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钱CEO王炜:媒体人创业要有理想主义支撑

2015-07-20 23:06:02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乐钱CEO王炜:媒体人创业要有理想主义支撑

网易科技讯 7月21日消息,网易创业Club旗下的第42期五道口于7月19日在清华科技园举行,本期沙龙的主题是“媒体人创业的那些坎”。沙龙邀请了多名资深媒体人创业者,其中,曾供职于搜狐、新浪,并历任中国金融在线、凤凰新媒体、和讯网副总裁、总编辑,现任乐钱网CEO的王炜先生首先发表了其对媒体人创业的看法。

王炜告诉大家,早期的媒体具有浓重的理性主义情结,考虑的问题很宏观。市场化给媒体人打开了一个窗口,他们可以快速的聚集在一起,去碰撞和做事。后来媒体人中的理性主义出走,更多的到市场和新媒体中,形成第一代互联网媒体的中流砥柱。但是,王炜认为,创业对这些理想主义者而言并不意味着给传统媒体敲响了丧钟。这种丧钟实际上是由市场和媒体的迭代而产生的,并不是说因为这些理想主义者的离开而导致了媒体的崩塌。

同时,王炜还提醒媒体创业者,在媒体的时候,所有围着你转的人80%的人都是有求于你的,很风光。但是,这都属于平台的,而不是个人的。当你成为创业者会发现双方是截然不对等的平台对话。除了身价放下,低头之外,一定要有理想主义者在支撑。所以说,理想主义者是创业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成功是小概率是事件,创意和努力是很重要,但是不会决定成功,概率很运气也很重要。现在是一个以人为核心的创业模式,人力资本主义时代即将来临。而互联网和金融都是以人为核心的创业模式。

对媒体创业者来说,泛媒体时代一切都是媒体,一切都是内容。但优质的内容是稀缺的,从内容到产品实际上两者中间的跨越并不难。其实媒体本身每天出的这些内容就是产品,每一个好的媒体人他天生本身就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因为过去他的产品就是一页一页的字。

另外王炜还介绍了自己的创业项目乐钱网。王炜称,乐钱是一个互联网金融项目,主要是做P2B的方向,更具体的来说,是农业的供应链金融。

以下为王炜演讲实录:

主持人: 首先有请乐钱网的CEO王炜先生跟大家分享他创业的辛酸苦辣。王总曾经在和讯网、金融界、新浪、搜狐以及在工商银行、IBM公司担任过总编辑、副总裁以及很多高级的岗位。乐钱是王总创办的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他为什么会选择互联网金融,在创业过程中有哪些体会,接下来有请王总跟大家分享。

王炜:大家下午好!很多新老朋友,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有这么一个场所跟大家交流。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现在做的项目叫乐钱,主要是做P2B的方向。可能大家都听说过P2P,P2B相对于P2P而言,比较简单的讲就是额度比较大的是P2P,我们基本上做的是300到3000贷款额度的P2P。我们主要做的方向是农业的供应链金融。

我一直定义我们创业其实是对理想主义者最好的惩罚。一个人在早年间的时候,可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未来的生存你会屈从一些组织化的生存,但是到了一定的年纪以后,或者你觉得自己的资源条件成熟以后,更多的就想自己做一些事。在你做自我实现的时候,你会发现理想主义确实是害死很多创业者。坦白的讲,我认为创业这个事情成功是小概率的事件,坦白的讲是凭运气,不是你的创意多么好,你多么努力。中国好的创意有的是,你说你努力,有的人比你还努力。

我们跟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交流过,大部分认为实际上创业成功第一是小概率事件,第二大部分是凭运气,有的甚至认为90%是靠运气。当理想主义者面对运气这种不确定东西的时候,这种惩罚其实是很严重的。你只有付出加倍的努力,运气不是掌握在你手里面,你只有加倍的努力去创造出更多的idea。和你理想的出发点往往是有很大的冲突的,所以我说你的创业实际上是给理想主义者最好的惩罚。

什么是理想主义者,或者说创业对理想主义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媒体。所有的媒体人如果是在10年以前,在媒体里面的人,我们把时间可以倒推到90年代末,中国媒体的市场化为核心的这么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大部分媒体人都是很理想主义的,比如说早期的《华商报》再到后来的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这么一批媒体的出现。那个时候大家好像不太关注自己生存的问题,更多的是操的是中南海的心,明天国家有什么样的走向,是不是要跟美国在南海打一仗这样的问题,考虑的都是很宏观的问题。但是为什么这些理想主义者能够聚集到媒体,确实是市场化打开了一个窗口。

