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涛:大家医联是体制内医生集团

2015-07-09 10:53:16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孙洪涛:大家医联是体制内医生集团

网易科技讯,在网易创业CLub主办的第41期五道口沙龙上,大家医联发起人孙宏涛做了主题演讲,孙宏涛认为,在过去大的环境下,医改很多年没有成功,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没有医疗主体——医生的声音,这样的医改是肯定会失败的,只有把医生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解放医生,这样的改革才有可能成功。

医改政策从去年8月份开始逐渐松动,例如北京允许公立医院的医生开立自己的私人门诊,再到了今年3月份,医生可以在更多场合多点执业的政策,还有广东、深圳、江苏、浙江等省份相继出台了允许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这些政策红利催发了医生创业的动力。

但孙宏涛同时提出,医生跳到体制外是不是更好呢?其实体制外一样很残酷,可能医生离开了体制你就什么都不是,公立医院的垄断导致了优质资源,科教研全在公立医院,每个医生被公立医院的光环笼罩,没有自己的品牌,当他离开公立医院,或者贸然离开公立医院,是进入到下降通道,是一个吃老本的状态,消耗过去的资源,包括多年来积累的人脉、技术。调到体制外的医生之前有些名气,出来以后也慢慢沉寂了。

坦率讲,医生更多倚仗的是体制内的光环,没有了光环,医生则需要有很长时间来培养自己的品牌,贸然离开大的平台,那么就变成了单打独斗的个体医生,这是很麻烦的。

孙宏涛介绍,大家医联做的事情就是让医生不需要离开体制,做一个科教研平台,在原来的平台内继续保持上升空间。因为留在体制是理想现实主义的最佳选择。

医生的解放,将会释放出医疗市场的巨大生产力,现在如果有一些方法或一些措施把医生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医生参与到大的变革中来,也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孙宏涛介绍,大家医联最近签下了国药控股,他们一样需要优质的医疗资源,大家医联跟他们的结合应该是一种双赢的局面,帮他们盘活医疗资源,这也符合医改的大的方向。

以下为孙宏涛演讲实录:

网易科技:有一位迟到的嘉宾,孙宏涛老师,其实最初是大家医联获得融资的消息引爆了医生集团的话题,迟到有惩罚,演讲增加5分钟。

大家医联的模式大家基本都有大概的印象,最近他们又有新的变化,请孙宏涛老师介绍大家医联的最新进展以及遇到的问题。

孙宏涛:感谢网易科技,我不像一个创业者,更像一个落魄者,很狼狈,各种会议总是迟到,太抱歉了。

大家看有什么问题吧,我的事情大家可能都有所了解,最近也是有些过度地曝光,现在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事儿。

前面是行话,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因为医生们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获取阳光的收入,患者因为高科技,很多疾病都能得到治疗,但现状也是很凄惨的,大家都知道,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大医院爆棚,小医院门可罗雀,医生也是每天辛辛苦苦,还面临着很多医疗之外的风险,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有所改变,怎么变呢?其中就会提到一个多点执业的政策,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但一直没有落地,因为现在很多优质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大医院里,科教研平台对医生是非常重要的,医生希望在这个平台上获得继续成长的滋养和支持,但另一方面医院院长也有顾虑,医生多点执业害怕影响本院工作,医生也有顾虑,会不会多点执业导致医院对我另眼相看,这些顾虑导致多点执业一直没有落地。

好的政策从去年8月份开始逐渐松动,包括北京允许公立医院的医生开立自己的私人门诊,到了今年3月份医生可以在更多场合多点执业,广东、深圳、江苏、浙江,这些政策红利催发了医生创业的动力,在这种大的背景下,才让这种事情有可能做,我们已经酝酿一年多了,但为什么不做呢?因为政策的原因,老政策下是做不了的,现在政策红利的催生才让事情有了可能性。

在过去大的环境下,医改很多年没有成功,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没有医疗主体,医生的声音,这样的医改是肯定会失败的,只有把医生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解放医生,这样的改革才有可能成功。

