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张磊:最好的投资不需要退出

2015-12-01 08:01:12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高瓴资本张磊]最好的投资不需要退出)

高瓴资本张磊:最好的投资不需要退出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艾问

在喧哗的投资圈,张磊对外界来说,低调得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几乎所有投资圈中人,包括外国媒体都知道,他确实是中国投资界少有能够真正奉行价值投资的顶级投资人。

高瓴资本张磊:最好的投资不需要退出

最好的投资不需要退出

采访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不容易。

作为业界最备受认可的顶级投资人之一,在喧哗的投资圈,张磊虽然很知名,对外界来说,却低调得不显山、不露水。当然,更不会轻易接受媒体采访。

这次,他能够破例接受我的采访,老实说,我比较吃惊,甚至感觉有些庆幸。几乎所有投资圈中人,包括外国媒体都知道,张磊确实是中国投资界少有能够真正奉行价值投资的投资人。

从纽约证券交易所中国区第一代代表,到2005年创办高瓴资本,最早管理的一笔资金是耶鲁大学投资基金办公室提供的2000万美元,再到截止2014年底,管理着规模超过180亿美元的资本,张磊的投资风格与投资大师本杰明•格雷厄姆和他的“股神”弟子沃伦•巴菲特异曲同工,即价值投资。

2005年,张磊出手购买腾讯股票,当时腾讯估值不到20亿美元,今天,腾讯市值已经超过2000亿美元,他依然持有;投资京东商城,刘强东开口7000万美元,张磊投资3亿元,此后,一直“纵容”京东商城连续亏损……

当很多投资人做出投资时,就开始想方设法寻求退出之道的今天,张磊属于异类。在接受我的采访时,坚定“超长期投资是一种信仰”的他,再一次向我重申:“对我们来讲最好的投资是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如果你能找一个好的公司,能够跟着他投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其实你有更多的复合收益,远远高于投资一家公司退出之后赶紧再找下一个。”

他将“退出后快速寻找下一个投资对象”的投资方式称之为“骑驴找驴”。看来,文质彬彬,言行随和的外表之下,张磊心中对投资有很明显的主观判断。

不同投资人的投资风格必然相异,既然为风格,就没有好坏对错之分。张磊奉行长期投资,并且能够与创业者长期相伴,帮助创业者培养长期心态,推动他们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固然值得尊敬。但被他形容为“骑驴找驴”的投资方式,却能够在固定时间内,让更多创业企业获得融资,不也提高了资本的使用效率?

张磊的长期投资不是没有条件,而是建立在卓越的管理者以及优秀的商业模式之上。他向我坦诚:“我们更在乎这个企业有没有长期持续的增长力,能不能持续的成长”。意思很明显。张磊之所以在坚持长期投资的同时,还能够实现40%的年化收益,赖于他有超强的“风控”体制——既能选对人,还能选对企业。

问题是面对来势汹汹的创业大潮,鱼龙混杂的创业者,投资人到底有没有火眼金睛,每一次都能选对人、选对企业?老虎也还有打盹的时候。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谈及投资失败案例,张磊没有详细说明最失败的投资到底是什么项目,其失败的原因倒是从他的选人标准中可以窥探一二:“人还是会变的,还是要多做准备;大环境改变不了,争取营造小环境;永远不要低估每天存心要跟你做交易的人,有些人以交易为主就喜欢买卖拆分等等,这些人我都比较警惕。”

不过,他的乐观也显现出来,这件投资失败案例被他形容为“本来以为能变成‘金婚’的,却残忍的变成一夜情的故事”。

成功的人并非没有犯过错,只是犯错的比例更小一些。对张磊来说,少量的投资失败没有磨去他对长期投资的坚持,反而让他继续奉行“和高质量的人花足够的时间,做高质量的事情”的投资理念。

或许,这才是他区别于其他投资人的最主要特质之一。

高瓴资本张磊:最好的投资不需要退出

与创业者一起完成梦想

1972年,张磊出生于河南驻马店市。家境一般的他,以驻马店高考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人民大学金融专业。

