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讨论:独立医生品牌是大势所趋

2015-07-09 10:04:47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圆桌讨论:独立医生品牌是大势所趋

网易科技讯7月7日下午,第41期五道口沙龙如期举行,本期主题是“医生集团的互联网X悬念”,到场嘉宾在圆桌讨论环节讲述了各自对医生集团遇到的问题以及发展的趋势。

讨论嘉宾有: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陈鹏辉、神州海德医疗集团常务副总裁丑东明、挂号网策划部总监张贵民、大家医联发起人孙宏涛、重山远志医疗健康创投基金创始合伙人孙超、北京医联纵横科技有限公司李昊、国家卫计委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制度研究室副主任顾雪非、健康报全媒体中心副主任 移动健康研究院秘书长 罗刚。

以下就是嘉宾的观点精粹:

陈鹏辉:过去两年移动医疗有一千多家,拿到投资的有一百家。但移动医疗目前有两个问题:一是移动医疗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第二,移动只是手段,很多企业解决的只是医疗周边的问题。

医疗的核心问题是看病,特别是看重病大病,疑难杂症。看大病时,大家都是想跟医生面对面地坐下来做诊疗的。所以移动医疗至少在目前为止并没有解决核心的问题。

医生集团的出现,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使得医疗的核心问题可以获得解决。

张贵民:挂号网推出了“微医集团”,希望将专家的经验、品牌跟基层医生的时间结合起来。如果你在微医集团上挂的是名医的专家团队,其团队内部会有一个分诊,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给你匹配最适合你的疾病的医生。

孙宏涛:移动医疗是大势所趋,未来医院的去中心化是大势所趋。即使是医疗这样特殊的行为,我认为也将有80%左右的问题都可以在去中心化的过程中完成,这是移动医疗的长处和优势。

未来十年毫无疑问就是医生的独立品牌会逐渐出来,医生独立成为一个有自己品牌的团队,这是大趋势,毫无疑问。

孙超:医生集团其实不在于名气,而在于把各种医生资源真正整合到一起,真正服务于老百姓。

我觉得未来医生集团有可能会像高盛摩根一样用合伙人的方式解决,这可能是未来中国医生集团的发展道路

李昊:我们希望通过医生集团改变整个就医效率,它是否叫医生集团并不重要。寻医、分诊、导医、挂号一系列流程结合起来是提高就医效率的手段之一。

顾雪非:创业者应该想清楚你的服务人群是什么人群?服务大众还是高端人群。另外,不要低估了体制内决策者的智慧,很多东西是利益相关者博弈出来的结果。

丑东明:医院要真正由医生集团来主导,要保证医生集团的利益,它必须要落地,要进入医院。如果不进入医院,医生团队的利益和风险是非常大的。如果说医生团队没有自己的实体医院,一切都是形式和模式,这种形式和模式是虚的,必须落到地上。

以下是圆桌讨论速记内容:

主持人:首先谢谢网易科技,谢谢温泉的邀请,我刚才听了很多专家、教授、医院投资人,包括主管领导分享了一下移动医疗和医生集团这两个话题,我的感觉,这两个话题是目前医疗行业的两个最大热门的话题,我相信大家也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就少问几个问题,尽量把多的时间留给大家。

我先讲一下作为投资人,我们对对移动医疗和医生集团的一些思考和想法。。

移动医疗过去两年一直很火,移动医疗的创业项目有一千多家,拿到投资的有一百多家,但仔细去看,我们觉得移动医疗目前有两个问题还没有解决,一是移动医疗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清晰;第二,我们一直说移动医疗,移动只是手段,医疗是本质。目前我们看的很多移动医疗企业主要解决的是医疗周边的问题,比如解决去医院之前挂号的问题,一百多个糖尿病诊后管理手机APP 都是在解决走出医院以后的慢病管理的问题,我们还看到很多移动医疗公司在解决医院流程优化的问题,比如在手机上看你的检查报告,在手机上付诊疗费用。