大家说,体制内受限,跳到体制外是不是更好呢?体制外的问题一样很残酷,现实是很残酷的,可能你离开了体制你就什么都不是,公立医院的垄断导致了优质资源,科教研全在公立医院,每个医生被公立医院的光环笼罩,没有自己的品牌,当他离开公立医院,或者贸然离开公立医院,是进入到下降通道,是一个吃老本的状态,消耗过去的资源,包括多年来积累的人脉、技术,有的医生可能会有些名气,出来以后也慢慢沉寂了,更多普通医生,因为他只是阜外医院的张大夫、协和医院的李大夫,或者是张教授、李教授,当他进入系统中以李医生、张医生(的身份出现时),老百姓是不认的,所以他需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沦和低潮期,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自己积累人气,重新塑造自己的品牌,才能重新获得社会的认可。

坦率讲,我们出来更多倚仗的是体制内的光环,没有了光环,我们需要有很长时间来培养自己的品牌,他贸然离开大的平台,那么他就变成了单打独斗的个体医生,这是很麻烦的。

举个现实的例子,一个微博上非常有名的医生,当他离开大医院以后他长期都找不到投资方,他想建一个自己的诊所,但找不到投资方。如何把“我”变成“我们”,换句话说,其实我当时做这件事情也是想建一个自己的诊所,我们想响应国家的号召,在基层社区建一个自己的诊所,同样面临我怎么去融资,我怎么拿到钱,我怎么做这件事情,这种困难,我们要避免过往的教训,所以我们就想到了由“我”变成“我们”。

我们是一群医生,我们是以中国医生合伙人的形象、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这是中国没有的,中国第一次有医生合伙人的概念,所有这些东西全是新的,我们为什么从3月份到现在,包括很长时间,两个多月,我们都在做内部的架构设计和整固,包括对外宣布融资,融资成功,在这之前我们没有可参考的模式,只有参考律师事务所,好在我们的团队里有一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他帮助我们设计了这种架构。

大家医联从3月份开始就启动了医生互动平台,我其实非常感谢媒体,尽管今天我在微信上跟某位媒体记者大吵一架,但我非常感谢媒体,媒体是双刃剑,但做记者是要有基本底线的,作为一个记者,你跟一个被采访人之间获得的资讯是不能对外公布的,或者是不合适的,比如说某某某愿意投我们,你来采访融资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某某某曾经跟我们有过接触,但这个事情是不应该公开的,但有的记者完全没有底线,就在外面公开了,所以我很生气,这种记者不配做记者,但我个人非常感谢记者,3月份启动后得到了各种媒体的报道,非常高的曝光率,新华社两次专访,昨天又有一次点名,大家医联这个平台可能会帮助大家构建体制内良好的资源,和体制外获得体制内需要医生项目的平台,其实就是中国医疗资源的不均衡,比如说中国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北上广,其它边远地区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是没有医疗资源的,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做这样一件事,我个人认为这不只是一种医疗行为,而是一种社会的行为,一种社会问题。

大家都知道北京是外地来看病最多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每年都有几个亿的人流动,为了来看病,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让这些患者留在当地看病,这些流动人口带来的巨大社会压力都会缓解,比如交通资源,这些都是社会资源,他过来不是一个人,他可能要拖家带口,无论是坐火车还是坐飞机,这是一种社会资源的浪费,他来了以后要吃要住,对北京这个大城市都是一种压力,他来了以后甚至会形成癌症村、肿瘤旅馆,甚至心血管病旅馆,这些都是压力,甚至会造成社会治安的问题。所以我们说我们做的这些点滴努力是一种非常理想化的状态,我们希望我们这些努力能够点滴改变现在的状态,哪怕我们让一部分患者留在当地,那就是一个造福社会的事情。

从这个意义上讲,也是政府支持我们的原因,因为我们这样做是完全符合国家分级诊疗政策和转诊政策的,就是要让老百姓在家门口看上病,这是我们的初衷,也是国家所倡导的。

大家医联做的事情大家可能都有所了解,不需要离开体制,做一个科教研平台,在原来的平台内继续保持上升空间;右边做的事情就是作为一个桥梁,嫁接资源的不均衡。我们在北京已经签了两个合作医院,未来我们会更多为公立医院进行服务,中国的患者是非常有特点的,中国式患者的特点就在于他们其实很少愿意去私立医院看病,我们这个医生集团和以往医生集团很大的区别在于我们是为了更多服务中国式患者,中国的医生合伙人服务中国式患者,高档的、涉外的、私人保险的医疗场所,OK,没问题,我们也可以合作,但我们更多是服务中国式的患者,所谓体制内的医院,或者是改制后的医院,其实就是老百姓愿意去看的医院,你可以扪心自问,如果你自己患了病你会去哪些医院看病,做一个特别小的手术就收费几万元,这不是我们的方向,也不是医改的方向。

