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巨头们的战场

2012-02-14 11:37:32 来源: 数字商业时代(北京)
0
分享到:
T + -

时势造英雄。马云、马化腾、张朝阳、丁磊、李彦宏、陈天桥,以及更多熠熠发光的名字,是中国PC互联网发展十余年间,在不同领域呼风唤雨的势力标志。

他们集体用互联网革旧产业势力的命,他们践行了创业创富的中国梦。

形势比人强。站对位置有时比能力更重要。于是,在移动互联网大潮终于降临中国后,许多人预测:在移动互联网,将会诞生比在PC互联网时代更大的巨头,新兴公司可能会超越原有的垄断者。新一轮创富热潮扑面而来。

不过,还是先来瞧瞧现有巨头们的布局吧。苹果谷歌微软三大互联网巨头已经铺好了几乎所有你能想像的通向移动互联的基础道路,他们成为了“根平台”。

中国PC端的互联网巨头则正在紧锣密鼓地将他们现有的优势复制到移动互联网上去,成为“亚平台”。

而人人喊打的电信运营商也正在通过定制机以及各种手段收取移动互联网产业的过路费。

而你能做的或许就是和几个朋友做几个小应用,放在闹哄哄的App Store里展示;即使你有幸成为拥有数千万用户,甚至像愤怒的小鸟那样有数亿用户量级的企业,你也将永远处于产业链的最末端,看巨头的眼色行事。

如果没有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的超常智慧,你将永远难以缔造十余年前马化腾、张朝阳、比尔·盖茨等人白手起家缔造互联网奇迹的“美国梦”。

这是移不走的三座大山,这是连不通的美好未来。这里只是巨头们复制财富的工具,而不再是马化腾们创新、创富的沃土。移动互联网谱写的不过是腾空飞扬的地面旧曲。

如果移动互联网——这一最后的爆炸性机会被巨头一手遮天,互联网商业社会不再有活力的源泉,中国公司很难有机会获取真正能和世界级企业竞争的能力。

捅不破的铁板一块

移动互联 没有新故事没有新大佬

如果移动互联网——这一最后的爆炸性机会被巨头一手遮天,互联网商业社会不再有活力的源泉,中国公司很难有机会获取真正能和世界级企业竞争的能力。

当下移动互联网创业者中,雷军和李开复的名字可谓首屈一指,他们是PC互联网时代的元老级人物,同时也是移动互联新锐势力的代表。相比李开复创新工场的孵化模式,雷军领军的小米科技更像是朝移动互联新时代扎去的一把剑:锐利、有力,充满可能性。

看起来,雷军最有望成为移动互联的新大佬,他有他的铁人三项:米聊、MIUI、小米手机。如今多元化的产品布局是制胜移动互联的标配。

不过在被誉为移动互联网“元年”的2011年,雷军的“米聊”诞生不过数月就遭遇了不测。

米聊是一款手机端免费即时通讯工具,消耗网络流量。它诞生于2010年12月,腾讯微信的出现只比它晚了不到一个月。米聊出人意料地获得了领先,上半年“微信怎么也做不起来”。导入通信录、MSN用户这些关键的产品思路都是米聊创造的。那时米聊春风得意,最初的爆点是在汕头的中学里,当地用户开始疯狂增长,全国用户几乎一天翻一番,涨疯了。

转折点出现在去年年中,网上忽然有人说米聊偷话费,消息一夜铺天盖地。那时小米科技的市场部刚刚建立,被搞得晕头转向。这并非腾讯所为,而极有可能是另一家相关竞争者的把戏。

米聊被黑了,用户量噼里啪啦往下掉,“一夜回到解放前”。与此同时,腾讯开始全力推广,在导入手机通讯录的基础上,增加了QQ好友导入。那段时间,雷军又要推进小米手机项目,精力严重透支,小米自身也乱了节奏。内忧外患。

到了第三季度,雷军发现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仿佛“兵败如山倒”。2011年11月,马化腾告诉雷军,微信的用户数是4000万。米聊同期数据是800万。

这结局是必然还是偶然?我们面对面向雷军发问,他的答案很肯定:“必然”。微信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QQ,是腾讯的主业,腾讯一旦用上看家本领,一个小公司岂能颠覆?何况这是腾讯CEO马化腾和CTO张志东全力以赴推进的“命根子”。

这个故事是否似曾相识?是的,它曾无数次发生在PC互联网时代。大约在两年前,大家开始越来越坚定地认为,PC互联网已经很不适合创业了,因为大佬越来越垄断,一手遮天,铁板一块。人们原本以为移动互联是开放而轻盈的,结果仅在“元年”就开始了某种垄断,小苗几乎没有机会长成大佬了。雷军的米聊如此,别人更甚。

