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科学探索 > 正文

从大气层边缘一跃而下:56岁的谷歌副总是如何打破跳伞纪录

2017-05-20 07:57:09 来源: 网易科学人
0
分享到:
T + -
他看起来像一个自由落体的米其林轮胎人。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王真

作者︱费宁

从大气层边缘一跃而下:谷歌副总是如何打破跳伞纪录

2013年5月8日,56岁的谷歌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从亚利桑那州柯立芝的沙漠上方18000英尺的飞机中一跃而出。现场的每一个人会看到一幅奇怪的装扮:尤斯蒂斯穿着一件笨重的衣服——就像是美国航空航天局宇航员穿的那种太空服。他看起来像一个自由落体的米其林轮胎人。

透过氧气面罩,尤斯塔斯可以看到整个大地在眼下延展开。但他并没有心情欣赏这种壮丽美景。他还没有完全掌握如何控制太空服,这与典型的跳伞服完全不同。其重达265磅,充满了压缩空气。诸如尤斯塔斯等有经验的跳伞运动员知道如何调整身体,摆脱自旋。这在高空跳伞中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不及时调整,就会导致眩晕,甚至于死亡。但是,当他开始旋转起来的时候,起初很慢,后来越来越快,而所有的挣扎似乎使得事情变得越来越糟。尤斯塔斯觉得自己正在一个混凝土箱内弹来弹去。

从大气层边缘一跃而下:谷歌副总是如何打破跳伞纪录

在10,000英尺的高度,尤斯塔斯拉开伞绳以打开降落伞。但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他尝试使用备用伞。那一个也没有起作用。恐慌之外,尤斯塔斯有所安慰:三名安全员与他一起跳出机舱观察其状态。在几秒钟之内,一名安全员伸手帮助尤斯塔斯打开了主伞。

尤斯塔斯现在都要做的是对太空服减压,这样就会使其瘪下来,让自己能够调整身体转向着陆区。他在太空服一侧拨动了转盘,但依旧是什么都没发生。太空服依旧充满压力,导致尤斯塔斯无法伸出手臂抓住控制降落伞的风绳。他开始随风飘荡,很快安全员就从其视野中消失了。他在无线电通信里呼叫,但没有人回应。更糟糕的是,当尤斯塔斯接近地面时,他看到自己直奔一个巨大的仙人掌而去。他根本无法操纵他的降落伞,只是尽可能地往右边靠,设法避开了仙人掌,直接摔在了沙滩上。

他抬起头努力四处张望。太空服依旧充满压力,这意味着他行为笨拙,无法自由呼吸。他再次尝试无线电呼叫,依旧是一片静默。所幸尤斯塔斯知道安全员会提醒救援人员他偏离了着陆区。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偏离了多远。他计算出自己太空服中的氧气还足以支撑两个小时。如果他保持安静,没有恐慌,在救援队找到自己之前应该有足够的生存时间。他的另一个选择是再次尝试对太空服进行减压。但是如果这样做依旧不起作用,他就会浪费大量的氧气。他决定等到只剩下15分钟氧气时再做行动。到那时,他会绝望地尝试任何事情。

夕阳西下,尤斯塔斯靠着仙人掌,盯着氧气罐上的刻度值。

从大气层边缘一跃而下:谷歌副总是如何打破跳伞纪录

十二分钟过去了,那感觉像是永恒,他听到直升机的接近声音。哦,好的,尤斯塔斯想,放松。我死不了。

这对于尤斯塔斯来说是幸运的,但这只是一次练习。尤斯塔斯最终要做的是更危险的事情:从七倍半于18000英尺的高度跃出,这将是有史以来人类所尝试的高空跳伞极限——从大气层的边缘一跃而出。

整件事情是在悄然无声中开始的。2008年底的一天,尤斯塔斯正坐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谷歌总部的办公室里,他的老板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顺便造访。布林知道尤斯塔斯过去曾有过跳伞经历,问尤斯塔斯是否认为有人能够从他的私人飞机湾流上跳伞。

布林已经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但是几乎所有人,其中包括湾流飞行员,军队跳伞者,甚至是喷气式飞机的公司高管都觉得不可能。湾流的飞行速度远大于那些典型的跳伞用飞机。专家担心由于飞机的速度太快,跳伞者在离开飞机时有可能被吸入发动机,或者撞到飞机尾翼,甚至于被飞机的尾喷口焚毁。