有一个核心的问题还没解决就是治疗本身还没有移动起来。包括我们前面讲的远程医疗和网上问诊,其实在远程和网上做的大量问诊往往是诊断和咨询的成分大,真正到治疗还是必须得回到医院中来。 移动医疗的确能解决很多问题,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效率,也能降低成本,但说到治疗,,特别是看重病大病,疑难杂症,相信大部分人包括在座各位都是想跟医生面对面地坐下来,最好是到一个很好的医院找像马主任、孙教授这样的名医来看。所以移动医疗至少在目前为止还没有让“治疗”移动起来。,现在出来了一个医生集团,我认为医生集团的出现,和移动医疗相配合,有可能往前再走一步,让治疗也移动起来。

举个挂号网的例子,挂号网方便了几千万人的挂号,你不用到医院排队,手机上就可以挂号,但你还是得去医院,还是不知道该找那位医生最合适。看病的事还是没法儿解决的,现在有了医生集团,包括挂号网的微医集团,我觉得移动医疗正在切入医疗的核心点,,就是治疗本身。移动医疗能帮助患者方便的连接到熟悉的和和合适的医生, 同时医生集团的出现减少了医生对医院的依赖度。 所以我的第一个问题是问在座的专家、教授和领导们,你们觉得以前大家看病首先想到是找好的医院,再往后看十年,你们认为移动医疗和医生集团的出现,会不会让大家看病的方式发生一些变化,由找好医院变成将来主要是找熟悉的和合适的医生,而医生在哪个医院变得不那么重要,这样就使得医生能移动起来,而治疗也能随着真正移动起来。

张贵民:首先感谢陈总提到挂号网,我是挂号网的张贵民,本来是我们的副总裁张晓春要跟大家分享,因为他今天在香港有个投资,所以由我来代替他回答问题。

非常感谢陈总刚才提到挂号网,我简单说一下挂号网做的事情,挂号网2010年成立到现在五年,它在前三年做的一件事儿就是预约挂号,以预约挂号为切入口,做的是资源优化,在这个过程之中挂号网看到了一个问题,它没有办法解决当前医疗体制里的一个核心问题,医疗资源使用不均衡,简单来说就是大医院的医生排很长队,时间非常有限,但基层医生的时间在浪费,基于这个问题,挂号网推出了“微医集团”,希望将专家的经验、品牌跟基层医生的时间结合起来,如果你在网站上挂刘迎龙的号,但你在微医集团上挂,挂的是刘迎龙的专家团队,区别在于,挂了刘迎龙的专家集团之后,内部会有一个分诊,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给你匹配最适合你的疾病的医生,这样会带来三个好处,首先,从刘迎龙的角度来说他可以找到更对症的患者,因为他是顶级专家,擅长的有几种,通过这个可以找到对症的专家,从他的科室和专家团队的医生来说其实可以分到更多适合他的对症的患者,从患者的角度可以找到最适合他的医生,从这个角度来说微医集团想做的是把医生和患者实现最优的匹配,实现整体的医疗效果。

孙宏涛:移动医疗这块我觉得是大势所趋,未来医院的去中心化是大势所趋,所有事情都有一个分散到集中,再由集中到分散的过程,医疗是比较特殊的行为,即使是医疗这样特殊的行为,我认为将有80%左右的问题都可以在去中心化的过程中完成,这是移动医疗的长处和优势。