在那个年代,实际上没有什么太多市场化的媒体。80年代我们曾经出现过诸如像世界经济导报相对市场化的媒体,但是基本上是体制内的。到了90年代末出现的这一批媒体,确实要靠市场去养活自己。所以他打开的这扇窗户,允许这些理想主义者迅速的从全国聚集到一起,这些理想主义者在一起当然会有新的碰撞,但是最核心的还是一个问题,这些市场化的媒体在当时他们获得的收入,实际上是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也就是说他能够有尊严的活着,这时候才能操理想主义者的心,去讨论中南海的事情,随后当然我们大家也知道,传统媒体开始下滑。过去大家还在谈怎么去拯救传统媒体,后来我们为什么不谈了,好像这个事不用拯救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理想主义者们就开始纷纷出走,从媒体走出来,他走到哪去了?到了新媒体,到了产品化的公司。

你说创业对这些理想主义者而言是给传统媒体敲响了丧钟吗?我觉得还真不能这么说,这种丧钟实际上是由市场和媒体的迭代而产生的,并不是说因为这些理想主义者的离开而导致了媒体的崩塌。这个中间一定是有一个逻辑的出发点的。因为市场不再需要这种媒体,所以大家活的不好,大家自然而然要想着离开,而这个时候市场出现了互联网媒体,第一代的门户,微博、微信这样一些媒体的出现,自然而然大家就选择了离开。参加到这样一些互联网的公司里面去。

所以你说它是丧钟,它不是由这些人敲响的,某种程度上对传统媒体而言可能是一种振聋发聩的表现。这些人的离开,就意味着传统媒体的那种精英媒体的体制在坍塌。面对这种网络各种各样的UGC的内容,过去我们传统媒体自以为是的PGC出现了问题。所以,对传统媒体敲响了所谓的丧钟的时候,实际上这些人离开我觉得不是坏事。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你是坚守在里面的也好,离开的也好,实际上都是在对媒体做出新的贡献。你很难说离开了就不再热爱媒体,而留守在里面的就是热爱媒体。

我觉得可能每一个坚守的人他的心都是在离开的,每一个离开的人他都在坚守。因为他们都在坚守着理想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如果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至少他肯定是有理想的。理想主义者在创业这个事情上,他是一个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

在这个时代,我觉得对理想主义而言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只要你有理想,你可以去实现,只要你有资源你可以组织相应的资源、人脉、资金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过去是不可能的,十多年前,包括这一批媒体人刚刚离开媒体的时候,虽然那时候的VC很多,但是真的投的项目和今日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我亲眼见到的一个场面,有一个哥们,我去喝咖啡,我说你在这干什么,一桌一桌的发名片,投资人你有什么项目。现在确实钱太多,大家都在找项目,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是这也是最坏的一个时代。为什么这么说?竞争者多,创业者也多。你自以为在家闭门造车造出来一个历史上无比牛逼的创意,结果到投资人那三句两句就给你毙了,这个我们看过十几个了,太多了。你自以为很好的团队,投资人居然不是211、985学校毕业的,你怎么找一个中专生当你的合伙人。其实所有的投资人在挑这些刺的时候,我们反倒应该问自己,还是你自己的项目出现了问题,并不是说他不愿意投。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最近有一个词叫人力资本主义时代,确实是互联网带来的人力资本主义时代。过去传统制造业的大规模的工业化的生产,在这个时代某种程度上不再重要了。我选择的这个行业是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和金融都是以人为核心的创业模式,某种程度上它也是最难标准化的模式。

大家可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企业上市,但是很少看到会计师事务所上市、律师事务所上市,为什么?因为它都是以人为核心在运转的。以人为核心运转的,当你的团队如果钱没给够,待遇没给够,人就走了,自己再去支一摊,又多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当你给够钱,给够待遇,你就会发现成本太大了。所以,所谓人力资本主义时代的到来可能就需要大家更多的去考虑我们怎么在这样一个时代去提供更好的、更高毛利的,能够变革商业模式的这样一些新的服务给用户。

人力的成本上升以后,作为媒体人创业会出现什么情况?泛媒体时代一切都是媒体,一切都是内容。但是我们要记住一点,优质的内容是稀缺的,从内容到产品实际上两者中间的跨越并不难。我记得过去很多从媒体创业到互联网的,说总是听到一个词——产品。其实媒体本身每天出的这些内容就是产品,每一个好的媒体人他天生本身就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只不过说过去他的产品就是一页一页的字码在那。所以大家不要把媒体人创业搞的很苦,你就不懂这个行业,万物都是相通的,不是太难的。至少从我自己做了十几年的互联网而言,我觉得媒体和内容和产品本身没有太多的冲突的地方。

主持人:谢谢王总的分享。我先问王总一个问题,我跟乐钱网的同学也交流过,提到一点,媒体人创业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新的角色怎么面对的问题。创业者需要一个非常乙方的心理,从甲方到乙方角色的转变,王总对这种角色的转变有没有一些体会?

