月现金流,公司基本上是处于不安全的状态的。但我仍然坚持要招来大批AI人才,特别是机器视觉方面的人才。现在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前瞻性的决策。徐立感慨

人工智能的人才争夺战异常激烈。BAT对人工智能人才的争夺战已经从国内打到了国外:腾讯将人工智能实验室设在西雅图以便挖微软的人工智能人才;百度今年不仅挖来了陆奇,还启动了海外校招,斯坦福、哥伦比亚大学宣讲,招聘机器学习、数据挖掘、语音处理、图像处理人才。跳槽公司翻倍或者三倍都是常见的事。

在如此激烈的人才竞争下,抢人才和留住人才都至关重要。

徐立认为,至少在3-5年人工智能领域的都是人才战,是脑力游戏。全球也就是几十个人来做突破性工作,核心是看最顶尖的研究人员的智商PK,看谁能够作出突破。

据商汤科技公开的资料显示,商汤科技核心团队成员由两大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清华大学等世界顶尖大学的博士科学家;另一部分是来自谷歌、微软、联想、百度等产业界领军公司:其中包括5位微软研究奖获得者(Microsoft Research Fellow),两位A-star(阿里星人才计划),聚集了华人世界中一批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领域专家。700余人的公司中,拥有超过100博士。

徐立认为,商汤的人才优势是系统性,从导师制到各个共建研究室等,实习生机制,商汤建立了系统性的产学研体系。

资本重不重要?肯定重要,但是打仗的决定因素现在在不在资本市场?不完全是资本重要通过更好的激励更好的条件去留住顶尖的AI人才。徐立说。

原创技术在中国有没有出路?

是重金投算法层面研究还是重点做应用层研究,要不要做原创技术?在创立之初,商汤面临着这个选择。

投资人提醒徐立,做原创技术在中国不合算,你花100分的力气去做的事情,别人可能花1分力气就能抄走。成本和产出太不成正比了。而且,做原创技术的回报周期太长了。

这种考虑很现实,中国企业更擅长做快速复制,在基础研究和原创技术方面,很多历史性的教训,要么是做了基础型研究迟迟无法应用投入过大,要么是研究了多年终于产业化,别人抄得更快。这让很多企业不原因碰。

但徐立认为,如果中国没有人花力气去做原创技术,商汤一旦做成了,就是惟一,而且他判断,技术发展演进速度非常快,工业化很快会到来。时至今日,商汤在对外的Slogan里,把“原创”两字写进去:专注于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原创技术。

徐立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说,商谈科技在某种意义上在技术上是没有上游的,技术完全是从零开始,自己研发。

据公开资料,商汤的网络是自己设计的,这对于深度学习网络的掌控力会更强,提供Saas服务的同时,能够通过Saas把背后的数据拿到,再进行更多更细致的分析再次提升服务质量。

根据徐立的介绍,商汤科技的实验室主要包括基础架构层研究和行业应用研究。基础架构层研究包括计算机视觉立的基础问题,包括检测、跟踪、分割、定位和时序等五大模块。行业应用研究包括安防、金融、终端应用、APP应用等。

这个基础研究的效应逐渐显示出来了,在视觉识别领域,商汤不算是成立最早的公司,2010、2011年已经有同类的公司成立。徐立认为,在接触客户的优势完全在于这些基础研究带来的差异化,一是算法的差异化,二是算法的完整性。

徐立举了一个例子,小米手机的相册招标,其他公司能解决通过物体识别分类问题,但解决不了定义年龄问题。商汤的优势是可以当作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来解决问题。

工业化的红线

有原创技术,如果无法工业化,也是空中楼阁。

判断某个技术的工业化红线的时间点在哪里?这个很关键。”徐立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说,技术型创业公司,如果某个技术领域5年内看不到工业化红线,太早进入,投入全都是成本,时间点太远,可能熬不到变现就死掉了;但如果太晚进入,红海市场也没有机会。

具体到人工智能领域,这条工业的红线算法的准确率算法的准确率能否超越人的准确率。

这条红线也决定了创业公司的起始点。2011年,前微软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邓力(Li Deng)将深度学习技术应用于语音领域,并取得重大突破。此后,大量研究开始朝着深度学习方向迅猛推进,像推火车一样,技术应用不断拓展,计算准确率大幅度提升。

在人脸识别方面超越人的准确率,徐立认为这就是工业的红线。一旦超越工业红线,大量应用将会出现。对于创业公司来说,靠近工业化红线 前夕成立,是最佳时间点。

徐立认为,2014年是视觉识别领域突破工业化红线的前夕,这也是为什么在2014年10月他愿意从实验室出来,创立商汤科技的原因。

再具体到公司投入去做某个细分的技术分支,徐立认为也需要去看工业化的红线。比如视频结构化这个产品,商汤最早推出市场,因为判断,7个月后这项技术能越过工业化红线,开始规模化的应用。