以前的移动医疗为什么没有落地呢?就是因为还有20%-30%的疾病和患者需求必须要到物理场所进行解决,而物理场所就意味着他要有一个诊所或医院,需要有医生,移动医疗说到底它也是医疗行为,医疗的核心本质就是医生,所以它也要有医生参与进去。我也说过,就像医改一样,没有医生参与肯定会失败,移动医疗如果没有医生的参与,更会失败,它只会是烧钱的怪圈,但医生集团的出现或者是医生主导的移动互联网的行为,可能会提供一种解决方式,但只是一种解决方式而已,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不知道,只能走一步说一步,就像挂号网,像别的类似的,好大夫,包括春雨医生,大家也都在转型,他们都认识到了移动医疗的短板,希望能够落地,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医生集团的出现会有助于移动医疗真正落地,让移动医疗真正方便老百姓看病,移动医疗的方向绝对正确,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过程,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医疗也是这样,尽管医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领域,BAT曾经尝试过但失败了,但转型之后的资本介入和大企业的介入,可能让事情朝成功方向上又前进了一步。

医院里的核心资源其实就是人,如果人能够解放出来,和移动医疗绑定,就像刚才您说的那样,过去十年我们不敢想象有手机APP,有移动医疗,有微信,现在我们有的东西就是科技的巨大进步,未来十年毫无疑问就是医生的独立品牌会逐渐出来,老百姓看病,也许还会有医院,比如协和,协和百年无法撼动,未来的二百年、三百年都会存在,要想颠覆它是不可能的,但协和之外也会存在独立品牌的名医,这也毫无疑问,也是大趋势,医生独立成为一个有自己品牌的团队,这也是大趋势,毫无疑问,名院还会存在,我们不可能颠覆,但名医会越来越多,老百姓看病会有更多选择,类似于我原来说的“滴滴医生”的概念,如果你选到你中意的医生,你就可以在相近的地理位置匹配,就近看病。

孙超:我今天本来是提问嘉宾,重山远志医疗健康创头基金创始合伙人,现在基金规模1.5亿,最近也投了一个著名的医生集团,论坛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今天我有注意到大盘的收盘点位很奇怪,3727点,大家如果注意,正好是“双7”,证明国家操盘手其实是很高明的,正好在7月7日收盘了这么一个点位。

这个点位让很多人沉默了,沉默了以后证明“风”来了,在哪儿?在一级市场,一级市场,其实医疗是最大的风,所以今年年初我们开始募集基金到现在,很快就成立了,证明了医疗的高风很快就到来了,所以我们从移动医疗的角度来说,我说几个干货吧:

我觉得医疗有可能是服务,移动是手段,很多在座的,有可能我都看过,包括医生集团,移动到底能落地吗?从国外的凯撒,包括国外一些移动医疗的技术集团来看,如果夯实了移动资源,才是最具有投资价值的,这样的移动医疗、医生集团才是具有价值的移动医疗集团。

医生集团呢,我觉得其实不在于名气,不在于新闻,也不在于炒作,而是能把各种医生资源真正整合到一起,真正服务于老百姓,最近我投了一个医生集团,思考很多,你像养孩子一样辅导这个医生集团,你面临一个问题,五六个医生出来创业了,其他的95个医生,你用什么手段吸引他们加盟,资本的故事还是品牌的故事?这可能是医生集团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觉得未来医生集团有可能会像高盛摩根一样用合伙人的方式解决,我觉得是未来中国医生集团发展的路,所以我们的基金定位于重山远志,在医疗的道路上我们要探索的事情和看的方向还是很远的,不断探索,我们希望为中国医疗健康产业作出自己应有的一份贡献谢谢大家。

李昊:我们希望通过医生集团改变整个就医效率,反过来说,改变就医效率,它是否叫医生集团,我们觉得并不重要,或者叫专业的医疗服务团队,为就医改善效率来作出贡献的团队,或者说公司,甚至集团,在就医过程中有几个环节,第一,我们定位是寻医的问题,现在我有病,但我不确定我到底是什么病,我应该怎么看,去找哪个科室,这是寻医的过程,第二才是分诊的过程,可能有人应该帮助患者告诉他你是什么病,应该看哪个科室。第三步才是一个导医的过程,当我们告诉患者他需要去哪个科室,再根据他的病,看这个科室的哪个专家,所以其实最终一步才是挂号的问题。