王炜:从我自己的角度,过去坦白来讲在媒体的时候,我前前后后在很多网站当过总编辑,包括凤凰、和讯。你当总编辑或者你做互联网媒体的时候,所有围着你转的人你一定要清楚,80%是有求于你。你出行可能很风光,有头等舱,有接有送。中国500强的老板我基本上可以推门就进,但是这些都是属于一个平台,并不是你个人的。即使你个人和他(她)有很好的关系,他(她)也信任你,但当你成为一个创业者的时候,你会发现双方是截然不对等的平台在对话。因为你的实力很弱,对方的实力很强,这个时候除了你要放低心态。比如说大家谈的你要把身家放下,学会低头,我觉得不用去细谈。创业者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基本上不太可能成功。

在放下身段的同时,一定要有理想的东西在支撑,你为什么放下这个身段。另外,确实你在跟这些人去谈生意的时候,不是说哈哈大家一乐,你一定知道自己要谈什么事情。因为双方的平台确实差距太大,你过去认识的那些老板都是很大的企业的老板。比如说我认识李彦宏,我去找李彦宏谈,什么都没有,说你给我点资源,你总得有一个具体的事情来谈,你得跟人家的实力去匹配。

从我个人的例子,我们在做这个创业的时候,跟某个公司去谈一个合同,双方确实不太对等,那基本上是中国民企的巨无霸。我们去跟他们谈一个合作,谈的非常艰难。2014年2月份把这个事情定下来,最后合同经过层层执行,10个月才谈成。

一开始我们觉得关系不错,兄弟们帮个忙,但是你能帮别人什么。过去媒体人积攒下来的优势是某种程度上你认识人而已,但是你对生意的理解是不是真的到了那个层面,你做的事情能帮到别人,别人才愿意帮到你,否则你的资源是没有用的,或者别人顶多给你站个台。贵公司成立了,我给你当个顾问,如此而已。

主持人:所有的问题都要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就是互相带来价值。在您创办乐钱的快2年的时间里,哪些坑是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王炜:我们的创业确实不具有太多的可复制性。首先我们的团队确实是以媒体人的创业团队为主。第二,这个团队我们出来以前大部分都是各个媒体的高管,甚至我们计算过,我们这个团队按照市场价,大家真的去开工资,大概一年需要1000万。

过程中你要说最大的坑是什么?就是成本,因为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工资算作成本,所以只能自己不拿工资。你要按照市场价来配,资金就转不动了。我们四个合伙人是不拿工资的,年薪加在一起大概有1000万。

主持人:合伙人不拿工资,他们的生活怎么办?

王炜:所以说我们的团队模式不太可复制,因为我们几个合伙人对钱没有太多的欲望。过去大家都是从凤凰、新浪、搜狐、腾讯拿过股票,大家不创业,回家呆着,这一辈子也能活得下去。虽然这是好事,为什么说是好事?心态上没那么扭曲,但是坏事就是可能大家做事也没那么急。而且我们的创业项目是从2008年开始到2013年我离职才认真去做这个事,中间琢磨的时间也特别长。你说中间有什么坑,坦白的讲,我们做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顺利的。

第一,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五个月我们就实现了扭亏为盈。虽然去年整体是亏损的,但是到今年利润有1000多万,这个可能是不太好复制的。一般创业公司从盈利来说没有这么顺利的进展,当然可能是过去我在很多企业当高管的经验告诉我,成本控制很重要。所以我们在成本控制方面做的还比较好,当然成本控制,人力资本主义时代,这个成本控制不是靠你去克扣员工的工资,而是靠我们自己对市场的理解把握。比如说在我们这个行业,每家公司基本上都至少给百度贡献1000万的广告费,我们是一分钱没贡献过。

主持人:我对乐钱比较熟悉,都是我原来的同事。因为王总的个人魅力,所以很多人跟随王总来创业。

王炜:在原来的公司一年拿50多万的小姑娘,到我们这来,第一句话就是我一个月只要1万5,我说还多了。她说你说多少?

主持人:合伙人的搭建是团队里非常核心的问题。

王炜:还有一些是可复制的,就是团队。我们这个团队从琢磨创业这个事到最后做成,中间大家琢磨了5年。5年前我们想的事和5年后我们做的事是一样的,当然这个太不互联网了,中间大概有5年时间的磨合。另外,我们的团队大家过去是同事,有很深的感情。经常是大家在办公室开会,互相指着鼻子骂,恨不得大打出手,回去晚上还在一起喝酒吃饭。

tyl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