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苹果”

2012-01-04 15:37:39 来源: 新民周刊(上海)
0
分享到:
T + -

这一次,在全球维权失利的“苹果”,应该要反思一下自己的傲慢了。

如果崇尚完美的乔布斯知道自己一手建立的帝国在这个月的受挫样儿,会不会气得从加州帕洛阿尔托AltaMesa纪念公园爬出来?

2011年12月对于“苹果”来说实在是背。先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分别否决了“苹果”提出的对三星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禁售令,然后是“苹果”在中国内地诉深圳唯冠侵权iPad商标而一审败诉;与此同时,欧盟宣布对“苹果”及5家全球主要的电子图书出版商展开反垄断调查,调查它们是否共谋限制电子图书市场的竞争;还有德国判决“苹果”侵犯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而禁止进口多款“苹果”产品……

苹果公司曾在世界范围内起诉各种涉嫌商标或专利侵权的企业,连学校和咖啡馆都不能幸免。而对于本身供应链企业暴露出的污染和血汗工厂等问题,“苹果”的表现却显得暧昧。这一次,在全球维权失利的“苹果”,应该要反思一下自己的傲慢了。

iPad商标折戟中国

如果你是使用iPad的“果粉”,你可能做梦都没想到,你手里的这台平板电脑不能叫“iPad”,至少在中国内地是这样。12月5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国苹果公司起诉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唯冠”)侵犯其iPad商标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苹果”的诉讼请求。这意味着,“苹果”iPad在中国内地销售要么改名,要么付出高价商标授权费,否则使用iPad商标将变成侵权。

这场商标争议的起因要追溯2000年。那时,在中国台北创立11年的唯冠科技集团准备进军平板电脑,于是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了iPad商标。一年后,公司在深圳的全资子公司——唯冠深圳也在中国内地注册了iPad商标,而当时苹果公司还没有推出iPad平板电脑。2006年,当“苹果”开始策划推出iPad时发现,iPad商标权归1997年在香港上市的唯冠国际公司所有。于是苹果公司利用英国成立的壳公司——IP申请发展有限公司,以“撤销闲置不用商标”为由在英国起诉唯冠国际,但以败诉告终。

“苹果”当初之所以借助IP公司出面和唯冠打官司,是不希望对方漫天要价。2009年底,IP公司与唯冠国际达成协议,后者旗下的台北唯冠将iPad全球商标以3.5万英镑的价格转让。然而,台北唯冠并不具有大陆iPad商标权的所有权,其iPad商标所有权涵盖的范围是除了中国内陆以外的其他10个国家和地区。大陆的iPad商标一直由深圳唯冠所有,两家公司虽然都是唯冠国际在中国台北和深圳设立的分公司,但股权关系有很大差别。“苹果”当时却以为自己买下了包括深圳唯冠在内的所有iPad商标,这为日后的官司埋下了伏笔。

2010年,当苹果公司推出个性化平板电脑iPad并进入中国内地市场时,才发现法律上有风险,一怒之下将深圳唯冠告上了法庭,请求深圳市中级法院将iPad的中国内地商标权归其所有,同时,要求深圳唯冠赔偿其因商标权属调查费、律师费所损失的人民币400万元。深圳市中级法院于2010年4月19日受理此案,并于2011年2月23日、8月21日、10月18日三次开庭审理此案。法院以中国内地的《合同法》为依据,一审驳回了“苹果”方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56万元由“苹果”方承担。

“苹果”不差钱,但这次输得太难看。而被告方深圳唯冠因苹果的这次起诉“咸鱼翻身”。深圳唯冠在深圳曾经赫赫有名,一度位居全球第四大平板显示器制造商,却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债台高筑,几近破产。如今,唯冠深圳所有资产已被中国银行、民生银行等8家银行接管,现在还欠着银行十几个亿。受银行委托,和君创业总裁李肃担任了深圳唯冠的债务重组顾问。李肃发现,深圳唯冠几乎没什么值钱的资产,只剩下iPad商标最具价值。因此,这场与苹果的商标权之争被认为是深圳唯冠的救命稻草。

