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创业者依靠巨头存在流量和现金依赖

2016-06-28 18:30:36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网易科技讯6月28日消息,由网易科技和网易新闻联合主办的“第三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今天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顺利召开。本次峰会主题为“原力·感知”(Force·Sense),探寻商业发展和技术发展的内在原动力,以及感知VR/AR、人工智能和智能出行等领域的未来。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参与了“创业投资的本质和原力”的互动讨论,朱啸虎,投资互联网要选择刚需,对于创业者需要走出舒适区,更不能追求过火的概念。

谈到今年的资本变化,朱啸虎用冷静来概括,“2016钱多但资本投资人的思考更稳定了,2015年看到了一个好的团队跳进去开始投资了,去年可能大家跳进去投了很多的项目,表面上看这都是有意思的,可是过了半年以后发现这个项目跑不出来,这个商业模式都不成立”。

朱啸虎,在谈万科董事会风波时称双双失去控制权的王石是“裸奔”,创业者在引入C轮或D轮投资以后会失去控股权,这时候创业者需要考虑如何引入保护机制,这是需要考虑的。

对于BAT的控制问题,朱啸虎称,中国跟美国的情况非常类似,BAT的市值占了中国互联网的市值95%以上,Facebook控制了互联网的95%的流量,而且占据了互联网广告投入的95%以上,这个状况在迅速地加剧。

朱啸虎分析到,创业者依靠巨头两个依赖性:第一是流量的依赖性;第二是对现金的依赖性。“如果你是需要不断地烧钱打拼的,在两个依赖的情况下,你需要投靠一个巨头,如果你不需要依赖一个人获取现金的话,还是有机会保持独立性的。

以下是圆桌对话全文

主持人艾诚:台上的激情必须要打一架,我们也非常感谢从文化谈到了经济,特别好玩儿的就是,刚才马东也讲了,基本上台上四位都是文化人,但他们更重要的身份是卖文化的人,卖文化的人谈钱的时候,谈的可带劲了,这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变化,当一个真正的创业者必须对产品负责的同时,也要对他的经营负责。接下来的这群人不存在心理的落差,接下来的这几个人就是以钱为生,什么是创业,创业最粗俗一点来讲就是赚钱,接下来的人就是以钱赚钱,我们请三位合伙人上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郑庆生,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    周炜,金沙江创投合伙人     朱啸虎 。

大家好这场文化人谈钱的事你们听了么?他们谈钱您觉得?

郑庆生:我们也是有情怀的。我们两拨人上一拨是情怀主导产品要服务人类,但后来发现必须有钱有资本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得更长久更规模化,我们这一拨也是有情怀的,但更直接的会理解以钱生钱的逻辑,毕竟创业投入的是时间和青春,投资可是投的钱,尤其是GP的时候是投的是投资人的钱更为现实,刚才大家印象深刻的反应是什么?有请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郑庆生。

郑庆生:上场我觉得印象深刻的是,我刚才听了两场,我觉得把消费升级、把内容这块讲得还是比较透彻的。

主持人艾诚:他们谈的这些观点是和投资方在投资的时候逻辑也是一致的么?有哪些是达成共识的?

郑庆生:把产品做好钱会自己找来这个我是有共识的,因为在文化产品里有很多产品存在着小而美的情况,不一定要做一个有大钱的有小钱也是很好的。

主持人艾诚:这也是资本的一个变化,因为资本习惯性找规模化、可持续的,很少说眷顾一个小而美的,但因为大众已消失分众已存在,所以一个网红出现的时候资本也欣然接受了。

郑庆生:资本也不是同样的概念,也是不同的产品构成的,钱也是不同的产品,我们一直反对我们好像是买房,实际上我们也是卖方,我们销售的是钱和服务。

主持人艾诚:周炜老师,既然它成为科技峰会的两场论坛的主题,必然是当下钱能生钱的地方,有哪些地方是您也达成共识的?

周炜:首先,第一我们在座的都是早期投资人,所以我们也是创业者。

郑庆生:我也是。

周炜:第二,看了刚才那一场我很羡慕,创业比投资好玩儿多了,我也是创业出身的人。

主持人艾诚:这句话太假了,你要是创业出身的还现在还在做投资么?

