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夫在线副总裁何波:如何改变中国医疗?

2015-07-09 10:18:26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好大夫在线副总裁何波:如何改变中国医疗?

在网易科技五道口沙龙,医生集团专场。成立了9年的好大夫在线发起了“让我们改变中国的医疗”的号召,这个我们不仅只好大夫在线,而是产业链的所有企业,一起改变中国医疗。

好大夫在线副总裁何波认为,中国医疗现在挂号是个难题,甚至患者找不到医生,医生找不到患者。医生动力没有转化到医疗服务的价值提升上去。而且医生和患者缺乏信任关系。

因此,好大夫在线希望能够从提升医疗效率,跨越医患鸿沟这两点做出改变。何波以一位患者的感谢信为例,讲述了好大夫在线品牌背后的力量。“好大夫在线品牌背后意味着源源不断的患者。互联网改变了医患的交流过程,让它相对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何波表示。

不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还是医生集团,所有做医疗的人追求的都是效率,提升效率才是医生投入互联网,才是医生集团要追求的目标。据了解,好大夫在线目前是互联网上最大的分诊平台,通过这个分诊平台让医生效率提高,让病情最需要的患者匹配到最优质的医疗资源、最合适的医疗资源,这样医生才可以把有限的时间花在更需要的优质病例上更好地产出。

在医生和患者沟通问题上,好大夫在线的病例可以归属于医生,也可以形成医生合作共享。医生可以将病例通过终端上传到病例库中,可以指定分享的专家,形成会诊。据悉,目前好大夫在线已经推出了这样的平台,不仅适用于科室,也使用于医生集团。

以下为好大夫在线副总裁何波演讲内容:

网易科技:马上进入第二个环节,关注互联网医疗的都知道,像马主任、万峰主任这样的顶级医生开始进入互联网了,我们的互联网准备怎么样来迎接这些顶级医生,互联网公司将如何给医生、患者提供崭新的服务,下面请出的第一位嘉宾是好大夫在线的副总裁何波女士,好大夫在线是2006年成立,他们在医疗领域深耕了八年,他们现在是我所知互联网医疗领域拥有最大分诊团队的公司,他们在这个领域非常资深,他们之前是单个为医生服务,现在医生集团出现以后,他们准备建医生合作网络,请何波女士跟我们分享一下好大夫在线新的里程。

何波:在接电脑的时候我先现场调查一下,现场听众有多少知道好大夫的?(大部分都举手了),谢谢大家,有多少用过好大夫的?(也是绝大部分都举起了手),非常感谢大家。

知道的更多一点,今天在医院里工作的医生有多少?(一部分)

谢谢各位。好大夫在线到今年5月19日,九年了,九岁生日已经过了,这九年我们耕耘的事情就是在跟中国的医疗、中国的医生一起完成的事业,就是要服务中国的患者。我希望跟大家分享这样一个平台在这样一个时代,特别是在今天的主题下,医生集团,我们怎样面对,我们这个平台能跟医生、给医生集团提供的是什么。

大家看这个题目,会觉得我们的野心挺大吧,“让我们改变中国的医疗”,其实我们不是指好大夫在线,应该跟在座各位都有关系,“我们”代表了所有在场的各位,大家有这么大的热情赶到这里来听移动医疗的专场一定是希望每个人,希望在座各位一起干的事情就是改变中国医疗。

那么我们怎么改变中国医疗?中国医疗现在是什么样?

去医院看过病的,不论是在医院工作的还是去医院看过病的朋友们,大家对这个场景再熟悉不过了,你是在协和医院还是在同仁医院的挂号大厅看过这个场景吧,你在那儿排过队吧,等过吧?你在医院的大屏幕面前,在医院专家的门牌面前想到的是什么?找谁?我应该找谁?我能够找谁?我能记住的只有主任,先挂院长的号,再挂主任的号,接下来不行我再挂普通号,或者找不到医生。

医生能找到患者吗?相信马长生教授也很困惑,每次他的门诊门口涌非常多人,等马教授打开门的时候他想知道,马长生教授是国内做房颤非常著名的教授,他是治疗房颤患者的医生,马长生教授打开门时能不能马上看到最需要他治疗的患者?刚才马长生教授说我们需要改变什么,提高什么,我们需要获得的是中国医疗的效率,所有人都会记住的一个词,看病难,难在哪儿?我们的效率非常低下,医疗资源严重匹配不平等。

