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海德医疗集团常务副总裁丑东明演讲

2015-07-08 19:00:50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神州海德医疗集团常务副总裁丑东明演讲

网易科技讯,五道口沙龙第41期于7月7日在北京举行。本次沙龙主题是“医生集团”专场。神州海德医疗集团常务副总裁丑东明在沙龙上发表了演讲。

丑东明首先先介绍了一下神州海德集团,神州海德是中国顶尖的心血管专家团队共同建立的一个以心血管专家和技术专家为核心的专科医疗技术团队和投资管理机构,主要从事的是心血管专科医院、托管中心、技术合作中心、心血管研究所和器械公司,总体是以心血管内科、外科和大血管为核心的,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近一百家技术中心、托管中心和两所心血管专科医院。 专家团队包括北京、上海、广州,全国顶级的心内心外科两百多人,美英法巴西的顶级专家40多人,以心血管中心为基础,在全国建立了80多个中心,现在有30多个托管中心,在医院托管中心的基础上逐渐进入专科医院的建设,我们控股

在医生待遇方面,丑东明讲到,他们建院的一个宗旨就是让顶级教授、首席专家、核心专家和一切教授不离开现有的医院,其中有一些核心专家是我们的股东,给他们进行股份分配,给他们的待遇是市场化的,废除了现有医院医生待遇,工作成绩、工作量和待遇之间的不般配,让医生有尊严的工作和生活,我们在底下所有的托管中心、技术中心、合作中心和专科医院,都给股份和顶级的待遇。

在有关托管中心和技术中心的合作的问题上,他讲到,托管中心和技术中心的合作的问题是信用问题,将来谈事情的时候最多是一个民事或合同问题,这个合同问题如果上升到法律层面,不受任何保护。在技术合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发现,要建立更稳固的关系,就要参与其的经营管理,参与它的技术保证,这种情况下共同合作,保证自身的利益,但是做实体医院,才是我们最终的选择。

在谈到管理的问题上,丑光明讲到,他们的唯一宗旨就是给医务人员服好务,让他们全身心地给病人服务,这是他们从管理层一直到所有工作人员唯一要做的事情,让医生有尊严地工作和生活,同时在这个医院运营过程中,资本的进入会让我们进行公开、公正、透明的运行。

以下为丑东明演讲实录:

网易科技:大家知道,马主任的心脏联盟医院刚刚准备做,万峰教授的神州海德医疗集团其实在这条道路上已经走了16年,从1997年开始他们成立了万兆开心公司,这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中国第一个医生集团,万峰教授本来今天要给咱们做分享,他连PPT都做好了,但他今天下午有一个手术来不了,他委托他的副总,神州海德医疗集团的常务副总裁丑东明先生给大家分享,专门定制了话题,请他们讲一讲他们这16年来走过的道路,从医生集团出发是不是最后必须要走向建立实体医院,他们这些年都经历过哪些关键的时刻,遇到了哪些重要的问题,他们是怎么解决的,他们如何看待未来的发展趋势,主要是这三个方面的问题。

请丑东明先生给我们分享。

丑东明:谢谢大家,本来今天万教授应该来到会场,结果他今天有个急诊,去外地了,我也是从别的地方赶过来,没有带PPT,给大家汇报一下神州海德这么多年来的经历。

神州海德医院集团是万教授在1997年回国以后从青岛开始着手建立的,当时在青岛市政府建立了第一家合作医院,当时是一家股份制医院,万教授给他雇了一个职,当时值1325万,当时这个医院建立叫做青岛实达国际心脏医院,一直运作到现在,现在在青岛的十老人河对面,立于海边五公里,是一个非常优美的别墅区。

神州海德是中国顶尖的心血管专家团队共同建立的一个以心血管专家为核心的专科医疗技术团队,现在我们成立了心血管神州海德医院投资管理公司,是以技术专家为核心的一个投资管理机构,主要从事的是心血管专科医院、托管中心、技术合作中心、心血管研究所和器械公司,总体是以心血管内科、外科和大血管为核心的,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近一百家技术中心、托管中心和两所心血管专科医院。