周炜:也许十年一个轮回。我们作为投资人你刚才的问题很好,像我们投了喜马拉雅、小咖秀这样的平台,这符合投资者的逻辑,所以我们投了这些平台公司,但在平台上有个性展现的都是内容创建者,我们现在还是特别关心这些的创业公司,我个人感觉可能这个跟我们下一步要讨论的内容有一些关系,当大平台、大模式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可能会成批量地出现小而美的公司,以前小而美公司比较难生存,当大的平台到一定的程度,交易被认可的时候小而美的会有一定的价值,这是我们今后关注的方向。

主持人艾诚:我至少发现当下中国的资本,投资界也有一些变化了,今天上午王强老师说,未来的资本投资人需要做什么呢?需要撕开自己傲骄的外衣,您说我们也是创业者也很勤勉,一下子拉近了很多的创业者的距离。我们接下来听听好消息不断的金沙江的朱啸虎老师。

朱啸虎:前面一场我最欣赏的是《欢乐颂》里面的袁子弹老师的几句话,这和我们的产品是很像的,都是刚需,而且要从舒适区走出来,不能追求过火的概念,比如说古装,演员一定要非常有人气,这和互联网产品都是非常类似的,一定要抓住刚需,不要有过火的概念,自己挑战自己,舒适区基本上是自寻死路。

主持人艾诚:作为创业者通过钱的走向来判断自己是否在正确的方向上。今天是6月底,按照国际的算法16年也走了一半了,这半年的投资跟2015年有什么最大的感受上的不同?因为在2015年上半年是极其火热,下半年是寒冬,2016年上半年还有两天了,我们得总结是寒冬还是火爆?

朱啸虎:我觉得2016年很明显的是资本更冷静,钱多但资本投资人的思考更稳定了,2015年看到了一个好的团队跳进去开始投资了,去年可能大家跳进去投了很多的项目,表面上看这都是有意思的,可是过了半年以后发现这个项目跑不出来,这个商业模式都不成立,今天很多的投资人冷静了,对新的概念、新的商业模式会抱着更怀疑的态度来看,更谨慎的态度来看。

主持人艾诚:是么?“冷静”这个词足以形容2016年这半年的资本的状态?

周炜:我觉得2015年可以称之为癫狂,2016年是恢复正常的过程中我认为还得继续恢复,我们每两年都会讨论这个话题,2008年、2009年的时候都讨论了一次,这很正常,因为癫狂是不可持续的,去年中国创业公司是5年前的10倍甚至于20倍那么多,但我们能出现好的公司的数量和好的创业者的数量基本上是稳定、缓慢增长,没有量级的变化,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想象有多少不该拿到钱的项目拿到了钱这就造成很多的市场的错觉。

主持人艾诚:包括你的钱么?

周炜:我不是圣人,所以相对来说热度可能会冷静一点,今年虽然钱很多,跟7、8年前比起来,现在拿钱仍然是容易很多的,所以这时候是怎么拿聪明的钱的问题。

主持人艾诚:你看一不给钱一吝啬的时候话筒也不干。2015年上半年我们癫狂,这个词挺好,很多企业估值市值非常高,2015年下半年很多的企业融资都挺困难的,2016年上半年很多企业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一般的企业死于资金链的断裂,这样的大起大落让很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都不得不反思,这个过程中红杉资本的郑庆生先生看到了什么?

郑庆生:我很同意刚才两位说的,我有一个个人观点,实际上2015年是基础建设级的投资的热度可能是最后一次出现了。因为在历史上最开始门户的投资,紧接着包括了游戏,紧接着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电商几乎是同时到的,电商之后又是O2O,O2O又持续了12个月以上的浪潮,这些过去以后我认为很可能完全基础层面的大浪会告一段落,很多的投资会进入到垂直领域中去。我认为2016年并不是冷,也不是很火,实际上它进入了一种常态,大家对这个事情有了更冷静的认识,全球的范围内、中国的范围,互联网投入这十年,大家也积累了更多对行业的看法,比如说给1块钱的天使的投资,很可能需要3到5块钱的A轮跟进,紧接着是每一个阶段再翻三倍,到最后上市的时候这个盘子是非常巨大的,现在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独角兽都已经不少了,美国也非常多,这么多的独角兽是不是能够在最后交答卷的时候能够释放出足够的利润?因为最根本来说还是股东的回报是优先的,这个我觉得已经是到了图穷匕首现的时代。我认为今年这是常态,而不是过冷。

