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个性化服务还有很多创业机会

2016-01-18 22:53:59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互联网金融:个性化服务还有很多创业机会

文/温泉

过去一年,互联网金融经历了突破性的发展,也经历了潮水般的质疑。

2015年12月18日,宜人贷登陆美国纽交所,中国互联网金融第一股诞生,这标志着互联网金融领军企业被美国资本市场认可。然而以e租宝为代表的“跑路”平台事件,却给行业整体带来了负面影响。

经历过2015年,互联网金融应当反思什么?未来创新的方向是什么?

不能套用美国监管模式

2015年12月28日下午,银监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中将网络借贷平台定位为“信息中介”,这一点在业内引发广泛讨论。在网易创业club周年庆典上,合力贷CEO刘丰指出,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纯“信息中介”是比较难的。

对此,现金巴士创始人、CEO唐阳也认为,互联网金融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信用历史的问题。在中国目前还没有建立起成熟的信用体系的情况下,去套美国已经建立起成熟信用体系的监管模式,恐怕不太可行,纯“信息中介模式”不一定行。

同时,几位与会者认为,风险控制,是互联网金融面临的最大问题。风险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实际操纵中对借款人评估带来的风险;第二个风险就是它的经营环境,立法和监管所带来的风险。

合力贷CEO刘丰认为,要解决大环境方面的政策性风险,需要国家的顶层设计,比如应当让全社会的数据尽可能地互联互通,还有提高数据的质量、解决数据的真实性问题等,否则将带来系统性风险。

惠人贷CEO李晨认为要解决实际业务当中的信用问题,可以通过两个途径:大数据和商业模式。他着重讲了通过商业模式来控制风险,可以通过商业模式将金融植入消费场景,形成商业闭环,这样就可以知道借款的用途,大大降低欺诈的比例,也可以达到很好的风控效果。惠人贷目前就采用了这一商业模式。

未来互联网金融存刚需

经历了一系列风险事件之后,几位与会嘉宾依然看好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发展前景。

合力贷CEO刘丰指出,从供给端和需求端来讲,互联网金融都有巨大的需求,市场决定了,互联网金融是很有未来和希望的。

从需求端来讲。中国有6000多万企业,全中国所有银行服务过的企业是300万,这意味着95%的企业都是没有使用过银行服务的。在贷款端的供给严重不足。从供给端来讲。中国老百姓的理财途径非常少,中国股市的制度目前还不健全。“互联网金融,多多少少能够让这帮人有地方可以借到钱、有地方可以投。”他说。

新的商业模式还是在不断地涌现。惠人贷CEO李晨看到三个趋势:第一是扩大内需,第二是消费转型;第三是为消费转型提供服务的商家需要金融工具。李晨认为,要满足这些金融需求,传统的金融服务比较单一,这其中有很多创业机会。

他举例解释:“ 在最近一到两年时间我们深入到教育,包括二手车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工作,欣喜看到了商户和客户对我们的认可,看到了当我们金融工具植入进去之后对他们的业务推广、业务增长起到了非常大的贡献,我们也希望能在这个点继续深入下去,我们觉得这个市场也是非常非常大。”

现金巴士的商业模式就是一个创新。它提供的是500元到1000元的微额贷款,面向广大的工薪阶层。唐阳举例:“比如咱们是去吃拉面的时候给我们拉面的人,理发的时候给我们洗头的人,这部分兄弟姐妹形成了平均工资,但他们经常提前月光,咱们现在房价这么高,大家买不起房,租房,到北京闯荡,经常有一些老乡来到北京了要接待,也有一些朋友,小孩满月了要包红包,一旦一个月有两个事件就提前月光,这时候跟亲友开口也比较无奈,我们现在从用户层面是解决这个问题。”

以下本环节对话实录:

余振波:今天早上出门时下着雪,风也特别大,按惯例请几位先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企业。

唐阳:我叫唐阳,是现金巴士的,现金巴士是给普通人提供应急微额借款的,我们不叫“小额贷款”,叫“微额借款”,微到多少呢?500块、1000块,是咱们华创资本天使投资的,A轮是启明创投和华创资本一起支持的,现在在上海浦东,我们致力于把普惠金融事业扩展到最广大的人群,这个现金巴士的名字也来源于在香港看到2、3元港币的丁当车上,穿西装的和光着腿的都坐在上面,很开心地回家喝汤。今天是腊八节,回家喝粥,大概介绍一下。

