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菌 | 宫斗大戏全解读!谷歌和优步相爱相杀的这些年

2017-03-15 08:09:37 来源: 智能菌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编者按:网易智能频道推出话题栏目《智能菌》,专注人工智能引发的社会热点,每周三、五推出。本文为第19期,解读谷歌和Uber相爱相杀的那些年那些事儿,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公众号Smartman163)。

出品 | 网易智能

策划 | 定西

编译 | 晗冰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市场还远未成熟,但巨头之间已经为了技术争夺而短兵相接。

在诸多无人驾驶汽车的竞争者之中,谷歌和Uber似乎是第一对双双对簿公堂的竞争者。日前,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研发项目,现为Alphabet子公司的Waymo向法庭指控旧金山共享汽车服务公司Uber窃取其设计和专利信息。

undefined

据Waymoz指控,Uber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初创企业Otto窃取了Waymo的知识产权。

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前任主管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于2016年1月份离职并创办了Otto,并于2016年8月份被Uber以6.8亿美元价格收购。Waymo表示,“Otto和Uber窃取了Waymo的知识产权,从而规避了自己开发技术所带来的资金和时间风险。”Waymo还要求Uber归还1.4万份文档,该公司声称这些文档中包含知识产权及商业秘密。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学院车辆创新计划项目主任约翰·保罗·麦克杜菲(John Paul MacDuffie),“这不是一件小事。”麦克杜菲表示,谷歌和Uber之间的专利诉讼有些类似于三星和苹果在智能手机领域的专利诉讼,同样受制于指控范围和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影响。当时在三星和苹果的iPhone设计专利诉讼中,苹果赢得了三十多亿美元的损害赔偿。

米切尔哈姆莱法学院知识产权研究所所长沙龙·桑德(Sharon Sandeen)指出,“这种诉讼可能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达成和解协议,从而实现相关技术的交叉许可,这样以来双方都可以从信息共享中受益。而另一个则是在自动驾驶领域展开一场全面战争,看最后的赢家是谁。“

谷歌对Uber指控的主要内容是自动驾驶汽车的核心,即激光雷达技术。这种技术并不是谷歌所独有,很多公司都在基本原理的技术上进行了二次开发,并申请了各自的专利。要知道,这种技术基于激光扫描和映射,能够创建实时的3D图像,也就是能够让自动驾驶汽车“看到“周围环境,通过检测环境中的行人、骑行者、其他车辆以及障碍物等各种交通要素,从而保证行驶安全。相比于其他汽车感应识别技术来说,激光雷达可实时获取关于目标距离、角度、反射强度以及速度等多种信息,探测精度更高、范围更广。而且其工作的环境限制也很小,在白天黑夜都能够正常使用,因此也是汽车实现自动驾驶的关键。而谷歌在激光雷达技术二次开发方面进展迅速,其已经有大大降低了相应成本,消除了技术商用化的关键障碍。

麦克杜菲也坦言,“激光雷达技术开支巨大,非常昂贵,现在就是看谁能够让这种技术更加精确且更加便宜。“据悉,此前福特和百度已经联合向名为Velodyne的公司投资1.5亿美元研发激光雷达系统,而以色列Mobileye公司也在进行相关技术研发。

深扒案情 堪称悬疑惊悚电影

undefined

Waymo在诉讼中的描述堪称一部侦探小说。据悉,谷歌对于Uber的专利侵权调查始于一封电子邮件。一位Waymo员工在偶然情况下收到一份电子邮件,该电子邮件来自于一个激光雷达系统组件供应商,而该供应商与Uber的合作非常密切。而这封电子邮件中的内容是Uber旗下公司Otto的激光雷达电路板图纸,谷歌认为图纸内容与Waymo的设计非常相似。

undefined

Waymo还表示,早在莱万多斯基从谷歌离职的六个星期之前,就已经私自下载了14000多份保密文件,其中包含了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诸多商业机密和专利设计。据称在莱万多斯基下载完之后,还试图刻意抹去所有痕迹。2015年11月莱万多斯基成立一家名为280 Systems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这也是OttoMotto的前身。而在2016年2月,莱万多斯基又创办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 Trucking,但谷歌并未在意其在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性。到2016年5月,莱万多斯基整合成立了Otto自动驾驶汽车公司,7月份其又从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部门挖来了两名高级管理人员。当时,竟然还从谷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遣散费用。同年8月,Otto被Uber收入囊中。