尤斯塔斯不是飞行员,也不是专业的敢死队。早先他只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工程师,在帕洛阿尔托(Palo Alto)从事了15年的计算机处理单元设计。2002年初的一个早上,拉里?佩奇(Larry Page)劝他加入了自己的成长型公司。26年来,尤斯塔斯再没有跳伞,但是布林的这个想法让他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不太相信怀疑者是正确的。作为一名工程师,他倾向于从第一原则来处理问题。如果不可能,为什么?尾喷口的排气轨迹是什么?美国联邦航空局能否批准在飞行期间打开私人飞机的舱门,这是否需要规避用户手册?

接下来的几个月,尤斯塔斯花了大量时间关注类似尝试,试图解答这些问题。最终他组织一名跳伞运动员从另一架高速飞机塞斯纳大篷车(Cessna Caravan)进行了试验。幸运的是,跳伞者安全降落,没有发生事故。更重要的是,他拍摄了自己跳伞的全过程。当尤斯塔斯给布林看了全程录像之后,,布林似乎很惊讶尤斯塔斯已经在跟进这件事。但是此时,尤斯塔斯已经着迷,他开始考虑自己试跳。他所需要做的就是重新适应装备,并进行几次测试。

2010年8月,尤斯塔斯清理几天假到洛杉矶郊区,在那里他在名为路易西·卡尼(Luigi Cani)的专业特技跳伞运动员陪伴下进行了六次练习。两人很投缘,卡尼温和友善,似乎对任何事都很感兴趣。他喜欢关于从湾流跳伞的想法。

当卡尼来电时,已经是尤斯塔斯回到山景城的几个月以后了。他问尤斯塔斯是否听说过一个名叫费利克斯·鲍姆加特纳(Felix Baumgartner)的人,他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他计划从平流层上方超过10万英尺的高空中完成跳跃,打破现有的高空跳伞纪录。 Cani已经找到了一个愿意资助其进行高空跳伞竞争的赞助商,他想知道尤斯塔斯能否就他需要的跳伞设备提供一些建议。

尤斯塔斯很兴奋。但他肯定鲍姆加特纳已经遥遥领先,因为他背后的金主是大名鼎鼎的功能饮料公司红牛。红牛为帮助鲍姆加特纳打破记录,聘请了专业化的技术团队,其中包括来自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空军以及航空航天业的多位专家。但就尤斯塔斯个人而言,他喜欢卡尼,更希望卡尼能够获得成功。他也同意以任何方式帮助卡尼。但是在卡尼尚未实施自己的计划之前,赞助商已经撤资了。

尤斯塔斯接受了这个消息。他原本有一个安静,舒适的生活,也不是在宣传自己或是肾上腺素激增的冲动。但这似乎是一生中的工程挑战。忘记湾流吧。尤斯塔斯完全可以用自己的钱,来尝试从平流层一跃而下。他想了几个月,希望得到卡尼的精神支持。 卡尼笑了起来,似乎很愉悦。去吧,他说。

从大气层边缘一跃而下:谷歌副总是如何打破跳伞纪录

整个地球大气分为五层。越高,空气就越稀薄,而外太空则是真空。对流层最接近地表的大气,也是各种天气现象发生的地方。海拔33000至16万英尺是平流层,其标志着所谓“临近空间”的开始,这也是我们惯常生活的地球与神秘外太空的分界。

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启的太空竞赛之前,对高空大气的科学研究大部分集中在平流层。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科学家们往往用高空气球来收集气象数据,记录上层大气中的各种变化。1960年,美国空军队长约瑟夫·凯廷格(Joseph Kittinger)乘坐氦气球上升102800英尺,然后降落会地面。 凯廷格的大胆尝试是Project Excelsior计划的一部分,该军队计划旨在研究高空救援的影响。早在76,400英尺的一次尝试中,他几乎丧生:他的设备发生了故障,导致其失去知觉。幸运的是凯廷格被自动紧急降落伞救下一命。他从74700英尺高空的第二次跳伞就好很多。而102800英尺是凯廷格的第三次尝试,这个高空跳伞纪录保持了50年之久。

随着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将宇航员送入地球轨道,人类的野心开始转向月球。空间计划的扩张恰逢一系列灾难性的气球事故,因而关于平流层的大部分勘探计划也被迫终止。