这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场重要的贴身战。此役之后,微信成为最王牌的应用,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扎下了一根深深的刺。

但放眼国际,应了那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古语,马化腾就像雷军一样,已难以突破苹果、谷歌和微软三家互联网巨头的漫天布阵。知名IT评论人、原雅虎中国总经理谢文认为,在互联网的链条里,最高水平的公司制定标准,其次是平台,平台下面是系统,系统下面是产品、应用。产品和应用最容易被淘汰和忘记。

“愤怒的小鸟很成功,但是在互联网领域谁正眼看它,它只是一个好产品,不是好平台,不是好标准,也不是大家可以普遍学习的东西,它只是一个创意。”谢文说。应用开发领域再喧嚣也难以掩盖我们处于产业链末端的硬伤。

DCCI数据中心CEO胡延平认为:在互联网诞生能够颠覆根平台的机会已经很少了。从战略上来说,中国不是没有丧失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优势的可能。

三大巨头铸就天花板

2012亚平台战略决胜

2011年6月,乔布斯去世前据说跟扎克伯格吃了一顿饭,乔布斯拍着小扎的肩头,希望Facebook和苹果独家合作——用户打开iPhone就能进入Facebook。小扎觉得不错,但前提是苹果不能再做社交网络,乔布斯没同意。谈判破裂。

小扎认为这是乔布斯的缓兵之计,一旦利用Facebook打通了用户,培养了用户习惯,如果有一天苹果用了自己的社交网络怎么办?

在移动互联时代,王者如Facebook也难免要被苹果算计。掌握移动互联根平台的公司果然厉害。

通向移动互联网的道路目前被三家大公司牢牢把持——苹果、谷歌和微软,因为他们掌握着“根系统” ——iOS、Android和Windows Phone(在Windows 8诞生之前的名字)。这不仅仅限于手机,在即将面世的智能电视,甚至在汽车等几乎所有的移动终端中亦是如此。

看看这几家公司是如何布局的吧,以谷歌为例,从互联网运营延伸到云计算,做安卓操作系统又收购了手机硬件厂商摩托罗拉移动,鲜为人知的是,谷歌现在也是美国最大的互联网主干管道之一,向美国政府申请把互联网接入百姓家中,扮演了运营商的角色。更显示其长远眼光的是,因为云计算耗电量大,谷歌还建了自己的火电厂。

苹果、谷歌和微软已然铺设好了通向移动互联网的“水、电、煤”,其他公司必须在它们提供的基础设施上生存。

几个美国互联网大佬的高瞻远瞩,使他们的公司具备了在下一波浪潮中成为裁判的能力。

胡延平认为,2011年移动互联网根系统的竞争已经全面结束,最基础的平台围墙已经伫立起来,巨头们已经牢牢掌控了操作系统、应用商店等环节,其他玩家所能做的就是在他们制定的规范下进行创新。

移动互联的三大操作系统相比PC互联网时代的Windows系统来说,更拥有对整个市场的定价权,也就是说,相比PC互联网的开放属性,移动互联一诞生就是半封闭半开放。中国互联网公司成为世界级巨头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低。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中国的企业来讲,只能希冀在亚平台上取得地位。所谓亚平台是指建立在根系统的基础上,垂直在收发网络、电子商务等方面,依托PC互联网的既有优势,获取当地市场的海量用户。这正是现阶段中国移动互联网变革的核心,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可能达到巨头浇筑铁板的最顶端。

如果说2011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布局年”,那么2012年可谓是“战略决胜年”。2011年,大家都在不断在移动互联上掷下种子,观察他们的生长方向和势能,处在试错阶段,对未来方向没有绝对的把握。而在2012年,真正的移动互联的竞争才刚刚开始,亚平台级大玩家的格局或许将能见分晓,排出座次,看出谁会是王者,谁已经失去机会。

天下武功惟快不破

竞争频率从三五年到三五月

最有可能在亚平台层面建立自己地位的,正是中国PC互联网时代的巨头们,他们正力图将PC互联网的优势移植到移动互联网上,形成根平台铁板下的又一层铁板。

缔造游戏《二战风云》收入奇迹的顽石互动CEO吴刚,有着十余年的移动互联游戏制作经验,他认为,如果说PC互联网时代各个公司是“各领风骚三五年”,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就会变成“各领风骚三五月”。PC互联网是线性发展,先是门户,然后是娱乐、电子商务、视频网站等等,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的创新已经存在,并且在PC互联网都已有相当成熟的公司。