动力,医生靠什么?在座的非常多医生,现在医生工作的动力在哪儿,我们不是靠我们的服务赚钱,很多人垢病的问题是医生在那儿干什么,我想不用我解释,我们应该怎样把动力转化到医疗服务的价值上去,这是我们应该改变的。

信任关系,大家看到这一个小朋友抬着头跟医生叔叔说什么?“医生叔叔辛苦了,我见过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任关系?大家再想一想,过去一个月以来,我们看到了十天九起伤医事件,这又是什么样的信任关系?这就是现在的医疗现状,我们要改变的就是这个现状。

从哪儿改变?好大夫在线一直秉承的是提升医疗效率,跨越医患鸿沟,我们认为只有这两点在目前,不论是互联网时代还是没有互联网时代,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更能够让效率提高,让医患鸿沟通过互联网技术,通过移动平台跨过去的。

刚才举了那么多例子,我给大家实实在在地看一个例子,安贞医院小儿心脏中心刘迎龙教授,马教授应该应非常熟悉,这是刘迎龙教授在好大夫在线上非常普通的一封患者感谢信,从感谢信里我们能看到几个关键点,这个患者查了好多网站最后锁定了好大夫在线,找到了刘迎龙教授的个人主页,七点多发网上咨询,刘主任凌晨三点回复的,第三个,通过好大夫在线的电话咨询和刘主任第一次通了电话,跟主任约好了办公室见,初八,终于在办公室见到了刘主任,这一封感谢信里我们看到了什么?品牌、沟通。患者通过互联网搜索最后锁定了刘教授,这是什么?这就是品牌,他锁定了刘教授的品牌,他通过网络跟刘教授在凌晨三点多完成了网上咨询,又进行了电话咨询,最后完成了门诊就医,这是什么?沟通。

沟通在改变着我们的医疗,品牌在改变着我们的医疗,我觉得今天的主题对于不论是在座的各位每个医生个体还是医生集团,好大夫在线能够带来的就是品牌的输出,这样一个品牌的平台我相信任何一个医生都需要,任何一个医生集团都需要,因为品牌的背后意味着源源不断的患者,我写的是“无沟通,不医疗”,可能有些过,但实际上我们知道望闻问切这些过程都离不开医生和患者的交流过程,互联网改变的就是这个交流过程,能让它相对不受时间的限制,当然,半夜我们不能打扰医生,不受空间的限制,能够跨过中间沟通的鸿沟。

这是南京军区总医院普外科任建安教授,我在做他的片子的时候,他应该是21小时之前在线,任教授一共回答了患者咨询5000多条,患者可以跟任教授实现电话咨询的沟通,大家可以看到,任教授主要专注于肠偻的,他在网上搜到的患者感谢信,肠偻方面患者感谢信就是337条,医生品牌在患者口碑推动下在互联网展现出来,我相信任何一个集团也需要这样的品牌展现,医生平台应该是加强医生的合力,这个合力在互联网平台,在好大夫平台我们同样可以提供展现的机会。我可以告诉大家,任建安教授亲自告诉我的,目前他的住院病人,目前病床上住院病人85%来自好大夫在线平台的输送。

再看刘迎龙教授,刚才我已经举例了,刘迎龙教授在个人网站上的浏览量数字应该是多少?我预估现在应该是900多万,两个月之前我做片子时看过,是800多万,900多万的浏览量,应该超过了所有门诊的总和,也超过了其它媒体平台的总和,这影响的就是医生的口碑。

再说效率,不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还是医生集团,所有做医疗的人追求的都是效率,提升效率才是医生投入互联网,才是医生集团要追求的目标。体现价值,刚才说到为什么医生投身医疗服务,我们做医疗服务的人为什么要改变中国医疗,就是我们要体现医生真正服务的价值,体现我们医疗服务的价值,体现了价值才是源泉,《健康报》的周总曾经说过,就算用了互联网,在这条体系里患者、医生,还有我们这样的平台,如果三方都没有受益,这事儿玩不下去,相信医疗集团也是同样的情况,我们得体现真正医疗服务的价值,体现医生的价值,医生集团和我们的平台才能运行下去。