徐立在接受网易科技的采访时说,商业的本质就是长期稳定的现金流”。具体来说,就是“SSD”,第一个S是Scalability ,能标准化和规模化,有足够多的量,这个是为现金流服务;第二个S是Sustainable即长期可持续性的需求,为稳定性服务; 第三,D是指Differentiation,差异化,为长期性服务。“2B企业的春天在于技术能够做成标准化的产品。

目前,商汤科技的技术应用在金融、安防、APP、终端等领域,客户有中移动、万达、海航、科大讯飞、华为、小米、中国银联、招商银行、PANDA TV等,约超过400家客户据徐立介绍,目前是每天签一个客户的速度进展。

徐立介绍,上半年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有6-7倍的增长,商汤进入了快速聚集效应增长周期

以下为网易科技与商汤科技CEO徐立访谈主要内容:

商汤科技独角兽3年炼成记

网易科技:商汤快成立三年了,会把它的成长分为哪几个阶段?

徐立:商汤发展到现在一共经历过三个阶段。第一是早期创业期201410月到2015年上半年那时研究工程商务都没有明确的划分,一人承担多职,几十个人对任何事情都快速响应,利用大家积累的学术能力和对行业的认识来做行业的突破。

第二个阶段2015年上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做两件事情:人才聚集和产品打磨。人才聚集期这一年进行了快速的扩张。

第三个阶段2016年上半年至今,开始引入职业化的经理人来做职业化的管理,包括商务HR、法务、财务市场PR,每一个核心岗位都是从大公司来的高管更多的现代化的管理手段去调整公司的架构,产研和销售渠道打通,建立起有规模的销售团队。

商汤科技正处在一个快要起飞的状态。之前的增长是接近线性增长,但是现在处于拐点接下来会有快速的聚集效应和产业效应。就要进入快速发展通道了。

网易科技:这三年来发展节奏把握怎么样?走快了还是走慢了?

徐立:我们现在相当于是船下海。大家知道造完一艘新船下海会有各种各样的漏,刚开始,大家会忙着去补这个补那个现在我们这个船的问题都补完了这艘船已经驶出一段距离了,从江里开到海里了,更大了但是不管在漏时还是在大海里,开船的这个人要坐在船长室,要看远处,同时兼顾方向性和不漏洞的问题。

人才争夺战:与BAT抢人才

网易科技:现在人工智能人才争夺非常激烈,顶尖人才非常稀缺,你们如何迅速积累人才

徐立:在商汤科技发展第二阶段,2015年,当时做了一个现在来看非常前瞻性的决策,我们判断AI打的是人才仗。

所以即使是在融资并不是特别充分的情况下,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笼络人工智能,特别是机器视觉方面的人才包括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来进行前期的投入包括搭建基础的架构,利用这些资源、场景来吸引对人工智能感兴趣的人才。

业界人说商汤其实人才黑洞,我们把一些强的人笼络进来后,这些强人能够进行辐射,把更好的人吸引过来。别人一看这些人都在商汤的平台上,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那么我们也愿意加入。

网易科技: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商汤科技是如何聚拢人才的呢?

徐立:相对其他人工智能企业强的优势我们本身是有比较深厚的学术积累。首先我们创始团队是科学家团队。我们通过学术的联系把自己的师兄弟,把自己的学生都集笼过来。

此外,我们通过学术关系,把在微软MIT斯坦福的顶级学者,成为商汤的实验室的学术研究导师,给这些导师配备很好的基础设施和架构,包括硬件资源的投入数据标注的投入以及硬件平台能力的投入以这批导师作为吸引人才的核心动力

网易科技: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打不打资本战?

徐立:首先资本重不重要?肯定重要,但是打仗的决定因素在不在资本市场?我觉得现在不完全是。

AI就是脑力游戏,真正能够形成突破的,全球可能就那么几十个人能做突破性工作。人工智能研究其实看的是最顶尖研究人员智商的PK。谁能够真正做出突破,这才是核心关键。

但反过来说,我说资本重要是必须得通过更好的激励,更好的条件去留住顶尖的AI人才。

我的判断,AI还是一个人才战,三五年之内都是。只要AI不成熟,它就是人才战。

坚持原创还是迅速变现 哪个更重要?

网易科技:商汤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刚创立去做产学研的结合,这个投入当时可以承受吗?