专家团队包括北京、上海、广州,全国顶级的心内心外科两百多人,我们有美英法巴西的顶级专家40多人,我们这40多人在今年4月份西雅图国际会议上,邀请这些教授在我们所有的点进行巡回医疗和义诊,刚马老师讲的是移动医疗,我们几乎都是落地的,我们是以心血管中心为基础,在全国建立了80多个中心,现在有30多个托管中心,我们有现在已经签约的控股的三家股份制医院,我们准备在五到八年建立十所连锁的心血管专科医院。

从1997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万教授经历了16年、17年,几乎在全国的三甲医院,他的微创不停效搭桥手术是第一人,几乎奠定了和这些医院共同的合作关系,在这种基础上我们逐渐形成了医学技术合作和医院托管中心,在医院托管中心的基础上我们逐渐进入专科医院的建设,我们控股的,因为现在我们整个公司分了三大块: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医院技术合作基金,还有一个移动医疗,移动医疗底下还包括一个医疗器械公司,就是我们做的心内心外的医疗器械研发,三家公司都在进行着资本的运作,目前我们投资有几个亿,有一家投资公司还没有正式签约,正在酝酿当中。

我们建院的一个宗旨就是让顶级教授、首席专家、核心专家和参与的一切教授不离开现有的医院,他们是兼职的,当然,我们有一些核心专家是我们的股东,给他们进行股份分配,在我们的公司平台上也有充分的股权,给他们的待遇是市场化的,废除了现有医院医生待遇,工作成绩、工作量和待遇之间的不般配,让医生有尊严的工作和生活,我们在底下所有的托管中心、技术中心、合作中心和专科医院,都给他们股份,他们的待遇,在这里给大家报告一下,是顶级的待遇。

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网络公司和营销团队,目前我们准备在北京打造一家心血管专科医院,正在实施当中。

谢谢大家。

网易科技:东明总今天讲的不是特别详细,给大家留下了巨大的可提问空间,谁来提第一个问题?

现场提问:咱们的专家大多数在北京吗?

丑东明:可以这么说。

现场提问:所以这么多年在北京的医院并不多,现在才开始办第一个点?

丑东明:我们在北京的医院很多,托管中心和技术中心,但我们在北京要建立的是控股的心血管专科医院。

现场提问:现在才第一个?

丑东明:对。

现场提问:在北京市场有什么更多的打算?

丑东明:你说的完全正确,北京是中国心血管专家、高端人才聚集的地方,也是全国求医人员最多的地方,据不完全统计,每天在北京求医的人有70万,大家也看到了马主任医院的门诊和阜外医院的门诊,这些医院解决的都是一般的医疗,我说的一般的医疗是政府应该承担的医疗,我们做的相对中高但一些,这样的医院在北京办下来挺不容易的,要在五环外,所以现在我们在四环内找到一个合作伙伴共同建立一个医院,阜外、安贞,再下来就是我们。

现场提问:您刚才说地点很重要,所以要设在四环是吗?为什么呢?

丑东明:我是从基层来的心血管医生,也办过十年医院,在中国看病就医就像烧香拜佛看庙门一样,专家是其次的,因为专家并没有医院有名,这是中国体制决定的原因,再个,我想在座的都一样,在北京求医,看心血管,首选阜外安贞,假如你在五环外建一个医院,这些病人要从阜外安贞到那边去,真挺难的,我是从医生出身,做过医院,并不是大家想象的,茅台也一直在做广告。

网易科技:这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

现场提问:您刚才说到有很多托管中心,但托管中心从法律上来讲,跟承包科一样是被法律禁止的,我想问一下您通过什么途径可以把里面的利益转移出来,而且您的合作中心是以公立医院为主还是以民营医院为主?这是我们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谢谢。