也就是说,直到2010年,也就是当鲍姆加特纳宣布他将打破凯廷格的纪录之前,后者高空跳伞纪录保持者的地位一直无人撼动。鲍姆加特纳的计划得到凯廷格本人的支持,也获得了来自红牛的巨大赞助。多年来,曾经有很多人联系过凯廷格,希望能够帮助自己打破纪录。但是鲍姆加特纳是红牛队的专业人士,率先提供了一个健全的高空跳伞科学支持系统。而鲍姆加特纳高度勤奋的个人生活也吸引了很多媒体的注意。

从各个方面而言,尤斯塔斯都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竞争对手。虽然他的父亲是Martin Marietta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前身)的一名航空工程师,虽然尤斯塔斯在成长过程中很喜欢飞机,但是当他18岁第一次跳伞时,是被他最好的朋友拖下去的。对于那次跳伞而言,他的矛盾心情胜过带来的愉悦快感。跳伞用的装备也很低端:工作服,厚靴子,军用降落伞。尤斯塔斯在着陆时狼狈不堪。尤斯塔斯关于跳伞的经验是模糊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得对,他当时也没有打算再跳。

然而当时教练给了他积极评价。教练认为他朋友的跳伞很可怕,但尤斯塔斯的动作“完美”。所以当一周之后他的朋友想再去时,尤斯塔斯也来了。他更喜欢第二次跳伞:自己不再那么紧张,能够记得做了什么。自此他开始对跳伞着了迷,在跳了十次之后,添置了更多好装备。然后,他掌握了站立着陆,而不是摸爬滚打。他学会了急速下降,俯冲,翻筋斗,减速和加速,直到他的跳伞技术像鸟儿飞翔一样。

在佛罗里达州中部大学就读期间,尤斯塔斯主修计算机科学并获得了博士学位。那段时间是其跳伞生涯的高潮期。但随着职业生涯的起飞,尤斯塔斯在跳伞运动中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少。最终他卖了自己的全套跳伞装备。

对于将跳伞运动搁置多年的尤斯塔斯而言,从平流层跳伞似乎过于激进。但是,他想的越多,想象别人做这样的事就越难。他的日常工作,纵览所有谷歌工程师,其工作都是建立在通过技术来解决问题,推动前进的基础之上。打破记录诚然是一项个人挑战,但更重要的是,这将是推动人类体验极限的机会。首先,他需要一套特制服装。

从极端高空跳伞可能出现的问题几乎不胜枚举。平流层非常寒冷,温度甚至可以降到零度以下100度。其大气也比海平面薄约1000倍,这意味着如果服装没有加压,人的体液就会沸腾起来。

环境如此恶劣,高空跳伞者必须自力更生。为了打破高空跳伞纪录,当时的凯廷格穿着一套分压服:这套紧身衣配备有薄薄一层充气管网络,能够为身体加压,从而弥补大气压力的降低。此外还有四层衣服为身体保温。在下降的一个半小时中,凯廷格骑坐在一个开放式的吊舱之上,其有一个氧气罐,全套通讯系统,高度计以及电加热手套的电源——配置了所有人类在极限高度环境下赖以生存的装备。

但吊舱自身也存在风险。 1962年,一位名叫彼得·多尔戈夫(PyotrDolgov)的苏联空军上校从距地94,000英尺的高空跳下。由于头撞到了吊舱一侧,导致头盔遮光罩脱落造成了其增压服失压,结果他在落地之前就已经丧生。几年之后,新泽西州的一名业余跳伞运动员尼克·皮亚丹尼达(Nick Piantanida)在123,500英尺准备一跃而下时,无法将吊舱的氧气设备转接到他的特制服装,而不得不中止这次尝试。

吊舱本身也很重。鲍姆加特纳的团队使用的吊舱重达3000磅。尤斯塔斯认为,吊舱不仅会让这种极限跳伞更安全,而且还可以让他从更高的高度起跳。

但没有人曾打算从平流层上方跳伞。如果尤斯塔斯乘坐氦气球升到距地26英里的高空,那么他需要一套抵御恶劣环境的生存装备:氧气,仪器以及温度控制服装。总之,他需要一件太空服。问题是大约40年来没有人设计或用过新的太空服。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一直在使用基本上相同的阿波罗太空服,尤斯塔斯也无法借用。他真正需要的是在缓慢上升到平流层并快速下降的速度变化中,能够保证其生命安全的特制服装,更重要的是,其能够适应巨型降落伞的承重。

