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网易科技 > 正文

这家淘宝店曾年卖600万,却为何最终选择了转让

2017-06-19 05:34:08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600万姐“退场” 中小网店路在何方?)

今年年初,来自上海的刘念关了网店,给自己放了大半年的长假。暑假到了,她准备带着孩子四处旅游。而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她工作最忙之时。因为各大平台的年中促销活动开始了,她需要加入这场销量狂欢中。

和之前的刘念一样,在618(即6月18日)这天需全力以赴的中小卖家不计其数。只是相比于平台巨头和大电商,中小卖家越来越难从这样的狂欢中获益,生存状况堪忧。有人履步维艰,只能勉强支撑,还有人选择转身,彻底告别在电脑前等待叮咚的声音。

从最高一年营业额可达600万,到如今“灰溜溜退场”,刘念回想起自己9年的网店经历,只剩一句感慨,“开店容易生存难”。

好评

一个“差评”可能让努力毁掉

在成为一名网店主之前,38岁的刘念是一名翻译。2008年,为了有更多时间陪刚出生的孩子,她选择辞去工作。不甘成为家庭主妇的她,从一名“剁手党”的乐趣中,发现了开网店的商机。于是一台电脑,几箱女装,刘念开始了自己的网店创业之路。

那一年,根据艾瑞咨询和淘宝网联合发布的年度网购市场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网购年交易额刚破千亿大关,达1200亿元。8年后,仅2016年双十一这天,天猫的总交易额就达到了1207亿。

为了经营好自己的网店,刘念一刻不敢怠慢。每天早上8点开工,一直忙到半夜一两点,准备库存,优化宝贝详情页面,推出店铺活动,当客服、发货等,经常忙得吃不上饭。

可这样的努力,有时仅因为一个“差评”可能就会被不经意毁掉。遇上有顾客因为今天心情不好,或是快递物流等不可控的原因,而给出一个中差评,一朵小黑花时,刘念称十分介意,只能“打电话求爷爷告奶奶,要求对方撤回。”

对于店家来说,顾客就是上帝。来自湖南科技大学2013级学生殷欣欣在大二的时候,也开了一家面膜网店。有一次因为赶去上课,殷欣欣耽误了发货,结果被买家举报后,承担了一笔罚款。殷欣欣比喻称,开网店很像在夹缝里生存,要学会如何在平台和顾客间平衡。

与刘念不同,在店铺的产品、服务、物流三项动态评分低的时候,经营手串网店的李娟会选择关停,重开一家。她无奈地说,网店频繁“更换”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像她一样的小卖家,因店铺经营不善评分过低,都会选择重开,“很像打游击,但受新店铺和大商家的挤压,不这样做,根本卖不动”。

“骚扰”

销量翻倍时职业打假人上门

顾客的好评率影响产品排名和销量,商家通过沟通可能劝其修改评价,但如果遇到职业打假人则需花钱和解。前年618的时候,刘念在京东经营的食品网店销量翻倍,随之而来的是“一下子有十几个打假人来报到。”他们宣称刘念所销售的某款食品存在虚假广告之嫌,如果不希望投诉至工商或者平台,被罚款上万的话,则需要交500-1000元的封口费。

第一次与职业打假人打交道,刘念坦言“很害怕,心在发抖。”一连半个月,她在这种愤怒又无奈的妥协中度过。

为了应对职业打假人,刘念潜入了一个几百人的职业打假人Q Q群,发现他们有组织有分工。有人找商家漏洞,分享情报,有人专门研究相关法律条文和平台规则,有人负责谈判要钱,还有人帮忙打官司。

最让刘念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甚至有同行因为被职业打假人“骚扰”过,转而寻找存在同样问题的商家进行敲诈。

尽管如此,她还是被平台罚款了一万。这让她对于这个行业开始有了失望的感觉。“对于没有法律顾问团的中小店家来说,有时很难注意到法律条文或者平台规则的变化。当碰上职业打假人钻法律词语空子,并且投诉至平台,受到上万罚款时,实在令人感到心累。”