赴美国耶鲁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和国际关系硕士后,他没有像其他中国学生选择留在美国就业,尽管就职于华盛顿一家新兴市场基金公司,内心中也一直很清楚:有朝一日会返回国内。

即将雄起的中国,焕发的勃勃生机,涌现出众多朝气蓬勃和创业者与高科技创业公司,在招引着张磊。

梦想吸引他回国,回国后,他也一直致力于帮助那些敢于拥抱变化的企业家实现梦想。

2005年投资腾讯时,张磊与马化腾的梦想惺惺相惜,决意要做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当任何新鲜事物出现,你都想抢占每一个时代的风口,可是并不是所有看起来新鲜的模式,都是明艳动人的,背后可能隐藏着无数你不知道的陷阱、暗礁。在企业发展的关键节点或拐点,促使企业家们做出抉择的标准往往是梦想,也即使命感。

张磊眼中的马化腾,经营业务似乎在不断地变化,但其实背后的精神内核从来没变,就是做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公司。

对于企业,使命感就是企业应该坚守的底线。使命感为企业设置了一个无形的框架和发展引线。当企业遭遇十字路口时,使命感告诉企业该往哪里走,不该去哪儿

张磊投资蓝月亮时,也是看中了蓝月亮创始人罗秋平的使命感——做中国最好的民族日化品牌,看起来气势磅礴的使命感落地到企业经营中,走的便是一条艰难又坚定的平凡之路,“罗秋平只要看见有人衣服不干净,心里就着急,他每天都在为这件事去打磨,不断琢磨,不断提升用户体验。”

2008年,张磊研究中国消费品升级时,发现很多基础消费品品类都被跨国公司占领,比如,宝洁、联合利华就占领了家用洗涤市场。同时,眼光精准的他,也看到这些跨国公司的漏洞——他们有历史包袱,无法抓住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

张磊找到了当时做洗手液的蓝月亮公司创始人罗秋平,鼓励他做洗衣液。

那时,张磊的高瓴资本是蓝月亮唯一的外部投资人。而且,他投资蓝月亮时,蓝月亮是盈利的。但张磊成功说服罗秋平不要赚短期的钱,要勇于进入新的品类,打败跨国公司,变成中国洗衣液的领跑者。

张磊总结,“创业者有这个梦想,跟我们的理念完全一致,所以大家在一起才能做出一番事业。我们的投资从某种角度上讲有点像孵化器,但更像是思想的孵化器。”

事后的事实证明,张磊坚持的梦想不是空中楼阁。蓝月亮为梦想而行带来的亏损的确也是暂时的,现在,蓝月亮的盈利是原来的十倍。

对于创业者来说,在快速迭代时,不要盲目地跟着新鲜的思维模式和大佬的脚步走,不妨停下来,思考一下,是否和你的使命感相符,是否出自你的初心?

投资人不能帮倒忙

2010年,面对京东商城创始人刘强东7500万美元的融资需求,张磊语出惊人:“这个生意要不让我投3亿美元,要不我一分钱都不投”。

当这笔当时国内的早期互联网企业单笔投资量最大的案子水落石出时,张磊和高瓴资本一度被人取笑“钱多人傻”。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张磊当然不是“钱多人傻”,而是在于他洞察到刘强东所打造的重资产模式的终极目的是做最好的消费者体验,“当时流行轻资产模式,我觉得能有人愿意这么专注,这么真诚地为这件事,把自己的一切都搭上去,而且很真诚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的就是重资产,但是我这个重资产保护了最好的消费者体验。’我觉得这个企业很厉害。”

对于投资者在企业增值中的角色,张磊给出的一个建议就是,企业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一定要帮忙,不需要你参与的时候不要去添乱,不要给人家添麻烦,“投资者大部分时间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资本分配给最有效的、最好的企业家,使他能够把最大化地绽放自己,让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思想自由地发挥自己。如果由于你的存在使他有很大的无形压力,反而不能最好发挥自己,那一定会有问题。两军作战勇者胜,在这个创业者市场,互联网创业竞争如此激烈,如果他还老担心家里有婆婆问你这,问你那,他肯定动作有忌讳。”

