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科技 > 科技要闻 > 正文

杨浩涌:半年50亿美元培训“蓝领互联网”工人

2015-08-07 02:42:5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分享到:
T + -
导读:赶集是以招聘为切入点,切入到“蓝领互联网”。赶集针对“蓝领互联网”应用与服务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团环。

编者按

互联网生产、消费的主力,正在从以程序员、工薪阶层为代表的白领转向蓝领,他们包括快递员、美甲师、到家阿姨、按摩师、厨师……

这是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后,互联网之下正在发生的人口结构的深刻变革,是互联网的人口质变。

中央政府正在力推互联网+以完成产业升级。本报记者调查所得,互联网人口继续下沉到城市的蓝领阶层,他们通过互联网平台完成业务,不仅完成了对原搜索内容、电子商务、社交网络等互联网业务内涵的改造,更借此完成对传统产业和生活业态的升级改造,是为“+”。

而这,是在质变中的互联网中国。

本报记者 侯继勇

实习记者 聂 敏 北京报道

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加速消失,而属于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却重又到来。

这使得“蓝领”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力量。围绕他们是巨大的生意,仅今年上半年这一领域的投资超过百亿美元,包括滴滴快的、Uber、美团、一亩田、车易拍、百姓网、百度外卖、糯米……

这100亿美元,一半用于给用户发红包,另外一半用于发展蓝领产业工人。包括快递员,美甲师,到家阿姨,按摩师,厨师等。蓝领互联网工人,是蓝领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也就是说,半年来投向培训蓝领互联网工人至少已投资了50亿美元,而这只是开始。

这是经济结构、消费结构,特别是互联网开始悄然发生内核变化的基础要件。

在赶集网CEO杨浩涌看来,未来十年是“蓝领崛起”,这包括:一是生产者层面,不仅包括“码农”,也包括阿姨、美甲师、快递员等;二是互联网服务消费者层面,不仅包括城市白领,更包括蓝领;三是全球布局层面,互联网重心从欧美“白领国家”向中国、巴西、印度这样的“蓝领国家”开始转移。

赶集网CEO杨浩涌最近喜欢跟朋友交流跑步心得,即使是那些还没有跑步的朋友,只要是好友。比如浪淘金CEO周杰,最近一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浩涌劝我跑步,说自己跑步有瘾了,每周至少两次。周杰是谷歌全球前200名员工,早期曾负责谷歌广告系统的开发,也是赶集网的早期投资者。

杨浩涌另一个跑友是58同城CEO姚劲波。姚劲波此前很少体育运动,两家公司合并后,两人必须在一起商量赶集58整合的事情,杨浩涌就约姚劲波来奥森跑步,姚劲波居然也答应了,现在竟然也开始练习跑步。如果时间回到今年4月17日以前,没有人会相信两个人会在一起跑步:赶集与58在分类信息行业里面近乎天敌,横梗在他们之间的只有战争,没有和平,遑论友谊?

4月17日之后,一切变得不同,赶集与58在一起了。合并之后,杨浩涌与姚劲波同时任联席董事长、联席CEO。

合并后,两家公司市值突破100亿美元,不再是小公司。两家公司的业务进行纵向划分,分类信息,招聘,车,房,O2O服务分属杨浩涌、姚劲波两人。杨浩涌把58赶集这种对等合并之后形成的组织架构称为“联邦制”。“联邦制”的核心是资源共享,利益均沾,联邦制的顺利运行的关键是管理者的智慧与完善的制度建设。

除了上述业务之外,还有创新业务,无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网,都投资、孵化了数量众多的创新型企业,其中以O2O居多。在创新型业务之外,允许适当的内部竞争,胜者将获得两家公司的优势资源的支持。

互联网主力从“白领”转移到“蓝领”

《21世纪》:为什么赶集网认为招聘业务重要,是O2O的基石?

杨浩涌:O2O是互联网的未来。赶集做招聘,就像别人挖金矿,我却卖铲子。挖金矿的人多,是红海,卖铲子是蓝海。O2O是未来,有巨大的想像空间,赶集做的招聘却是基础。

利用互联网工具,不管到家服务,还是到店服务,比如洗衣服、美甲的、捏脚的、按摩的,说到底是人类的又一次解放,对手艺人的解放。他们之前为公司上班,依附于机构,机构抽成40%、50%甚至更多。移动互联网时代,依托于赶集这样的平台,把服务标准化,解决信任等问题,手艺人不需要任何中间环节,就能直达消费者,收入几乎全部归手艺人。