还是刚才的问题,为何我们留在体制内?这是理想现实主义的最佳选择。医生的解放,将会释放出医疗市场的巨大生产力,打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30多年前农民的解放,包产到户解放了农民,导致了农业大发展,现在如果有一些方法或一些措施把医生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医生参与到大的变革中来,也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最近我们的进展是,我们签下了国药控股,这是我原来负责的一个事情,国药控股下面是有签医院的,他们一样需要优质的医疗资源,我们跟他们的结合应该是一种双赢的局面,我们帮他们盘活他们的医疗资源,这也符合我们大的方向。

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现场提问:其实我不太了解您做的产品,但我之前一直服务于几家医药公司,给他们提供互联网服务,跟他们聊的时候他给我一个提示,他们也在做关于医疗和整个互联网结合的事情,他们想的跟医生不太一样,跟一些互联网创业团队也不太一样,像您讲的意思,想利用医药内容做一些事情,很多人跟我讲这个概念,他们都在讲医疗经纪人的概念,进有很多专家,作为医药圈的明星来说他需要有人服务他,北京市少说有五万名医药代表,这些医药代表转型就可以和行业相结合,作为医生和患者沟通的桥梁,在这个领域切入有没有比较好的建议和解决方案?我也可以带给他们这个消息。

孙宏涛:谢谢,我们在3月份提出“体制内医生集团”以后,感觉是引爆了一江春水。第一,所有全国的医生心里都活了,第二,所有原来做健康管理的公司也都活了,所谓帮助人看病的公司,他们都摇身一变,变成了医生集团,据说全北京有300多家健康保险公司全部都改成了集团,而且现在不断有各个新闻出来,说我万两万医生,我有三万医生,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我们在交流重油一个公司跟我说,他是一个医生集团,他有两万医生,我说这个不可能,这个绝对做不到,我说你有一千名医生你就足够上市了,他最后说他有两百名医生。从两万名到两百名。

这也不是说别人,其实我们同样面临这种困境,体制内医生集团面临着很多困难,可能很多人过来是想听这个,包括前排这几位我都见过,在过往三个月中以各种面目出现过,有的是以投资人、有的是以合伙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实这个东西是非常松散的,包括医生合伙人,可能是最紧密的一种形式,大公司对医生的把控就更小的,因为医生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群体,他不喜欢被人把控,所以你说有多少多少医生,很多可能是虚的,这种资源你是真正控制不了的,包括我们的合伙人,保不齐未来也会有一个人自己拉起一个单杆子就走了,这没有办法,所以体制内医生集团之所以容易加入,3月9日新闻出来以后很多人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一晚上就发展了很多人,决策成本是比较低的,这是优点,反过来说,政策成本低,可能松散度就比较大,所以增加黏度是我们面临的很大问题和挑战,我们的合伙人体系我认为目前相对来说是黏度稍微大一点的,相比其它医生集团会好一些,但依然面临很多困难,怎么解决呢?就是增加壁垒,比如我们签了几家国字头的合作伙伴,我们跟国药签了,并不是所有医生集团都能跟国字头签约的,签了国字头,至少这些医生可以有活干,我们已经在筹建专科医疗中心,比如微创中心,我们有中国最好的几个腔镜团队,我们未来会建这样的专科中心,在北京,或者是在外地,我们也在谈在外地建心血管中心,虽然资产会越来越重,但模仿的壁垒就会越来越高。

未来,像刚才主持人说的,我们希望未来有自己的诊所或医院,至少是专科中心,专科中心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在往前推了,美国的凯撒集团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凯撒集团也是当时很少的几位医生开始做的,这个目标太庞大了,只能说是梦想,但我们愿意为之努力。

第二,医生的情况是一个过程,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行的,但我相信大的趋势是没人能够阻挡的,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从社会层面,都希望医生能够释放出自己的自由度,这个春天一定会到来,而且大家希望它到来得更早,自由执业在当下法律法规的条件下其实是伪命题,是不存在的,比如我在北京某个医院工作,那么我只能在北京工作,我在上海工作就可能涉嫌违规,这种情况下,自由执业是伪命题,虽然自由执业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但目前情况下是不存在的。

tyl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