我们觉得在国内目前没有一家平台或机构能够提供患者这样的服务,目前大部分患者都是到医院去问,我这个症状应该挂哪个科室,这个科室哪个主任看得比较好,然后他去看,但其实有的时候他并不一定看得很准确,包括外地患者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比如看血管,他可能也是听说哪家医院比较好,也许他最终会知道看心内科或心外科,但具体的科室细分(患者是不了解的),我做内科手术还是外科手术,患者是一无所知的,我们搭建的平台是希望能够在这方面给患者提供更多基础的服务,当这些服务做到了,本身就能提高就医效率,所以我们在前面做了很多工作。

网易科技:通过前面几位嘉宾的发言,有一个逻辑基本明确了,在未来十年,有更多的医生品牌会涌现出来,互联网在这其中,帮助他们建立品牌,会有很多的服务出来,会对医生品牌的发展有所帮助。

我想接着问一个问题,现在大家对这个事情很乐观的态度,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嘉宾,医生集团现在出现,出来创业,会面临什么样的风险?

顾雪非:我来泼点儿冷水吧(笑)。

其实我对医生集团不太了解,但是我今年有一个课题跟这个相关,所以我接下来有半年会关注这个事情,不管它叫医生集团也好,叫组织也好,这都不是问题,但我们做研究的话,经常会思考一些很基本的问题,比如人为什么要吃饭啊,类似的,看起来很可笑,也就是说,你想一想为什么医生集团最开始在美国会出现?是基于一个自由执业的基础上,自己单打独斗成本太高,风险也很强,我们自由组合可以进行优化,有一个规模效益在里面,我们国家出现的背景跟这个不太一样。

这个市场是可以试错的,错了也没有关系,但从长远来看,我觉得需要思考几个问题,一,你的服务人群是什么人群,假如你要是服务大众,这时候你一定要考虑我提供的是不是基础服务,是不是成本比较低,比较低的脏活累活你愿不愿意干,这样的话,你一定要盯着大众,如果你盯着高端人群,那无所谓,土豪也可以,个人保健也可以,这里需要一个思考,我们做研究有两类研究,一类是规范研究,这个东西什么是对的,应该怎么样,还有一类是时政研究,我去做这个事情,它已经发生了,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去做一些分析,我相信这个事情如果有存在的价值,它一定会很好地发展起来,而且在座的都是市场的,还有企业的,还有行业分析的,你们不要低估了体制内决策者的智慧,很多东西并不是不够智慧,而是利益相关者博弈最后出来的结果。

主持人:我再问一个问题,刚才大家都聊到了医生集团的演变,其实我们也在几年前投过一家医生集团,它的演变很有代表性,一开始是组织一些很有名的心血管科的医生去多点执业给病人提供服务,。过了几年后,服务形式发生了变化,变成了科室合作,再过几年,变成了自己参股或控股医院,我想问在座的各位,特别是东明总,医生集团是不是将来大部分会会要走上参股或者控股医院的道路?

丑东明:好,谢谢,今天是讲移动医疗,我们觉得移动仅仅是手段,或者是一个方法、方式,移动一定要落地,就专业角度来讲,心血管并不是觉得看一眼、看个心电图,就能解决病人的问题,打个通俗的比喻,心脏病就像车突然停下,这种停,我们不知道它在二环停还是在五环停,所以移动是非常好的方式、手段、工具,会把整个社会的优质资源充分发挥好,能解决基层的问题,或者是让更多老百姓受益。

作为我们医疗集团,从我们自身来讲,万峰教授从1996、1997年一直做的医生团队,现在叫医生集团,不管是什么叫法,但内容是一样的,我们从实体、从线下一直发展下来,我们感觉医院要真正由医生集团来主导,要保证医生集团的利益,它必须要落地,要进入医院,如果不进入医院,医生团队的利益和风险是非常大的,在座的有两位投资人,我们一直在和投资人接触,投资人对医生团队有很高的要求,今天在座的也有卫生方面的领导、专家,如果说医生团队没有自己的实体医院,一切都是形式和模式,这种形式和模式是虚的,必须落到地上。