丑东明:我回答你的问题,也是我们万教授从事了十几年的经验教训,第一个首先是和公立医院合作,我们所有医院和合作中心,托管中心,我们都是和国有医院进行合作,至于您刚刚讲的,我们的利益从哪儿体现,这可能牵涉到我们公司的商业秘密,但我们可以公开给你讲,经过十多年的摸索已经形成了我们自己特有的经营模式,他们也欢迎你去,就是因为你有技术,我们公司的核心就是心血管,中国顶尖的心血管专家、技术,包括美英法巴西,有四十多位,我们有中国最好、世界最好的技术,我们的技术中心和托管中心逐渐发展,有条件会建立共同的股份制医院,但有资本的要求,我们必须控股,我们保证在五到八年让这个合作中心,或者是医院,在当地会达到一流的心血管专业水准。

多说一句,都是教授,有的教授做二三十例的手术,有的教授做六七百例,他们的情况能一样吗?我们可能借助了这样一个现实情况,让北上广顶级的专家团队直接深入基层下去,在我们的网络里,病人不用出门,阜外搭一个桥十万二十万,可能在我们那儿搭一个桥,七万块钱,病人得到实惠,既有社会效益,也有经济效益。

您的问题,托管和技术合作在法律上是什么状况,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昨天我才得到了最新消息,我们医生团队建立的托管中心和技术合作中心,我们成立了一个公司,已经运作了十多年,资本进入以后,昨天从证监会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尽管它在法律上是一个灰色地带,并没有禁止,我们没有承包制,我们是合作,也没有倡导,但证监会说这种模式可以上会,不知道回答了您的问题没有。

现场提问:如何规避法律上的问题,我们讨论很多次,对于托管中心的名词解决,它在法律上的合理问题和分配问题。

网易科技:从医生集团开始,到最后建立实体医院,建立实体医院是医生集团必经的一条道路吗?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你们这些年遇到的几个关键问题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丑东明: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吧,中国的医疗改革现在依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对今天在座的这么多创业的医生团队,更是一个初步的尝试,都描绘了美好的画境。我是心血管专科医生,从2000年开始办医院,我办了十年医院,我知道中国民营医院的兴盛、不平坦、逐渐萎缩,到目前可能大环境更好一些,整个我都经历过,我也在一二三线医院都待过,对基层来说,对落地的医院来说我深有感触,技术合作中心和托管中心落实到我们这一块,技术中心相对来说好建一些,因为你需要的是技术,当然,托管也是需要技术的,但在中国,目前这种整个社会信用、国家医院体制下,有的院长可能想要自己的政绩,这种情况下院长就是天,总理讲的非常好,总理说的一切都对,大家都很高兴,但是局长不办,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说没有落地,尽管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说了一大堆,很多事情依然是玻璃顶,这是我们在实践中明确感到的。

至于托管中心和技术中心的合作,就是信用问题,如果换个院长,一个点可能就会出现问题,正像这位先生问的法律问题,你的合作并不是法律赋予你什么,将来谈事情的时候最多是一个民事或合同问题,这个合同问题如果上升到法律层面,不受任何保护,你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探讨和摸索的过程,在技术合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想建立更稳固的关系,当然,“托管”一词好象是让对方失去主权一样,就说“共建”吧,我们参与它的经营管理,参与它的技术保证,这种情况下共同合作,我们来给它分钱,这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当然这个东西也不足以保证你的合作,比方说我们签协议都是20年,但不足以(保证),如果和医院的合作,因为种种原因,就算他不撕毁和你们合作的协议,但也能通过很多种方法让你退出,一直到现在,做实体医院,那是我们最终的选择,这是万教授从医生、从公司,1997年回国,一直摸索到今天的,技术中心、托管中心一直到你控股实体医院,你才能按照你本身的想法建立你理想的医院。

我们有个理念,从总经理到院长,一直到基层保安,干事的唯一宗旨就是给医务人员服好务,让他们全身心地给病人服务,这是我们从管理层一直到所有工作人员唯一要做的事情,让医生有尊严地工作和生活,同时我们在这个医院运营过程中,资本的进入会让我们进行公开、公正、透明的运行,现在大家都知道医生待遇并不高,医生确实很辛苦,但他们的收入不低,为什么呢?全是灰色收入,我知道大西北四年三次,很多一生都经历了浩劫,反贪局等都找他们谈过话,这些医生什么都没了,很多医生进入了我们的团队,他们是体制的牺牲品,所以我们吸取这个经验教训,就是让医生有尊严的生活。

