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从蛮荒走向 IPO (上)

2013-11-07 21:36:04 来源: 36氪(北京)
0
分享到:
T + -

Twitter:从蛮荒走向 IPO (上)

2010 年秋天,Twitter还是一团乱麻。当时,这个刚刚成立了 4 年的 micro-blogging 网站,除了拥有 1.45 亿用户,在盈利模式上毫无进展。网站支离破碎,员工矛盾也一触即发。 混乱,是 Twitter 的家常便饭。

Twitter 的首位 CEO Jack Dorsey 把公司从一个创意变为现实,但又在把一切搞得乱七八糟后被炒了鱿鱼。Twitter 的继任 CEO,Evan Williams 见证了最初用户数量的激增,却对随后的用户数量增速缓慢束手无策。董事会又开始谋划把 Williams 也辞掉,但问题是:到底谁能胜任呢?

Twitter 的原 COO Dick Costolo 成为一个备选。不过,由于他没有任何经营大公司的经验,所以他也不像是能掌控全局的人。Feedburner 是 Costolo 运营过最大的一家公司,主要提供内容整合业务——在 2007 年被 Google 收购时,还仅有不到 100 名员工。然而,此时的 Twitter 员工数早已超过 300。不仅如此,Costolo 已经 47 岁了。放眼硅谷,他真的青春不再。像 Mark Zuckerberg 和 Drew Houston 这样的著名创始人,年纪是他的一半,但成就早已翻倍。

在不知所措中,董事会重新审视手中的牌。他们可以在寻觅到合适人选前,让 Costolo 暂时出任过渡期 CEO。Twitter 与高管招聘人员 Paul Daversa 联手发掘潜在候选者,并已经拟定了几个不错人选。

或许,董事会可以给 Costolo 一个机会。对于 Costolo 来说,COO 的工作曾经也是一份不小的挑战,但他却出色得完成了。同时,Costolo 对公司的内部工作驾轻就熟,董事会成员也对他十分信任。

有趣的是,最终决定权握在即将被解雇的人手中。担任 CEO 后, Evan Williams 仍是 Twitter 最大的股东。他与 Costolo 相识十余载,上世纪 90 年代由共同好友 Eric Lunt 引见。为了让其隐退得更加自然,董事会邀请 Williams 加入到筛选候选人的过程中。最开始他并没对 Costolo 接替自己的提议感到兴奋;不过最终,也是他促成了这项变动。

2010 年 10 月 4 日,Williams 正式辞去 Twitter CEO 一职,由 Costolo 独掌大权。

如果只聚焦 Twitter 即将到来的 IPO,你或许会错以为 Twitter 发展顺遂,成功的那么理所当然。但事实并非如此。

“是谁促成了它的成功?”是归功于提出创意的 Jack Dorsey?是慧眼识珠、坚持执行,接管CEO 的 Evan Williams?还是真正将 Twitter 引入商业化的 Dick Costolo?亦或是投资人和幕后英雄?

事实上,Twitter 的成功绝非一个天才的创意,而是合作的产物。在它的不同时期,不同的人贡献出领导力、远见、以及公司需要的技能。

但这项团队合作,看上去并不太美。Costolo 接管 Twitter 后,公司还是异常混乱。虽然,当时仅有 4 年历史,但整个公司已经充满领导人宿仇、失败的产品、办公室斗争以及领导人更迭等诸多弊病。

Twitter 的早期历史为什么会如此混乱?它最终又是如何回归正轨?接下来,我们一起回顾下本年度科技界最吸引人眼球 IPO 公司的故事。

Part 1. 被历史遗忘的早期联合创始人

了解 Twitter 的人都清楚,创业前 5 年的公司乱的像一锅粥。根源是创始人们无止境的争吵形成的这种糟糕的文化。他们争论产品、运营人选,甚至还纠结公司的创始人到底是谁。

Twitter 的创业故事离不开三个人:Jack Dorsey, Christopher "Biz" Stone, 以及 Evan Williams。

故事是这样的:

Blogger 被卖给 Google 后,Biz Stone 和 Evan Williams 曾一同在 Google 就职。后来,他们共同创办了一家播客公司:Odeo,它迅速火了起来。Jack Dorsey 只是员工之一,他提出了 Twitter 的创意,Stone 和 Dorsey 制作了原型, Evan Williams 则成立了新公司。