李晨:各位好,我是惠人贷的CEO兼创始人李晨,惠人贷的特色主要是做消费金融,也源于我们整个团队原来在银行和个贷、信用卡和消费金融业务结下了很深的缘分,所以我们公司业务是以消费金融为主,通过商户和客户带来消费分期的服务。所以我们做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我们给我们合作的商户提供一套消费金融解决方案;

第二件事情,我们通过方案最终服务他们的客户,给他们做消费分期,带有个性化的;

第三件事情,我们希望给我们所有客户提供一个全生命周期的分期或解决方案,不仅是从目前开始,还往后推,包括他的子女、未来换房或教育等做一个全生命周期服务。

谢谢。

刘丰:大家好,我是合力贷的创始人刘丰,合力贷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里实践时间还是蛮长的,我们2012年就成立了,但相对来说我们对金融还是比较谨慎的,虽然现在监管层一直说互联网金融,P2P平台更多定位为“信息中介”,而不是“信用中介”,事实上这个东西在中国,“信息中介”真正能不能实现、能不能做到,从我们的理解来说还是比较难的,我们想一想,如果你是纯信息中介,就意味着购买你的产品和服务的普通老百姓要具备相应基础的知识和能力,事实上在中国市场,对于这么一个敏感行业,事实上还是很难办到的,就因为我们认为在中国要做成纯信息中介事实上比较难,多多少少每个平台都在以各种方式方法做一些征信信用中介的角色,就因为定位和监管层理解可能有些不一致,所以我们的理解还是认为在政策不是很明朗的情况下还是以谨慎为主。

因为我们本身创始团队很多人是从传统创投领域出来,知道金融的危害及影响,所以做得非常谨慎,2012年到现在来说,我们算行业内做得比较早的,“一行三会”的相关领导也到我们那儿调研过、考察过,对我们的做法还是给予了很大的肯定。

合力贷到现在也是央行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单位之一,因为专业委员全国是75家,包括工农中建,P2P领域里我们是九家之一。最近都在传,春节之后可能会成立一个“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央行牵头的,我们应该也是发起成员单位,所以从监管层的角度来说,我们的理解跟他们相对算是比较合拍,把金融的属性看得更重,在金融属性的基础之上再考虑和互联网的特征以及功能的问题,就因为我们把金融属性看得比较重,所以产品上也更多体现得更传统,所以目前我们主要以几家为主,在我们的理解,现在中国社会的借贷只有两大类,一类是属于阿里、京东这样的,整个生态圈他能控得住,可以做一些一定额度信用类的,另一大类其实还是学习传统金融,更多是在传统金融的基础之上采取一些更互联网化、更技术化的工具。

我就简单介绍到这儿,谢谢。

余振波:谢谢刘总,我跟唐阳认识很久,从2010年就认识了,台上三位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创业者,唐阳当时跟我讲过,创业者的价值等于他要解决的社会问题乘以他的解决方案,我特别想问,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里,几位分别看到了什么样的问题需要他去解决,因为中国金融行业非常大,中国工商行业宇宙第一大,中国国有、传统的金融机构力量也非常强,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大家还看到什么样的机会值得你们做这样一个创业的事情呢?

唐阳:谢谢振波。这个问题跟今天“回归商业本质”契合比较密切,创业企业因为解决了社会问题才有价值,现金巴士解决的问题是从两个层面来看,一个是从用户的层面来看,解决了用户提前月光的问题,在座诸位按照信用领域来看,在人群中都是属于非常好的人,但我们还有形成平均工资广大普通人的庞大人群,比如咱们是去吃拉面的时候给我们拉面的人,理发的时候给我们洗头的人,部分兄弟姐妹形成了平均工资,但他们经常提前月光,咱们现在房价这么高,大家买不起房,租房,到北京闯荡,经常有一些老乡来到北京了要接待,也有一些朋友,小孩满月了要包红包,一旦一个月有两个事件就提前月光,这时候跟亲友开口也比较无奈,我们现在从用户层面是解决这个问题。

从大的中国普惠金融事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是解决了庞大人群没有过信用历史的问题,因为在美国,刚才刘总提到的信息中介,做信息中介的平台都要依赖借款人评分,咱们中国做拉面的同志、理发的同志没有评分,又提前月光,这时候他需要信用借款,非常微额的,现金巴士提供的解决方案就是通过大数据、通过用户授权现金巴士去考察一些大数据,飞快地在几分钟之内计算出来能不能给他一笔500块、1000块的应急信用借款。