现在所有这些成熟公司会一齐扑向移动互联,不会给任何新生的公司任何酝酿、试错的成长机会。米聊和微信之战就是典型的写照。做一个或许不甚恰当的比喻,如果将移动互联网套用在PC互联网的发展阶段中,那么相当于产生了张朝阳、丁磊、马化腾后,就很难再出现李彦宏、陈天桥、马云了。

201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移动互联产业中,出现了国外所没有的、更为复杂的亚生态系统特征——互联网巨头与硬件厂商合作,直接搭建基于自己业务的亚生态系统。去年7月末,最先是阿里巴巴与天语合作的阿里云手机问世;9月末,腾讯与HTC合作的整合QQ Service的名为HTC Chacha手机发布。12月20日,百度也携手戴尔,发布了传闻已久的百度易平台手机。至于应用平台,中国的局面则更为复杂,除了大公司和运营商自己搭建的AppStore之外,第三方应用程序商店多如牛毛。

胡延平认为,今年开始的竞争,先跑的没有成为先烈的可能性,反倒是跑得越快的,卡位卡得越好,越是有先发优势。移动互联网现在是史无前例的一个发展期、一个机遇期,而且是一个布局期。

在国内的互联网企业里,阿里巴巴一直是为未来投资的企业,对移动互联想得最清楚。电子商务有行业的特殊性,是大生态里面的小生态,系统相对比较完整,更容易成为一个亚平台,也就是说其他应用对其影响不会太大,相对来说自成系统,这也是更被人看好的原因。

数年来,马云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积极的准备,比如阿里云已经成立了两年多,同时阿里还收购了万网,万网实际上是企业级云计算的基础,因为它通过托管、IDC这样的业务,把企业的数据放在阿里的云里面,另外还收购了用来做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司,包括大淘宝战略,都是让品牌、网商继续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也聚拢在阿里巴巴电子商务这个平台上。

阿里巴巴在无线领域的布局有多大?目前,阿里浏览器、阿里输入法、手机旺旺、搜索、邮件服务器等应用已研发完成,它们将与手机支付宝一起打包装进天语定制手机,而该手机的操作系统也由阿里巴巴自主研发。此外,在云端,分布式系统、弹性计算平台等基础设施的搭建也有条不紊。在电子商务的另一边,一个由阿里巴巴控制的“云、管、端”时代将要来临。

巨头照搬PC互联网围墙

 跟腾讯打仗,然后征占全球”

据胡延平的观察,PC互联网巨头们对移动互联的战略,按照战略清晰程度、执行速度和效果,腾讯位列第一,阿里巴巴第二,新浪第三,其次排列是360、网易,最不清晰的就是搜狐。盛大虽有自己的方向,但目前还是一片散沙的状况。

但是论起眼下中国巨头布局的实效,腾讯的具体动作是最多的,成绩也最明显。2011年一年,腾讯在苹果iOS平台上就发布了46个应用,但是苹果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则评述说,这些应用水平虽然有高有低,“但组合起来真是个大家伙”。

“微信是腾讯的未来,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QQ。腾讯未来的开放平台一定是以微信为核心组织起来。”胡延平预计,2012年微信一定是在互联网上成长幅度最高,用户最多的,具有获得八九亿移动用户的可能性。

腾讯平台是以沟通为核心的,腾讯一定是中国最大的收发网,从这个意义上腾讯的面积永远比阿里大。与PC互联网相似,腾讯在移动互联时代也是最早与众多小公司短兵相接的巨头。

“腾讯斗地主同时在线人数570万,这什么概念啊。”这是谢文近期获得的最新数据,按照他以往的经验,同时在线游戏人数乘以12,就等于一天之内玩斗地主的人数,相当于一天有7000万中国人在腾讯玩斗地主。这一人数的壮观程度是无法想像的。

所以说腾讯一天大概有2亿多人使用腾讯的服务,同时在线QQ1.4亿人。在移动互联时代,腾讯要做的只是把这些QQ用户移植到移动互联就已经具有很大的想像空间了。这也是为什么微信一旦开放通过QQ好友注册,就取得绝对领先的原因。

与其说去年上半年微信一直做不起来,不如说他们极有可能是在打磨基础架构,当各个方面能够承载巨量用户时再开放QQ好友注册。去年10月,顽石互动CEO吴刚就跟我们分享了他玩米聊和微信的感受,如果网络不那么顺畅时,米聊就发不出去信息了,但是微信能够在几个不同的站点之间调整切换,最终发出信息。