这是 Stone 和 Dorsey 的版本,但与 Williams 在 2006 年 Twitter 正式成立时讲的故事略有出入:“Twitter 是我同 Noah, Jack, Florian 一起奋斗了数月打造而成的。与 Odeo 不同,它与音频和播客无关。”

那么,谁是 Noah 和 Florian? 从 Twitter 早期员工口中得知,他们是被人遗忘的创始人。尤其是 Noah Glass,早在认识 Evan Williams 之前,他独自在家中创办了 Odeo 。

一切从Odeo开始

在 Twitter 成立的 4 年前,Glass 便与 Williams 相识。当时,他们是旧金山的邻居。Glass 在 Williams 的电脑上看到了 Blogger 的标识,又在杂志上发现 Williams 是 Blogger 的创始人,于是,他才鼓起勇气介绍自己的真实身份。Williams写道:“他曾向我提出一个古怪的建议:人们拨通一个电话号码,记录一条信息,然后通过一个按钮发送到网站上。”这个古怪的创意后来变成了 Odeo,又最终演变成 Twitter。

最初,Williams 是 Odeo 的投资人兼顾问,而不是创始人。随后,他发挥了联合创始人般的积极性,并最终成为公司的 CEO。而技术上来说,Christopher "Biz" Stone 也是 Odeo 的联合创始人——他将在不久后登场。

Odeo 从 Glass 家搬到了 Williams 家中。Williams 从出售 Blogger 所得当中拿出来一部分,买了一所房子作为 Odeo 的新办公地点。在那段时间,Glass 才是 Odeo 的领导人,而不是 Williams。前员工 Ray McClure 说:“我认为 Ev 只是对 Odeo 感兴趣,但大部分时间是 Noah 在做事。”

Twitter:从蛮荒走向 IPO (上)

很快,Odeo 搬进了真正的办公室,并开始雇佣员工。其中一个便是时而安静、时而兴奋的 Jack Dorsey,他留着乱糟糟的头发,还戴着鼻环;另一个则是工程师 Blaine Cook。Odeo 还有一个叫 Kevin Systrom 的实习生,他后来创办了  Instagram。当年,Systrom 坐在 Dorsey 旁边,两个人聊了很多关于“图片”的想法。

Twitter:从蛮荒走向 IPO (上)

2005 年 6 月,Odeo 上线了一个备受争议的播客产品。TechCrunch 创始人 Michael Arrington  曾这样描写它 :“要是下面这篇报道(指 Odeo)没能让你感受到我们平常的兴奋和热情的话,那抱歉了。我们有一种奇怪的直觉,iTunes 4.9 将有可能做出一个对播客市场影响巨大的动作。”Arrington 预言成真。苹果推出 iTunes 播客平台,并将其和 iPod 绑在一起。与此同时,Odeo 的员工发现,他们连自己都不会用公司的产品。“我们打造了 Odeo ,对它做了很多测试,但却从来不用。”工程师 Blaine Cook 回忆道。

2005 年秋天,来自 Charles River Ventures 的 Odeo 投资人 George Zachary 也对产品失望透顶。那时候,公司有 14 名全职员工, Biz Stone 是其中一员。

虽然,Williams 和 Glass 手里还有 500 万美元融资,但他们深知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关门大吉,要么想出新的创意。他们激励 Odeo 的员工,想出更多新点子。于是,他们开始夜以继日得投身于新产品研发。

Odeo --> Stat.us --> Twttr

Odeo 的联合创始人 Noah Glass 注意到了 Jack Dorsey,认为他是公司的“明日之星”。

Dorsey 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新点子:Stat.us,它能让用户看到朋友们在做些什么(在任何给定的时间)。这个安安静静的设计师在加入 Odeo 前,就在纸片上描绘出了 Stat.us。现在,他与 Odeo 的同事,在旧金山公司附近的操场,一边吃着墨西哥菜,一边分享自己的创意。

Twitter:从蛮荒走向 IPO (上)