张磊认为创业一定是要冒风险的,“如果一个创业者跟我说,我做的每个决策都是正确的,那我一定回答他,你一定没有做过冒险的好决策,你这个人没有去冒应该冒的险,你太循规蹈矩了,那你其实不适合创业的。”

“我就是桑丘•潘沙,我的角色就是帮助英雄人物成就大事。”这是对风险投资者最好的定位,张磊希望做的是让企业家完美绽放自己的幕后英雄。张磊与刘强东的合作顺风顺水,很大部分在于张磊给予企业家的自由度与刘强东的强势很合拍。

刘强东接受风险投资的原则是绝不退让的原则:第一,所有投资人,一定要对京东的商业模式有绝对的理解。你必须理解我们,因为不理解我们,你进来之后你就指手划脚、同床异梦。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断问我们为什么。第二,一定要长线投资。每个投资人在签协议之前,我们都反复十次、一百次告诉他,你别指望公司五年之内你就能套现,不可能。

企业家每天有很多具体的事情需要处理,他对宏观大势以及行业的格局的了解往往不如投资者更充分,投资者会花费大量的时间,聘请专业人才研究行业格局。投资者会与企业家分享他们的研究结果,在战略略层面上与企业家讨论。

但在讨论的过程中,如果创业者与投资者的观点出现了分歧,张磊坚持的原则是,由企业家自己做决策,即使他并不同意创业的决策,但也会给予支持,“说白了创业者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他自己也遇到很多挑战,投资者需要给他最大信心让他绽放出来,虽然他不一定对,但是当他有信心这次不对,下次就有对的机会。但是你上来就老打击他,他就没信心,他即使这次对了,以后也会错,而且错会错大。如果犯错还不如早一点犯错,这是我觉得这是战略上对他的最大帮助。”

向创业者提供资金和其他帮助的同时,又给予无限的自由,张磊甘于做“退居幕后”的“推波助澜者”,积极支持和配合企业家的“绽放”,这才是真正高明的投资人。

附:艾问张磊快问快答

艾问张磊:对于您而言,您观察一个创业退出的最佳的途径有哪些?

张磊:我觉得大家通常说的IPO啊,收购兼并啊,我觉得有很多这种途径,要看创业者自己的理想是什么,自己想干什么。

艾问张磊:那比如说并购,比如说上市都算,在高瓴资本的盘子里,哪些比例是上市的,哪些比例是收购的,哪些比例又是其他?

张磊:还是上市的为主,最近也有一些企业家并购,我们投了安居客,被58并购了。投资了滴滴,和快的进行合并了。还有京东和腾讯的电商合并,所以说我觉得还是会有很多的这种事。

艾问张磊:但是一般并购,他里面涉及到创新,涉及到雇员,涉及到这种管理风格的融合和改变。你怎么看?或者说这些问题你们高瓴的态度都是什么?

张磊:我觉得这个还是要看并购前的准备,而不是并购以后,可能工作要很早之前就做起,例如文化上、组织架构上如何融合的好。

艾问张磊:能举个例子吗?

张磊:我觉得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滴滴快的,就是非常好的融合。

艾问张磊:那时机呢?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并购,那并购什么时候对于一个创业企业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张磊:我觉得就是看你这个,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如果你还是在靠重复的简单的烧钱去增加用户,而不是说是靠增加这种更好的服务,更好的产品服务的时候,就是说你简单复制的模式走到头了以后,你实际上是一个应该考虑并购的。

艾问张磊:那退出投入的资金以及创始人的收益的关系您怎么平衡呢?

张磊:我们可能跟很多资金,可能跟大家很多想法不一样。我们是长期资金,所以我们上市以后不需要退出,对我们来讲最好的投资是不需要退出的投资,但如果你能找一个好的公司,你能够跟着他投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那其实你有更多的这种复合的收益是远高于这个投资完了,赶紧卖完赶紧再找下一个,“骑驴找驴”的那种投资方式不是我们的投资方式,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更在乎这个企业有没有长期持续的增长力,能不能继续的成长。

王一粟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