在“苹果”一审败诉后,李肃提出要求苹果公司赔偿100亿人民币,他认为“苹果”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赢的希望,处于绝对被动地位。深圳唯冠的代理律师是国浩律师集团(深圳)事务所的合伙人谢湘辉,他向《新民周刊》表示,该案仍处于法定的30天上诉期内。截至发稿时,苹果尚未提出上诉。此外,深圳唯冠还向深圳和惠州的法院分别提起诉讼,要求苹果iPad的代理商停止商标侵权。据悉,开庭时间分别是2011年12月30日和2012年1月17日。谢湘辉强调:“我们可以考虑庭外和解,因为诉讼时间太长。”而代理“苹果”此案的广东深大地律师事务所以及苹果公司中国方面,都拒绝接受采访或发表任何言论。

法律专家胡钢表示,一旦最终判决深圳唯冠拥有iPad在中国内地的商标权,深圳唯冠则可以对苹果公司提前追溯侵权起诉,并索要赔偿,但由于判定商标侵权损失过程复杂,双方最终可能会达成和解。

Logo像苹果?不行!

在商标权方面,“苹果”的表现似乎咄咄逼人。它从未公布过具体标准,但总以“商标存在相似性”为由对其他公司发律师函。这让不少人感叹:只要和苹果有一分相似度就可能被告,是不是以后吃个苹果都要战战兢兢?

“苹果”如此执著于商标维权,是因为公司曾经在这上面跌过大跟头。1978年,英国披头士创办的音乐出版公司“苹果公司”(AppleCorps.)指控乔布斯的“苹果”商标侵权,后者赔了8万美元并承诺永不进军音乐业务,才了结官司。到了1991年,当苹果公司的Mac开始内置MIDI软件时,双方在法庭再次短兵相接。随后达成第二次和解,苹果公司支付2650万美元,从而获得了计算机领域及软件相关产品中使用苹果商标的权利。而当2003年iTunes服务涉足音乐市场时,双方第三次交锋,在长达4年的谈判中,进一步定义了两家公司使用苹果名称和图像的细节。据说,乔布斯为了获得“苹果(Apple)”商标的全部权益,花了5亿美元。

从那以后,苹果公司着了魔似的在全球各地维护自己的Logo。

2008年,苹果公司称纽约市的环保计划“绿色纽约”(Green NYC)的标志导致消费者混淆,淡化了苹果商标的独特性,给苹果公司带来了损害。“绿色纽约”也不是省油的灯,表示纽约被称为“大苹果”的历史比苹果公司悠久得多,纽约市在不同场合使用的最新设计与苹果公司绝无关系。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如果你现在登陆“绿色纽约”网站时就会看到,绿色苹果的标志至今仍在使用。

同样是2008年,苹果还对加拿大维多利亚商业与技术学校(Victoria School of Business and Technology)发出律师函,要求其撤下有苹果外形的标志。校长德特尔·杰尔哈德(Dieter Gerhard)表示:“仅从外观上看,学校的标志有其独特性。如我们使用了蓝、绿两种颜色,上面还带有‘VSBT’字样。难道任何使用苹果变形标志用于技术教育的做法都会对苹果公司商标造成侵权吗?”

2009年,苹果在与澳大利亚收费电视台Foxtel 旗下成人频道就商标侵权问题争执不休,后者官网的“少儿不宜”标志中有一个小小的红苹果。澳大利亚超市连锁店Woolworths也被苹果公司咬住不放。Woolworths商标整体为绿色,图案为一片叶子加上一个剥开的苹果,并代表Woolworths的首个英文字母W。苹果公司还指责英国音乐节推广公司“毒苹果”(Poison Apple)商标侵权,因为后者使用的一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作为标志。

以上这些纷争目前都没有得到最终解决。

除了已经存在的商标,苹果公司也力争把形似苹果的新Logo扼杀在摇篮里。

今年7月19日,四川南充方果(高筋)制粉有限公司收到北京铸成律师事务所广州分所发来的律师函,宣称方果正在申请的商标与苹果Logo十分相似,涉嫌侵权。方果是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的一家食品公司,其产品包括面粉、面条、大米、粮油、零食等。而收到律师函的时候,方果试图申请一个红白相间的苹果商标,苹果左下角有一缺口。方果申请的16种产品经营类别中包含“笔记本电脑”和“电子游戏软件”,这与苹果拥有商标权的类别相重合。