这次在法庭上,Waymo指控Uber和Otto违反泄露商业机密和专利侵权等相关法律规定,并要求永久禁止这两家公司使用相关技术。麦克杜菲认为,“禁令将会给Uber造成更大的麻烦,这会阻碍其继续完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此外,禁令还会影响到Uber作为”自动驾驶技术主要创新者“的公众看法。

挤垮对手 都想成为行业老大

undefined

从本质上讲,在这场诉讼中争夺安全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的先发优势是谷歌和Uber打响专利大战的推动力。麦克杜菲援引BI杂志于2016年8月对Uber创始人以及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指出,Uber之所以要收购Otto,是因为已经意识到谷歌有主导自动驾驶汽车市场的可能性,而Uber已经看到了这种“事实上的威胁“。

当时卡拉尼克曾在采访中指出,“如果我们没有第一个进入相关行业,然后藉此打造一个比现有Uber更廉价、更高质量的共乘服务网络,那么Uber很快就将退出历史舞台。“而Waymo也在其诉讼中引用这次采访作为对Uber以及Otto的指控依据。麦克杜菲坦言,Uber认为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在自己的共乘商业模式中采用自动驾驶汽车技术。

要知道,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谷歌是当之无愧的先驱者。其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自动驾驶汽车研发项目,并于2010年向公众公开,当时称“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创立了谷歌,他们就是希望通过技术来解决真正的社会问题。“到2014年,公司开发出自动驾驶技术原型车——一个没有油门踏板、没有方向盘的双门小车。一年以后,谷歌开始在公共道路上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2016年,谷歌把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剥离成立子公司Waymo。到目前为止,Waymo在自动驾驶技术的测试里程已经超过了250万英里。麦克杜菲认为,Waymo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进行的测试,”比该领域的任何公司都要更多“。

而在谷歌自动驾驶技术早期的软件开发中,莱万多斯基扮演着一个关键角色。但导致其从谷歌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谷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商业化的速度。麦克杜菲指出,据称当Uber收购Otto时,莱万多斯基在谈及谷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研发时大发感慨,认为“谷歌在相关技术商业化方面进展缓慢”,这让他感到非常沮丧。

撕破脸皮 诉诸法律意欲何为

undefined

麦克杜菲指出,目前在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方面还缺乏有效监管。虽然美国各州已经针对自动驾驶汽车技术上路测试制定了各种规则,但联邦政府依旧采取了观望态度,虽然发布了不少广泛性的指导方针,但在规则制定方面以及举步维艰。

去年9月份,在监管模糊的情况下,Uber大胆迈出了商用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第一步,开始在匹兹堡市上路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共乘服务。当年12月,在没有法律批准的情况下,Uber的自动驾驶共乘汽车服务在旧金山地区上线,随后被当地官员紧急叫停。Uber并没有考虑自动驾驶汽车共乘服务的合法性,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因为它在向公众证实这项技术的商业可行性,同时自己也可以处理此事带来的后续结果。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Waymo提起的本次诉讼也是“莫须有”,仅仅是“为了某种邪恶意图”。譬如Waymo称莱万多斯基在离开谷歌创建初创企业280 Systems之前就与Uber高管频繁会面,而其创办的Otto Trucking以及OttoMotto公司都秘密运行了很长时间。谷歌称,为Uber工作早就是莱万多斯基的计划,而其他行为都是一种掩饰。

桑德认为,“在很多涉及商业机密的案件中,当被指控有恶意行为时,也应当提供证据表示异议。”在该案中被告律师有义务指出,所使用的全部或大部分技术都是在加入谷歌之前自行研发的。

事实上,莱万多斯基在加入谷歌之前一直从事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研究。早在2004年,莱万多斯基完成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程学和运筹学硕士学位之后,就开始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后来创立一家名为510 Systems的初创公司,并于2011年被谷歌收购,藉此莱万多斯基也加入了谷歌。桑德认为,“至少有很多相关信息都是在加入谷歌前完成的。而离开谷歌创办Otto,也仅仅是他的个人行为。”