在这个事情上,我们说了好久P2P,实际上是中国普惠金融事业发展几大障碍,一个是信用覆盖明显不足,另外一个是咱们对于从事普惠金融事业,从事金融创新企业的立法和监管略有滞后,我们会用中国法律层面目前允许的P2P模式去做普惠金融事业,去做金融创新,但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在国际范围内属于类似非存款性放贷组织的行为,所以也呼吁从事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朋友们跟监管的朋友们多关注立法的基本环境,不仅仅是有P2P的信用中介的说法出来,大家都很惶恐,实际上去年还出台了一个非存款性放贷组织管理条例,这个条例也是很重要的。

另外一点,我们还是想大声呼吁,如果在信用体系没有完全建成的情况下去照搬现在美国已经几十年形成下来的完善的信用分体系所能支撑的商业模式,纯信息中介模式可能不一定行,我就啰嗦这些。

李晨:刚刚唐总从P2P和国内的需求做了一些介绍,刚才主持人的问题是主要社会需求在哪里,我觉得结合一下惠人贷现在做的消费金融业务,从微观层面多说两句。

现在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几个大趋势,第一个趋势是扩大内需,因为原来经济发展的几个发动机现在都会有一些问题,所以国家一直在倡导内需,内需也决定了国内针对内需匹配的金融工具的诞生,也就是在2010、2009年诞生了消费金融公司,前两天也在鼓励新的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消费金融公司新的诞生,整个趋势是向消费经济转型。

消费经济转型我们看到的是第二个趋势,消费经济里,特别是以服务类型消费经济增长的趋势非常迅猛,举个例子,比如原来我们家里如果是消费,几大件是电视、冰箱、洗衣机,但现在你去买电视,甚至是买手机,可能占你工资比例就非常非常小了,这时候一个新的趋势是什么呢?你会花更大比例的资金用于教育、用于旅游或婚庆等服务类型的,会转型,这是第二个大趋势。

第三个,更微观一点,这些趋势里提供服务的商户们有一个诉求,他们需要一个金融工具的支持,因为服务类型单笔消费金额都会比较大,不管是国外游或镶一颗牙,大概需要一到两万,还有参加教育培训,好一点的、高端一点的需要三到四万,如果是给自己家孩子,你又不舍得报很差的,大概也需要两万块钱,这时候商户需要消费金融的支持,你可以看到,很多商户从原来没有消费分期的部门到现在各个商户已经有了消费金融部,给自己提供一个服务,或者是找外面的服务,但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问题:

第一,如果他找外面的服务,比如现在传统的是找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的门槛相对比较高,产品比较单一,能不能满足他的服务,要画个问号。

第二,他自己干,我们讲,金融是一个很高门槛的东西,现在商户里能真正做得起金融的就是汽车公司,主机厂做的,汽车金融公司,剩下做消费的基本自己干不了金融,BAT除外,这些都需要服务提供商给他们做个性化需求,我想惠人贷是看到了这样一个社会需求切入点,我们给商户提供这种整个消费金融的一套解决忙按,希望能够帮助商户在金融辅助工具下提高他主营业务的营收,同时最后服务给我们的客户,我们的模式和上一场对话讲的B2B有一些类似,我们是先2B、再2C这样一种模式,所以我们希望是给B和C打造一个整个交易闭环。

在最近一到两年时间我们深入到教育,包括刚才第一场提到的二手车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工作,欣喜看到了商户和客户对我们的认可,看到了当我们金融工具植入进去之后对他们的业务推广、业务增长起到了非常大的贡献,我们也希望能在这个点继续深入下去,我们觉得这个市场也是非常非常大。

这是我们一点小的看法。

刘丰:为什么要做这一行?我们考虑一下,中国有多少企事业单位,有6000多万,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在银行贷过款的,全中国所有银行服务的企业有多少,300万,这意味着什么?95%以上的企事业是得不到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

我们看很多民营企业,包括东南沿海一带很知名的企业,他们的老大都说过:我们当时创业起来的时候,我们融资都是找亲戚、朋友、民间高利贷,事实上说明我们在借款端供给严重不足,或者是严重扭曲,那我们看资金方面是怎样一个情况?