狂欢

越来越多流量集中至顶部商家

开网店9年,刘念涉足过服装、母婴、电子产品和食品等领域。隔着电脑,向来自天南地北的陌生人卖东西,刘念尝到了足不出户带来的甜头。她的电子产品网店一天能卖出十几台,一天营业额两万多,最好的一年达到了600万。其中还有一款商品曾做到了淘宝同类产品第一。

每年的年中大促618,年末的双十一、双十二是她冲刺销量,最繁忙的时候。这是一年中至关重要的一场战役。

为迎接618年中大促,各大电商平台均采取了借助新品爆品吸引流量,满减打折等方式,宣称“价格最低,货最齐,物流最快。”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在大促前,平台会重点约谈相关类目排名靠前的商家,要求这部分商家积极配合平台大促。凡是参加大促的商家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资金。对他们而言,当天的销量和大促带来的流量都至关重要。为了获取流量,商家会竞价购买广告位,平台根据商家出价从高到低进行推广。

但对于中小店家来说,能投入的推广成本并不多。48岁的烟云是一名医生,来自四川。2015年8月,他在淘宝开了家店铺,专卖云南地区高原特产。“产品本身很小众,又不推广宣传,肯定经营艰难。”6月17日,南都记者点开他的网店,发现铺面里很冷清,只有66个粉丝。考虑电商平台高昂的推广费,烟云选择自己导流,“客源现在都是从微信、微博上引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流量集中至顶部商家,中小型商家要想从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张周平告诉南都记者,电商巨头占据80%的流量,中小卖家只能依赖平台发展,“他们没流量没用户是很难独立生存的,如果电商巨头们打价格战,死掉的往往是那些中小电商。”

即便能从中分取一杯羹,刘念告诉南都记者,“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节日。”商家全部挤在这天发货,导致物流几乎瘫痪,一堆囤积的货物发不出去,“等得要命,寄出退回的又一堆。”

对于“剁手党”而言,选择在这天囤货,是因为价格优惠。然而,在商家看来,如果利润太低,卖越多则亏越多。所以不少人会选择先提价再降价促销,有的相当于比平时只便宜了5-10元。刘念说,“毕竟谁也不是傻子。”

退场

“中小卖家肯定不敌大店铺”

“年初光着膀子进村,年底开着小车出村”的故事,是几年前诸多“淘宝村”的真实写照。然而这个曾创造“一夜暴富”的电商模式,却逐渐对小卖家们失去了吸引力。

进驻门槛低,在家轻松就能把钱赚到手,曾让很多人对网店店主羡慕不已。但在刘念看来,想起在电脑前等待叮咚的声音,一个人包揽美工、客服、发货全部工作的生活,她直言,“一入淘门深似海。”

今年年初,刘念把手中的店铺全部转让出去了。她有两个淘宝C店,一个拥有4颗钻,一个有5钻。虽然不舍,但她并不后悔。原本在家开网店是为了照顾孩子,可一年中只有春节才能休息的日子,让她觉得与初衷相悖,“有的人摸爬滚打小有成就,但我认为投入和收获不成正比,所以只好灰溜溜退场。”

殷欣欣经营几个月的面膜网店也关了。因为缺乏经验,不懂经营和管理。她告诉南都记者,此前电商平台的规则还很宽松,现在规定逐渐增多,卖家如果想做生意还需符合条件,才能获得用户,“中小卖家的竞争力肯定不敌大的店铺,自然也就被市场排挤掉了”。

烟云的网店还继续开着。“收支大概只能实现平衡,我的顾客多是回头客,网售商品不像前几年风光,赚不了什么钱”。他对经营愈加困难的感受特别强烈,按他的话说,旺旺传来“叮咚”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张周平告诉南都记者,这些年消费者的观念在逐渐发生转变,越来越多消费者不只注重价格,更在乎产品的质量。“中小卖家有没有能力提供这样的产品,也是他们发展存在的困境”。

现在电商平台的竞争非常激烈,同品类商家比以前增出数倍。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电商市场是残酷的,大鱼吃小鱼。中小型商家只能喝喝汤,至于大红大紫可能不太现实。”

(应受访者要求 刘念、烟云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李玲

实习生 李一凡 詹晨枫

王凤枝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孩拒绝富二代男同学示爱 被对方从19楼扔下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