刚才领导谈到了咱们国家的二级医院、三级医院,全国遍布三级医院,老百姓就诊的问题,由于很好的顶级的医疗资源,可以双向转诊,我们把手术做了,他们把病人输送上来,双向转诊,心脏康复,这一切都可以利用移动医疗进行解决,但必须有实体。

谢谢大家。

李昊:其实我们就是开始组织那些医生,慢慢演变成和医院科室形成合作,最后大部分医生都进行了医院的参股,其实不是医生想参股,而是医院怕医生跑了,拉着他们参股,做一个强制性绑定。

现在反过来我们做医生集团的模式,包括我们现在做平台,我们在做平台的同时,所以我们现在一直没有放弃做线下的事情,包括我们现在在跟全国的医院共建诊疗中心,之前大家看新闻,安贞跟郑州的一个团队一起做了一个河南的心脏诊疗中心,这是我们落地的模式,目前我们的诊疗中心马上就会落地,包括现在我们还在找很多合作,就像刚才老师们说的,想做分诊,如果没有线下,只做线上,其实是有弊端的,因为线上分诊只是在就医前第一步,其实就是一个分诊,最终确诊时必须要有专家线下看一下,这个过程中,无论未来的移动医疗怎么改变,我觉得这种就医的模式肯定不会改变,现在大家都说医疗体制本身有很大的问题,但在我们看来,其实从我们改革开放到现在,医疗体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觉得一定是精华中的精华,目前这些三甲医院都是用这一套医疗体制发展至今的,而且规模都非常大,所以我们认为体制本身不是问题,包括就像顾导师说的,其实最终的决定权第一就是利益的问题,现在我们讲怎么重构现有的目前的利益架构,可能才是未来发展最终的解决方式,现在的体制,大部分都是国有公立医院,但他们很难解决利益的问题,分级诊疗制度国家推了很多年,但为什么到不了基层,其实就是一个问题,下级医院为什么要给你的医院做分诊,为什么要给你患者?其实都是因为利益的问题。

主持人:说到利益我想再补充一个问题,现在很多医生集团的出发点是为了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提高医疗服务的质量,很多医生集团刚开始成立时是很多医生合伙人,就像孙宏涛老师这样成立的,资本进来后会稀释这个股份,所以我想请问一下几位有过这方面经验的,东明先生,孙宏涛老师,以及主持人自己,你们怎么看资本进来后医生集团股份被稀释的问题。

孙超:因为我们刚刚投资了医生集团,我们刚刚投资了1500万,体制内的,你看那些发新闻的,我基本上都见过,刚才做政府研究的主任说,为什么要投资医生集团,我觉得等体制都看清楚了,风投就没有机会了,我们愿意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就下了单,找到了最优秀的团队,这个医生团队很优秀,自己掏了500多万,我们投了1500万,其实我们是下了很大的决议。

从医生集团投资的过程来说,作为风投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像养孩子一样,每个问题都要问,我们用两周时间搞清了法律的架构,现在为什么有些医生集团没有被资本进来呢?因为他们自己没有搞清自己到底是什么体制、一个法律架构,这个法律架构没有专业投资人、律师和医生的参与,这种架构是无法搭建的,很多说我是五六个医生,搞了95个医生,这不叫医生集团,叫医生联合体,真正的医生集团是具有创始合伙人,具有完善的法律架构,具有完善的吸引机制,这样的,五个创始合伙人如何用更好、更完善的机遇去吸引95个甚至于125个医生,这是美国凯撒集团的模式,这种模式一旦建立,那么医生集团才会更好地落地。