尤斯塔斯开始利用夜晚和周末的休息时间思索任务设计。他每周在谷歌工作八十个小时,所幸多年来节省了很多休假时间。而他的老板布林和佩奇也支持尤斯塔斯的尝试。在公司内部,员工的主流思想是,“蔑视不可能”。

尤斯塔斯的妻子凯西·关(Kathy Kwan)对此并没有那么热心。这对夫妇有两个女儿,一个11岁,而另外一个16岁。关了解这项运动的历史。尤斯塔斯完全专注于解决技术问题,而死亡的巨大风险并没有真正引起他的注意。尤斯塔斯认为可以通过充分的准备来减轻风险。最终这对夫妇做出了妥协:关支持尤斯塔斯的计划,同时尤斯塔斯回避在家中提起跳伞,特别是在餐桌上回避这个话题。事后关礼貌地回绝了采访,说她宁愿不要记得那些特别的回忆。

2011年10月,航空业界专家、亚利桑那州普拉根太空开发公司(Paragon Space Development)联合创始人,泰伯·麦克卡勒姆(Taber MacCallum)和他的妻子简·波因特(Jane Poynter)与尤斯塔斯建立了联系。麦克卡勒姆和波因特都曾参与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著名的封闭生态系统项目Biosphere 2,二人是八名团队成员中的两位,在一个人造密闭世界内生活了两年时间。他们共同创办了普拉根太空开发公司,为诸如深海和外太空等极端环境开发生物和化学生命维持系统。

这对夫妇对于充斥各种疯狂想法的电话已经司空见惯:你可以让我飞入太空吗?有可能把我带到火箭上吗?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出要完成从平流层的开放式跳伞。麦克卡勒姆很高兴与尤斯塔斯通话,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一个星期之后,尤斯塔斯飞往位于亚利桑那州图森的普拉根公司总部,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讲述他的想法。

很快,麦克卡勒姆和波因特就同意全面负责尤斯塔斯的工程团队。他们召集了公司中顶尖的工程师,机械师以及其他飞行运营商来参与设计,并委托为美国航空航天局制造太空服的ILC Dover公司开发特制服装。

尤斯塔斯开始定期前往图森进行测试。该团队将特制服装放在风洞和真空室中,以确定其自由落体的情况。他们用尼龙带挂住尤斯塔斯,让他旋转,从而在空中练习如何使用他的装备。接下来团队进行了一系列测试,以确保服装可以应对零度以下的低温。有一次,尤斯塔被悬挂在密封的液氮冷却室中长达5个小时,衣服中的细小管道应该将热水循环在他的四肢和胸部,以保持体温。但是服装中的管道无法覆盖到手部,虽然尤斯塔斯戴了一双电加热功能登山手套,但依旧无济于事。最终团队不得不在登山手套外面再加上一付烤箱手套。

2012年10月,也就是尤斯塔斯与普拉根开展合作一年后,费利克斯·鲍姆加特(Felix Baumgartner)从127,852英尺高度安全降落到地面,成功地打破了凯廷格1960年创造的高空跳伞纪录。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蜂拥而至,关于现场的网络直播浏览次数飙升至八百多万次。鲍姆加特的成功并没有打消尤斯塔斯的念头,这次跳跃恰恰给了他一个测试案例。离开吊舱后不久,鲍姆加特纳进入危险的自旋。他及时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但是尤斯塔斯不同,受限于笨重的装备,他在下落过程中并不灵活。尤斯塔斯需要弄清楚如何避免类似的问题。

尤斯塔斯和他的团队开始在亚利桑那州的沙漠中用假人做降落试验。被称为IDA(“Iron Dummy Assemble”)的测试假人是由工业管道中使用的高压管道焊接而成。团队为假人配备了一个预设高度打开的降落伞,将其从不同高度的飞机上坠落。下落过程中假人疯狂旋转。有一次,它的手臂和双腿都散开了。