起初,Glass 不以为然:“他向我描述 Stat.us,而我却在艰难地寻找它吸引人的地方。”很快,Glass 领悟到其中的玄机。

2006 年 2 月,Glass, Dorsey 和一位德国合同开发商 Florian Weber 共同向公司其他员工呈现了这个创意。Glass 将 "Stat.us" 改成了 "Twttr"。用户可以在 Twttr 上向特定号码发送短信,该信息会同时被用户的其他朋友看到。起初,短信被限制在 160 字符内。由于短信需要附带用户名,Twttr 的文本最终被限制在 140 字以内。

Glass 促使 Odeo 的其他员工参加到 Twitter 项目中,因此,他被称为 Twitter 的精神领袖。Williams 对项目大开绿灯,让 Glass 全权负责。

“在我们的所有项目中,我最中意 Twitter。”Williams 在给 Odeo 高管的邮件中写道,其中不包括 Dorsey。Williams 经常拿不定主意,而做决定的时候也是依赖直觉。“我们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讨论,但我认为现在已经到了做决定的时候,直觉指引我选 Twitter。”

那时候,Dorsey 还是一个普通工程师,但却已在 Twitter 的研发团队中占有重要地位。他和 Florian Weber 负责编代码,Stone 负责设计,Glass 主管产品发展,并提出标志性功能,例如 time stamps。

曾经有一段时间,Twitter 全部的早期服务都是在 Glass 的 IBM Thinkpad 上运行,Glass 说:“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桌子上,我可以随时拿起 Twitter,带它去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Glass 和 Dorsey 比公司的任何人更痴迷于 Twitter 。”投资人 George Zachary 说。

2006 年,Glass 的婚姻正步履维艰。Twitter 让他填补了情感的空虚和无助。Zachary 记得 Glass 说过:“Twitter 让你感觉到你正在跟对方沟通,这是一种完整的情感冲击。” 对于 Twitter 过多的情感投资,让他愈发难以处理接下来的问题。

2006 年 3 月,Odeo 做出了 Twttr 原型。7 月,TechCrunch 第一时间对其做出报道。那时候,Odeo 的员工已经开始使用 Twttr,他们简直为之疯狂。所有的 Twitter 信息全部通过短信发布,要知道,短信是要收钱的。一个月的短信费加起来就有几百美元,不过,公司同意为员工们买单。8 月,机遇伴随一个小型地震袭击了旧金山,消息最先在 Twitter 上传开。9 月,Twitter 便有了数千用户。

从那时候起,工程师 Blaine Cook 感觉到 Odeo 内部分离出两个公司——一个是 Noah 、Florian 、Jack 和 Biz 运营的 Twitter,另一个是其他人支撑的 Odeo。

Odeo 员工 Ray McClure 说,Twitter 是你想百分百为之努力的公司。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 Twitter 抱有这么高的期待。董事会的信心不足,直接导致 Williams 做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商业决定。

回购Odeo 股份,意在补偿,还是阴谋?

2006 年 9 月,Williams 给 Odeo 的投资人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他看不到 Odeo 的未来,并对此表示难过。由于太过悲伤,他希望买回股东手中的股权,以挽回他们的损失。在这封信中,还简短的提到了 Twitter。他写道,“ Twitter 是我目前看到 Odeo 最具价值的部分,但下定论还为时尚早。面世两个月,注册用户仅仅不到 5000 人,我会继续投资 Twitter,但很难说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回报。”

最终,Odeo 的股东同意了提议,将总共 500 万美元的股权全部卖给 Williams 。正因如此,他时至今日仍是 Twitter 最大的股东,拥有 12% 的股份。与之相比,Jack Dorsey 股权不足 5%,而 Biz Stone 和 Noah Glass 的股份不得而知,也许他们也变卖了自己那一部分,或许比重实在太小,不值一提。

Odeo 的投资者们仍有一个巨大的问号:

当 Williams 回购股份时,是否已经预料到它的价值?回购是不是一场阴谋?还是 Williams 真的觉得 Odeo 的创意失败,想要补偿投资人?