这些手艺人的收入一般都在5000元以下,甚至更低,他们来自社会低层,勤劳,创造财富的欲望强烈。他们都有一个最为核心的需求,即找工作的需求。赶集有过调查,在工厂的员工,基本上是每三个月换一次工作,包括速递、阿姨等在内,基本上是每六个月换一次工作。找工作对他们而言频次非常高,或者说是频次最高的互联网服务。

村里人到城里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工作,正是招聘帮助他们完成了村里人向城里人的转变。第一份工作,他们求安稳,就在一个工厂里打工,包吃包住;或者找一个餐馆,去当服务员,包吃包住。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开始了解这个城市,就开始换工作了,比如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这时候他们需要学手艺了,比如捏脚、美甲服务、快递员,这时他们就需要我们的培训、招聘服务。

《21世纪》:你的意思是未来的互联网是产业工人等“蓝领互联网”时代,那么赶集的目标是什么?

杨浩涌:我认可“蓝领互联网”这一提法。这一提法至少包含三个方面的含义,一是生产者构成发生变化,不仅包括“码农”,更包括阿姨,美甲师,快递员等蓝领人员;二是互联网服务的消费者不仅包括城市白领,蓝领成为互联网主力消费人群;三是全球布局看,互联网模式创新的重心从美国、欧洲这样的白领国家向中国、巴西、印度这样的蓝领国家转移。

PC时代,信息技术主要应用是生产手段;PC互联网时代,生产与消费在信息技术应用方向并行,但主要由白领构成;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向消费领域倾斜,特别是向传统意义上的募集倾斜,这是蓝领新世界形成的根基。

“蓝领互联网”时代,我们提供的服务类别很多,一是中低层金融服务,比如赶集预支工资计划、赶集江湖救急,二是社交服务,比如赶集群组,三是居住服务,比如租房租呗,四是整合内部供应商的人员培训服务。

招聘是基础服务,串起这些服务的一条线。未来这些服务会形成一种生态,你可以叫做“赶集+”。

招聘是“蓝领互联网”的切口

《21世纪》:对于产业工人等蓝领,赶集如何构建O2O链条?

杨浩涌:赶集是以招聘为切入点,切入到“蓝领互联网”。赶集针对“蓝领互联网”应用与服务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团环。

招聘是很重要的。你是从我这里找到工作的,我拥有包括身份证在内的所有信息;你换工作时,培训是我做的;一段时间之内的,你的工作覆历我是知道的。拥了这么多信息后,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建立风控模型。

赶集知道用户的很多信息,包括工作单位、收入、工资发放时间。从而,赶集可以做到给工人提前支付工资;等到了发工资的时候,赶集与雇主合作,从工资里面扣除。

因为掌握了这么完善的数据,赶集与包括雇主在内的机构有紧密的合作,风险其实是很小的。赶集也有一些风控模型,比如工资3000,我们可以贷1000;根据贷款诚信纪录,再调高或是调低。

我们甚至知道这样的信息:我把你送到富士康去工作,我知道你每个月的工作状况,比如公司给你评优了,或者因为你工作努力,加薪了。这时候有需要提前用钱,我们可以代富士康预支工资,领工资的时候直接扣除。

赶集甚至可以做到“江湖救急”,很多年轻人在城市都是月光族。这是你没有钱了,赶集可以借钱给你,帮你渡过难关。

《21世纪》:赶集的培训,与传统的人员培训有何区别?

杨浩涌:一个人从三线、四线甚至农村来到北京,他不知道做什么。赶集招聘告诉你,你或者适合阿姨、快递、美发、富士康、美甲、收银员……你没有专业技术,赶集对你定向委培。生活遇到困难,赶集提供各种蓝领金融服务。工作想转型了,还是回到赶集。开个玩笑,从希望的田野来到繁华都市,赶集及其伙伴提供一切服务。

赶集自己不做培训,而是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培训机构,有雇主,也有求职人员。我们的培训与现在的大学不一样,我们可以包找工作:比如一家公司需要什么技能的人,数量多少,我们就线上揽人,直接培训。

所以,赶集基于平台思维拓展业务,一个方向以招聘为基础,围绕蓝领提供各种服务,这是纵线;另外一个方向是行业细分,向垂直领域拓展,每个垂直细分领域也有一横一纵的空间,这是横线。一横一纵相辅相成,开枝散叶。

《21世纪》:现在社交工具已经很多了,比如微信,陌陌,QQ,赶集为什么要在中基层群体中推广“赶集群组”?