方果总经理赵毅表示,公司之所以在申请新商标时加入诸多产品类别,不仅是为了未来规划,也是为了在必要时进行商标授权。铸成律所李够生表示,苹果密切监控中国境内的新商标申请状况。只要方果移除新商标的树叶形象,并撤除商品类别中与苹果存在冲突的类别,纠纷就会化解。然而,赵毅并不愿意妥协。他说:“我是方果,是水果,叶子去掉,就像个地雷。律师事务所那边发出律师函以后,也没有跟我们沟通过。”赵毅还制作了1000份问卷,上面印着方果和苹果两家公司的Logo,在第四届中国商标节上发放这些问卷,让大家都来评评理。

12月中旬,当《新民周刊》联系赵毅时,他表示自己有权使用商标,没有和“苹果”达成任何协议。记者在南充市政府介绍的方果页面上,并没有看到和“苹果”类似的新Logo。而铸成律所和苹果中国方面对此讳莫如深。

“苹果”对发达国家的商标大战也毫不手软。今年10月,德国西部城市波恩的克莉丝汀·罗默(Christin Romer)女士,收到来自美国苹果公司从加州总部寄来的信,告诉她今年5月创立的“苹果宝贝”(Apfelkind)咖啡馆的标志侵犯了苹果公司的商标权,特别是苹果的颜色、苹果叶子以及苹果形状,都容易令消费者联想到苹果公司的商标。小店的Logo是罗默自己设计的:一个红苹果上映着一个头戴帽子的小孩的侧影。她非常喜欢这个Logo,印在了咖啡馆的垫子、椅子、杯子甚至送货自行车上。

罗默说:“最初的时候我无法相信,随后我打电话给律师。”罗默拒绝撤回商标申请,她的律师希望慕尼黑专利局能够解决此事。罗默说:“我想像星巴克那样,让这个标志成为我的品牌。我甚至在想,当生意扩大后,我会授权给其他人使用‘苹果宝贝’这个标志开咖啡馆,为此我首先要将它注册为商标。”至少现在,罗默的咖啡馆仍在使用这个Logo。

基础专利软肋

在商标大战上疲于奔命的“苹果”,在专利权方面也频频出击,但屡屡碰壁。今年6月,苹果同意向诺基亚支付数亿美元,作为在iPhone上使用诺基亚知识产权的赔偿。12月,摩托罗拉在德国胜诉,让苹果iPhone 3G、iPhone 3GS、iPhone 4、和iPad平板电脑等产品因为侵犯了摩托罗拉在移动网络方面的专利而可能在德国禁售。

苹果今年最大的失利是和三星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专利方面的的全球大战。《史蒂夫·乔布斯传》里曾写道乔布斯说过一句话:“如果需要的话,我要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和苹果账户里的全部400亿美元现金,来纠正这个恶行,我要摧毁安卓。因为它是个偷窃的贼,为此我不惜发起热核战争。”似乎苹果发动专利战的动机中,除了商业竞争因素外,还有着个人感情因素。

但是,苹果不但输掉了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官司,还给三星做了一次免费广告。三星澳大利亚通信部门副总裁泰勒·麦克基(Tyler McGee)公开表示:“感谢苹果和我们大打官司,Galaxy Tab 10.1在官司中大幅提高了知名度,而专利纠纷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三星的平板电脑产品威胁到了苹果iPad,现在新款的Galaxy Tab平板电脑虽然才进入预订阶段,但是我们可能面临供不应求的情况。”一想到三星可以在圣诞节购物旺季销售Galaxy Tab 10.1平板电脑,“苹果”的郁闷可想而知。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比起摩托罗拉和诺基亚这两个老牌手机帝国,“苹果”专利更多集中在手机的外观及一些创新设计,在“手机、操作系统、应用”这个大生态圈中缺乏基础专利。

冯婷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金姬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普通人还有机会财富自由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科技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