最近股市大家应该有深刻体会,新年一开始两三天就熔断了,老百姓在里面损失了多少?大家想一想,为什么我一直说中国老百姓投资人很可怜的,他没有渠道,投资股市,国外股市一般是机构跟机构博弈,在中国是什么?小散跟机构博弈,很多小散都是看各种工具、各种数据、各种分析,我说你分析没有用,为什么?就像钓鱼一样,你看鱼饵,希望找到规律,其实最后有一个拿着钓竿的在岸上呢,小散怎么可能玩得过大资金、大资本?他是看底牌的,在利空的情况下他可以把股票往上拉,在利好的情况下它能够稀里哗啦跌下来,你只能跟着跑,单方向总是反的,中国股市分红吗?企业很少分红,分那点红能干啥?股市里有人要赚钱?赚钱的是谁?一定是大机构,一定是大资金方,他赚钱了谁给钱?大家仔细想一想,看似很公平的游戏,事实上游戏规则一出来已经注定了结果是这样的,所以中国小老百姓不要去想在股市里怎么样,已经注定了你根本玩不过这些家伙,因为人家是看底牌的,并且人家手里有牌。

那么股市不能玩,我们买信托好不好?信托起步几十万,可能你不够资格,这是不是跟赵本山卖拐一样?告诉你这不行,这也不行,结果哪儿行?最后你得规规矩矩地坐在轮椅上,在中国对老百姓就是这样,这不行、那儿不行,最后钱规规矩矩回到哪儿?又回到银行。

今天早上我看了一个微博,里面说了一句,以前的万元户相当于现在255万,好象是一个研究机构测算出来的,这是什么概念?小老百姓的这点儿钱,辛辛苦苦挣来的,真没有渠道,一方面是大量的需求方,另一方面是有钱的不知道该往哪儿投,所以有了我们这种互联网金融,或者说P2P,多多少少能让这些人有地方可以借到钱,有地方可以投。

当然,这个市场一上来,这个行业是一个直接碰钱的行业,国家政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很明确的规范过,所以出很多问题是很正常的,有规范的行业都还被大家削尖脑袋往里进,而这是一个离钱很近的行业,又没有规矩,国家放开一个口子让你们自己做,出这些问题我觉得还是属于少的,还有更多问题没出来呢,但不管怎么说,中国这个市场,从借款和投资方市场都是非常大的,我们也希望在金融大变革的潮流中能够出一份力,让金融真正能够顺畅起来,我们相信资金跟流水一样,只要你的规则定好了,它自然会找到自己更高效服务社会的场所,会自然流动,我先说到这儿,谢谢。

余振波:谢谢三位,我觉得三位的回答都非常精彩,从服务自己的人群,从消费升级,从中国企业缺乏融资渠道,中国投资人缺乏投资渠道这几个角度都非常好地阐述了互联网金融创业的一些机会,总体来讲,我觉得金融这个行业在中国,虽然我们有世界最大的银行,但的确,对于整个经济体来讲,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的确是金字塔最上层的这些企业,这跟美国的情况非常不一样,虽然互联网金融一词在美国没有,美国创新的Fitech也非常多,但他们基本是在技术进步方面,帮传统金融提高效率,在监管发生变化的时候,在监管的空白,或监管流出来的地方做一些创新,我在美国硅谷参观过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发现他们整个针对的市场的确没有中国这么广阔,所以对创业者来讲是机会也是挑战,接下来我想问几位,挑战在哪儿,金融行业商业本质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风险,金融都是经营风险的行业,请问三位,在各自的业务里你们关注的最主要风险是怎样的?你们怎样把风险控制在经营允许的范围之内?

唐阳:这个问题,我觉得目前对于中国做普惠金融事业,做金融创新的企业来说,有两大风险,一个是实际操纵中对借款人获取评估决定风险决策带来的风险;第二个风险就是它的经营环境,立法和监管所带来的风险,现金巴士是一个典型的Fitech公司,利用数据获取借款人的海量数据,包括它的通信帐单,网购流水、地理位置的变化,包括填表时对于选择自己职业时变换的次数,有些人先选厨师,又选了采购员,又选程序员,搞不懂他是做什么的,轨迹变化能够体现一个人的诚信意愿,这方面我们用高科技、移动互联网、用大数据来避免。

第二个是关于政策风险,现在在中国做金融创新的企业家神经都是非常粗大的,因为他在一个没有完善法律框架的情况下做,这里面除去骗子以外,剩下的真心想做事儿的人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咱们现在有几个东西没有,比如关于可用信用分的查询,没有;韩国所有的限制银行牌照,有一种储蓄银行可以高息揽储、高息放款的形态,没有;法律允许的正常放贷人条例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P2P,以前我们的法律法规里允许个人借款给个人,允许第三方机构做中介服务,我们就如火如荼地把金融创新做起来了,在这下面,我希望整个行业能借助网易科技的力量,进一步呼吁建个社会、企业、用户三赢的法律监管底层支撑体系,我觉得这可能是全行业最大的风险。