主持人艾诚:貌似台上坐着三位都以冷静自居,但在中国创业圈可能是热闹得一塌糊涂,昨天起两个企业备受关注,一个是万科在资本的逼宫下有人说万科将死。第二是汽车之家的CEO秦志(音),平安入股之后他也也发了一封邮件说我要走了,这两件事是无独有偶,可是在创业者的心目中产生了巨大的声音,大家想这个钱不是好拿的,我是不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设置好规则,我拿了钱以后用什么样的分子来会议,这时候有必要投资人要说出声音。

周炜:今天是内容的一个环节,来一点热点,简单来说,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分阶段看,早期专业投资机构和创业在早期的时候我认为不要太多地考虑这个问题,在中国我还没有听说过在C轮或者是B轮之前有哪个创业者或者是CEO被换掉,在中国是不会出现的。我们是一个跨国基金在硅谷这种现象非常常见。最近一期的电视连续剧《硅谷》里面的创业者理查德在三季一开始就直接被干成CTO了,这种在美国常见,在中国不常见,因为在中国创业企业CEO一定是灵魂,基本上这个企业达到一定规模之前,不太可能有哪个愚蠢的早期投资人去这么做。资本其实分很多层的,我觉得在座的早期投资人都其实是用参与创业的心态来参与,你刚才说的问题,包括在某个阶段是不是要安排股权让自己更多地控制,其实我形容它叫“成长的烦恼”或者是“快乐的烦恼”,做得好的企业大到一定程度才能安排这个事,因为在之前不需要担心,举一个例子,我们投京东,京东在上市前就安排了管理层的股权每一票投票权是其他股票的投票权的多少倍,这个细节我不能说,但这是安排好的,在美国这是很常见的,Google、Facebook都是这样的,是A、B股的分配。可是刚刚开始思想都放在这上面,反而是干扰了思路,因为在这个阶段你不需要担心。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成长得非常快的企业在D轮的时候应该要考虑股票投票权的问题。

主持人艾诚:我作为一名创业者我对这个答案不太同意,第一天注册公司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股权结构。

朱啸虎:这个是有逻辑的,C轮或者是D轮以后会失去控股权,这时候创业者需要考虑如何引入保护机制,这是需要考虑的,事先把丑话说在前面,王石这样的没有任何的保护机制完全是裸奔,在裸奔的情况下在北方干掉没有任何的怨言可以说,必须要自己建立保护机制。我觉得80年代的时候股改的时候把自己的股份捐出去那是自己的选择,在那个时候是因为没有成熟的投资环境不知道怎么来保护自己,他在一起没有保护机制,后面加上去是很难的,要股东大会批准是非常难的,所以在失去控股权的时候一定要想好怎么加上自己的保护机制。

主持人艾诚:有人对王石出局万科的事件还有一种反思,其实谁也没有错,宝能、华润、王石都是在同一个规则里玩儿,谈规则就不要谈情怀,是不是要求所有的创业设和经理人要尽可能熟悉游戏规则再玩儿,再预期最坏的结果和做最好的准备?

郑庆生:我觉得情怀和游戏规则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艾诚:因为刚刚提到了王石先生把股权捐赠了。

郑庆生:我不同意朱总的应该有保护机制,因为在今天中国的创业者还是遵守基本的规则的,这个规则主要是体现在当时你们在你的增值协议和公司章程里是怎么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我也同意朱总说的,在C轮以前投资人是少数股东,没有失去控制权的问题,之后大家要设置各方都满意的公司章程,我也碰到了不同的情况,比如说你在一定程度上让渡了你的权力来换快速融资,或者是在当下的情况下做的选择你也必须要承认历史,因为当时是你做的这样的选择,在公司的章程里做了对创业团队不那么有利的安排,这跟一个国家的《宪法》一样,一旦作出了双方就得这样来玩儿。

主持人艾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对王石先生也不是不好的,完成了人生的一站,可以继续回归家庭继续做红烧肉。可是这个事情如果你们三个投资人和自己投资的创业者去分享的时候你会给他们一些什么样的提示?会怎么嘱咐自己的创业者?