在法律人士看来,很多商业机密相关案件都涉及到前员工在离职后为入职竞争对手或是创办新企业。根据美国商业秘密相关法律规定,员工在离职后的规定时期不得以其在原公司掌握相关技能和知识进行竞争性牟利。而关于谷歌和Uber的诉讼之争关键在于不仅仅是  是否从谷歌带走了相关信息,而且也在于该信息的性质。

桑德认为,带走的信息可能与其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或者说加入谷歌之前所做的研究工作相关。桑德认为,“这将是关乎诉讼结果的重要调查。”当然我们并不清楚莱万多斯基在离职时是否与谷歌达成了竞争协议,或者说相应协议何时到期。而根据美国的行业秘密相关法规,对于相同技术的独立开发完全允许。

在谈及诉讼进展时,麦克杜菲也表示,要想翻案困难重重,因为关键的电子邮件不利于被告,“这个证据有利于谷歌。”

而桑德则好奇为何谷歌会在莱万多斯基离职后这么久才突然向Uber发难。“通常来说,及时才是最好的做法,这样才有机会取证。”桑德如是指出。但诉讼表明谷歌在发现端倪之后几个月才诉诸行动。

相关法律专家指出,公司保守商业秘密的做法是在入职时对新员工进行入职审查,防止带入任何相关信息,影响到其在岗位上的研发。同时在员工离职时也进行审查,确保没有公司数据被带走。桑德推测,谷歌或许也履行了这一程序,但有可能相关信息并没有达到告警级别。

蜜月期不再Uber深陷多事之秋

undefined

事实上,谷歌和Uber此前有过相当长的蜜月期。2013年8月,谷歌风投部门Google Ventures向Uber投资2.58亿美元,2014年6月在Uber的新一轮融资中,谷歌再次跟投,谷歌首席财务官兼公司发展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还代表谷歌入职Uber董事会。谷歌地图还专门为Uber提供特别的打折优惠。

然而,但随着时间推移,谷歌和Uber的关系趋于紧张。去年8月份,先是德拉蒙德宣布从Uber的董事会辞职,从那时两家公司就开始貌合神离了,开始在业务上暴露出更多冲突。2016年9月,谷歌宣布在旧金山地区全面上线共乘服务Waze。要知道旧金山是Uber的大本营,谷歌此举无疑是向Uber发起了正面挑战。

而Waymo此次对Uber提起的诉讼使得后者目前的境遇更为糟糕,这也使得Uber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更差。麦克杜菲称,“对Uber窃取商业秘密的指控不论是否真实,都会加深公众对其的负面印象——不顾一切、富有侵略性,蔑视规则。”

两周前,Uber深陷于前员工指控公司对其遭受的办公室性骚扰无动于衷的公众舆论漩涡。而该公司商业模式也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因为其一直在烧钱却没有盈利。去年12月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旧金山地区无证上路却很快就被叫停,当地官员援引交通法规以及车辆登记相关规定称其自动驾驶汽车非法上路行驶。

在这个多事之秋,无论是出于何种情况,Uber肯定会抵御任何关于发展自动驾驶技术的法律禁令。而业内人士认为尽快和解最为符合Uber利益。虽然Uber对Waymo提起的诉讼予以强烈否认,但麦克杜菲认为,“考虑到财务风险,Uber更希望和解。”

编后:《智能菌》将一如既往的为大家提供新鲜AI话题的深度分析,期待你的关注。

你有被机器取代的经历吗?你担心自己的工作被机器取代吗?如果被你的工作丢了你会怎么做?欢迎跟帖留言,我们会从跟帖中选出一部分网友,赠送网易精美台历/笔记本/跟帖本。

声明:本文为网易智能工作室独家稿件,转载请在文首注明来源“智能菌”、作者及本文链接,违者必究。

undefined

关注网易智能菌(微信公众号:smartman163),获取专业人工智能资讯与AI报告。

王超 本文来源:智能菌 责任编辑:丁广胜_NT194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矮新郎领证时发现女方穿高跟鞋 当场发飙拳脚相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