杨浩涌:与白领人群不同,蓝领人群有自己的特点,比如因为经常换工作的原因,流动性强,是移动的。

赶集的优势是,通过你的简历,我知道你家是哪里的,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曾经在哪所学校学习,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有什么样的技能。赶集群组是基于这些群组生成的,比如在赶集北京,就可会司机群,保姆群,阿姨群。物以类聚,人要群分,因为共同的特点,他们渴望各种各样的交流。其实这种交流会给他们的工作、生活、学习带来很多帮助。

群组的活跃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现在赶集上活跃度最高的群组,每天日活超过30万。群组刚刚推出,想象空间巨大。

58赶集合并方案正在设计

《21世纪》:58、赶集合并后,公司架构会是什么样的,业务模块如何划分?

杨浩涌:我们分两步走,第一步就是整合外部资源,特别是减少因为“战争”带来的消耗。第二步我们(包括杨浩涌与姚劲波的管理层)正在设计,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很快就会有结果,合适的时候会向外部披露。

合并之后的架构类似“联邦制”,与一般合并不同,是对等的合并。一般的合并总有一方比较强势,或大鱼吃小鱼,或蛇吞象,58与赶集的合并,是两家市场地位一样的公司的合并。英联邦的模式比较适合这样的架构,这算是架构上的创新。

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在分类信息领域竞争比较厉害,但未来却不一样,在未来新市场,主要是O2O领域,合并后目标一致,对手也是赶集58之外的其他对手,而不是相互竞争。大英帝国号称日不落帝国,“联邦制”方式是其全球拓展的基础。

《21世纪》:58、赶集在创新业务上如何进行资源上的合作?

杨浩涌:58与赶集各自发起的创新业务都会得到对方的支持,赶集投的项目58会参与进来,58投的项目赶集也会更多的给予支持,最近我们很多项目都在对接,包括招聘、二手车,都在跟58谈深度的整合,58到家跟赶集也有合作。

整合之后团队相比之前会多出来一些人,这些人会安排到创新业务上去。58赶集未来的市值空间要往100亿美元、1000亿美元走,会有很多新业务出来。以这样的市值衡量,人才其实不够,还会招聘更多新人。

《21世纪》:赶集如何推进内部业务孵化和外部投资?

杨浩涌:赶集有一个内部创业机制。基于赶集平台这一个大的导流入口,有很多创新型的项目可以做。有时候恰好我们内部员工想做,我们就放手让他去做。给他一个时间,比如半年,做出来之后投到市场上去看效果;效果好,我们就会追加资源,投入一定资金;一年之后,如果商业模式跑通了,我们就会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创业公司,公开融资。

这对于内部员工来说,其实就是创业。他们是带着工资创业,没有后顾之忧,还有赶集的资源支持。这样的项目,我们现在孵化出来好几十家了,再加上赶集的外部投资,现在合计已经投资十几家企业了。

赶集在O2O上投资比较成功。因为我们除了投钱,还投了资源,比如流量,更投入了管理智慧。在互联网企业中,分类信息网站最早建立起了“扫街”的能力,这是一般互联网企业所不具备。这种能力恰恰好对O2O企业提供很大的帮助。

《21世纪》:你最近表示,O2O已经过热了。外界则说“B轮死”,你如何看这一现象?

杨浩涌:O2O会跟“千团大战”一样的结局,每个行业剩下一两家,甚至只剩下一家,数目众多的创业公司会倒在创业途中。

过去半年,互联网行业砸向O2O的资金至少超过100亿美元,数额较大的包括:滴滴快的融资20亿美元、Uber融资10亿美元、美团先后两次融资合计融资17亿美元。在任何一个细分行业,比如美甲、美发、按摩、生鲜到家、绿植到家,都至少砸进去了数亿美元。这些钱,一半补贴给了消费者(发红包),一半补贴给了蓝领互联网人口。

现在O2O创业的公司特别多,资本市场的估值特别高,每个细分行业都有很多玩家,大多数行业补贴都很高。就一个按摩行业,就有好几十家。按摩行业每单补贴至少50元以上,没钱补贴,不仅用户、单量不会新增,原有用户会逃离,业务将终断,一下子变为零。原因很简单,每单都要烧钱,没钱一单都做不了。

资金链断裂一般不发生在互联网企业,因为即使不投入,用户还在。O2O不一样,很多企业会死于资金链断裂。我的预测是,最后每个品类都只会剩下一两个,年底如果跑不进前三就没戏了,资源会向前三名汇聚。(编辑 丘慧慧)

郭浩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广电总局要求“ACFUN”等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