腾讯可怕的不仅是巨量用户,马化腾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这件事没人会质疑。

这正是做米聊的雷军和运营同类产品闪聚的刘兴亮最惧怕的事。“你们一定要理解,微信就是一个马甲,需要极其强大的后台,我们是从零开始,而腾讯以多年的积累只要做个微信的皮就行了”。雷军认为微信和米聊其实是个比较复杂的应用,不是小公司能在很短时间积累起来的。微信利用了腾讯的所有资源,推广资源、技术实力,包括服务器。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米聊稳居第二位,这在雷军看来已经是走对了路子。他们未来的突围策略是在局部市场打歼灭战。

“其实跟腾讯竞争,你能活得下去很不容易。”雷军说,10年前有多少QQ的同类产品,“全挂了”,过去几年,没人能跟腾讯挑战,在腾讯这么强势的情况下,米聊真的关门了吗?

“可能很多人都不看好米聊,但是我在米聊团队内部会上也谈过一个观点,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腾讯能把米聊搞死。”雷军说,米聊的思路是在中国跟腾讯打仗,然后征占全球,远走他乡。

企业要能与世界最强的竞争者展开竞争,并获得竞争优势,关键在国内的压力和挑战。强悍的国内竞争对手,积极行动的本国供应商,挑剔的本国客户,锤炼出企业过人的筋骨。

是被强权压倒,还是通过战略差异突围,思路决定了出路。

运营商是绕不过去的坎

寄生心理摧毁争上游能力

占尽市场风头的同时,微信也必定是运营商最嫉恨、政策风险最大的应用。为什么飞信不能成为微信,核心是运营商的DNA里面没有互联网。

虽然中国PC互联网巨头会成长为亚平台,阻挡中小创业者创富的机会,但是他们仍然要看通信运营商的眼色行事。移动互联网潜在的巨头太多,碰壁的机会太多。

“央企之间的战争可以打得那么惨烈,那央企和民企之间会打成什么样?”谢文告诉我们,2006年中国移动就想针对腾讯搞反制。他们知道如果全面收购腾讯必死,于是想成为第二大股东,提出购买20%股份的条件,最终没谈妥。

如今通信运营商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聚集了太多的“仇恨”。云计算靠运营商一定是做不起来的,但是运营商一定会狠狠地从云计算吸血——阿里云做云计算的成本是在美国的4倍,在中国要先给通信运营商交够租子。运营商不会什么东西都做,而且他们永远会为别人做事设门槛,但无论怎样永远不影响运营商从互联网的身上赚钱。

但值得警惕的是,谢文认为,和广电系统强势但不掌握实权不同,电信行业有很多实权,一旦把他们逼急了,会构筑更多的围墙。

苹果、谷歌、微软;腾讯、阿里、百度;移动、联通、电信,以他们3方面9家公司,构筑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围墙。他们是空气,也是毒品:他们让创业者很容易找到创富平台,同时也容易小富即安。

“大家的寄生心理太强,现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真正热闹的不过是些应用。”谢文认为,现在中国互联网企业没有人想要争上游。腾讯看似很大,但根本没下游,凡是能挣钱的都自己做了。“正因为是腾讯的战略就跟大家都一样,无非就是谁干得更好,你做得很大,但在概念上你不是上游,因为你没有下游。”

在胡延平看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上市之后大多受股价的影响,比较玩不起,比较急功近利,更多的是做短视的搏杀,所以中国企业往往做不出引领行业的举措。大家都想着挣快钱。挣不着就着急,谁愿意为未来投资呢?谁愿意为未来失败买单呢?

苹果和谷歌的共同特征是,他们不受市场的影响,不理会股价高低,方向就是方向,愿意为它投入海量的资源、资金,失败、尝试、坚持,哪怕是一两年,三五年,不计代价。

坚持、韧性,正是中国企业缺少的。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这场产业周期的轮回里,中国企业因为短视丧失了成为移动互联世界级领军企业的可能。

我们或许可以确定的是,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仍然会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中的王者,但雷军能不能依靠“铁人三项”突破这层铁板成为新大佬,刘兴亮这样的从互联网专家转型的创业者能不能在玩五年之后持续运营他的公司,这些都是我们心中的疑点。

像谷歌超越微软,像Facebook颠覆谷歌,互联网的代际革命正彰显其无限可能,在移动互联网,代际的革命将是我们重获竞争优势的惟一突破口。

肖旭 本文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作者:贺文 刘扬 白鹤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移动互联 不再制造马化腾
  • 第2页:根系统尘埃落定 互联巨头“复制”围墙
  • 第3页:移动支付猜想:新龟兔赛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普通人还有机会财富自由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