周炜:就像刚才说的,我们基本上主要是投A轮的,所以其实真的在某种程度上在很多时候后续融资我们跟创业者的角度几乎完全是一样的,站在一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到了C轮以后,为什么C轮以后,因为一般的公司融资一般是出让A轮20%左右,B轮15%左右,C轮10%左右,所以C轮管理层的股权要低于50%,你要考虑控制权的问题,以我常见的事,我投的企业董事会的层面董事还是多于投资人的,这是VC和中早期PE投资人乐于见的。门口的野蛮人是跟VCP不同的机构,所以我们不是野蛮人我们是朋友。

主持人艾诚:但是资本的一些本质还是要保留的是吗?

朱啸虎:未来公司长远的健康发展,健康的投票机制还是非常有作用的不能说创始人一言堂,这对公司也是不健康的,投资人不能一言堂,控制董事会也是不行的,所以要有平衡机制,因为确实早期投资人的利益和创投都是规定了的,所有的投资人包括早期的投资人都要反对创始人的话,他可能需要认真地思考一下他的计划书或者他的建议是否合理,如果说早期投资人和创始人一起投票来支持他的行动,这种情况下还是比较健康的,所以我觉得要有一个平衡不能是任何一方占据绝对的优势。

主持人艾诚: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朋友,我们友谊的小船也要变成巨轮,不要翻掉。我们最后问一点敏感的问题,你看现在的创业圈的项目放在一张图上,会发现很多新型的中大型的创业一定是属于一艘巨轮,要么是B、要么是A、要么是T,BAT参与主导的中大型的创业企业占领了中国50%的容量,是否意味着这个市场已经惨烈到必须上一条巨轮才可以活下去?

郑庆生:我觉得这个对创业者和投资人首先有BAT的存在和其他寡头的存在怎么分我觉得还是有利的,还是有退出的通道,美国也有若干的寡头竞争。如果跟BAT打过交道,他们对自己的范围是比较清楚的,哪些是核心,哪些领域更愿意放开做合作,我觉得这一点他们越来越了解自己,这跟前几年有不大的不同,大家的确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去加入到里面,但另外一个方向看,在BAT并不重视的那些需要补充的领域,其实我觉得还是有大量的可以独立成长的机会,而且从历史上看,基本上大的家伙总是会犯错误,总是把机会错过,历史上所有的新的巨头的崛起都是从夹缝中崛起,这两年还是有很多中等规模的独角兽的产生,这是很重要的。两边都可以。

主持人艾诚:资本方应该很乐意,BAT是很好的下一轮接手的平台,为什么不呢?所以这个答案一定是是的,很好。我能不能听到有不同的声音呢?

周炜:我的看法是这样的,之前一段时间我比较悲观,因为中国整个环境,东亚三国很像,日本和韩国已经进入到了寡头经济的状况了我一直在举例三星一家公司占了韩国GDP的34%,在中国可能慢慢出现的状况。但是,物极必反,经过了过去两年,现在已经到了纯线上、纯无线互联网创业,这个现象找“干爹”真的是某个阶段的必选项,这是现实。可是现在无线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我完全同意,它已经可能基础设施阶段已经过去了,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我认为是和线下的业务结合得更紧密,不仅仅是O2O,而且是深入地嵌入到了这个业务阶段,包括和一些相对行业的复兴,这部分我觉得来说BAT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当然我觉得今后两三年我觉得会出现超级独角兽快速崛起的机会会比较少,但是可能会出现更大数量的中等规模的非常好的企业,所以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也许应该转变,尤其我们一直是投资数量很少,追求的都是投大牌,现在我们也要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中等企业的机会。

主持人艾诚:问题也来了,你说中等企业的机会,你关注了,那中等企业最后的归宿是什么?是不是也是兼并合并,合并同类项又成为了一个大油轮。

周炜:我投资十年作为一个超级科幻爱好者,我前两三年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想得太终极。好像是施密特也说过,互联网的未来是沙漠我也是这么看的。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全世界只需要一家互联网公司如果这样终极地想问题,大家都没有必要做、没有必要创业了,你说的可能性存在,但这是完美世界下的情况,但世界是不完美的,所以不用想那么终极,人生就是享受过程,IBM现在也在衰败,至少它辉煌过很多年,我觉得创建出一家非常辉煌的公司就够了。