另外我刚才一直在强调线下的过程,我们基金后面有强大的医院管理集团作为LP,所以我们是可以落地的,真正的医生集团是一定要托管民营医院,公立医院很难托管,因为他们都是老大,所以这种模式是需要探索的。

我讲讲干的,现在包括创业者,很多人搞了商业计划,就过来找投资人,其实投资人不是傻瓜,我昨天见一个人,做了一个移动的百度,我问开价多少,他说三亿人民币,我说太贵了,我就走了。我刚走出办公室他又跟我说,我们可以谈谈价钱。我说这不是卖白菜,等你想清楚了可以来找我。谢谢。

主持人:刚才那个问题很好,随着医生集团开始自建或收购医院,需要不断融资,股份不断稀释以后,投资人和医生集团的关系是否会发生变化。 我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你由一个非常轻的服务模式,多点执业也好,咨询也好,将来变成一个拥有医院的模式,需要的资金量是不一样的,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不断融资,投资人的股份会越来越大,创始人的股份越来越小,我们也在想,创业者的心态会不会变化,我们投了许多家企业,包括中国各个领域最好的一批企业,我们非常理解创业者的心态,当创业者变成小股东时,至少有一部分创业者的心态是会发生变化的。 虽然我们非常希望投资人永远是小股东,创业者永远是大股东,但医院这个行业有它的特殊性,如果你真的要买医院、建医院,周期很长、投资量是很大的。 这个当中需要一些像我们这样专业的投资人帮助这些医生集团做一些设计,比如怎样能保持创业者仍然是单一第一大股东,怎样不断给他们定出目标的同时也定出激励计划,怎样让他们比较巧妙地用股权和债权,包括杠杆的方式来满足资金需求,这是我们一直在帮企业家做的工作,当创业者找到我们,说我需要融一大笔钱,但我自己只有500万,这时候投资人怎么办,需要用一些创造性的方法和安排,不论是从资本来源,投资方式,还是从股权架构设计、或者激励机制的设计上我们也应该站在创业者的角度去考虑,这并不是一句空话,因为你如果不站在创业者的角度为他着想,很难想象你的投资最终会获得巨大的成功。

我们在过去投了不少医院,也做了不少尝试,积累了很多经验,我觉得怎样和创业者保持很好的关系, 怎样帮到他们,,投资人是有很多工作是可以做的。

孙超:我做一下补充,我觉得投资医生集团有一个前提,无论我们投资者做哪一点,要保证医生永远是医生集团的主人,这一点我们一定是保证的,医生集团的创始人永远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来讲,我们投资人只是在线下的服务,包括整个集团的法律架构和线下管理,包括制定合理的收购计划这方面进行服务,我们觉得医生集团,用老百姓的话来讲,我们把飞刀合理化,这是我们投资医生集团的本事。投资者要真正帮助医生集团壮大发展,最终是通过基本市场实现他们自己的回报。

去看美国医生,中国医生为什么不能开着宾利住着豪宅上班呢?这就是我们投资医生集团的本事。

网易科技:接下来我要把话筒交给孙宏涛老师,我想问你,投资人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吗?

孙宏涛:大家都比较辛苦了,我都感觉到很累了,其实是这样的,对医生集团来说是需要有资本方的合作的,资本并不是洪水猛兽,它应该是一个帮助你更快成长,帮助你未来发展壮大,从医生集团的角度来说,医生集团需要帮助,需要资本,大家医联融资两千万,也是基于这种考虑,希望在资本的帮助下快速成长。

其实我一直在考虑医生集团,就像刚才前辈说的,他们投资的神州海德,在过去的时间里其实是我们的参照物,在过去那些年中他们其实就是一个非常早期的医生集团,慢慢慢慢越做越重,最后有了自己控股的医院,我们也在考虑未来我们怎么发展。

网易科技:下面话筒肯定要给东明先生,因为你们跟资本已经有过几回较量了,你们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