回到大家熟悉的场景,看病就医无非是这样的历程,院前院后,找大夫,完成咨询,到医院看病,院后没有结束,我还想跟我的大夫继续保持交流,希望我的大夫管理我的病情,拿血管内科来说,做完支架之后我还需要非常长期的疾病管理过程,这个管理过程是不是可以通过互联网来改变,是不是可以通过互联网提高它的效率,就是这样一个流程。大家说,我们都可以提高效率啊,只要医生愿意上网就可以了,确实,医生的时间是有限的,他会选择轻重缓急的事情,我们每个人也是这样的,是不是可以通过一个分诊的平带,好大夫在线目前是互联网上最大的分诊平台,通过这个分诊平台让医生效率提高,让病情最需要的患者匹配到最优质的医疗资源、最合适的医疗资源,这样医生才可以把有限的时间花在更需要的优质病例上更好地产出。

再看院后是不是可以有效率的工具,拿好大夫在线客户端来说,能通过移动平台非常好地管理患者,他们病例的存储传输,随访任务的提醒,复查复诊的提醒,甚至是院后康复结果的记录、评估,这些目前都通过手机客户端,通过我们的移动技术可以解决了,这些平台,这些技术,好大夫在线也是给所有医生,给所有医生集团的。

再说一下好大夫在线,我们是基于病例的基础上完成医生和患者的沟通,同样,这个病例是可以归属于医生,这个病例也会形成医生合作共享,举一个妇科的例子,青海省人民医院的妇科医生,现在有个病例没法儿处理,传统医疗模式里我会给安贞医院妇科主任打个电话,这个问题我怎么解决,现在互联网模式下,这个病例可以通过移动的终端上传到一个病例库里,他可以指定他分享的专家,拿天坛医院妇科主任来说,她收到这个病例也需要去放射科、病理科甚至是肿瘤内科专家形成会诊,目前好大夫在线已经推出了这个平台,适用于一个科室,也适用于一个医生集团。

最后我想说一下好大夫在线一直秉承的理念,以患者为中心、以医生为本。这个理念不论是针对一个医生还是针对一个医生集团,或是针对医生工作室,我们都会一直平等地向大家共享这个理念。

谢谢大家。

现场提问:刚才都是观众提问,我代表投资机构问一个问题,首先我介绍一下自己,我们是专业医疗基金,所以我们本着医疗专业来问你一个问题,假如我身边的医生集团都以自媒体的方式出现在各种广告里,他们的联系方式也很公开了,如果这些线下都进入线上状态,你们这些做线上的人将会怎样反击呢?原先你的一个壁垒是因为老百姓看病找不到著名医生,但最近投资机构纷纷下单医疗医生,包括我们最近也投了一个著名的医生集团,现在还没有公布,假如这些医生集团都纷纷进入到这个领域,我们有先进的IT管理系统,还有先进的管理人员,如果老百姓看病完全可以找到脑科最强大的、肾病最强大的,好大夫、春雨医生这样的集团将会有什么想法?

谢谢。

何波:谢谢孙先生。其实马教授已经在好大夫在线平台上了,我觉得医生集团以后会跟好大夫在线形成一个合力的关系,从几个层面来理解,第一个层面,我刚才强调了分诊系统,其实找大夫跟找到大夫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找大夫,只要现在信息足够放开,不论他做自媒体还是做广告,做不做广告我们患者都知道马长生教授在安贞医院,这个信息现在一点儿没有障碍;患者找到马长生教授,这个患者是不是需要找马长生教授,这确实是存在一个分诊和资源匹配的问题,我也慕名想去找马长生教授,但我现在就是心悸,是不是一定要找马长生教授,先做个彩超就可以了,我们是让医疗资源最大地优化,而不是医疗资源出来之后老百姓都去找,这真的是一个浪费的过程。

我相信马教授下面还有更长远的发展,目前来看马教授做专科,东明总也是做专科方向,好大夫现在是全科系,比如一个妇科肿瘤,在好大夫平台上会形成多学科联合针对一个病例会诊的系统,这种系统是好大夫在线目前平台的优势。

网易科技:所以好大夫在线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患者和医生需求准确的了解和资源的精确匹配,并不是患者到医生过程就完成了,而是有一个匹配的过程,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就在这儿。

现场提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很多人都提到了医生的收入,作为这个平台体现价值的核心,这一点,做教师也很辛苦,医生600万,那院士是不是要1000万,但他们的辛苦怎么算呢?社会的公正,如果专业人士都以自己的本位主义来追求个人价值体现的话,我觉得这个不会为消费者最终所接受,这是我第一个问题。

第二,这个模式跟百度和腾讯怎么竞争呢?这个其实有点儿像婚姻介绍,如果百度信息对这些信息有很好的上位,对医生有很好的说明,如果患者又能够上线,它也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匹配。

如果有这个前提,第三个问题就出来了,刚才你讲的模式最大的问题是青海的请了天坛的,这里面就有个体制的问题,这是不同的医院,而且他又在医院里是全职,那他干的事儿算副业还是全职,他所在的医院机构就会对这一点提出非常不满,像我们单位现在正在调查有多少人做副业,做副业你就停职,出去干,下海,你个人的利益得到了很好的满足,但你单位的利益呢?单位院长的利益呢?