徐立:我们一直思考怎么样才能让一个技术公司在众多人工智能公司中脱颖而出。

商汤本身有自己的基因,创始人团队本是学者出身,同时2014,我们看到了技术能够过了工业的红线产生突破。

在这个之上,我们跟其他的AI公司的区别是什么呢,特别是跟中国的AI公司。四个很关键字叫坚持原创

在中国,社会环境或者以前的一些历史原因造成,中国擅长做的事情是快速复制模式,商业模式学习中国快,加入一些新兴的理念,会做得很快。但是需要大量投入的基础研究性,很多人不太愿意碰。

当时就连我们的投资人,他们给出这样的建议说做原创在中国没有出路。因为你花100分的力气去做一件事情的话,别人可能花1分力气就能够抄走。你的成本和产出不成正比。但是我们当时有了这样的底气说,如果在中国真的没有人花力气去做原创,那么一旦你做成,你就是唯一的就能形成壁垒。

商汤想要做的是使能者”,商汤提供核心算法,驱动下游产业链去服务客户。商汤在某种意义上技术上没有上游,技术是从零开始完全自主研发的需要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去做下游的辐射和推广。

网易科技:商汤科技目前在各个垂直行业的业务拓展情况如何?

徐立:目前商汤的客户可以说是以每天一个签约客户的水平在往前走,大概超过400家客户。究其原因是我们前期坚持做更好的标准化产品。我之前也跟投资人讲过,2B企业的春天在于更完善的技术能够做成标准化的产品。

网易科技:您认为商业的本质是什么?

徐立:商业的本质就是长期稳定的现金流,我把它定义为三个字“SSD”。第一个S是Scalability ,能标准化和规模化,有足够多的量,这个是为现金流服务;第二个S是Sustainable,即长期可持续性的需求,为稳定性服务; 第三,D是指Differentiation,差异化,为长期性服务。

创业太早太晚都是死

网易科技:技术公司的技术固然重要,但产业化更为重要,这点您怎么考虑?

徐立:一个技术公司原动力能够站在技术的最前沿,推动技术的进步。但还要解决的问题是,做到让技术越过工业界的红线。

我们在衡量视觉识别技术能否拿到工业界使用时,标准是机器的算法能超过人的准确率。一旦超越那条红线,就能带来很大的产业价值,迅速使用

网易科技:所以创业公司成立的时间点很重要,能否在技术成熟前成立。

徐立:公司太早成立,不行,如果这个技术五年之内不成熟,现在投入大量的人和钱都是cost如果七个月后就能变现,能够做到更大规模比如去年我们赌视频结构化这个产品,我们是最早推出市场的并取得客户欢迎,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布局早且时间点选得好

网易科技:时间点判断的依据是什么?有什么维度吗?

徐立:评估它和人的差别,能否超越人的准确率。分析一下,它在哪几个技术环节上还没有人好,这几个技术环节有什么解决方案,它的推进的速度是什么样的根据性能曲线,我们来评估需要多少数据、多少机器可以和人的准确率。这就能判断出时间点

人工智能不是线性发展

网易科技:您怎么看待人工智能的发展阶段?

徐立:把人工智能的近期突破定义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技不如人的阶段,人工智能只是一个工具,不会是颠覆式的。

第二个阶段是超越大众,为什么说超越大众呢?因为大众的知识是普遍、普适、可获得的。可获得性强我们可以通过数据标注,让机器学会这件事情。

第三个阶段叫超越专家阶段,超越专家带来的价值大,可以把整个产业和服务进行升级。

目前处于在第一、第二阶段之间

网易科技:您认为第三阶段什么时候到来?

徐立:我认为它是一个突变型的。对于人工智能渐变性的描述,是持反对意见的。很多人讲人工智能有几个浪潮,包括说90年代到2000年开始往上走。

但我在这个浪潮里面自己一点没有感觉到。我的本科、硕士都是做视觉的毕业的学生在视觉领域就找不到工作了,只能转行所以我对这种渐变式的描述,是反对的。我个人认为所有的技术突破都是突然之间的陡峭变化,达到产业级的突破。

[快问快答环节]

网易科技:哪本书对你影响比较大?

徐立:金庸的小说

网易科技:你最敬佩的企业家是谁?

徐立:任正非

网易科技:你最渴望的才华

徐立:我挺多才多艺的)。

网易科技:你最恐惧什么?

徐立:没有特别恐惧的

网易科技:创业最难的时候?

徐立:最早期比较难

网易科技:内心有什么理想?

徐立:想开家医院

张洁 本文来源:新独角兽 责任编辑:张洁_NT563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老挝一维修水库溃坝犹如海啸 附近民众疯狂逃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