整个团队试图解决通过阻力伞来解决这个问题,增加了一个大约六英尺的圆锥形降落伞以提高稳定性。2013年5月,尤斯塔斯在柯立芝首次亲测了设备。虽然降落过程中问题层出不穷,但最大的问题仍然是自旋。尤斯塔斯在离开飞机后几乎立即开始旋转,即使是增加了阻力伞也无济于事。这套特制的服装太过笨拙,无法让尤斯塔斯在下降过程中调整自己。

柯立芝测试之后,团队决定提高阻力伞的固定点,将其从特质服装基座转移到后颈处。这将使尤斯塔斯在下降中保持一个微小的角度,因而不会旋转。为了防止胳膊被缠在伞绳上,工程师们增添了一个吊杆,当阻力伞打开时它会伸展开来,从而将阻力伞与衣服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他们把这套系统称之为SAEBER。

当团队在12万英尺的高空测试假人时,它的旋转速度从每分钟400转 降低到每分钟22转,这是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自旋速度。尤斯塔斯为起跳做了更多的练习,学会展开手臂,在空中调整自己的状态。他们终于准备好了。

2014年10月24日是一个星期五,新墨西哥州罗斯韦尔机场旁荒地上的一个帐篷里,尤斯塔斯早早地在黎明前醒来。这款荒地非常开阔,仙人掌也相对较少。天气堪称完美。

尤斯塔斯花了两个小时坐在塑料躺椅上,为预防减压病呼吸着纯氧。他喝了水和佳得乐。偶尔会起身做一些伸展运动,把更多的氮从身体组织中排出来。因为全程很长,然后他带了一条尿布,在四名队员的帮助下穿上特制衣服。他们把两块GoPro运动相机放置在尤斯塔斯的胸前,然后用小车将他推到了发射台上。

关选择留在家里。那天女儿们都去上学了。尤斯塔斯和关已经决定让他们正常上课,但可以带上手机,以便得知父亲的最新消息。 “纽约时报”的普拉根团队成员和《纽约时报》的将是仅有的见证者。

团队将尤斯塔斯绑在一个直径为525英尺的氦气球上,充气后大致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随后便放飞了它。就这样,尤斯塔斯就在上升的路上了。当气球升到机场上方时,尤斯塔斯感到非常轻松,几乎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他担心一会儿他可能就睡着了,错过了跳跃的时间点。

随着尤斯塔斯越升越高,他开始辨认地标:新墨西哥州的白沙国家纪念地,洛基山脉。那些麦田怪圈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成了微小斑点。整个国家都在退去。在7万英尺的高空,整个天空变暗了。精美的云层在尤斯塔斯脚下形成,他觉得自己漂浮在蕾丝上面。在8万英尺的高度,地球的曲率变得清晰可见。他转过头来寻找月亮。

当然,在上升过程中,他也将飞行路线与预定路线进行比较,注意着时间和平均气流,预计气流会将他往东部带。他在心里一遍遍演练着紧急程序。有一个瞬间,尤斯塔斯上升速度不够快,地面控制组用无线电通知他正在释放两个重达30磅的气球压载物。每个压载物都自备降落伞,当它们落向地球时,他饶有兴趣地看着。

两小时七分钟后,尤斯塔斯抵达了135,890英尺的高度。这是氦气球的升限,所以尤斯塔斯不会再越升越高。地面控制组现在可以通过遥控来使尤斯塔斯与气球分离。倒计时开始了。在“零”的读数时,尤斯塔斯感到气球啪嗒啪嗒作响。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在空中徘徊。然后他做了一个后空翻,然后又做了一个。

然后SAEBER系统启动了,弹出阻力伞,并将尤斯塔斯调整为向下,面向地球。埃斯塔斯开始自由下坠,平流层很安静,但他很快就能听到头盔内的空气涌动。他每小时速度超过822英里,突破了音障。4分27秒的自由落体后,在距离地面约8300英尺处,尤斯塔斯打开了主伞。九分半钟后,尤斯塔斯的脸上露出微笑。他的队伍冲过来,几乎不能自已。新的高空跳伞纪录诞生了,属于尤斯塔斯。

《纽约时报》直到当天晚些时候才发出报道,而尤斯塔斯的欢庆要比鲍姆加特纳温和许多。在他脱下衣服后,就帮助清理着陆点,检查GoPro视频,并将降落伞打包起来。那天晚上,整个团队去了罗斯韦尔的一家墨西哥餐馆。尤斯塔斯在喝第三杯酒时收到了他妹妹的短信。尤斯塔斯的妹妹在佛罗里达州的一家酒吧里碰巧遇上了约瑟夫·凯廷格(Joseph Kittinger),她认出了凯廷格,并主动上前问道:“嗨,你知道我哥哥打破了你的纪录吗?”凯廷格第二天打电话祝贺尤斯塔斯,并邀请他一同喝啤酒。鲍姆加特纳也发表了一个声明,同样祝贺尤斯塔斯。