主持人艾诚:所以我们今天的谈话都是徒劳的,最后人工智能新的物种已经把我们取代了。

朱啸虎:我们做过分析,中国和美国的巨头垄断正在加剧,BAT的市值占了中国互联网的市值95%以上,Facebook控制了互联网的95%的流量,而且占据了互联网广告投入的95%以上,这个状况在迅速地加剧。但对创业者来说,为什么要拿巨头的钱,投靠巨头,我觉得有两个依赖性,第一是流量的依赖性,我要花钱买流量,第二是对现金的依赖性,如果你是需要不断地烧钱打拼的,在两个依赖的情况下,你需要投靠一个巨头,还有陌陌可以通过口碑的传播快速地获取自己的客户,并赚取现金流,完全可以不投靠BAT,可是对其他人来说投靠BAT很可以。为什么陌陌抗BAT,是因为阿里很支持,所以投资的角度来说,还是希望我们投靠BAT一家可是从创新的角度,如果你不需要依赖一个人获取现金的话,还是有机会保持独立性的。

主持人艾诚:最后我们请各位用一个词来说明一下在你心目中下一个诞生最多独角兽的风口在哪里,现在有嘉宾说谁提出这种理论,完全违背商业逻辑,下一个出现比较多的独角兽的领域在哪里?

郑庆生:我认为是跟企业市场和企业服务相关的。B2B,企业的服务。

主持人艾诚:现在已经有类似的很多的企业服务软件。

郑庆生:有一些B2B的交易市场。

周炜:一致。

主持人艾诚:这就属于太吝啬,要贡献一些他没有说的,这样投资有一个方向,创业也有指路的。

周炜:我觉得不一定非要形成独角兽,我觉得内容创业会非常好。今后三五年,其实从经济周期来说,任何一个国家你会看到当经济相对放缓,甚至于比较萧条的时候,像游戏、像娱乐行业都是反周期的,我觉得这个领域,也跟80年代的日本一样,日本的内容在全亚洲甚至于国际上泛滥,过去十年大概是韩国,我觉得你能看到规律是这样转过来的,心里轮到中国了,我相信中国的内容在不远的将来会推到国际上去。另外我还要说说,互联网项目不光是医疗还是医院各种健康相关的都有很大的机会,因为新的一代人成长到一定的时候,关注的东西和老一辈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更关注的是自己的健康,更关注健康的生活态度,所以这个机会也比较大。

主持人艾诚:是两个H,第一个H是happiness,第二是health,给人带来健康福祉的创新。

朱啸虎:我觉得未来的创新是在人工智能上,过去几年是在移动上,今后3到5年上都在人工智能上。

主持人艾诚:人工智能的范畴也挺大的,因为它是很多学科领域产业结合出来的一个结果,你看比如说信息系统,技术这是一部分,上面还有对大脑的人的研究这也算是一部分,第三个部分还得加上一个机器人硬件和软件算一个部分,您是觉得整个都是方向么?

朱啸虎:一个大的风口必须是有很多的机会,像过去的五年这种机会非常多,有做游戏的,有做O2O,有做社交平台的,所以人工智能我觉得是同样机会非常大,我们更偏向于做人工智能的机会。

主持人艾诚:我们感谢三位投资人的分享。谢谢各位请各位回座,2016网易科技峰会也临近尾声,又用那据俗语通往成功路上的人并不太多,因为能坚持到最后的就只有利用了,再次感谢您的聆听和陪伴,感谢主办方,感谢所有后台的小伙伴,感谢我们的赞助商,感谢各位,我们下次再见!

朱啸虎:创业者依靠巨头存在流量和现金依赖

《2016未来科技峰会专题》


6月28日,第三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将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

本次峰会主题为“原力.感知”(Force·Sense),探寻商业发展和技术发展的内在原动力,感知VR、AR、人工智能和智能出行等领域的未来。

本次峰会将邀请国内外最具有未来感和前瞻性的企业家、科学家、科幻作家、创业者、投资人、跨界明星、文化名人一起,大脑激荡,探寻通往未来的神秘力量,体验感知力的能量场。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颜梦迪_NF556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