这些问题十分合理。Williams 知道,一些 Twitter 的早期用户都十分狂热,因为他曾替员工支付每月高达 400 美元的短信账单。Glass 也称移动运营商曾表示:在 Twitter 出现前,从未见过短信会如此活跃。

人们之所以会怀疑 Williams 的动机,是因为这位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一直以精明著称。甚至 Blogger 的合伙人 Meg Hourihan 也曾对纽约时报表示:“我认为 Williams 不是知恩图报的人。” 纽约时报也引了 Williams 的话:“每一个商人在成功的路上,总免不了会遇到几个敌人。”一位 Odeo 的员工也认为 Williams 早有预谋:“Ev 笃定 Twitter 会前途无限,所以他买下所有资产,让其他人出局。”

另一位员工却给出了不同的意见。Odeo 工程师 Blaine Cook 回忆道:2006 年夏天的一个会议,恰恰就在股份回购的几个月前,大家还在讨论要不要关闭 Twitter。人们都不知道,6 个月后,Twitter 会一夜暴红。

同时,在回购后的几个月,Williams 以 2500 万美元的估值邀请其他投资人加入,其中包括 Charles River Ventures,硅谷天使投资教父级人物 Ron Conway 等。

无论怎样,2006 年秋天,Williams 还是成功从投资人手中买回了 Odeo 全部股份,并迅速为公司改了新名字:Obvious Corp

同时,原 Odeo 的一名重要员工将不会出现在新公司。他就是 Odeo 的创始人——Noah Glass。

“创造了这一切”的Noah Glass 出局

在 Glass 向 Odeo 董事会陈述 Twitter 的创意后没多久,Williams 邀请他一同散步。那天是 2006 年 6 月 26 日。他们漫步 South Park,Dorsey 就是在这里提出了 Twitter 的点子。也就是在这里,Williams 解雇了 Glass。

Glass 震惊了。Williams 提出给他 6 个月隔离期,但会为其保留 Odeo 的股份。如果 Glass 不同意,将被公开解雇。两周后,Glass 离职,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看到一个对 Twitter 如此痴迷的人,却要被迫离开自己的产品,着实让人心痛。

那么,Williams 为什么要解雇 Glass?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性格迥异:Glass 喧哗高调,Williams 安静低调。

“Noah 永远在高声说话,而 Ev 却始终在沉默思考。” 一位 Odeo 的员工分析, Glass 正是因为太过情绪化而被解雇。那段时间,他要同时处理一个摇摇欲坠的公司,和一段岌岌可危的婚姻。情绪波动在所难免。

Glass 则认为被辞退源于权利的争斗,他可能过多的表露了对 Twitter 的狂热。早在 Williams 和 Stone 认可 Twitter 前,Glass 便想将其独立出来,成立新公司,并担任 CEO。“当涉及权利时,往往会产生诸多分歧。”

还有一个解雇 Glass 的理由,似乎来自 Odeo 的另一位员工:Glass 心目中的朋友 Jack Dorsey。Nick Bilton 在《Hatching Twitter》一书中写道,Dorsey 曾找过 Williams ,并坦言,如果 Glass 不走,他就会离开。

起初,Glass 没有拿到任何 Twitter 的股份,离开后不久,拿到少许股份。不过份额很低,即便 Twitter 上市,也不会为他带来多少财富。另一位早期员工,Florian Weber 收获更加少得可怜。2005 年,Williams 聘请他作为 Odeo 的非全职承包商,直到今天,他都没有拿到 Twitter 半点股份。Glass 和 Weber 并不是唯二错过 Twitter 福利的人。Odeo 的质量总监 Dom Sagolla,在 2006 年 5 月被 Williams 开除。同 Weber 一样,他也没有拿到半点好处。同年夏天,Odeo 的商务拓展总监 Adam Rugel 离职;产品总监 Tim Roberts 也于秋天退出。

对于 Glass 来说,被驱逐出 Twitter 简直是致命一击。“我感觉被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公司、被身边信任过的人、和付出一切的事业背叛了。如果早知是这种结果,当初为什么要辛苦经营?我花了很长时间,自己一个人反思经历的一切。”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 Williams 解雇了 Glass,但还是在老朋友离开后,多次提到 Glass 在 Twitter 中的贡献。Glass 说:“我知道 Twitter 是团队的功劳,但更清楚,没有我,也就不会有 Twitter 。 ” 至今,他的 Twitter 简介还这样写道:是我创造了这一切。

王一粟 本文来源:36氪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抱歉,我们不招用不好Excel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