何波:我先说第一个问题,其实我们说的不是医生他本身的价值,我们说的是医生的服务价值,我在公司里是VP,我的价值是老板给我开多少薪水,我有多少年薪,这体现我的价值;但如果是服务价值,我是学药的,原来在药所,如果我做完一个药,把这个药卖出去,那是我的服务价值,它本身值多少钱。

好大夫推动的服务价值是医生为患者提供咨询服务,我们觉得这个服务是要收费的,这个服务要由患者买单,刚才我也问了在座的,我看也有不少,目测了一下有20多个使用过好大夫在线,使用过好大夫在线的人都会知道我付这个费用给医生,医生专属时间跟我沟通,我愿意付这200块,就算我滴滴打车叫车奔到协和,我还未必找得到这个大夫,我说的是医生的服务价值,不是医生的职称价值,或者像您刚才说的,如果他是院士他值多少钱。

刚才您说百度、腾讯,我想反问一句,您觉得腾讯在医疗做的怎么样呢?

现场提问:只要它想做。

何波:这不是想做不想做的问题,我还想做医生呢,这是专业不专业的问题,我一直强调的是医疗一定是有专业背书的,一定要有专业背景。第二点我们还想强调,目前的医疗,患者资源和医疗资源都足够强大,但所有患者都扎在优质资源,都想获得协和、阜外的医疗资源,但是不是都适合、都匹配,是不是过剩的,可能是求大于供的状态,它需要一个匹配过程,现在不是医疗信息不足够,信息足够复杂,也足够爆炸,但这些信息我们一定要做匹配和分流,才能够解决分流的问题,这是百度和腾讯目前我看不到的,这么多年来它都没有解决,它解决的还是信息传导和爆炸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我先解释一下,并不是青海的医生把病例给到天坛医院,我们实际上是形成病例分享和网上会诊的机制,而不是把病例转到天坛那边去。

再解释一下院长的概念,好大夫在线推动的是医生的品牌建设,推动医生品牌建设是为了获得什么?让医生获得他最需要的患者,我们还是希望这个患者最终到线下跟医生完成就医,我们换一个思路来想,如果这个医生在这家医院,我能源源不断地通过品牌建设获得患者,我干嘛跑外面呢?我会老老实实在这家医院好好看病,院长也会想,这个医生源源不断地吸收患者,他的病床周转率也好,患者治愈率也好,整个医院质量很高,院长应该嘉奖这个医生。

现场提问:何老师您好,从我的感受来讲,第一次互联网时代产生了搜狐、网易这样的门户网站,后面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垂直细分领域的媒体也越来越多,它现在产生的结果就是对门户网站流量造成了冲击,好大夫作为一个医疗内容门户网站,以后随着医生集团成长越来越快,自己做APP,也有跟患者直接沟通的渠道,那它会不会可能对像好大夫在线这种平台类互联网公司造成冲击?

何波:刚才您提到了门户网站和垂直网站领域,可以告诉大家,我原来在搜狐待了九年半,离开门户网站的流量平台到了垂直领域,我觉得这个转型的过程是从一个媒体到服务的转型,原来纯粹是媒体化运作,现在大家看到各种垂直领域都是在做服务,用服务来完成这个行业的价值转化。

医生集团现在跟好大夫在线相比来说,医生集团像专科方向,如果把好大夫在线比喻成医疗服务的门户,现在医生集团就是在做垂直领域,整个互联网对医疗服务行业的变革应该刚刚开始,并不是这场仗已经打到了非此即彼的状态,整个大盘子,这个市场的改变,或者说颠覆,刚刚开始,医生集团在成长,好大夫在线也在成长,我们在成长,有九年的基础,刚才我说的全科领域的基础,我们也会向纵深方向发展,我相信以后应该是合作共赢的状态,或者是竞合的状态,我们有竞争、有合作,才能共同改变中国医疗。

谢谢!

tyl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