我们有一个配送平台,托管中心、技术合作中心,所有的收益都在公司层面,我们给医生阳光收入。

现场提问:刚才从马主任发言时我就想问一个问题,现在医生集团专职医生和兼职医生的关系,如果医生兼职,医生和医院有没有矛盾呢?咱们怎么处理?第二个问题,两位一直在提到医生集团要有专家、有大牛,我想问下,一个医生想进入到你们的医生集团,他需要什么资质?

丑东明:作为我们公司是这样的,我们的核心股东、核心专家,我们的股东,80%都已经离开了目前的医院这些核心股东,我们派他们下去进入到我们的合作中心,或是我们的股份制医院,当然,我们团队的力量要比个人的力量强大,医生无非是两点,一个是能够给他施展能力的空间、平台,给他足够的待遇;再一个就是在他职业生涯的发展过程中为他提供通路。对我们集团来讲这两条都具备,所以我们让这些医生或大会专家离开他们相应的工作岗位,进入我们的医院。

还有一部分,我们是不赞同他们离开的,因为这是中国现在体制表现出来的,他们在体制内对我们来讲更好一些,对他也很好,就像马主任一样,将来可能会出来,现在还是在体制内比较合适,包括我们的投资人,一开始几乎劝所有专家都要离开原来的医院,我参与这个谈判,我是坚决反对,实践证明这些人留在中国的体制里,留在医院的体制里,对各方都没有好处。为什么他们要离开医院,因为我们不想办礼拜六医院,大家都明白,礼拜六医院就是到处走穴,你把手术做了然后你离开了,我估计病人都吓死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医生必须常驻,努力了这么多年,我们保证我们的医生你可以在哈尔滨一两年,在海南可以待,昆明可以待,重庆也可以待,因为这些点我们都有,当然,他在这里有点,也有股权,你可以带着你的家庭,改变你的生活方式,把最好的技术带到基层。

马长生:我们医生大同小异,但有一点,就像刚才那位肿瘤的同行的回答一样,谁都没那么忙,比如今天我说克强总理,你今天来见我,我保证明天股市就涨,克强总理什么也别说了,肯定今天就来见你。所以医生也一样,现在价码开到什么程度,现在在国内,心脏专科医院给像我这样的专家开的价码是600万年薪,还有股份,全职,但是我首先给大家讲,我肯定不去,这说明什么呢?公立医院有公立医院的好处,再一个,不是钱的问题,所有有名的专家,就像我们在北大、清华,所有有名的教授,他不一定是医生,包括考古系的,鉴宝,鉴一下可值钱了,所以不是钱的问题,现在是一种希望,比如心脏病,我办互联网医院,我们的一流大牌专家,三四十个,我亲自跟他们谈,绝大部分专家医生都觉得这事很好,我们没有任何犹豫,金钱和荣誉,90%以上的专家会选择荣誉,真正说创业是假的,只要这事儿重要,大家就会去干,兼职不兼职,脱产不脱产,根本没有意义,最重要的是现在要用新的模式。

现在在座的很多互联网同行,核心在于提高效率,中国人将来会达到16亿人,对健康的消耗不可能像美国这样,高质量、低成本,医疗转型说以病人为中心,怎么实现呢?一定要用全新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高质量、低成本怎么可能呢?没有又便宜又好的东西,但大家可以想到,互联网就实现了,很多东西都特别便宜,都不要钱,医疗也一样,最终他通过互联网,通过广覆盖最大限度地覆盖、降低了成本,比如心脏联盟医院,现在我们的心在线有70人,相信我们的编辑相比各位只是中上等,医生在我这里干活,你的收入也比公立医院其它地方都高,为什么这样呢?是因为你的效率提高了。所以不要犹豫,在座各位如果有好主意,跟我走吧。

tyl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