李晨:我觉得风险其实是互联网金融的核心,因为互联网金融的核心是金融,金融的核心又是风险,风险这块,刚才唐总也谈到了,分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政策风险;第二个层次:法律风险;第三个层次:信用风险。

政策风险和法律风险不多说,多说两句信用风险,信用风险刚才唐总也谈到,我觉得分两方面,这两方面其实是本质,这个本质就是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性,其实就是控制风险的核心本质,怎么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性呢?我个人的观点,有两个途径:

第一个途径,大数据;第二个途径,商业模式。

大数据毫无疑问,我要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性,我需要更多了解你,只能通过大数据,一般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外部拿数据,另一种方式是自己有数据,自己有数据的,现在包括京东白条、淘宝天猫的花呗,自己有数据自己就解决了,如果自己没数据的话可以去查第三方数据,缓解信息的不对称性,或者是在业务逐渐扩展的过程中积累数据,这是大数据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性,来解决风险的问题。

还有一种方式是设计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模式,形成一个闭环,在商业模式里大大降低你自己的风险,这里面有很多方式,惠人贷现在做消费金融的方式,我们把金融工具、金融服务植入到消费场景当中去,因为我的整个合作流程是客户在请求商品服务的过程中给他提供金融分期,他的借款用途就非常明确了,我们做小额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而这种贷款里面的欺诈风险又非常高,可以通过这种商业模式将金融植入消费场景,通过这种商业模式大大降低欺诈的比例,也可以达到很好的风控效果。

这里面除了基本的大思路之外,具体执行过程中还有很多点,比如操作风险,包括后面代号的风险,这块和原来在银行的很多传统工作思路很相似,在这一块,从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来说,在风险管理上,我们也是更多去借鉴原来传统银行一些好的点,同时我们想特别强调的,除了风险之外,想强调一点,就是服务,其实我觉得互联网金融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加强服务,特别是互联网以客户为中心、提供极致服务的理念,我们认为这是互联网金融除了关注风险之外第二需要关注的点。

刘丰:时间比较紧张,我简单说一下。

首先是政策性风险,政策性风险怎么理解?我觉得这属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情,咱没办法左右,只能跟随,但一旦政策严重不靠谱,大家可以多发点声,其它就是跟随的问题。

更大的风险是什么呢?我认为咱们国家应该要设计一个顶层设计建设,你看贷款,贷款容易出现重复负债,在你这个平台贷了我又上另外一个平台贷;还有一个是征信不健全,我们要征信报告,OK,可能征信平台说P2P平台我不给你用,你查不了,借款人我也不让你上传,容易打乱数据,这会出现什么问题?变相鼓励大家“助纣为虐”,你失信了,没按时还款,不能得到很强有力的惩戒,一旦不放款,你知我知,其他人一概不知,这样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人失信?所以这需要顶层设计。

另外顶层设计需要从哪个角度考虑?大数据,但数据用来干什么?提高效率,如果数据的真实性得不到保障,现在我们的数据从哪儿来?除了BAT公司,我们企业数据来源是很有限的,数据来了,真实性靠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你说你算了,大数据拿来也不过是一个统计学上概率的问题,算成一朵花有意义吗?数据是假的,对最后的评判没有帮助,所以数据的真实性谁来保障?中国现在连房屋登记信息都没有全国联网,你怎么用大数据?很难,更何况我们搞借贷的,它不是一个维度能解决问题的,我们国家现有的征信只有银行过往的借贷记录,要看借款是否有效,你需要生产数据、生活数据、社交数据、信贷数据,甚至于淘宝、天猫上购物数据,微信上的谈话记录,都可以作为征信的重要部分,因为我们的借贷是高杠杆的,不然超过2%、3%,可能你就玩不下去,光靠一两个数据想要解决问题不是解决不了的,我们不像广告行业,一看靠谱性20%就可以商用化了,我们这个行业没有达到98%、99%,凭这个数据就可以放贷,那不良率都到你这儿堆起来了,最后怎么解决?

