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买《华盛顿邮报》不为赚钱

2013-08-06 15:43:01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科技讯 8月6日消息,《华盛顿邮报》,是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最大、最老的报纸。曾因为揭露水门事件和迫使理查德·尼克松总统退职,获得了极高的国际威望。它被称作继《纽约时报》后美国最有声望的报纸。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华盛顿邮报》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过去6年,公司营运收入下降44%。

就在今天,这家报纸以2.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而贝索斯为什么要买下这个看起来不赚钱的《华盛顿邮报》,被收购的报纸,又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贝索斯其人

事实上,邮报公司董事长唐纳德·格雷厄姆与贝索斯是多年好友,贝索斯做Kindle也是来来自唐纳德的建议。而Kindle今天的成绩,是远远超过贝索斯的想象的,他也因此看到了内容和出版能带来的价值。况且,媒体,是每个商界大佬都需要的舆论阵地。

这是一次私人对私人的收购,抛开生意,我们来看看贝索斯这个人:

网易科技专栏作家李黎在拜访过贝索斯后曾谈到过对他的印象:生活中的贝索斯是个极其开朗的人,他很乐观,“爆炸性”大笑是他的标签;贝索斯对时尚不热衷,而是喜欢能长期恒久的事情。

从这一点似乎可以看出点贝索斯收购传统媒体的端倪,报纸不是转瞬即逝的新产品,有价值的新闻内容是永远都被需要的。

当然,也许还有另外一个深层次的原因,贝索斯一直给人以“真性情”的印象,华尔街对亚马逊的质疑他从来不在乎,有人说他是“实用主义”与“梦想家”气质并重,更有在杂志直接指出他的“疯狂”。作为一个身价200亿美元的自由社会商界精英,“拯救媒体”是他的社会责任和社忧虑感使然。

对这一点,贝索斯自己也有所透露,“新闻业在自由社会扮演这关键角色,《华盛顿邮报》的价值不需要改变。这个报纸的义务仍然是满足读者兴趣,而不是满足其东家的个人兴趣。”

在美国,许多科技巨头致富以后,总是不拘一格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其个人兴趣、及对社会的回馈。包括比尔·盖茨、彼得·泰尔、谢尔盖·布林等人在内,大佬们的各种捐助花样太多了。

贝索斯也曾被诟病为“花钱无度”,投资项目五花八门,他曾经花巨资建造了万年钟、资助深海打捞阿波罗宇航飞船遗骸、向母校普林斯顿大学捐赠用于大脑研究、甚至还捐款资助婚姻平等运动,等等。

你不能说他的这些行为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物质上的价值,只是他在用钱表达他的个性和对世界看法。

报纸的未来?

一个男人把女人娶回家,不在聘礼多少,而是能给她什么样的未来。那易主后的《华盛顿邮报》将是什么样子?

贝索斯说,以后他不会参与《华盛顿邮报》的具体运营,但就像他在声明里提到的,在未来的几年内,华盛顿邮报肯定会有改变,这种改变,并且不管有没有新的所有权这都会发生。

互联网正在改变新闻业务里几乎每一个元素:缩短新闻周期,削弱长久以来可靠的收入来源,并且创造出新种类的竞争,其中一些承担很少或根本没有新闻采集成本。

这种改变,可能是媒体渠道的“数字化”,旧内容,新阅读,第一步就是邮报内容进入Kindle;或者是通过互联网的手段,让媒体和读者互动起来,将互联网的开放分享的精神植入到传统媒体;也可能是通过数字化的转型,将庞大的新闻数据库用于大数据挖掘。

但新闻内容不会因为载体和渠道的改变而丧失价值,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数字化媒体也会成为我们口中的“传统媒体”,也会老去,但新闻,是永生的。

至于报纸,我们可以给他更多的想象,比如“高端艺术生产”,当数字媒体当道,也许未来买报纸会变成一种高端时尚的象征。

外婆的旧衣柜里永远装着明天的时尚。就像今天,即便生产流水线已经大行其道,但还有很多追求生活质量的人热衷于纯手工衣物、原木家具,古法酿制的葡萄酒。(张楠)

附:贝索斯写给《华盛顿邮报》全体员工的公开信

亲爱的《华盛顿邮报》的员工们:

大家应该都已经闻知这个消息了,而你们中的大部分人可能还会有一定程度的担忧。《华盛顿邮报》这家公司由一个家族运作了数十年,不管所经历的日子是苦还是甜,整个家族的成员在数十年间不仅诚信有加,而且非常有原则,他们带领大家创造了让人称赞的业绩,所以当改变发生的时候,一定程度的担忧自然在所难免。

所以我必须要把一些关键的东西讲明白。收购之后的《华盛顿邮报》不需要太大的改变,邮报的对象仍然面向普通读者,而不必投拥有者所好。我们将会继续跟进事件的真相,继续推动公司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尽心尽力不出差错。而当我们有所改变的时候,我们也会尽快通告大家。

我将不会指导《华盛顿邮报》的日常工作,我更喜欢生活在“另一个华盛顿”里面,因为那里有我喜爱的工作。此外,邮报已经拥有一个非常优秀的领导团队,他们比我更了解新闻业务,对于他们乐意留下来继续为公司服务的行为,我由衷表示感谢。

当然,邮报在未来几年还是会发生一些改变,因为不管有没有被其他公司收购,改变都是不可避免的。互联网几乎改变了新闻业务的每一个构成要素:缩短新闻周期、削减长期可靠的收入来源以及应对多方竞争等等。目前我们没有可供参考的指导意见,而绘制一条可行的发展路线也并非易事,所以我们需要创造,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进行各种试验。读者将会成为我们的试金石,我们要弄清楚读者究竟关心的是什么?政府、地方领导人、新开业的餐厅、童子军、商务、慈善机构、地方官员还是体育?对于这些关于创新的机会,我感觉非常兴奋和乐观。

新闻业在自由社会之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美国首都的当地报纸,《华盛顿邮报》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此我要着重强调一下格雷厄姆家族的两种勇气,首先,他们有勇气在报导时不贪快,而是通过多种渠道去论证和确定报导的真实性,因为他们知道许多家庭的名誉和生活可能会因此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其次,他们有勇气去持续追踪报导一个事件,不管追踪成本有多高。同时我希望不要收到来自大家的死亡威胁,如果真有的话,我想我会参考格雷厄姆夫人的处理方法做好准备。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不管《华盛顿邮报》的所有人变成谁,我都非常高兴能在过去10年中结识了《华盛顿邮报》的CEO唐·格雷厄姆(Don Graham)。

胡小婧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科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