丑东明:我们和资本已经打过两年交道了,又爱又恨,就好象找对象谈恋爱一样,你和他怎么能非常合适地结婚,将来会有孩子,这是我们对资本一直感受的关系,对我们团队来讲,资本一直帮助我们,非常感谢他们,对医生集团来讲,不管是落地也罢还是各种方式也罢,必须要有资本的支持,很庆幸我们遇到的资本都不错。

资本的本性是逐利,还有他们的早期投资,比方说他们的风投,医生集团非常需要资本,我们跟资本打交道,密集接触,不能光看到他们的钱,我们关键要看到他们的钱后面的东西,他们能给我们提供什么,比如红杉资本的合伙人讲的他们会给我们提供财务、金融的管理,甚至在经营管理理念方面给医生集团会起到非常好的指导作用,在经营管理,包括金融、财务,这都不是医生团队所擅长的事情,至于刚才讲的他们的股份会越来越多,医生团队的股份越来越少,我们倒是这样看问题的,是的,好象他们拿到了钱,他们把钱A轮B轮C轮……不停地投资,他们的股份最后越来越大,创业团队的股份越来越少,看似不太公平,但我们是这样考虑的,他们在每一个投资的阶段都投出了真金白银,你给他们讲一个故事,他们就会把几千万、几个亿投给你,所以说,谢谢他们对我们的信任,还有一点,它的基数将来会非常大,这就相当于,原来这个蛋糕就是100万,1000万,他们进入了以后,这个蛋糕可能会变成10个亿,20个亿,甚至在资本市场上会翻几十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和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说,医生团队和资本团队并不是天敌,就像中国和美国一样,像夫妻一样,也吵架,也继续前行。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网易科技:陈鹏辉先生还有补充的吗?

主持人:我没有补充了,我希望下面把时间交给大家和各位专家、教授领导单独沟通。

谢谢大家。

网易科技: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补充问一下,我们还有一点点时间。

现场提问:我把今天的会发到朋友圈了,有个朋友评论了我:传统医疗的互联网化只能大型国有单位来做,互联网医疗肯定要有互动和双向诊疗,所以能够互联网的医疗一定是过剩型、稀缺资源天然会被垄断集团占有。

网易科技:这个论断成立吗?医生集团的出现最终难逃这样的命运吗?

李昊:其实从我们看来,我觉得肯定不会,从现在来说,从政策上医生自由执业,多点执业其实是让医生更加自由,我们觉得可能会多平台,马老师是一个典型,包括现在体制内的医生都是这样的问题,他又在体制内,但他同样对其它公司是合作关系,所以这个很难去控制。

网易科技:时间很晚了,大家可能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还有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有谁想问问题?

现场提问:咱们所有的医生集团,不管是在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的,最多是需要落地,我想问一下,不管是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的医生,愿不愿意跟莆系合作,因为莆系占了医院的80%。

丑东明:我们可能主要是跟国有医院合作,我们跟私有医院合作的很少,非常少,可能有一家吧,因为中国目前的体制,主要的三甲医院,心内科、心外科,心脏方面的,要做这样的手术,看这些病的病人几乎都在三甲医院,三甲医院,最大的国有医院有一万多家吧,所以我们主要是跟国有医院合作。

网易科技:你们会考虑跟这样的医院合作吗?他们就是缺人。

丑东明:他们主要是想买断人,我们的人买不断,有机会可以跟他们合作,作为托管中心、技术合作中心,可能会有这方面的合作。

网易科技:非常感谢,我们的沙龙就到……

李昊:跟不跟莆系合作主要是利益的问题,怎么平衡,因为我们都是为了让患者看病更方便、更便宜,如果谱系能够解决患者看病更便宜的问题,我觉得合作也没有问题。

网易科技:好,谢谢,坚持到了最后一刻,非常感谢今天的嘉宾和观众。

tyl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5岁后,你的身材才是你的最佳名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