这些问题的解决我觉得只能从国家层面,从国家顶层来做这些东西,有了这些东西之后才可能让互联网金融发扬光大,否则我们更多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回归传统,向传统金融机构学习,否则这个风险就非常非常大。

我先说到这儿,谢谢。

余振波:谢谢几位,其实我觉得数据层面,整体行业慢慢在进步,虽然我们还是接入不了征信系统,很多数据看不出来是真是假,但科技的进步允许我们,现在VC、PE投过的企业自己是有数据化生产运营的方式,这里面的数据肯定是可以采集的,另外在金融技术上用技术做风控模型,这事儿在美国也是相当新的事情,虽然人家的数据比我们积累得久、比我们完备,但在怎样使用征信数据方面,中国和美国相差不算那么大。

华创自己在数据方面,我们投了一家国内做得最大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反欺诈的公司,叫同盾(音),我们还投过量化π(音)的,和贷款行业有很多合作的以前做数据征信的公司,所以这个方向也会是往后我们投资非常重点的方向,包括保险领域,大家知道,保险领域也需要很多数据支持,包括在未来的量化投资证券化领域。

最后一个问题,刚才主持人示意我时间不多了,刚才咱们讲了很多监管的事情,几位在监管层面都有非常直接的交流,能不能给在座未来的创业者,或者现在已经是创业者的朋友们讲讲中国的监管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有关部门,可以坐下来跟你平等对话?还是什么样的人?

唐阳: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跟监管的接触不是很亲密,经常从一些“征求意见稿”开始,2015年有若干个“征求意见稿”横空出世,开始细读这些意见稿,读过后我们有一些想法,本质上是希望三赢(社会、用户、从业机构),但希望这些监管在制定的时候多考虑中国现在的现状,还有从业机构的发展路径,大概是这么一个感受。

李晨:第一点我觉得在监管上对互联网金融是持肯定积极的态度;第二点我想说的是,我们觉得金融这个行业相对来说需要有一定的监管;第三我们想提出的是,希望监管是适度监管,给互联网金融要留下一定可扩展的空间,这样这个行业才能有活力。

提这三点,谢谢。

刘丰:关于监管的问题,我一直就觉得,咱们国家的监管是要么不管,一管大家就都没有活路,总体是这么一个状态,事实上我们看,在互联网的状态下,监管一定程度上还是应该更多学习怎样做软件,没有一个完美版本,总是不断升级、升级、升级,监管层总是想推一个政策出来管十年,靠谱吗?不靠谱,因为政策出来的时候可能已经落后了,已经和当前现状不一样了,所以我们觉得监管层应该是成熟多少、推出多少,不合适了立马改,难度可能比较高,但没办法,我们生活在互联网状态下,所以一定要成熟之后再出政策,出了政策马上又失效,等几年再出来一个,乱子已经一大堆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希望监管从政策上也要学习做软件,不断升级打补丁。

再有一个,从2016年以前,基本上是无监管的状态,刚才也说了,金融是涉及钱的行业,我们叫它“信息中介”,也是涉及钱,没有监管的状态下已经设计了很多问题,2016年监管要先处理存量老大难问题已经够多的了,我相信总体上互联网金融是前进方向,任何一个政府、个人主导不了这个方向,但前进的步伐可能会打乱,2016年,前进步伐可能就会打乱,就会停下来,先收拾一下残局,再进一步前进,所以我的判断是这样的,已经出现了e租宝,还有若干大的群体性事件,我相信还会有不少,2016年,形势应该是比较严峻的,但总体我相信互联网改变用在金融领域是一个历史潮流,对这一点我不怀疑。

谢谢。

余振波:谢谢刘总,我听刘总的意思,监管也要“互联网+”,一个一个去迭代,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从整个行业来讲,华创是2006年成立的一家早期投资公司,现在从天使到B轮,人民币跟美金的投资都有,我们非常关注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我们在在线理财,比如铜板街,刚才说的数据相关的反欺诈、前端征信模型方面都有很多投资,包括供应链金融、票据金融等,我们投了应该有超过10家的互联网公司,欢迎大家关注华创资本的公众号。

我们今天这个讨论就到这,谢谢。

主持人:每个投资人跟创业者口才都非常好,本身就是天然演讲家,感谢大家留到现在,整个上午满满的干货,从2C、O2O、2B,再到最热点的互联网金融,我们都进行了非常真诚、充分的分享,上午的部分暂告一个段落,下午的部分我们更加着眼于未来,比如很热的VR技术,包括娱乐产业,现在估值也很高,究竟现在在资本寒冬,咖啡渐凉的时代,可以看到创业者的血依旧滚烫,只有通过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不断思考、不停试错,才能够推动我们的社会缓缓前行。

    再次感谢各位的到来,也祝各位新年

彭丽慧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彭丽慧_NT572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