下个星期一,尤斯塔斯回到了谷歌的办公室。

去年十二月,尤斯塔斯的特制服装在弗吉尼亚州尚蒂伊的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出。在那次高空跳伞后的两年半时间里,尤斯塔斯已经就他穿过的服装与美国太空总署,喷气推进实验室,SpaceX等组织交流了无数次。但是大多数公众仍然不知道尤斯塔斯打破了鲍姆加特纳的记录。他说:“如果有人介绍说”嗨,这是拥有最高高度跳跃记录的人“,他告诉我,”人们通常会转向我问“哦,你是菲利克斯?

他在那次跳伞的几个月后退休,腾出时间专注于自己的一些项目。其中包括为麦克卡勒姆和波因特协助成立的太空旅游公司World View提供咨询。SpaceX和维珍银河在内的风险投资公司一直在致力于将大众送入外层空间。而World View正在开发一艘八人飞船,使用氦气气球进入平流层,然后借助一个向尤斯塔斯所用的可控降落伞飘回地面。这种旅行将比进入太空更便宜,仅需要75,000美元,而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的船票是25万美元。虽然停留时间短,但至少会让更多的人有更多的机会重新认识世界。

走进World View位于图森的工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旅行者号太空船胶囊的全尺寸模型。它有四个大窗户和一个气泡状透明屋顶,所以船上的每个成员都可以有360度的开放视野。太空舱内设有一间小型浴室,一个酒吧,配置有无线网络连接。这将是一个五小时的旅程:一个半小时上升至平流层,然后用几个小时下降大约十万英尺。最终,World View希望在平流层以品酒和摄影为主题的聚会。该公司的目标是在2018年底进行首飞。

尤斯塔斯并不打算参与,他觉得这没有什么挑战性。他曾经希望再次冒险,但是意识到高空跳伞对家人造成的压力太大,所以他寻找一切其他机会将自己送入高空。

在尤斯塔斯开始担任工程师的几年后,他曾经买了一架亮黄色的洛克伍德AirCam,这是一架小型双座敞篷飞机。在一个晴朗的十二月午后,他带领我去圣卡洛斯机场的一个私人机库看飞机。我们从尤斯塔斯家开着他的新车特斯拉前往机场,最近他在关的敦促下换掉了2002年的本田雅阁。

我早早告诉他自己有些恐高。 “当我们飞上天的时候,请不要在我的耳朵边大声尖叫,”当我们进入机库时,他开玩笑说。 “这真的会让我们崩溃。”

我们迫不及待地准备好:都是宽松的裤子和夹克,还有沉重的头盔。尤斯塔斯帮我坐在后座,然后跳进驾驶舱前座。经过数次与地面飞行控制进行无线电沟通后,我们滑出跑道起飞了。起初感觉飞机又慢又低,自己几乎就像飘在一个气球上。但随着我们越来越高,飞越了办公大楼的顶端,风在耳边呼呼作响。虽然我戴着手套,但手依旧开始变得麻木。我想把手放进我的口袋里,但无法松开。因为我用尽了全力去抓住飞机。我们越飞越高,跨过旧金山湾。海洋在我们脚下闪闪发光,水门大桥正越过远方的地平线。

大约20分钟后,我听到了尤斯塔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想要控制飞机吗?”在我面前有一个控制杆,尤斯塔斯在我们起飞之前就向我展示了如何使用——轻微向后拉就会升高,而向一边转飞机就会相应转向。我的一只手仍然仅仅抓住飞机的一侧,用另一只手把操纵杆稍微向右倾斜。飞机开始向右转向。 “哦!”我真的很惊讶地说,片刻间似乎忘了恐惧。 “我在飞!”

尤斯塔斯只是笑了起来。 “飞得更高!”他说。

王真 本文来源:网易科学人 责任编辑:王真_NT5228
本文系网易科学人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科学人,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要跳"听成"现在跳" 17岁女孩玩蹦极身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